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7.第057章
    宇文熙、贾环一行赶回皇宫时, 夜色已深, 便连宫门也已经落钥了。李雍然出面打个招呼,侍卫们开了偏门,马车方才缓缓驶进宫城。

     待来到乾清宫前, 皇帝陛下抱着个“包袱”下了车。李雍然忙想将“包袱”接过替陛下分忧, 却被陛下一闪身避了过去。一直到被放在了龙床上, “包袱”也是没有一丝动静,睡得别提多酣畅了。

     五六岁的小孩儿, 正是嗜睡的年纪, 贾小环还没进京城就合了眼,连晚上饭也没吃,再睁开眼睛的时候, 就是被饿醒的。眨了眨一双睡得雾蒙蒙的大眼, 环小爷坐起来揉着肚子发癔症。

     “……膏鸟,我讷……”按按‘咕咕’叫的肚子,贾小环蹬了蹬小短腿儿, 嗓子里带着困倦地喃喃道, 眼睛里还是茫茫然的。

     宇文熙将贾小环带回来时辰已晚, 便直接将人安置在了自己的寝宫里。这会儿, 皇帝陛下却并不在寝宫,而是已经上早朝去了。不过,他并没忘了将李庸然留下, 命他照看好贾小环。

     是以, 此时寝宫里一有了动静, 李庸然便来到龙床跟前,掀开了那明黄的帷帐,轻笑道:“环公子醒来,可是饿了?主子爷吩咐了给您备着早膳呢,快起身吧。”

     昨天,他并没机会仔细端详这位小哥儿,今儿可得好好瞧瞧。到底是位什么样的小公子,竟能那么讨陛下的欢心,便是皇子公主们也比不上。

     一边伺候着贾小环穿衣,李庸然一边打量着他。

     看长相的确是个精致可爱的小娃,可离着粉雕玉琢还差得远,皇子里头强过他的不少;论性子可不是个多么乖巧听话的,他昨儿可瞧见陛下挨得那一拳了,这要是换个人还不定什么下场呢;论家世那就更不用提了,先荣国公次子的庶子,还是个被过继出去的。

     李庸然心里就纳了闷儿了,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得了陛下的青眼的呢?!

     贾小环并没注意旁人的打量,他的心思全都在吃上。人活两世,皇宫的御膳还是让他开了眼界,小家伙儿痛快地填饱肚子,躺倒在炕枕上张着小嘴缓气儿。

     宇文熙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个小不点儿,胖胖的小脸儿上有个黑洞洞的坑儿。皇帝陛下登时就笑了,迎来了小不点儿抿着唇的怒目而视。他连忙轻咳一声,敛了笑容,“用罢早膳了?可还合胃口?”

     “嗯。”贾小环点点头,没有张嘴说话的意思。缺了门牙什么的,说话漏风什么的,并不适合展现人前。尤其,是在这贴膏药面前,环爷他丢不起这个人啊!

     “等会儿我带你去住处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提,我让他们改。”宇文熙也不再笑话他,省得这小子羞怒之下再将他放倒了。这可是在宫里,皇帝陛下也丢不起这个人。

     贾小环就有些皱眉,他并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宫里。但是他也明白,膏药这里偶尔混一晚上还行,想要常住却是不可能。脸上有些不情不愿的,贾小环还是点了点头。

     “你在宫里虽然是伴读的身份,但伯伯并不会将你指给哪个皇子,你就当自个儿是进了学堂,好生学习功课便是。”宇文熙也用了早膳,并没急着去处理政务,而是牵着贾小环去参观住处,顺便交代道:“伯伯膝下也有几个儿子,年岁有跟你差不多的,也有大几岁的,你且同他们相处看看,若是处得来呢就在一处玩,处不来的话就不理会便是。”

     看吧!贾小环神色有些恹恹的,没精打采地瞥一眼膏药伯伯。对于上学读书,环小爷他从来都是不上心的,如今被按着读书,别提多没意思了。

     至于那些个皇子们,上辈子就让环爷他膈应够了,这辈子可真没打算再跟他们虚与委蛇。什么相处不相处的,只要他们不来招惹环爷,环爷就不搭理他们。可他们若是不长眼,那环爷就得……试试膏药伯伯这腰撑得怎么样了。

     “宝宝要记着好好学啊,伯伯隔几天就会考校考校你的。若是学得不成器,”宇文熙使力捏一捏小东西的手,笑道:“板子可是少不了的。”

     强咽下yu冲口而出地抗议,贾小环狠狠地闭紧了嘴,猛地挥了挥小拳头以示愤怒。动不动就是板子,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可别忘了,环爷他也是有底牌的,惹恼了爷就撂倒你。

     宇文熙笑眯眯地看着他,只是但笑不语。身为当朝天子,每日里总是日理万机、案牍劳形的,有了这么个解闷儿逗趣儿的小东西,着实会让他轻松不少。

     安排给贾小环的住处,就在乾清宫不远的一处小宫院,并排还有几间宫室,里面住的都是皇子。其中最靠近乾清宫的,便是贾小环住的住处。

     一间两进的宫室,面积并不太大,但住一个小娃子是绰绰有余了。伯宝两个一踏进宫门,里面的宫.女、嬷嬷、内侍已经跪倒了一片,向着皇帝陛下行礼问安。

     得着了陛下的眼神示意,李庸然上前一步来在贾小环身边,弯下腰指点道:“环公子,这个内侍叫李轩,您有什么跑腿儿、外出的事就支使他;这个是刘嬷嬷,这个是雯茹,都是能贴身伺候的;剩下这几个,都是能干活儿的,随您差遣。”

     ………………

     粘杆处的新任主子,必须由上任主子亲自指定。一旦粘杆处认定了新主子,那就会终生听其号令。

     可血滴子却只认令符,谁拿到令符,谁就是血滴子的主子。而这件事,除了世宗皇帝之外,就只有他——爱新觉罗•永璂知道,就连世宗皇帝的继承人乾隆都不知道,甚至乾隆都一定能确定血滴子的存在,可见这秘密埋藏至深。

     永璂其实搞不明白他家皇玛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驾崩之前只将粘杆处交给乾隆,却没有将更加强大的血滴子留给他。反而将血滴子的令符藏在了坤宁宫中,就好像是专门为他永璂准备的一样,被他轻松地拿到手,不费吹灰之力的将血滴子这一大杀器握入掌中。

     自他重生以来,一切都进行的异常顺利。在各宫安插耳目,保护坤宁宫的安全,改变皇额娘的脾气,挽救早夭的五妹,保住十三弟的小命儿,暗中给不顺眼的下下绊子、添添堵……看来,平顺的生活让他放松警惕了啊,难道是最近的动静太大,引起了乾隆的注意?

     努力想做出个挑眉的动作,却因为小脸儿太胖而失败。看来得过段修身养性的日子了,小孩儿用肥嘟嘟的,手背上带着坑坑的小手摸着自己的胖到两层的圆下巴,在心中叹了口气。不过,养心殿那位这段日子倒是真长本事了,而且还能沉得住气。不但能无声无息地□□这么多钉子,而且直到现在还能隐而不发,可这怎么看都不像他一贯的风格了。

     打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主意,小胖孩儿永璂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时辰也不早了,爷还是去皇额娘那里蹭饭吧,顺便还能捏捏十三的小胖脸。哼,那小子也真是的,怎么就胖成那样呢!愁死个人了!

     同一时间,大清国的主人也对他面前的人问出了相同的问题,“这个月的第几个了?”

     清冷的面容,清冷的声音,清冷的眼神,宽大龙椅上坐得笔直的男人仿佛一尊没有温度的雕像。如水的目光扫到人身上,直刺得人泛起冷汗。

     “第八个。”一身黑衣将这人从头到脚包裹住,只露出一双眼睛。他单膝跪在地上,声音沙哑地回道。言简意赅,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多说。

     八个,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就能从皇帝的寝宫——养心殿里揪出了八个钉子。呵,这弘历还真是“能耐”啊!连自个儿的寝宫都把持不住,那就更不要说皇宫其他的地方了。也不知道那个孽障在这寝宫里,能不能睡得安稳,不怕人半夜摘了他的脑袋吗。

     胤禛坐在乾清宫的龙椅上,微垂着眼睑思量。他驾崩之后,本以为已经一了百了,虽然仍有诸多远大的抱负未能实现,却也是无可奈何。好在他早已选定了一个还算合格的继承人,没有让他皇阿玛晚年九龙夺嫡的旧事重演。却没想到,还能再坐上这龙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