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第050章
    贾小环趴在马车的窗口上, 向后望着那处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庄子。

     就在大约一个时辰之前,他的“娘亲”已经在赖大夫妇的监督之下,被烧成了灰烬, 然后便会被埋葬在荒僻的山间。甚至,他这当儿子的根本就不会知道,娘亲将被埋在何处。

     而他和贾琮, 则被安置上了一辆简陋的马车, 踏上了回归荣国府的路途。

     谁又知道, 那座府邸之中,迎接他的会是什么呢?

     王熙凤同赖大家的同乘一车,此时正不耐烦地拢紧身上的大毛斗篷,心不在焉地问一声,“看准了吧,那女人确实是被烧了?可别出什么差错,往后没办法跟太太交代。”

     “二奶奶放心,我同当家的亲眼盯着的,错不了的。”赖大家的殷勤地将炭盆往王熙凤那边推了推, 又将新添上炭粒的手炉递过去, “这么冷的天, 还累您跑这一趟, 着实是辛苦了。”

     “这有什么的,都是为太太办事罢了。”王熙凤不再理会赵姨娘的事, 反而问道:“往常, 我总听说这庄子荒僻破败得很, 每年都没什么收成,只能递些土产上来。可如今瞧着,那些庄户们倒也不是太过穷荒啊。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名堂?”

     往年荣国府主管年租的是周瑞,如今周瑞两口子都死了,他们的差事可都还空着呢。这会儿,王熙凤提起这个,并非真的想追究什么,为的乃是这收年租的差事。这话也并非是说给赖大家的听,为的乃是与她丈夫赖大沟通沟通,顺便也在老太太那里通个气。

     她虽然已经掌家理事一两年,可实际上也不过是个体面些的管家婆子罢了,府中从上到下各处紧要位置上,不是老太太的人,便是太太的心腹,这让她情何以堪呢?

     如今,好容易周瑞腾了个好位子出来,她自然要想办法使使劲儿才是。若是还让太太塞个心腹上去,她岂不是还得整日劳心劳力操碎心,却什么好处也捞不着不说,偶尔还得掏些私房填补才行。

     那得多冤枉?!

     赖大家的也是个心思明透的,这些话只默默地听了却并不接茬。琏二奶奶的意思她明白,这个话儿呢,也能替二奶奶传递,可她却不会流露出丝毫倾向。毕竟,在二太太和琏二奶奶之间,她还是更倾向于二太太,谁叫老太太的眼珠子,那衔玉而诞的宝二爷,是从二太太的肠子里爬出来的呢。

     路上无话,一行人回到荣国府已是掌灯时分。王熙凤也不耽搁,带着两个小的便去了荣庆堂给老太太问安。

     贾小环迈步走在幽暗的穿堂上,默默打量着有些日子没见的荣国府,也不知道他还要在这地方磋磨多少时日。但是想来……不会太久的。

     “好了,既然回来了,就好好歇息两日吧。”贾母慈祥地向贾小环笑了笑,却没有将人招到身边打量的意思,反仍旧亲昵地搂着贾宝玉。

     这小子先前可是险些染上天花的,又刚死了姨娘,她可不想沾染这些晦气,没得再带累可她的宝玉。

     贾母不愿意多留他,贾小环更没心思同她打缠,乖乖地告退回了自己原先那小院子。站在这偏僻的小院子里,贾小环的心中钝钝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上次在这院子里时,还有他娘,有他,有小吉祥儿……可如今却只剩下他一个。荣庆堂里那许多人,却谁也没想起他身边并无一个伺候看顾的。

     小小的一个院子,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便显得格外偌大空旷了。这不禁让贾小环想到上辈子,彩霞出嫁之后他的处境。那也是一个院子,也是他一个人,也是孤零零的……

     便是,后来多了个三姐姐贾探春,他也仍旧是这般孤零零的啊!

     心中的孤寂只荡漾了片刻,贾小环很快就将之抛到了脑后。现在的孤单只是暂时的,只要照他的计划行事,很快他就不会孤单了。

     他相信,很快,他就能离开荣国府这个孤寂的笼子,带着娘亲她们远走高飞了。

     第二日,贾小环起得挺早,因为屋子里有些冷。赵姨娘不在,身边也没人照看,屋子里并没有烧炕,也没有个炭盆。贾小环起身绕着院子跑了几圈,又打了会儿拳,身上才总算有了些热气。

     他正打算去厨房寻摸些吃食,院门口便传来声音,“环哥儿可起来了?太太那边等着你问话呢,可得快着些。我进来喽。”

     贾小环听这声音便是一顿,来人该是日后陪在他身边的彩霞。

     果然,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走进来,看见贾环就站在院子当中,便露出了笑脸,但旋即又有些嗔怪地道:“早上正冷着呢,怎么也不多穿件衣裳就站在这儿,要喝风不成?”说着,还点了点贾小环的脑门儿。

     她也不等贾小环说话,径直就进到屋里,挽起了袖子去翻箱倒柜,口中兀自念叨着,“昨儿晚上我就想过来看看的,偏赶上该我在太太跟前当值走不开。就想着你这猛地回来,怕是哪哪儿都弄不妥当,姨……小吉祥儿又不在,你身边也没人照看……”说着还不忘看看贾小环的脸色。

     贾小环知道她是怕提起了娘亲害自己伤心,只向她笑了笑并不说话。彩霞翻找出一身厚衣裳,利落地替他穿戴着,却发现这衣裳竟有些小了,不免感叹一声,“环哥儿长大了呢。”

     “可不是长大了。”贾小环拽拽彩霞发梢,道:“你也长大了呢,赶明儿我把你要到身边儿来,可好?”

     彩霞‘噗嗤’一声就笑了,系好最后的扣子,为贾小环抻了抻衣摆,“说你胖还喘了是吧?你要是能跟太太把我要过来,我定好生伺候你这小主子。行了,咱们可得快点儿过去,你这么久没给太太问安了,若是怠慢了怕是得不了好。我瞧着,太太今儿的脸色可不太好呢,你可得警醒着些。”

     “放心。”贾小环握了握彩霞的手,便不再多言地向王夫人处走去。他娘亲挣脱了绳索束缚,王氏自然要找他的不是,怕是不知预备了多少刁难给他呢。

     不过,那女人很快就会有旁的事要忙活了,想是分不出精力来同小爷他歪缠才是。

     王夫人平日起居的三间小上房里,这会儿就如贾小环预料般地忙乱着,简直就像翻了天似的。

     他与彩霞还未走近上房门口,便听见里面赫然传出一声“你说什么……”

     那声音格外尖利刺耳,便犹如刀片刮石一般,让听的人直皱眉头。但贾小环却是个例外,这一嗓子让他觉得蛮动听的,听得他眉眼舒展,连脚步都轻快了两分呢。

     彩霞却是一个激灵,连忙拉住了贾小环,两个人往角落里一挤,并隐隐地将他掩在身后。她不知道房里出了什么事,但也能听得出那是太太的声音。而能让素来端庄矜重的太太这般失态,怕是出的事……不比天塌了轻多少。

     果然,他们方才缩到角落里,王夫人已经风风火火地从上房里冲了出来,看那样子就连头发都没梳理齐整。那副着急忙慌、手足失措的模样,怕是有生以来都不曾有过的。

     王夫人只是一闪而过,根本就不曾理会被她点了名叫来的贾小环,大概……她早已经将贾小环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的王夫人,心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她的宝玉。

     “太太这是怎么了?”彩霞诧异地望着王夫人的背影,以及跟在她身后那一串丫鬟仆妇,喃喃低语道:“可从来没见过太太慌乱成这样。环哥儿,你等我去问……”

     “哪还用得着去问,能让她失态到这般模样的,怕也只有她那命根子了。”贾小环拉住彩霞,拽着她跟随前面的大队人马而行。他向着彩霞眨了眨眼睛,调皮道:“走,咱们也跟上,看看热闹去。”

     “你呀,这种事,躲还躲不及呢,你怎的还敢往跟前凑。要真是宝二爷出了什么事,这府里老太太、太太还不知着急成什么样,你要是敢去看什么热闹,还不得被记恨死。”彩霞连忙将人扯住,不许他往那边去。

     “没事儿,她们且顾不上我呢。”贾小环却不担心这个,他对宝二爷的状况心知肚明,笃定那起子婆娘操心贾宝玉都不及,绝顾不上理会他的。

     他环小爷编排下来的戏码,若是不亲自去欣赏一番,岂不是白费心血了。

     说罢,这孩子也不管彩霞,径直便往贾宝玉的院子走去。彩霞见拦不住他,噘着嘴在后头跺了跺脚,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果然还是个小屁孩儿的,什么事儿都敢往前凑,也不想想连赵姨娘都不在了,谁还能护着他。这要不是当初受过姨娘些恩惠,她才不管这小屁孩儿呢。

     如今,天气尚未转暖,贾宝玉仍旧住在贾母碧纱橱外。若是平常时候,这时天色尚早,远未到宝二爷起身的时辰,碧纱橱内外都应是悄然无声的。可今日却并不如此,不但碧纱橱内外嘈杂一片,便是贾母上房也是乱糟糟的,似乎丝毫不担心吵着了老太太贾母。

     甚至,贾母正是那个叫唤得最震耳欲聋的那个。

     “快——快去请太医,请太医……你们,轻些轻些,敢伤着我宝玉分毫,看我绕得了谁……”贾母身上的衣衫并不齐整,全然没有平日里一品国公夫人的形象。此时的她,只顾得上她的宝玉,那是她的命根子。

     贾宝玉整个人瘫在床上,手脚俱都僵在那儿,颤一颤都不会。大冷的天,他浑身上下却跟淹过了似的,都能拧得出水来。一张圆盘脸惨白惨白的,那原该是施脂般的嘴唇已经毫无血色,此时正微不可察地抽动着,却没办法发出分毫的□□声。

     这并不是他不痛苦,而是已经痛苦得一丝动作也做不出了,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就在一刻钟之前,他还在满床打滚儿,扯着喉咙喊疼,几个丫鬟合力都箍不住他,惊动了荣庆堂的上上下下。

     “宝玉,宝玉,我的宝玉啊……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哪里难受,你跟祖母说,祖母替你疼,替你受啊……我的宝玉,我可怜的儿啊,你可要了我的命了……”贾母不知贾宝玉是何情形,也不敢轻易去碰他,只能坐在床边看着他哭。这一哭便停不下来,眼睛都要哭瞎了。

     贾宝玉却是不能说也不能动,也唯有那双原该宛若秋波的眼睛半睁半阖地耷拉着着,满是凄苦惶恐地瞅着他的老祖宗,眼角眉梢哪还有一丝风情,里面除了眼屎就是眼泪。

     王夫人来得也很快,一路上喊着她的“宝玉”就冲了进来。

     这女人今日起得也挺早,本是打算慢慢洗漱、缓缓梳妆,让贾环那小崽子好生在外头吃吃风。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还没磋磨到那小孽障,却先等来了她家宝玉的噩耗。

     这可真是晴天霹雳!她的宝玉好好的,怎么会猛不丁就病成这样?!

     “宝玉,你怎么样?怎么样啊……”王夫人一瞧见儿子那般凄惨的模样,哪里还把持得住,‘嗷’地叫了一嗓子就扑了过去。她简直不敢想象,若是宝玉再出点什么事,她可怎么活啊!

     只是,王夫人没能扑到儿子身上,被老当益壮的老太太贾母一把推了开。这老太太嗔怒地瞪着王夫人,毫不给面子地斥道:“做什么!宝玉这样也敢碰他,你若是伤着我的宝玉分毫,我只管问你要命。”又转向门口方向,仰声喝道:“太医呢,大夫呢,怎么还没叫来?”

     贾小环来到的时候,王夫人正好哭哭啼啼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愁肠百结地伏在贾宝玉床边,眼巴巴地瞅着受苦的宝贝儿子,却不敢再对他动手动脚了。

     他虽是来看热闹的,却没打算亲自上阵去演,仗着自己如今娇小玲珑的优势,贾小环寻了个旮旯窝着看戏。就凭这起子人的精彩演技,环爷他连早饭都能省下。

     很快,太医、大夫还没请来,府上的几位姑娘就先到了,一个个俱是满怀关切地围在贾宝玉床前。贾小环特意瞄了瞄贾探春的脸色,发现她果然是与宝哥哥兄妹情深的,一副恨不能以身代之的模样。

     啧啧,真是个好妹妹啊!

     倒是日后与贾宝玉两小无猜、情投意合的林黛玉,此时虽然也颇为担心的样子,却远不如贾探春一般急切。想来也对,这姑娘进荣国府时间尚短,还没能与贾宝玉长成了青梅竹马呢。

     贾宝玉一出事,不光是荣国府阖府上下,便是宁国府也被惊动了。贾小环靠在不起眼的旮旯里,掰指头数着老贾家前来关怀宝二爷的人口,贾赦夫妇、贾珍夫妇、贾琏夫妇、贾蓉、贾蔷等等,宁荣两府的大小主子挨着个儿地到这碧纱橱来报到,更别提还有宁荣街后的那些贾家族人了。

     就是从来都方正律己的政二老爷,为着这个宝贝嫡子,都向部里告了假,十几年来首次旷了工。

     “看看,这才是地位啊。”贾小环摇摇头,跟身边的彩霞嘀咕着,“宝二爷这还没死呢,这排场就隆重成这样,他若真敢死一死,啧……彩霞啊,你说咱们是不是让他试着去死一回呢?”

     “又浑说了。我的三爷哟,您可消停些吧。既是想看热闹,你就安安生生地看,可别再胡说八道的,若是被谁听了去,你这小命儿还要不要?”彩霞同贾环隐在一处,翻着眼睛捂住他的嘴,还没忍住地拍了他胳膊一记。

     真是个小屁孩儿,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贾小环只冷笑一声,也不再多言,冷眼看着那边众人急的急、哭的哭。他可还记得师父说过的一句话,让他此时来说,便是“看着他们都不痛快,环爷他就痛快了”。

     唉,他环爷果然是个心里藏奸、五毒俱全、六亲不认的主儿。

     嗯,不错,不错,必须夸奖!

     这个时候,贾小环忽然有点想念起那贴膏药来。若是那贴膏药这会儿在的话,想必会对小爷他大加夸赞才是。真是的,明明就是贴膏药,偏是个没眼力价的,该黏着人的时候不知道黏着,不该黏着的时候偏偏就黏得撕不下来。

     皇城不远处的肃亲王府里,肃王爷同几位心腹正在书房中密谈。大约是因什么事起了争执,明显是一文一武的两人像是要打架一般,旁边人正在劝解。

     肃王爷端坐在书案后,却并不在意这事,他眼神有些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但是,冷不丁地“阿嚏、阿嚏、阿嚏”三声响起,令得书房里为之一寂。

     一连三个喷嚏不但惊醒了肃王爷自己,也镇住了吵闹的众人。

     “如今我的情形,你们想必也明白。父皇他老人家坐着的那个位置,得之乃是不幸,失之只会没命。奈何,我如今还没活够……”肃王爷揉了揉仍有些痒的鼻子,端正了面容,扫一眼在座的心腹,沉声道:“是以,不必再议了,各自回去按计划筹备,三日之后,早朝起事。”

     书房中的众人闻言,俱都面面相视一眼,随后皆向着肃王爷抱拳躬身,道:“臣等,谨遵王命。”

     有了王爷这句话,他们几个也是松了口气的。不然,一直这般犹豫拖延下去……就真如王爷说的那样,失之没命了。

     送走了一众心腹,肃王爷略微放松了些,他倚在靠背上,手指把玩着一只小巧的碧玉环。也许,他这两日应该去逗一逗宝宝,顺便从他那里抠些“好”东西出来。他所图谋的事情,光是流血之争确是有些暴虐了,尤其……是对上他那个皇帝老子的时候。

     荣国府里,贾小环不知道他在想起膏药伯伯的时候,膏药伯伯也在想着他。窝在旮旯里看了大半天的热闹,那些女人除了哭,还是哭,不然就是随意迁怒处置人,环小爷很快就没了看戏的兴致。

     正好他肚子也饿了,便拉着彩霞离开了荣庆堂。两人仍旧是挑了个僻静不起眼的地方,商量着吃饭的事。

     府里的凤凰蛋病得气息奄奄,府上先后请来了数位太医,十数位名医,便是现在也还有大夫进出呢。可惜,这一位位的谁也没能诊出宝二爷犯了什么病,个顶个的束手无策。

     宝贝凤凰蛋的病情如此沉重,贾母等人哪还有心思用饭。怕是谁这会儿敢跟贾老太太提一提吃饭的事儿,老太太能啐死他。

     她的宝贝孙子痛苦成这样,竟还有人能吃得下饭,这得有多没良心呢!

     别的不说,起码眼前这一顿饭,荣国府里许多人都指望不上了。有鉴于此,贾小环就没打算在府里吃饭。

     摸了摸怀里揣着的小私房,环小爷一摆手,向彩霞道:“走,小爷带你打牙祭去。”

     只是,彩霞并不回他话,反直瞠着眼睛冲他使眼色。贾小环便知道出事了,忙一回头,便瞧见大伯父贾赦正在身后笑眯眯地睨着他。

     哎呀,遇着老的了。贾小环伸了伸舌头,就笑着望他跟前凑,“大伯父,环儿想死你啦——”

     “呸,想死我也没见你去看我一眼。”赦大老爷可不上他当,一伸手就把那小脑袋瓜揉了几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