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9.第049章
    正月十五月圆之夜, 赵姨娘带着两个小娃娃用了元宵, 又没什么感觉地赏了两眼天上的明月, 便不由分说地将他们塞进了被窝里。

     这么大冷的天, 小孩子家家的不说早早爬炕上睡觉, 学什么吟诗赏月啊。

     安顿好两个小家伙,赵姨娘便也赶紧洗漱安歇了,她如今也得早睡早起才行。庄子上的温室菜蔬生意,过年也只是歇了几天, 年初六时就已经重开始经营了, 她整日里忙活着呢?

     只是, 安安稳稳闭眼睡觉的赵姨娘大概不会想到……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世道都变了!

     元宵节过去,忙乱了整个年下的荣国府才安生了些。整日里忙于交际应酬、走亲访友的王夫人, 也是到此时才有工夫想起收拾贾小环、赵姨娘娘儿两个。只是还不等她出手, 密云那边就先传了消息来。

     赵姨娘死了——正月十五那天, 吃元宵噎死的!

     不过半个晌午罢了, 这消息已经传遍荣国府阖府上下, 便是隔壁宁国府的也都听说。听说过老死的、病死的、打死的、磋磨死的……可如赵姨娘这般吃东西被噎死的死法,简直稀罕得闻所未闻, 真真是不知险些笑死了多少人。

     消息传来那时, 荣庆堂里正热闹着,邢、王两位太太, 李纨、王熙凤两位奶奶, 宝玉、黛玉并三春几个小辈都在。大人们陪着贾母说笑闲聊解闷儿, 小辈们则凑在一起嬉戏玩闹,正是一派温馨合乐景象。

     听闻了赵姨娘的死讯,热闹着的上房登时安静下来,房里不管是主是仆,都不能避免地怔了怔,然后便面面相觑起来。

     实在是,这死因……太过让人意外了。

     “还在正月里呢,怎出这么档事,实在晦气。”贾母的面色微沉,皱眉轻叹一声,向王夫人并王熙凤道:“事已至此,你们看该如何处置吧。不过,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只将环哥儿接回来便是。”

     言下之意,便是权当没有赵姨娘这人,随意寻个地方埋了拉倒。

     王夫人与王熙凤起身领命,便出了荣庆堂,回到王夫人的小上房。待王夫人坐定,王熙凤便等着这位姑母吩咐。

     “我总觉得,赵姨娘这死得有些蹊跷,总得叫人过去看看才放心。琏儿如今该是没什么事忙,还是叫他跑一趟吧。”王夫人手拈着佛珠,眼角瞥一眼凤姐,又道:“说起来,年前的时候就叫他去,只不过因事给耽搁了。若是早将那娘儿俩接回来,怕也不会出这档子晦气事。”

     王熙凤闻言拧了拧帕子,面露为难地说:“这……太太,我们爷是整日里都闲着,倒乐意替长辈们跑腿的。只是,那赵姨娘好歹是老爷的人,二爷这当侄儿地去……是不是不妥当?”

     她倒是不介意自家男人跑腿儿,但这事确实如她所说,贾琏一个当侄儿的,去处理叔父的内宅事,若是正经长辈倒也罢了,可这姨娘小妾的事,他去插手算是怎么回事啊。

     “……你说得也是。”王夫人沉默片刻,漠然地抬眼看了看凤姐,道:“既如此,这事你也不必管了,我叫赖大两口子跑一趟吧。行了,你忙去吧。”

     “哎哟,太太说的哪里话。我们二爷虽然不方便跑这一趟,这不是还有我呢嘛。”王熙凤看她脸色不对,忙往跟前凑了两步,压低声音道:“正好您也不放心赵姨娘的死,我过去了就替您好好探查一番,看看那娘儿两个到底在密云折腾出了什么事来。”

     对王熙凤这话,王夫人还是比较满意的,略收了收脸上的淡漠,向着凤姐露出些笑容,还伸手轻拍了拍她手背,“嗯,我就知道,你是个贴心的。既如此,倒是要劳你跑这一趟了。”

     说罢,她又细细向凤姐交代些事,并命她定要将贾环“好生”带回来。王熙凤在一边喏喏应是,心里却在盘算着,这到底如何……才称得上“好生”呢?

     她们这边商议着事情,荣庆堂里却早已经将此事抛到了天边,再没有谁将赵姨娘放在心上。大概,也就只有从赵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三姑娘贾探春,才会对她的死讯念念不忘。不过,这姑娘也并非是对生母的死有何悲痛之情,而是……

     上不得高台盘的奴才秧子,活着时就是个粗鄙恶俗的泼妇,可谁能想到她便是死也死得如此荒唐可笑。

     贾探春眼睛盯着贾宝玉抛沙包抓珠子,心神却早已经跑到别处。她自打听说赵姨娘死了,便默默地低下了头,根本不敢抬头去与人对视,心里更是别提有多恨赵姨娘了。

     那女人这是不给她留一点体面了啊,居然落得个那样荒谬的死法,可还让她怎么自处?她再如何以荣府小姐自许,可这阖府上下谁又不知道她的生母是谁呢?那女人死得那样荒唐,可让这些人如何看她,私底下又会有多少人对她嘲笑轻鄙?更要紧的事,她本就是庶出,再摊上这么一个生母,往后的亲事又该是个什么情形?

     这一桩桩,一件件,虽然还未真正发生,可在她而言已经是历历在目了。这可真是……她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那么个,那么个……呸!

     如今年方七岁的贾探春,年岁虽然尚幼,却已经对许多事心知肚明了。在她看来,赵姨娘死了于她而言算是件益事,只是那死因实在可恶,简直是死也死得不让她省心,可恶至极!

     林黛玉是个心思细腻的,在旁边见探春垂首默然不语,只当她是为生母去世而黯然伤心,心中不免泛起同病相怜之感。她的母亲,也是才逝去短短几个月,如今她也正沉浸在丧母之痛中。

     “三妹妹,”林黛玉握住探春的手,将她拉近一些,轻声问道:“你还好吧?若是心里不舒坦,我先陪你回去可好?”

     探春这个时候是绝不想有人理会自己的,不管对方是何姿态,在她眼中都是装腔作势地嘲笑罢了。是以,即便面上对着黛玉感激地一笑,她的心中却也记上了一笔。只见她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林姐姐不必挂心。快,该你了呢。”

     林黛玉见状知她不愿人多言,便拍了拍她的手臂,回过头游戏去了。不过,她在心里想着,这几日该叫了宝玉他们多开解陪伴三妹妹才是。

     这刚刚经历了丧母之痛的小姑娘定然想不到,她的一番善意会给贾探春带来多大困扰与难堪……

     在回禀了贾母之后,王熙凤翌日便带着赖大夫妇等去了密云的庄子。待到了庄上之后,王熙凤也不管旁的,径直便拿帕子遮了眼睛,面带悲意地命人领她们去见赵姨娘最后一面。

     赵姨娘就被安置在明间的当中,贾小环就跪在灵前,刘三娘子陪在一旁,王熙凤来在房外看到的便是这一幕。她皱着眉眼,被各处的白晃得膈应,心中直道晦气,便不愿再往前凑了,只给赖大家的使个眼色,示意她上前去查看查看。

     王夫人觉得赵姨娘死得蹊跷,她可不管什么蹊跷不蹊跷的。人都死了,就算死得再蹊跷又如何,还能再活过来不成?叫她说,她那位姑母也是心思太重,难怪如今活得跟个木菩萨似的,不带几丝生气儿。

     她们这边查看赵姨娘,赖大则拉了庄头刘三,让他带着自己在庄子上逛逛。闲逛的同时,不往问问环三爷近日的状况。来之前太太吩咐过,让查查赵姨娘有没有什么不轨行为。

     赖大实则也未将这事放在心上,他同王熙凤差不多同样的心思,人都死了还管那些作甚,便是赵姨娘有什么不妥的,顶多也就是将人挫骨扬灰罢了,还能如何?这女人啊,甭管什么出身教养,这心眼儿都大不了。

     “对了,二太太年前派了钱华过来,他如今何在啊?”这是赖大关注的另一件事。钱华派出来已经多半个月了,差事没办成不说,到如今连个人影儿也没见。

     对于环小爷和赵姨奶奶的事,刘三回得滴水不漏,更是不会将温室菜蔬的事泄露分毫。这买卖若是叫京里那起子人知道了,他们这些人到时候指定是累死累活的还落不着分毫好处。没见他都不把赖大往温室那边带嘛。

     至于那个什么钱华……刘三一布楞脑袋,茫然地问道:“怎么,年前二太太还派了人来?我们这里并没有见着人呀,是不是路上出事了,还是……”

     “没见着人?”赖大皱起了眉头,沉吟着望了望远处,不再谈论这件事。

     刘三低垂着眼睑,并不去看赖大的神色,心中暗叹赖大他们的好运。若非环小爷已经安排好回京了,他们这几个过来,怕也不过是为小爷添几个药人罢了。就好似方才提起的钱华,如今便在环小爷手底下备尝……唉,一言难尽啊!

     当晚,王熙凤等人都去安歇了,贾小环仍在明间陪着他娘亲。刘三娘子提着只食盒进来,“三爷,用些粥饭吧,可别饿着了。”她一边给贾小环摆上粥菜,一边端起只小碗走到赵姨娘身边。

     “他们是怎么说的,要如何安置我娘亲?”贾小环并不急着用饭,待看到刘三娘子将碗中汤汁喂进他娘口中,方才冷冷问道。

     刘三娘子的手顿了顿,迟疑了片刻,方道:“琏二奶奶同赖大管家商议,说是明日便将姨奶奶火、火……”她侧眼看着贾小环,不忍再往下说。

     “……呵呵,要挫骨扬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