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8.第058章
    这位贾女史,正是荣国府送入宫中的大姑娘贾元春。

     贾元春虽然出身荣国府, 又是老太太疼爱的嫡长孙女, 老贾家送她进宫打得什么主意自不用说。只是, 奈何她没生在承爵的大房,贾家又日渐中落, 是以她进宫几年了, 皇位上的主子都换了, 她却仍旧在女史的位置上恋恋不去。

     这两日贾元春被侍奉的太妃派去祈福,并不知道宫里多了个蒙面的小伴读,还是不对付的女官提起了,她才知道自己居然有个亲弟弟进宫当了伴读。据说, 还是个十分得新皇宠爱看重的伴读。

     可是, 为何还会有什么过继的事?他们荣国府二房的人丁也并不旺盛,她父亲膝下如今只有一嫡一庶两子而已, 怎么会好端端地过继出一个?府里面……出了什么事不成?

     一时之间, 贾女史惊喜莫名,却又惊疑不定。思忖良久, 她心中方有了计较,并没急着去见贾环, 而是托人替她送了封信回荣国府去。她素来都是谋定而后动的,总得弄清楚究竟是何种状况, 才能决定该如何让贾环对自己交心。

     即便不是一母同胞, 甚至连见都没见过一面, 可他们两个总还是亲姊弟。她这当姐姐的, 又怎么能看着弟弟孤身置于皇宫,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想她贾元春好歹也入宫几年,在这宫里总有些朋友人脉,多多少少也能护持着弟弟一二。

     而于她而言,弟弟似乎是很得圣上看重,若是能偶尔在圣上面前提一提她,对她日后直上青云,想来也会有些助益。

     这种合则两利的事情……贾元春站在寝室的窗边,紧紧捏住了粉拳。她是元月初一的生辰,注定了是要侍奉帝王、宠冠后.宫、贵不可言的。而她,已经等得够久了。

     贾小环从没在意过贾家还有个姑娘在宫里,也不知道人家姑娘正想着怎么笼络他呢。环小爷这会儿正愁眉苦脸的,今儿个就是他要进上书房的日子了。

     读书,那可是个苦差事啊!

     早上卯时便起了床,贾小环径直到御花园里跑步、练拳脚。大概一个时辰之后,算着膏药伯伯也该退朝了,便去了乾清宫用早膳。待他到的时候,宇文熙果然已经坐在那儿等他了。

     “……伯伯,宝宝寅时起不来,卯时还要练拳脚,辰时中又得来陪伯伯用膳,每天……嗯,巳时去上书房吧。”用汤匙戳着小碗中的米粥,贾小环把短腿儿搭在皇帝陛下腿上蹭蹭,小胖脸儿上的笑容别提多讨巧卖乖了。

     本朝皇子上书房是寅时早读,卯时开课,午时末下课;下午则是教授骑射功夫,直至申时末结束。贾小环向来都觉得自个儿卯时起身就够早了,这还得再提早一个时辰,那可就难为死他了。

     被那笑脸儿取悦,宇文熙也是眉眼带笑的,拧一把那胖嘟嘟的小脸蛋儿,却并不松口。这上书房的规矩,是当年太.祖爷爷定下的,宇文熙觉得于皇室子弟非常有益,并没打算改变制度。

     至于小东西的诉求,皇帝陛下却并没打算拒绝,逗弄他一会儿总会答应的。毕竟,他把小东西召进宫来,又不是想培养出个什么栋梁人物的,不过是求个逗趣儿解闷儿的伴儿罢了。

     此时的贾小环对于宇文熙而言,大概更似是个玩意儿。

     见事情似乎有门儿,贾小环将饭碗一推,身子就从椅子上蹦下来,趴在膏药腿上歪缠了。只不过,时候稍一长环小爷就没了耐性,一巴掌拍在膏药胸口,耷拉着脸嗔一声:“说,准不准!”

     那小指头搓啊搓的,眼睛翻翻着,那意思很明白:不准的话,就倒下吧!

     “呵呵呵……”宇文熙讪笑两声,连忙抓住小家伙儿的手,干脆将人捞到腿上,“行,行,行,不就是晚点去上书房嘛,伯伯答应你了。往后都是陪着伯伯用完了早膳,伯伯再亲自送宝宝去,好不好?”

     哼,用不着!贾小环板着小脸儿,瞥一眼臭膏药,低下头去耍脾气。只不过,在宇文熙看不见的地方,贾小环的眼睑半阖着,暗沉沉的叫人看不出什么意味来。

     宇文熙带着贾小环到了上书房的时候,里面的课程已经开始。上面师傅读一句,下面皇子、宗室子弟、伴读们跟着读一句,读书声琅琅却也悦耳。

     只是,一声“陛下驾到”打断了读书声,上书房里跪倒了一片。宇文熙坐下之后,淡淡地叫了起。今天在讲课的,正是上书房的总师傅,宇文熙将贾环拉到身前,道:“这孩子是贾环,朕送过来当个伴读,你等要好生教导,不可怠慢了。”

     总师傅之前已经听说新伴读的事,这却还是第一回见人,当下便抬眼打量了下,向着皇帝陛下躬身领命。他对这孩子是有些好奇的,但也并不太过在意,不过一个小娃娃罢了,兴许哪里入了陛下的眼罢了。

     贾小环是尊师的,即便这不是他的师父,仍旧乖乖地躬身向总师傅见礼问好。之后,宇文熙还在一旁问着他想坐在哪里,又叫被他点了名的皇子让了位置出来。待瞧见贾小环安安稳稳地坐好,宇文熙方才甩甩袖子走人了。

     上书房里很快又响起琅琅的读书声,可是任谁都知道,这屋里大概所有人都是心不在焉的,没谁的心思是放在读书上,就连严肃端方的总师傅也不例外。

     贾小环同样没什么读书的心思,坐在角落里托着下巴发癔症。方才,他还真是看见了几张熟悉面孔呢,一个个的叫人看着都十分膈应。也不知道……

     当年他那一把火下去之后,那两方都落着个什么下场。忠顺王、北静王、两个皇子……也不知道能活下来个谁。以他瞧着那膏药的德行,怕是哪个都不会轻饶了,尤其是在两个皇子间搅事的人。

     怕是……不得好死啊!

     他今天本就来得晚,只觉得没多大会儿,师傅便下课了。贾小环还没等伸伸腰呢,身边就凑过来个人,惹得他皱着眉头瞥过去。环爷就知道,跟这儿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环兄弟,我是北静王府的水溶,往后就这样唤你可好?”此时的水溶,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眉清目秀的颇有些雌雄莫辩的味道。许是因着水、贾两家乃是世交,所以对着贾小环笑得分外亲和。

     这上书房上下,大概也是因着这个,才会让水溶上前来打头阵吧。

     贾小环斜睨过去一眼,便仍旧恹恹地伸着懒腰,又打了个哈欠,一点儿没有理会水溶的意思。环爷他如今也是有靠山的主儿,还是有天下至尊当靠山,虽然这个靠山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靠不住。但最起码现在,惹得起他环爷的人有,但绝不包括这个水溶。

     被个各方面都矮自己不止一头的小屁孩儿这边无视轻蔑,水溶的心情可想而知,眼神立时便冷了下来。但这到底是个城府深的,面上仍旧带着笑,温声道:“环兄……”

     不过,他刚一开口就被贾小环打断,语带嫌弃地道:“不许这么叫,我高攀不上。”说罢也不理会蓦然se变的水溶,扬声将内侍李轩叫进来,“收拾收拾回去了,要是让……等急了岂不是罪过。”

     贾小环之前一日三餐都是跟着宇文熙一起用的,今儿中午膏药也没发话,他就还按时跑过去蹭饭。虽然都是在皇宫里,但御膳和御膳却也是相差甚远啊。

     水溶本都已经眉目俱厉,高高扬起来的手僵在空中,一时间神情惊疑不定。他是真想给这王八羔子一巴掌,再好好给他些小鞋穿穿。他相信,就凭他水溶的手段,这么个小屁孩儿在他手里活不过几天。可是……

     方才贾小环的一句话,让水溶将自己刻意忽略的事情想了起来——这王八羔子不知道因为什么正得宠。就瞧着今儿圣上对他那个态度,现在也绝不是整治他的时候。

     他父王可是才跟他交代过的,这些日子一定要低调内敛,不许有任何出格的行为。怕的,就是新皇登基,逮着他们家这异姓王作筏子。

     这会儿,他也是一时糊涂了,怎么就跟这贾环一般见识起来。不过,水溶液绝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若不是贾环混账惹恼了他,他素来都是谦谦君子,又岂会自己动手损了气质。

     罢了,这事儿暂且先给他记上,早晚有算账的时候。

     明明都已经放学,总师傅也已经离开上书房,可上书房里的学生们却没谁离开的。众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处闲话,却都不或明或暗地关注着贾小环这边。

     待瞧见这小子对水溶如此嚣张,就差没踩上两脚了,书房里说话的声音都静了下来。直到贾小环揣着手走没影儿了,书房里方才又“嗡”地喧杂起来。

     嗬!今儿算是长见识了啊,好一个嚣张骄傲的小屁孩儿啊。

     议论贾小环之余,这起子人也没少盯着水溶瞅。唉,水小王爷这回算是丢人丢大了,那贾家小子可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他啊,也不知道水家这个吃不吃得下饭。

     水溶面色清冷地盯着贾小环背影,便是人都走不见影了,也不曾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