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丽质天生难自捐,承欢侍宴酒为年;六宫粉黛三千众,三千宠爱一身专……”

     戏台上,一身蟒袍凤冠的旦角儿唱腔婉转动人,身段轻盈婉约,眉目流转、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妩媚娇艳,端得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忠顺亲王端坐在正对戏台的二楼雅座,微眯着一双略显狭长的凤眼,修长白皙的手指随着台上人动听的唱腔轻打节拍,就连脑袋也是不住地轻晃着,整副心神仿佛都交给了台上那绝代的佳人。

     不过这倒也并非异事,满京城的人大概都知道,忠顺王爷是个爱听戏的戏痴,尤其爱的便是那旦角儿。不但在自个儿家里养着偌大的戏班子,捧着各色各样的小旦们。这还不算,但凡听说京城里哪个旦角儿唱出了名堂,那也是定然要来捧场的。

     若是其中有哪个旦角儿得了王爷的眼,那整个戏班都可算是一步登了天。

     当然,对于忠顺王爷的戏痴之说,也是见仁见智的。至少,在绝大多数人心里,忠顺王爱戏是假,爱戏子怕才是真呢。要不然,为何受他爱捧的个个都是旦角儿呢,尤其是那扮相绝美、身段妩媚、唱腔婉转的青衣、花旦为多。

     果然,一刻之后这出戏的第一场结束,那旦角儿饮醉了酒,娇娇怯怯地被扶了下去。台上只剩下两个力士,虽然皆是唱腔老道的,却也没能吸引得了这位王爷。

     口中低低地赞叹一声,忠顺王爷端起手边的茶盏,轻呷一口,仿若自言自语地道:“果然是如闻天籁啊!风姿绰约,犹如杨柳春风,真是堪称一代绝色。当赏!”

     “能入得王爷您的法眼,这环官儿可算是有福气了。”候在忠顺王身后的,乃是他王府的长史李平。他本就微哈着腰在那儿,是以忠顺王的声音虽低,却也听得一清二楚。此时瞅了瞅王爷的脸色,又道:“王爷,说起来,这位环官儿却还有些来历呢。”

     “环官儿?这名字倒有些意思。说说吧,他有什么来历。”忠顺王爷本是听闻有出戏忽然声名鹊起,才特意寻到了这广和楼,却并不曾留意过其中的戏子。戏子而已,对于王爷他来说,若是觉得好了再上心也不迟。

     不过,今日这一出《贵妃醉酒》确实让他惊叹,特别是方才那扮杨贵妃的旦角儿,只一出场、一回眸、一开腔,便已经勾住了他,简直让他挪不开眼睛。心中也早已有了决定,待会儿定要将人带回府去,好好相处阔谈一番。

     是以,这会儿听见长史有意说项,便也不以为意,反主动追问了一句。

     “王爷,说起来这位环官儿出身可是不凡,他家祖上乃是咱们国朝的开国元勋,四王八公之一呢。”长史李平伏低了身子,凑到忠顺王爷耳边,觑着他脸色低声道:“王爷您可知道,这环官儿姓什么?”

     在得到自家王爷一个挑眉之后,便赶紧接着道:“这环官儿是贾,叫贾环的啊,王爷。更甚者,他可并非什么远房旁支,乃是先荣国公贾代善的亲孙子。就是那个前两年被抄了家,后来又复了世职的贾政贾存周,便是这环官儿的亲爹呢。”

     李平说完,虽然哈着腰,眼角的余光却没离开他家王爷。他自打王爷出宫开府,便在忠顺王府当差,自然知道自家王爷向来跟贾家这一派的不睦,想必会对这府上的阴.私事感兴趣。堂堂国公府第的少爷,如今竟然沦落成个戏子,想必会让王爷展颜一笑的。

     闻言,忠顺王爷面上并无甚异色,只不过略略抖了抖眉梢罢了。但是,落在李平眼里,却分明瞧见了,王爷的眼神有了波动。看来,他这回是没献错殷勤。

     荣国府,贾政贾存周?

     这个环官儿的身世,倒真是让他没想到的,忠顺王爷在心里皱了皱眉。若说荣国府彻底败落倒也罢了,可皇兄不是把世职又安到贾政的身上了,怎么还会让他的儿子沦落到戏班子里。

     这,不合常理啊。

     “贾环……啧,我记得他们家好像有个叫宝玉的,说是含玉而诞什么的,当年还跟着琪官糊弄过本王,是不是?倒是这个环官儿,到如今才有了名气。”忠顺王爷略一沉吟,便回想起当年的事,轻拍一下手掌道。只是这名气,却非大家所愿。

     “可不是呢。这贾环是个庶出的,那贾宝玉正是贾政的嫡子,当年出世的时候,一个衔玉而诞闹得满京城都知道,还干脆就起了‘宝玉’这么个名儿,听说他家里的下人们都是这么叫,说是怕难养活什么的。”李平忙在一边附和道。

     “当初,荣宁两府被抄的时候,整个贾家上上下下都下了大狱的。后来,荣府这边是贾政的大哥,宁府那边是他的族侄都被判了充军、流放,两府的家眷、下人们也落个发卖的下场。因有北静王等护持,贾家人倒没有被卖到那腌臜的地方,后来也才等到了圣上开恩恢复世职。”

     李平心知自家王爷已上了心,躬着身解释道:“唯有这个贾环,也不知是倒了什么霉,还是被人特意针对了,发卖的第一天就被落到了戏班子里。想来是觉得他有辱贾家的声名吧,贾政即便恢复了世职,却也没有将他捞出去,反倒草草办了一场丧事,就权当没了这个儿子。”

     “这贾政倒也是个凉薄的。”忠顺王爷听了事情的大概,口中只轻叹一声便罢了。皆因,第二场已经结束,那扮杨玉环的环官儿又上了场。这当儿,旁的全没有听戏观人重要。

     一出《贵妃醉酒》唱吧,座上的看官们皆轰然叫好,一声声的打赏此起彼伏、络绎不绝,直教那环官儿多次返场福身拜谢。自上月底开始登台之后,这环官儿便凭着这出《贵妃醉酒》一炮而红,短短不过月余便已成了闻名京□□角儿。

     “忠顺王爷赏金.银锞子各二十,蜀锦、贡缎各两匹。”在这声声打赏当中,李平的声音格外地响亮。这既是对环官儿的打赏,也是向他释放的一个信号——忠顺王爷看上他了。

     果然,他这一嗓子出来,整个戏楼里都是一静。那环官儿似乎也是怔了一下,但很快便恭顺地向着忠顺王爷的方向福了福身,起身后便要退回后台去。

     就在这时候,只听二楼的雅座里又响起个声音,说道:“北静王爷赏鹡鸰香念珠一串。”虽然只是一串念珠,价值却是不菲,丝毫不比忠顺王爷的打赏廉价,甚至犹有过之。

     听见这个,忠顺王爷不过是挑了挑眉梢,李平却拧起了眉头来。他听出来了,说话的这是北静王府的长史,他这是想干什么?

     或者说,北静王这是想干什么?!他也不想想自个儿是什么身份,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异姓王罢了,难道还敢跟他家王爷相争不成?

     戏台上的环官儿也顿住了身形,略一迟疑之后,向着北静王的方向福了福身,方缓步退了下去。因他一直低垂着螓首,是以并没人看清那嘴角漠然的冷笑。

     两王相争啊,却不知最后会是个什么结果了。他这么一个低贱的戏子,能引得两位王爷杠上,怕是日后就真的要成名了。呵,这于他这戏子来说,倒算是件幸事吧!?

     贾环并不管雅座上那两位王爷如何打嘴仗,回了后台便径自卸起妆来,身边只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帮忙。贾环见她面带忧色,欲言又止的样子,知她听见了方才两王的打赏,担心他沦为玩物,不由拍了拍她手背,轻笑一声安慰道:“无妨,且让他们争去。”

     “爷……”丫鬟却哪里能就此放心,讷讷地唤了他一声,却又不知该如何说。又见他面色虽温和带笑,一双眼睛却漠漠然波澜不兴,显见是浑不在意己身的,不由得便红了眼眶,强忍着没掉下泪来。毕竟,这还是在戏园子的后台,她若是掉了眼泪,怕是又要叫爷受挂落。

     两个人正忙活着卸妆,就见戏园管事一脸赔笑地快步过来,手中捧着两张名帖递到贾环面前,“环官儿,快瞧瞧,忠顺王爷和北静王爷都下了帖子,要你明儿到府上去唱堂会呢。只是十分不凑巧,两府都选在一个日子,叫你选呢。”说罢,便隐带嘲讽地看着贾环。

     他倒要看看这小子要如何选,最后又会落得个什么下场。哼,不过是才唱出点名堂,便端起架子来了,合该好好受点教训才是呢。

     贾环犹自处理着自己的妆容,对那两张帖子连个余光也未给。待到他将头上的饰品都除了下来,才道:“万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朝廷又是尊卑有序,还有什么好踟蹰的?”淡漠的眼神扫过班主,完全看不出那是一双在戏台上风情万种、顾盼神飞的眼睛。

     管事其实也是这么个意思,毕竟北静王爷比起忠顺王爷来,名声可是仁慈多了。不过,这等会得罪贵人的事儿,还是让他环官儿来出面得好。

     待戏园管事出来回话的时候,两位王爷皆早已离开,只留下两位长史相对而坐。两人虽则言笑晏晏地闲话,心中如何想的却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当得知了环官儿的选择,李平不由得朗笑一声,拍了下北静王长史的肩膀,道:“真是抱歉了,这回当是我们王爷拔了头筹,倒要叫北静王爷多等几日了。既如此,那我便告辞了,明日王府摆堂会,当有许多事要忙呢。”

     接着,又转向那管事,吩咐道:“今儿个叫环官儿好好歇着,明儿一早王府便会派车来接。”说罢,又瞅了北静王长史的臭脸一眼,哈哈笑着甩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