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5章
    说起周瑞两口子,赵姨娘可算是找着话题了,抱着儿子叨叨个没完,时不时便要嘻嘻哈哈地笑个前仰后合,险些从椅子上往下滑。

     贾小环坐在他娘.的腿上,一下子就出溜下来,好容易站稳了身子,便又被他娘抱回去,只能抱着胳膊摇头了。由此可见,他娘对周瑞夫妇的怨念有多深,那两口子惨成那样子,她都没一点儿心软,看上去恨不能他们再惨一些才好。

     “哼,让他们俩给老娘使绊子,如今还不是落到了我儿的手里。环儿,你可得好好收拾他们俩,弄死了那两个都不为过。想当年,若不是周瑞,我爹也不会……还有那贱蹄子婆娘,仗着是太太的陪房,看不起我也就罢了,竟连你也敢怠慢。便是探姐儿,那可是养在太太跟前儿,老太太都疼爱的,她也敢使绊子,说小话儿,她就是该死。”

     赵姨娘笑得差不多了,面上虽未敛了笑容,却已经隐隐透出悲愤之意来,咬牙切齿地恨恨道。她当是想起了什么陈年旧事,搂紧了腿上的贾小环,眼睛淬毒一样盯着周瑞夫妇所在的方向。

     “娘,你放心。既然你说他们该死,那就让他们去死便是了。”听到娘亲提到贾探春时,贾小环微微皱了皱眉,但他很快侧了身抱住他娘腰,小手安抚地拍拍她的背。

     重生一回,他希望娘亲能万事顺心、心想事成地过日子。她既然如此厌恨周瑞两口子,想要他们去死,那他们便不用活着了。

     下午的时候,贾环带着庄户们将培育好的秧苗都移到了温室里,满眼浅嫩的绿意让人心旷神怡。

     说是贾小环带人干活,其实他不过是背着手指挥罢了,庄户们也不会让他个几岁小娃操劳。此时,他领着刘三在田间逛了一圈,又交代道:“夜里还要安排几个人值班,不能叫温室的路子灭了,不然……”

     刘三一一都应了,又将贾环送回住处,方才带着庄户们继续忙活去。事到如今,看着那绿油油的小菜苗一日日长成,他也对这冬日种菜有了期待。若是他们这起子人真能学会这种菜的法子,那可是一笔用不完的财富啊。

     待陪着赵姨娘用过晚饭,贾小环没有去鼓捣他的药,而是独自举着盏灯来到周瑞夫妇的门前。自打将他们关在这里后,这还是他头次登门呢。也不知道那荷包里玩意儿,有没有让他们yu仙yu死起来。

     小土房的门并未锁,贾环脚尖轻轻一踢便吱扭一声开了,只是屋里面是黑乎乎的,并没有人给他们点灯。踢开房门贾环并未急着进去,他需要在门外等等屋里散气,不然怕是得给呛出来。

     大概是觉得这两口子太不成人形了,刘三虽然还安排了人管吃喝,却没叫人管拉撒。周瑞夫妇又是行动不便了的,没人伺候着自然只能随地解决。如此半个多月下来,这屋子里的味道便可想而知了。

     “娘也真是的。”贾小环捂着鼻子闪远了些,心中对娘亲万般佩服。也是难为他娘了,这屋子都这种状况了,她竟然还能坚持每日亲临,也是没谁了。

     “谁……”许是屋里人听见门开的声音,抑或是瞧见了门口有光亮,发出一声轻得仿佛飘起来的问话。那声音太过轻忽,贾小环连是男是女都没能听出来。

     周瑞等了半晌,也没见外面有人进来,本都以为是自己弄错了的时候,忽见屋子里蓦地一亮,不由得心中一动,强自挣扎着抬起头看过去。

     他这半个月的苦头可是吃大了,头一回觉得活着有时真没死了好。现如今若是谁能给他一刀,他都要跟人道一声谢呢。可当定睛看清了来着何人时,满腔满腹地怨恨仍旧是抑制不住。

     贾,环!就是这个小畜生,竟然凭白让他吃这种苦,简直是丧尽天良、丧心病狂、丧天害理。

     想他周瑞何曾招惹过他,不过就是因着老太太的命,送他母子到这儿来罢了,又从不曾阴害于他们,何至于就这样对付折磨于他啊。若是现在还能动手,他真恨不能,恨不能……

     就在他要暗中发狠的时候,骨子里不知由哪里猛地冒出来股子麻痒,让他登时畏缩下来,什么怨愤、痛恨也顾不上了,剩下的就只有……

     “三爷、爷,求求您……求您了,饶、饶了我,饶我……”每当这股子麻痒来袭的时候,周瑞总是只能狗.屎一样瘫在那儿,可这回他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硬生生地蠕动了身子,想要将脸朝向贾环,以求让自己的哀求更能取悦人一些。

     贾小环单手一按炕沿,小身子已经翻了上去。他将油灯放到一边小柜上,把炕上的两人照了个清楚。夫妇俩的模样一入目,贾环小脸儿上登时漾起了欣慰的笑容。

     师父传下来的药,果然是不得了的!

     周瑞夫妇当初在荣国府时,皆是衣着光鲜的体面人,虽都已经有四十来岁的年纪,却保养得宜看不出已年至不惑。在荣国府里是伺候人的,可一出了那门,便是在宁荣后街上,那也是有头有脸有仆人的,许多贾家族人都比不上。

     可现如今这两口子,却哪还有分毫往日的光鲜,只剩下了不堪入目。

     单是那两张脸,就险些让贾小环没认出来,扭曲干枯浓疮遍布,不仔细看都认不出来那是张脸。那衣裳已经看不出颜色来,皱皱巴巴地裹在身上,贾小环皱着眉遮住了口鼻。除了排泄物的那股子恶臭外,两人身上还有着陈朽腐烂的异味。

     周瑞是个男人,此时还能拼命蠕动两下,周瑞家的就不行了,眼看着就是出气多进气少熬不下去了。这时候,她只是眯缝着那双死鱼眼睛,里面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求速死。她已经受不住这苦了,若不是连咬舌的力气都没有,怕已经自个儿了解自个儿了。

     “真是可怜见的,你们俩不过是送一趟得了天花的小鹊,竟然倒霉催的自个儿也染上了。看看,这脸上的痘疮,都烂成了什么样儿。你们说说,你们俩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摊上了这事儿呢?荣国府啊,那么金门玉户、富丽堂皇的地方,这辈子怕是回不去了。”

     贾小环蹲在周瑞身前一尺左右的地方,一手托着腮帮子,话语间满是遗憾,“爷我还想着,等到临过年的时候,叫你们陪着我们娘儿俩回去呢。可惜啊,你们这两个奴才没那份福气,好好地偏要把命丢在这荒山野岭的。放心吧,爷是个懂得体恤人的,会给你们安排个风水好的归宿。”

     他目光冷冽,语气老成,偏又顶着张五六岁的脸,在背后那点灯光的映衬下,别提有多诡异了。周瑞两口子看在眼中,本就因痛苦儿颤抖的身子抖得更加激烈几分。他们早该想到的,这不是贾环,定是被不知哪里来的恶鬼附了身……

     “鬼,鬼,是鬼啊……”周瑞再不敢向着贾小环蠕动,而是拼命向反方向蹭着。口中神经质一般讷讷地念叨着,眼睛里方才的光已经完全熄灭,他知道,他要没命了。

     贾小环咧开嘴笑得粲然,鬼吗?这奴才倒是有眼力,他可不就是只鬼,还是只来讨债复仇的厉鬼呢。

     两刻钟之后,贾小环从土房里出来,一抬头便瞧见等在外面的刘三。他面上无甚变化,仿佛丝毫不在意对方的到来,看过去一眼吩咐道:“给京里去个信儿,周瑞夫妇染上天花去了。”

     “是。”刘三是听他媳妇说环爷来了这儿,当时便想着周瑞夫妇怕是不用再熬下去了,如今果然是这样。他并不替那俩人难受,反倒替他们松了口气,像他们那样活着,还真不如痛快地死了呢。

     如今,那两口子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消息传到荣国府的时候,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也只有周瑞的儿女们哭了一场。王夫人倒是抹了两滴眼泪,又在佛前念了会儿经,可也就只是如此了。

     即便是她念得那几句经文,却也不知道求得究竟是什么,是祝祷周瑞夫妇安息呢,还是祈祷贾环母子陪葬?

     不过,这消息也让贾小环母子回府的日子,更加遥遥无期起来。如此一来倒也正合贾小环的意,却是让赦大老爷挠起头来。

     自打他从贾环那儿拿到了玻璃方子,便一刻没有耽误地送人了。大老爷心里清楚得很,玻璃那玩意儿若是真能弄成了,凭荣国府的资格是绝对守不住的。

     与其自己费劲巴力地研制出来,到时候再被人强取豪夺,倒不如早早儿地便送给个能守得住主儿,省劲儿了不说,还能落下个功劳。

     收方子的主儿很嫌弃,拎着那张被画得歪七扭八的纸,“就这玩意儿,你就打算跟朕换百十万两银子?你好歹真的烧出玻璃了,再跟朕商量抵账的事啊。”

     于是,赦大老爷虽不在工部当差,却时时刻刻关注着工部的作坊,比正宗的工部员外郎政二老爷还要上心得多。

     只是,时间一天天过去,玻璃是烧出来了不少,可品质上跟外来的那些还是有所差距,就更别说贾小环说过的那种什么大块平板的了。

     为了这个,赦大老爷别提多想念小侄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