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3.番外三
    赵府里, 赵夫人听着贾迎春讲述, 时不时地叹气摇头, 最后倒是对林黛玉有些惋惜。贾小环倒不在意这个, 只是不愿弟弟妹妹听见这些, 早已皱着眉叫嬷嬷将之抱了下去。

     贾迎春也是叹息一声, 接着道:“父亲被气得回了家, 当晚就察觉出不对劲儿了,连忙叫琏二哥和琮哥儿,让他们赶去宁荣后街。结果, 唉……还是晚了一步。”

     那间小院子的门并没锁,一推开便能瞧见那在半空中飘荡的身子,将贾琏和贾小琮吓得不轻。兄弟俩不敢怠慢,连忙将人救下来。

     只可惜, 身子都已经僵硬, 这位林姑娘是没救了。

     贾琏叹息一声, 解下身上的披风盖在林表妹身上,便随着弟弟往里面走。他们基本上已经能想到,里面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心中也难免抱怨, 老爹竟叫他们来掺和这样的事情。

     一进屋就瞧见了趴在饭桌上的贾宝玉,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贾小琮上前一步, 伸手探了探鼻息, 向着贾琏摇摇头。

     果然, 这个也已经交代了。

     “也难怪您不知道, 这件事情也没闹多大,宁府将他们的丧事料理了之后,便停灵在铁槛寺了。”贾迎春说着,低叹一声,“唉,林妹妹也是个苦命的,福没享着多少,苦倒是吃了许多。当日,她若是肯跟着父亲,便是不说别的,怎么也能有安生日子过啊。”

     赵夫人跟林黛玉也不熟,对她的生死也不太在意,不愿说话间总唉声叹气的,便轻笑着转开话题,“就跟你似的,老老实实地听大老爷的,如今就嫁了个好人家,有了位好夫郎,生了双好儿女。看看你这小脸儿,如今越发丰润了,可见是个享福的。”

     她这话倒没说错,贾迎春本就是个身段微丰的,如今日子过得舒坦,又生了一双儿女,心宽之下自然体胖,端得是位微胖的美人了。

     迎春被说得有些害臊,但到底已经出嫁生子,也只是脸上微微泛红。

     曾经,她是羡慕过三妹妹探春的。羡慕她能有个好归宿,虽然远嫁草原,却是有圣上赐婚,嫁的还是郡王世子。而且,还能够到那广阔的草原上,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生活。

     可是,父亲很快就让她将艳羡抛在脑后,因为她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富足和睦的夫家,仁善慈和的公婆,情似姐妹的妯娌、姑子,还有那……俊朗儒雅、体贴入微、怜爱有加的郎君。到了后来,她又有了一双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儿女。

     这一切,曾经都是贾迎春连想都不敢想的,现如今她根本就觉得,自己就是活在福窝里啊。

     “唉,每回看见你了,我就总是会想起探丫头来。她好端端地就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如今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境。我只盼着有生之年啊,能再见她一面。”说起了迎春,赵夫人不能避免地就想起了她的生女探春来,满腹惆怅地叹息道。

     对于贾探春这个女儿,赵夫人自从假死便再没有见过,到如今都已经十几年时间,心里头别提有多想念了。耳边虽然总能听见些消息,却总不如亲眼所见来得真实可信。

     听见娘亲又提起了贾探春,环小爷的脸色就黑了黑,转过脸去不愿就她多说什么。那个女人,呵呵……从来都不是个能让人省心的。

     贾迎春见状轻笑了笑,向赵夫人道:“婶婶该对三妹妹放心,她是个有福气的。前阵子,不是才有消息说,她如今已经是辅国公夫人。而且,蒙古那边女人总是能当家的,正是适合三妹妹的性子才对。”她抚着赵夫人手背,眼睛不忘瞥一瞥贾小环。

     这几年贾环都不在京里,赵婶婶便是从她这里打听探春消息的。她深知环兄弟不愿赵婶婶多为三妹妹操心,于是总是报喜不报忧,从来都是只捡好的告诉赵婶婶。

     对女儿如今的身份,赵夫人是满意的,只是也免不了有担心的地方。她虽有心亲自去探望女儿,可如今身边缠着一对小家伙,让她脱不开身。这会儿碰巧环儿回来了,她就有心想叫他到草原上走一趟。

     “我不是担心这个,她的身份好得很。我操心的,还不是她嫁过去也有好几年了,至今膝下都没个儿女,这可如何得了啊。这女人不管在什么地方,膝下无子总是不好过,往后可怎么办才好?每每想到这个,我的这个心呐……”

     赵夫人直拿眼睛勾儿子,却丝毫得不到贾小环的回应,不禁气馁地别过头去。她算是弄不明白了,儿子明明也对两个小家伙儿好得不行,为什么就是容不下同父同母的探春呢?

     贾小环到底不忍心娘亲气闷,探过身揽住赵夫人,温声道:“行了,行了,赶明儿我到蒙古去的时候,顺道儿拐过去看看她。她要是什么时候进京了,也叫她来拜见您,可好?”就怕到时候,那女人看不上您,不稀罕登这个门啊。

     听着了这个话,赵夫人立时就高兴起来,轻拧了儿子一把,仍旧转过去跟贾迎春说话。贾小环仍旧在旁边听着,并不管她们说的有些事有多不靠谱。

     当初在荣国府时,贾探春总是爱说,若她是男儿身要怎样怎样,可见其是个多么有心思的。这辈子嫁到了蒙古,也算是她嫁对了人,有个能施展才能的地方。

     只不过,她是能大展拳脚了,蒙古那地方可就不那么太平了。而据贾小环所知,贾探春所嫁的部落实力偏弱,并不足以在蒙古那块儿称王称霸的。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被草原上的强者们盯上了。

     上辈子,她嫁到南边和藩,结果藩国作乱国破,她被押回来献俘处死。这辈子,她嫁到了北边,仍旧是在草原上兴风作浪,就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了。

     说到了迎、探姐妹,少不得就要提一提贾家另外两位姑娘。赵夫人就说起来,那日到庵里还愿的事来。在那儿,她不但见着了被贬出宫的贾元春,竟然还见着了四姑娘贾惜春。

     “那个惜丫头是怎么回事,竟然还真的出家了不成?那珍大爷呢,他就不说管管?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亲妹妹啊。”赵夫人拉着贾迎春嘟囔,实在想不明白贾惜春的事。

     当日,因着抱琴的一番举止,贾小环曾经发话,让给她们主仆些安稳日子过。李轩领命之后,便将这事办得十分妥当,水月庵隔日便换了住持,风气为之一新。原先那静虚老姑子,则不知被发配到了什么地方。

     起先,贾元春刚到水月庵的时候,可没少往荣国府送信,将自己的情况告诉老太太,告诉父亲、母亲。她也不求家中长辈能将她救出,只盼着他们能给她些体己私房,让她能活得略微宁顺些。

     只可惜啊,除了老太太曾送来过百两银子,偌大的荣国府竟再没一人理会过她。也是后来,贾元春才知道,省亲那一日不光是她倒了霉,竟是连母亲也变成木头似的瘫在了床上。

     从那之后,贾元春便知道,自个儿往后怕是没有盼头儿了,能在这馒头庵里安度余生,便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即便是还有满心的不甘,却也只能生受了。

     若是放在十几年前,贾元春绝想不到,自己一位国公府出身的贵女,竟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就好比她如今也想不到,竟会在水月庵里见到一位要出家的姐妹。

     对于贾惜春这位四妹妹,在此之前贾元春只见过一面,还就是在省亲那日。要说有什么姐妹情谊,那根本就是说笑话,她只是觉得稀罕罢了。

     据她所知,荣国府虽然垮了,宁国府却还安稳立着呢。

     贾元春实在想不明白,贾惜春到底犯了哪门子轴,竟然想要在这等青灯古佛的地方度日。不过,她并不介意,反而是十分欢迎的。能有个同样出身高门的姐妹陪着,她总不会在那么顾影自怜了,不是吗?

     只是,这事并未让贾元春心悦几天,便出现了逆转。

     “婶婶,这事啊,全是惜春那丫头作怪罢了。”贾迎春听了赵夫人的疑问便笑了,说道:“那丫头虽然性子冷淡,没事爱念个经啊什么的,跟珍大哥他们也不亲近,但也不会想着出家啊。她啊,是有心事不好讲,跟珍大哥他们出绊子呢。”

     今生不同前世,元、迎、探三春也只有元春惨了些,探春高嫁郡王世子,迎春更是幸福得流油,到底是没能让四妹妹看破红尘。

     反之,四妹妹看上的是位平凡书生,为怕兄长不答应,才弄了这要出家的戏码。

     贾迎春似是想到喜事,笑着说道:“说起来,四妹妹的亲事如今也定下了,这几日就该有帖子送来。如今,我们几个姐妹,总算都有了归宿,大家什么时候能聚一聚便好了。”

     对于这个话,赵夫人就别提多赞同了,一扭脸便看着儿子,神采飞扬地盯着贾小环。她们姐妹别的都好说,也就是探春回来不方便,得要朝廷发话才好,这就得指望着她的儿子了。

     贾小环瞥一眼迎二姐,又看看瞅着自己不放的娘亲,没好气地白了白眼睛,“行,我试试看吧。”

     得,自个儿回来一趟,还得给她们办个欢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