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2.番外二
    “给我滚进去。”站在宁荣后街的一间小院前, 赦大老爷抬脚将个光头矮矬子踹进去, 之后他自己也走进。在他的身后,还跟着贾琏夫妻两个。

     矮胖子哀叫一声, 打着滚儿地跌进了院子, 正好撞上屋里踉跄着出来的荏弱女子。女子毫不意外地摔倒在地,轻声呻.吟着迟迟站不起来。

     贾琏见状, 向妻子使了个眼色,便自个儿上前将矮胖子拉起,斥道:“做事也不知小心些,林表妹素来身体便单薄, 你别再伤着她。”那就真没什么活头儿了。

     王熙凤给了丈夫个‘放心’的眼神, 快步过去将女子搀扶起来, 关切地问道:“林妹妹可摔着了, 最近身子可还好, 我怎么瞧着你又瘦了些……”一边说,一边将女子往屋里带。

     没错, 这间不起眼的小院子,就是如今林黛玉、贾宝玉夫妇并王夫人的住处。被赦大老爷踹进来的矮矬子, 便是曾经粉面朱唇、眉眼如画的衔玉而诞的贾宝玉。

     赦大老爷站在屋子当中,摆摆手拦住要将林黛玉扶到后面去的儿媳妇。瞥一眼那病弱的外甥女,大老爷在心里暗自摇头,真不知道这都图的什么啊。

     想当年, 这也是个姣花照月、弱柳扶风的绝世佳人, 明明还比儿媳妇年轻了个十来岁, 可瞧瞧她如今的这副样子……唉,赦大老爷低叹,人呐总是要自承其责。

     他将视线转向贾宝玉,盯着那颗光头看了半晌,方道:“你要看破红尘,要皈依佛门,要吃斋问道,老子都不拦着你,也轮不上我拦阻你。不过,有些事情,你得先料理清楚了。”

     大老爷走进贾宝玉几步,冲着那颗光秃秃的圆脑袋运气。还真是人以群分,不然这俩人也过不到一块儿去。瞧瞧,当年荣国府的宝贝公子哥儿啊,现如今都成什么德行了。

     贾宝玉呆坐在地上,目光在妻子林黛玉、嫂子王熙凤之间打转,却就是不去看一眼曾经的大伯。他,明明都已经放弃了一切,甘愿青灯古佛不染尘俗了,为什么这些人还是不愿放过他呢!?

     甚至,就连林妹妹和凤姐姐都……贾宝玉的内心是颓丧的,他只觉得自己在这世上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赦大老爷也不理会他,接着道:“你若是孤家寡人一个,想干什么我也不搭理你。不过,谁让你还有个亲妈躺在床上,谁让你还有个亲爹就要流放回来。其实,这也都无妨,我对他们并不在意,可谁让你若是不在了,他们就全落到你那媳妇身上了呢。”

     “所以,今天我跑过来一趟。”赦大老爷目光转向林黛玉,深深看她一眼,沉声问道:“林丫头,我再问你最后一回,你可愿同他合离,就此脱离贾宝玉全家?”

     林黛玉被王熙凤扶着坐在一旁,她如今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却比王熙凤还苍老憔悴。她只怔怔地看着自己的丈夫,一双含情美目此时已是浮肿木然。

     嫁给宝玉已经几年,林黛玉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苦,什么才是真正的“风刀霜剑严相逼”。她每日里都被家务琐事淹没,要洗衣做饭,要做针线持家,要照顾瘫痪的婆母,要……哄劝心思沉郁的丈夫。

     她原本以为,不管这世间变成何等模样,她和宝玉总能守在一起的。他们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多少年,早已经是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了的。可是……

     林黛玉的目光微微有了闪烁,看着丈夫的眼睛里泛起了水光。天知道,她以前在荣国府时,就总是哭哭啼啼的,可后来到了这后街,却反倒不怎么掉泪了。

     为什么?她没空,没精力,没力气哭了啊!

     王熙凤看着这妹妹的模样,即便平素是个心冷的,此时也是有些不忍。待见她迟迟不回答公爹,便知她大约根本就没听见公爹的问话,忙轻轻扯了扯林黛玉的衣袖,在她耳边悄声又问了一遍。

     合离?离开贾宝玉?

     林黛玉终是将目光投向了赦大老爷,却不知道该跟这位大舅舅说些什么好。

     自从六岁丧母,十一岁丧父,林黛玉便以为,往后自己的亲人就只剩下外祖母和宝玉了。

     虽然,她在姑苏林家还有远亲;虽然,她在荣国府还有舅舅姐妹。可是,只有外祖母和宝玉,才是真正将她放在心上的;而她,也只将他们当做真正的亲人。

     父亲在去世之前,曾跟她百般交代过,千嘱咐万嘱咐于她,遇事要多听听大舅舅的,对外祖母、二舅舅他们不能全信。

     那些话,林黛玉只是听在耳中,嘴上也答应着,可要说放在心上了……呵,她不知父亲信不信,但她自己是不信的。

     事后想来,父亲应该也是不信的吧?不然,当时看着她的眼神也不会那般的……悲切、遗憾、失望和心疼了。

     只是,林黛玉当日初到荣国府,便没能见到大舅舅一面,后来大舅舅又是外放多年,两人说是甥舅,可见面的次数连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这样陌生的一位舅舅,又顶着个那样的名声,让她如何能够轻信,能够依靠,能够放心?

     更何况,大舅舅还总是跟外祖母作对,后来更是抛弃了外祖母自立门户,简直就是不成体统。当今的世家大族,又有哪家的子弟是这般行事的?一个连孝道都不遵的人,她会看在眼里才怪。

     所以,当日荣国府两房分宗,她不曾跟随大舅舅,执意留在了荣国府;所以,之后荣国府修省亲别院,她不曾听大舅舅的,送出了父亲留下的嫁妆;所以,后来荣国府被抄老太太去世,她嫁给了宝玉,担起照料全家的职责;所以……

     她现在落到了这般田地,就连宝玉也要将她抛弃了。

     呵呵……她的丈夫,她的宝玉,真是不知有多不愿跟她一起生活了呢。他竟然是,竟然是宁愿去出家当和尚,都不愿再跟她这妻子一起度日啊!

     林黛玉想了许多,时间却并未过去多久,赦大老爷带着一双儿媳仍在等她的回话。大老爷说这是最后一回,还真就是最后一次来挽救这外甥女,她要是还不知事,那就只好任她自处了。

     “大、大舅舅,以前是黛玉没能听您的劝,都是我的错。”林黛玉拍拍王熙凤的手将她推开些,独自强撑着站起身来,向着赦大老爷一礼,道:“只是,如今事已至此,黛玉不敢再麻烦大舅舅,只请大舅舅日后,能将黛玉葬在父母旁边,我……”

     “胡说些什么,还不闭嘴。”赦大老爷怒目瞪着林黛玉,指着她的手指气得微颤,“别跟我说什么错不错的,既然已经知道错了,那就赶紧跟他合离,脱离了这一家子,你往后的日子还长。现在跟我说什么葬啊埋的,这些话有脸都到你父母的灵前说去。琏儿,去将你珍大哥哥请来,让他……”

     林黛玉已经泪流满面,连连摇头跪在门前,拦住贾琏的去路,说什么也不许贾琏去请族长。她膝行两步来到大老爷面前,重重地磕了头下去,道:“大舅舅,大舅舅……求您了,别、别这样啊……”

     “舅舅,我这一生既已如此,已经别无所求,您就让我同宝玉一起,安度余生吧……”身边就是贾宝玉了,林黛玉扑进他的怀里,埋首泣不成声。

     “你,你你……”赦大老爷指着那夫妇两个,尤其是哭成泪人儿的林黛玉,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一甩袖子扭头就走。

     贾琏夫妇两个不敢怠慢,分别给宝玉、黛玉留了眼色,便赶紧跟着老爹离开。

     “黛玉,你……”贾宝玉是真没想到,林妹妹竟然如今舍不得他,满含倾慕、欣慰地望着她。林妹妹果然是真心爱他啊,贾赦都已经那般蛊惑了,她都丝毫不为所动。如此真心实意,可叫他如何回报啊?!

     毕竟,他已经真心求佛了啊。

     见大舅舅等都走了,林黛玉便止住了哭声,拭去眼泪向着丈夫贾宝玉微微一笑,道:“夫君,你回来了便好,且先去看看太太吧。你这几天不在家,她都不知道有多担心呢。还有,你一定也饿了,我这就去给你做饭,等我啊。”

     说罢,抚抚贾宝玉的脸颊,林黛玉便往灶上走去。这几年下来,她已经是个入得厨房的妇人了。

     贾宝玉本神色怡然,可听见了“太太”两字,不禁就皱了眉。说起来,他这回看破红尘,绝大半的缘故都该是……因着孝道,他到底没说那俩字,却也没有迈腿往后面去。

     他,还是在黛玉身边吃顿饭再说吧。

     林黛玉这顿饭做得比较丰盛,用的时间也稍微长了些,此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过两口子都没在意,一个是饿得很了急着填饱肚子;一个则是端着饭菜去喂婆母。

     待到喂饱了躺在床上,只剩下眼睛会动的婆母,林黛玉缓步回到了前面,入目的便是趴在饭桌上的丈夫。她的脸上丝毫没有异样,走上前盯着贾宝玉那双不瞑目的眼睛,好久之后才伸手为他阖上。

     接着,林黛玉便不再理会于他,独自将灶上的热水倒进澡盆。沐浴更衣,她做得有条不紊。最后穿在身上的,乃是当年她母亲留下的一套衣裳,这大概是荣国府给她留下的唯一的嫁妆了。

     来到院中时,天上已经是圆月高挂,映得院中这颗槐树格外高大。

     林黛玉去下腰间的玉带,轻轻抚摸了良久,将它挂在了槐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