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第 111 章
    最终宇文熙也是无法, 只好放下手中的奏折,随着贾小环回到寝宫安歇。最近这阵子, 他为了来年去南巡的事,确实格外忙碌了些,倒是让小东西有些看不过去了, 整日都盯着他休息。

     待洗漱收拾完毕,伯宝两个便并肩躺在龙床上,贾小环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看得宇文熙弯了眉梢, 柔了眼睛。自从他似乎对小东西有了别的心思, 便是看他什么模样都觉得可爱喜人。

     探过手为贾小环理了理被子, 宇文熙忽地问道:“宝宝, 这趟南巡大半将走水路,咱们会同太上皇分乘船只而行。待到了半路上咱们寻个机会, 你陪着伯伯微服上岸,咱们从路陆上赶往江南,顺便还能在各地逛一逛,可好?”

     贾小环正是少年贪睡的年纪, 此时沾了床铺都已经阖上眼睛了。猛地听见这话,他先是没什么动静, 就在宇文熙以为他已睡着, 隐带失望地要叹气时……

     “微服?伯伯, 你是说咱们俩要上岸去, 是要微服私访吗?”贾小环霍地坐起身来, 然后大半个身子都趴在了宇文熙身上。他的两只手捧住膏药伯伯的脸,一双眼睛亮灼灼地盯着他。

     前世今生活了二十多年,环小爷他都没离开过京城的范围,之前就对南巡的事情憧憬不已。此时,赫然听见膏药伯伯说要带着他微服私访,心里边的小激动就更别提了。

     “呵呵……”宇文熙连忙扶住身上的小东西,不让他再动来动去地折磨人,将人轻轻按在身上,隐含怅然地道:“可算是吧。此次南巡说是为了视察河工,其实乃是我同太上皇的一次较量。甚至可以说,乃是我们这对父子的最后一次较量。”

     这一次之后,大约他同大明宫里的那位皇父,便是个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结果了吧。明明是亲生父子,明明也曾慈孝有加,最后却落到这般敌对,宇文熙已经不知道对错为何了。抑或者……

     这,就是生在皇家的命!

     听他说得有些沉重,贾小环明白膏药伯伯心中郁郁,连忙抱紧了伯伯的脖颈,还用脸颊蹭了蹭他的,然后乖乖地窝在伯伯怀里。

     他想向宇文熙表达,不用愁闷不用烦,还有他,还有宝宝呢。

     宇文熙被他蹭得心中暖暖,揉揉贾小环的发顶,不再提太上皇,轻声笑道:“咱们会从天津上船,沿运河南下,到山东时要登泰山封禅致祭,然后就会进入江苏。宝宝,待下了泰山,咱们就从船上下来,在路上赶一程,伯伯带你先到江苏转一转。”

     “好呀,我老早就想去江苏了,尤其是扬州那地方。以前总是听大伯父赞扬州如何如何,让我眼馋得紧呢,一直都想去逛逛。”贾小环觉得揽腰上的手紧了紧,连忙又蹭了蹭膏药,道:“这回真是多亏了伯伯,宝宝才能在江南痛痛快快地玩啊。”

     “哼,别听你那伯父胡说,更别跟他学。我这里可是有他的密报,三天两头就逛青楼,隔三差五就下秦淮,那会儿他可不是赖在扬州不愿回来。你若是敢学他,看我不拍散你的屁股。”宇文熙瞪了眼睛,在贾小环屁股上先拍了一巴掌。

     贾小环本就不是惦记着那个,就翻翻眼睛乖巧地应了一声。于是,伯宝两个就安静下来,似乎都沉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宇文熙忽然睁开眼睛,借着清幽的灯光定定地注视着身边的少年。

     宇文熙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少年的时候,他还是个五六岁的娃娃,却是个……与众不同、本事非凡又精灵古怪的神奇娃娃。

     就是这个神奇的娃娃,将他从杀手的追杀中救下,然后又将他扔在一边不闻不问,让他起了逗弄的兴致。在密云山庄那几天,说是为了避险,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他如今心知肚明。

     然后,他就记住了这娃娃。即便是回到宫中争斗夺嫡,即便是在宫门起兵夺位,那样险峻紧张的时候,他竟然都没有忘记那个娃娃。那个,让他叫做“宝宝”的娃娃。

     于是,他在登基之后,便将这娃娃带到了身边。那时的想法很简单,他已经是天下至尊了,但凡想要的就该在身边,不是吗?而且,从荣国府出继庶子到上书房伴读,这也是他的报恩之举了。

     宇文熙抚抚贾小环舒展沉静的睡脸,心中是说不清的感慨。他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精灵可爱的娃娃就长成了翩翩肆意的少年;更加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对一个小辈的喜爱就变成了……

     只是,以后该如何是好?

     宝宝已经渐渐长大了,早晚都要娶妻成亲,就好似他今年就已经知道关注秀女们了。日后,若是宝宝看中了那家的姑娘,提到了他的面前……宇文熙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作何反应。

     但是,他却知道一件事。

     宇文熙捏紧了拳头,他知道宝宝给那姑娘家带去的,绝对不会是福气。

     大约是宇文熙手臂抱得有些紧了,贾小环微微皱了皱眉头,噘了噘嘴唇。不过,他并没有往外推宇文熙,反而自己更加往他怀里挤了挤。

     伯宝两个越发地如胶似漆,却让宇文熙摇头苦笑。这个小东西,生来就是为了折磨他的。可是,偏偏他就算深受折磨,却也舍不得将人儿推开分毫。

     他还记得,最初跟宝宝同塌而眠时,这孩子总是四仰八叉的,睡着了也不老实,好似恨不能将他踢下床榻去。也是两人相处了几年之后,才有了同现如今这般的共眠。

     也正是因为这个,让宇文熙内心深处怀着一丝期望,也许……

     在宝宝的心里,他并不只是个“伯伯”!

     ……

     转眼便过了新年,这一年京中许多世家的年,过得都是稀松平常将就得很。皆因,后.宫妃嫔们的省亲之行,就是从正月初六开始的,让他们根本就无心过年。

     伯宝两个的年,过得也不怎么快乐。他们倒是不在意后.宫省亲的事,但谁叫赵夫人是在正月十五出嫁呢。

     娘亲眼看着要出嫁,贾小环哪还在宫里呆得住。除夕那天一大早,他就跟皇帝陛下告了假,然后颠颠儿地回去守着娘亲了。

     说起来,娘俩这辈子比上辈子过得强得不是一点半点,但相处的时间却比上辈子少了不止一点半点。原本贾小环还想着,往后的日子还长,却没想到娘亲一扭脸居然就要嫁人了,就要成别人的人了。他心里头的这个亏啊,简直就别提了。

     这不,就趁着娘亲还没嫁,贾小环说什么也得跟娘亲好好过个年。不过,娘儿两个心里头都惦记着那桩婚事,到底都不是那么专心过年,新年的气氛就难免有些平平。

     而宇文熙呢?

     可想而知,贾小环都没在他身边儿晃了,宇文熙过年能有多高兴才怪。他也不是没想过把小东西叫回来,可这回贾小环是什么话也不听了,认定了要在他娘亲出嫁前守着她。对于这份母子之情,宇文熙也没办法,只能听之任之。

     好在,这桩婚事完成之后,宝宝就该回宫来,跟他准备南巡的事了。

     元宵节的前一天,乃是赵府送嫁妆的日子。一大早天还没全亮,两个赵府就都忙活起来,一个忙着组队送嫁妆,一个忙着打点迎妆。

     贾小环乃是赵夫人的亲子,送嫁妆这事他是不得出面。但是为了娘亲的体面,环小爷豁出面子去请了不少上书房的朋友随行,更是将大伯父贾赦请了出来总管。

     当日,算是真正让京城人看到了,什么叫做“十里红妆”。那赵夫人的嫁妆,真是这边都已经到了赵全府上,那边却还有多少没从府里出来。当然,这也跟两府不过离两条街有关。

     赵全自从回京跟赵夫人定下婚事,便千方百计地买了这座靠近赵府的宅子,作为两人的婚后的住所。原因无他,只为了让心上人离她的儿子近一些。

     这一场送妆热闹壮观得很,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京里人的围观。而这其中,便有王夫人派出来的“眼睛”。

     ……

     “……太太,奴才的男人数了数,那嫁妆总共有一百六十八抬。旁的瞧不太出来,但看那些家具什么的,材质都是红木的,不是紫檀的,就是黄花梨的,贵重得很……”跪在地下回话的婆子,在王夫人怔怔地凝视下,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地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王夫人良久默然不语,就在那婆子胆战心惊已经吓趴下的时候,她却摆了摆手让人下去。今天,是她打发了人去看看那贱人嫁妆的,可这会儿听了却心如刀绞。

     一手捂着心口,王夫人将眼睛转向丈夫贾政的院子,目光是那么讽刺和狠戾。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还不是讲这件事揭开的时候,要等等,再等等……王夫人这样告诫着自己,不忘狠狠地拧了拧胸口。

     娘娘省亲在即,这会儿可千万不能乱,千万不能出事。王夫人已经打定了主意,在女儿省亲成功之前,荣国府不能出任何事。不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她都会忍,都会忍着的。

     不过,一旦娘娘归省回宫之后……呵呵,她要那个贱人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