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第079章
    贾小环休沐的时间就一天, 当天从宫里出来, 当天就得回去。不然,那贴就知道黏人的膏药,就得派人出来找。试过两、三回之后, 贾小环已经不想再自找罪受了。

     当天四个人好好聊了聊八卦,又早早用了晚饭, 然后就送两个小子回宫了。左右过两天就是中秋节, 他们总还得出来过节呢。

     送走了贾环, 贾迎春跟婶娘告退之后, 就回了自己的院子。这是一座两进的小院,里面有间精致小巧的两层小楼, 是她的真正的闺楼。

     说起来, 婶娘和环弟母子, 对她那是真的好,比起亲爹嫡母来都要好得多得多。便是以她素来木讷冷淡的性子,对人家母子俩也木不起来, 淡不下去。

     她和弟弟贾琮能摊上这母子俩, 真是不知修了几辈子的福分。另外, 也许还得谢谢那远在扬州的老爷, 难得他还有点当爹的心思, 知道临走之前给他们姊弟找个依靠。

     再瞧着太太和二哥二嫂他们在荣国府里的日子, 贾迎春便不由得感叹, 感谢天, 感谢地, 感谢婶娘,感谢环弟,还有感谢老爷爹啊。

     贾迎春虽然跟在赵太太身边生活,但每半个月都要回荣国府一趟,去给贾母和邢夫人问安。

     当初,赦大老爷是用祈福的名义将她送走的。这么几年下来,那府里也没人想起来,过问过问她到底去了哪儿。怕也只有她每月回去的时候,那边的人才会记起来还有她这么个二姑娘。

     至少,同样是贾家子孙的琮弟,同样是常年离家的,更是在离家之后就不曾回过,她便从来不曾见那些人提起过他一回。

     前儿她回那府上,那边刚刚办完了贾蓉媳妇的丧事,阖府上下都是懒散得很。她就弄不明白了,没了一个小辈媳妇而已,怎么就让那么些人折腾得不行呢?

     珍大哥哥,那是当公爹的,没了个贤良的儿媳妇,他就哭得伤心欲绝。说句不好听的,怕就是没了尤大嫂子,他也不见得哭得那么痛。

     琏二嫂子,那是当堂婶的,没了个贴心的侄媳妇,她就上赶着劳心劳力。明明人家宁国府还有当家奶奶在呢,她竟还真插得进手去。

     还有那个宝玉,那是当堂叔的啊,隔房堂侄没了媳妇,他倒是动容得很,连夜就要过去探看。听说,他还进过那侄媳妇的香闺,睡过她的床,也不知蓉儿是怎么个想法。

     贾迎春叹一口气,将蓉儿媳妇的事撂到一边,那跟她也没甚关系,只是那府里的事,让她总是怏怏的。

     老爷离京赴任之前,跟老太太和二房狠狠闹了一场,封了荣禧堂,撵走了二房,把东边的几间院子占了下来。大房这几口人,总算能住得宽敞些,不用再跟马棚为伍。

     只可惜,他这一走就是几年,太太在老太太跟前儿,根本就站不住脚,早就又被撵回了马棚边儿上。也就是琏二嫂子又会说话儿,又有些手段,两口子住进了原先二太太的院子。

     原先二老爷的内外书房,则又恢复了先前的功用,让二老爷和他的清客们进出自如了。

     至于她跟琮弟,呵呵……她倒是还有间屋子下脚,可琮弟若是回去了,就是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好在,琮弟整日都是跟着环弟的,宫里宫外都住得惬意,并不怎么稀罕那府里的一间房。

     此时,贾迎春又不禁想起了大姐姐元春。那样一个贵而不凡的女子啊,为什么宁愿跟了年过花甲的老圣人,也不愿出宫来回家呢?

     大概……也是因为怕在那偌大的一座荣国府里,找不着个自己能落足的地方吧。

     进宫熬了十来年,二十五六的大姐姐为了将来打算,不得不委身于一老翁。

     而她贾迎春如今也年近十五,是不是也该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打算?还是说,她就该仍旧随遇而安,落着个什么果子就吃什么呢?

     贾迎春是少女初长成,开始对自己的将来有了憧憬和迷茫。而荣国府里,她的几位亲人,则正在为贾元春的事情发愁。

     荣庆堂的上房里,贾母、贾政、贾珍、邢夫人、王夫人、尤大奶奶和王熙凤俱都在座,唯有李纨又被派去看顾少爷、姑娘们了。

     “刚那夏太监派人传话来了,咱们家的大姑娘已经得了……太上皇老圣人的宠幸。而且,一连三天侍寝,十分得太上皇宠爱。”贾母看上去是高兴的,只是说到太上皇的时候,难免有些膈应。

     那是个跟她差不多岁数的老头子啊,跟她家老太爷都是一块长大的,如今居然对着她的孙女也下得去手,她也只能撂下个“服”字了。

     其实贾母这么想,倒是有点冤枉那位太上皇了。

     他老人家对荣国府的孙女本是没想法的,不管怎么说他同贾代善也是老交情,还真不意思动人家孙女。

     但是,奈何那姑娘对他起了想法,千方百计地上了他的床啊。既然人家姑娘对他这般仰慕,老圣人也不能将人拒之千里对不对。

     这事堂上的众人都已经听说,一个个神色各异,各有各的心思。他们尽皆都不接话,等着贾母再往下说。实在是,大姑娘如今处境,让他们不知说什么好啊。

     事实上,贾母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大孙女,她是寄予厚望的,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都已经有些希望渺茫了。她暗中都已经盘算过,元春若是真的出了宫,安排个什么样的人家更合适,更不会可惜吃亏。

     却是没想到啊,她的大孙女真是个贴心懂事的,居然给了她这么个惊喜,让她如今也不知道是惊还是喜。

     “夏太监那意思很明白,元春如今虽然得宠,但到底还没得着册封,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要些好处。这么着,他就会在老圣人册封的时候,给元春些助力,争取能得个高些的份位。”贾母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都说说吧,咱们能给他多少好处?”

     问完这话,贾母便率先看向了贾政和王夫人夫妇,而其中更关注的还是王夫人。她的政儿素来是不理会这些俗事的正人君子,真跟他商议这等事,他说不好得一口回绝了。

     王夫人便不同了,这么些年当家理事,如今府上能出多少好处,怕也只有她心知肚明。

     “好叫老太太知道,如今府上公中怕是……并不宽裕。”王夫人这几年老得有些厉害,再加上为了遮掩脸上的疤痕涂了厚厚的粉,一说起话来脸上就有点掉渣的感觉。

     这样的二太太,让在场的几位主子都不忍相看,各个不是垂头便是撇脸。当然,她说出来的话,也不是人们想听的。

     对于众人这样的做派,王夫人表面上早已不在意,至于心里的想法就……

     尽管已经习惯了疤痕的存在,她还是下意识地用帕子遮住脸上那道疤,木着脸道:“我也知道,这是元春的事,本也不该从公中出太多,那就先从我的嫁妆里面出吧。原本,那些也是该留给她的,我就出五千两。”

     王夫人说罢,就看向了贾母,顺势也不忘扫一眼贾珍、邢夫人、王熙凤他们。她的元春啊,不管伺候得是谁,那都是要当娘娘.的,就不信他们不眼馋。

     ………………

     朕的?永璂小胖孩儿的气势猛地一滞,略显狭长的凤眼瞪大到极致。胤禛看着他发呆,也不说话惊动,想看看这小家伙儿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只是,胤禛没想到小胖孩儿愣了一下之后,居然张牙舞爪地爬过棋盘,朝自己扑了过来。

     胤禛错愕地伸手接住撞过来的小胖墩儿,眼睁睁地看着他环住自己的脖子,将小脸儿凑到自己面前不到半寸处。胤禛反射性地向后仰头,却发现自己被揽得紧紧的,于是皱眉。

     “你的血滴子?你是爷的皇玛法?怎么可能?啊,难道你是让败家子儿子给气活的?”永璂小胖孩儿还没有从自己的震惊中恢复。面前这人居然是他家皇玛法?那个心狠手辣、喜怒不定、刻薄残酷的清世宗雍正皇帝?这简直就是,偶像啊!

     “先从朕身上下来。”胤禛拎住小胖孩儿的领子,想把他从自己身上扯下来。胤禛的两辈子,别说从来没跟自己的孙子辈这么亲近过,就连儿子辈也没有,颇为不适应小胖孩儿突然而来的热情。靠这么近做什么,说话的气息都喷到朕脸上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口水。

     刚刚想到口水,胤禛就僵硬的发现,这个小胖孩儿居然敢亲得他一脸口水!不对,是他居然敢亲朕!胤禛愣住,从来没有哪个孩子敢亲近他,更别说是搂着他亲了。甭管的年幼的弟弟,还是儿子、孙子,一看见他这张冰山脸,都是有多远躲多远,哪还敢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