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宫中
        转眼几日已过,幻颜的伤势也愈合了,自从这次教训后,连冰儿也安分的在将军府大门不迈,幻颜就更加是被何其命人看住了,总之这些时日一切平静。

         或许就因为过于平静,今夜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

         皇宫,寒风呼啸,宫帘更是摇动着更伴有铃铛“叮叮!”的叮当声。

         皓月当空。

         凤仙宫,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烟雾弥漫,荒凉原野,全是浓稠之极的血,在星月微光之下,鲜血泛着一种异样的红色,地上躺满了尸体,一双双还未来的及闭上的双眼此刻正圆溜溜的充满仇恨的看着幻仪,其中还有连俞寒、连梓余、连梓竭的,幻仪步步后退惊恐道“不是我,不是我!寒儿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母后,你竟然问我怎么了?你说了?”连俞寒双眸赤红突然站了起来步步逼近,句句凌厉。

         幻仪依旧惊恐的后退,这时只见所以人都站了起来纷纷血淋淋的手伸向她,一声声哀怨仇恨的声音传来“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们自相残杀!都是你害得我们惨死!”。

         这时

         “还记得我吗?幻仪,还记得小女子吗!”一抹梅红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幻仪面前,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子,声音柔滑动听,女子嘴角是温暖的笑意。

         “你,你是奚梅,你是梅妃,你不是死了吗?”幻仪看着面前的美丽女子瞬间感觉魂魄掉了三分,她一边惊恐的指着面前的女子一边颤抖的问着。

         突然

         “还有我了?姐姐记得我吗?”又一美丽女子出现在幻仪的后面,相反的是她的声音显得苍凉。

         幻仪闻言一惊,连忙转身,突然更加尖叫起来“你,你怎么也在,你不是也死了吗!”。

         然而

         这时,无人在回答她,剩下的是她一个人的身影,就在她坎坷不安之时,紧接着她们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纷纷靠近她“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不要找我,不要找我…”幻仪惊慌呓语着,“啊!”的一声尖叫猛的睁开双眸从软塌上坐起,额头汗水滴落!她暗暗低语“原来是梦,原来是梦!”看看周围漆黑一片,她顿时大喊“来人…来人”。

         瞬间就见宫女急忙走了进来,并且快速点亮了火烛。

         “太后,怎么了?”宫女看着软塌上有些慌张地幻仪连忙上前询问道。

         “没事,做了个恶梦,以后记得哀家的寝宫里不许熄灭烛光!”幻仪平静下来淡淡开口道,心里同时也在琢磨刚才那可怕的梦,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了。

         “是,谨尊太后吩咐!”宫女闻言连忙点头应承道。

         “今晚,怎么如此安静?几更了?”幻仪开口询问着。

         “回太后!四更了,快亮了!”宫女如实回答道。

         “恩,你找退下吧,哀家在歇息歇息!”幻仪点点头示意道。

         “是!”宫女闻言便行了退礼。

         宫女离开后,幻仪的表情很是凝重。

         +++++++++++++++++++++++++++++++++++++++++++

         很快天五更了。

         安宁宫,连俞夜彷佛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似地已经早起了。

         这时

         “皇上不多睡会?”辰依儿见状连忙开口询问道。

         “朕不困,今天天气不错?”连俞夜淡淡的回答道,今日对他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天气。

         “恩,皇上难道要这么早就去早朝?”辰依儿有闻言点点头继续开口询问道。

         “朕去外面走走!辰儿答应朕今日就在安宁宫可好?”连俞夜一边认真道一边伸手摸摸辰依儿已经隆起肚子,想想也快生了吧!

         “皇上难道要发生什么事?”辰依儿明显感觉到连俞夜的不对劲便直接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大事,辰儿答应朕便可了!”连俞夜摇摇头无足轻重开口道。

         “恩,好吧!臣妾答应皇上!”辰依儿闻言便点点头答应下来,她不想让他为难。

         “嗯,朕的好辰儿,天还尚早,先歇息会吧!”连俞夜闻言便直接在辰依儿额头印下一吻叮嘱道,随即便起身离开。

         辰依儿看着连俞夜的背影撇撇嘴继续躺下准备再睡觉。

         连俞夜出了安宁宫便看见了刘闲和何其在此等候。

         “怎么样?有俞王的消息吗?”连俞夜走近他们低声询问道。

         “没有!”何其淡淡低声回答道。

         连俞夜闻言顿时神情凝重。

         “皇上,现在这么办?”刘闲也适当的插嘴询问道。

         “先上朝吧!”连俞夜淡淡回答道。

         刘闲和何其对望一眼没有再讲话。

         宫殿上,连俞夜一袭龙袍严肃的坐在龙椅上,下面是两排文武百官站立。

         这时

         “皇上,俞王那边可否来信?”倾贤一本正经的询问道。

         “是啊!皇上俞王都出征数日了,怎么英信全无?”陈忠义也开口附和一句。

         “这个!朕也还不知道!”连俞夜有些尴尬的回答道。

         这话一出殿上顿时相互望望议论纷纷。

         “这…这…”。

         “怎么会这样?”。等等都是百官们的声响。

         然而。

         突然。

         “皇上,微臣有俞王的消息!”齐允突然出现在大殿。

         “齐候王,怎么有空来!”连俞夜便开口道,同时文武百官也是望向齐允琢磨着他的来意和鼓话语。

         “回皇上,微臣接收到了探子来报俞王他们打了败仗,而且俞王命在丹夕,轩王和西康王造反!”齐允一副语重深长的说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

         “俞王命在旦夕!这…这…”。

         “轩王,西康王造反了?这…这怎么办?”。

         “……”。

         这话一出百官顿时再次议论起来,只是这下都伴有惊慌失措的神情。

         “齐候王说这些可有什么凭证啊?”连俞夜显然不相信他所说的。

         “皇上,若不相信,请自己看!”齐允说着便将信纸递上。

         刘闲本来想上前接之,然而齐允竟然主动递之。

         只是谁都没有发现齐允双眸发出一丝皎洁的光芒。

         连俞夜很轻易的接过信纸。

         百官都怀着坎坷的心里望向连俞夜手中的纸条。

         “怎么会这样?”连俞夜轻声低喃。

         然而。

         突然

         “咻!”连俞夜中了一刀。

         “皇上!”刘闲大呼一声连忙一脚踢开齐允同时扶着连俞夜。

         何其自然是追逐逃跑的齐允了。

         突然

         “杀!”大数的兵队向着大殿冲来。

         众人反应过来连忙东躲西藏。

         这时,一黑衣男子直接挡住了何其的去路和他过招了起来。

         “哈哈”齐允见状停了下来哈哈大笑道,同时走向了大殿道“皇上这可不能怪微臣,可是你那两弟兄的注意!”。

         百官们纷纷被突然来的士兵拦住了去路都不敢乱动,整个神情都是紧张。

         然而

         “你高兴太早了!”连俞夜突然站直身子哧笑一声凌厉道。

         这时

         “参见皇上!”兵队相继扔掉兵器纷纷下跪行礼,同时几位士兵将齐允团团围住。

         “这…这怎么回事?”齐允看看安然无恙的连俞夜,在看看自己的士兵,顿时是瞪大了双眼惊慌道。

         “怎么回事,你也太无知了,以为朕是你可以暗算的!”连俞夜直接拔掉腹前的匕首讽刺道。

         “没有血!”齐允见状顿时惊慌了。

         这时,众百官也镇静了下来。

         “皇上,这齐候王竟然如此大胆,理应诛灭九族,满门超斩!”陈忠义趁机开口道。

         “是啊,理应处斩!”又一官员附和道。

         “陈太史,你女儿贵妃也有份!”齐允见状气不过直接开口道。

         这话一出,大殿鸦雀无声。

         ++++++++++++++++++++

         一会儿后,大殿上恢复了安静。

         连俞夜脸色铁青的坐在龙椅上,边上依旧是文武百官站立,只是这次大殿中间跪着三个人,而这三人分别是齐允,陈媚儿,当然还有齐允的下属也就是刚才挡住何其的黑衣人。

         “齐候王竟然和轩王,西康王联手造反赦君,现在废除他们的王的称谓满门抄斩,将齐允和他的下属一并收监狱明日处斩,另外颁发圣旨捉拿连梓余和连梓竭!另外废除贵妃的头衔,让她终身入寺!”连俞夜很是气愤道。

         “皇上英明!”文武百官闻言异口同声道,陈忠义努力表现的淡定,他没有想到他这么忠臣竟然教育出了两个逆女,虽然她们没有一个是他亲生的,可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感到万分的心痛。

         这时

         “皇上,我错了!”。

         “皇上,老夫盲目啊!”。

         齐允和陈媚儿闻言连忙纷纷求饶,相比他们旁边的下属就淡定多了。

         “朕不会杀齐微儿,这就是最大的恩赐!带下去!”连俞夜毫不留情的一声令下。

         侍卫便带下了齐允等人。

         “爹爹,媚儿错了!”这时陈媚儿突然挣扎着大叫。

         陈忠义见状双眸泛泪但终究还是没能开口,只能狠心的看着这一暮。

         “带下去!”这时连俞夜再次开口道。

         就这样齐允等人被侍卫带走了。

         大殿此刻更加安静,没有人敢发言。

         连俞夜虽然将这一切都结束了,但是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松懈。

         良久

         “退朝!”连俞夜淡淡开口一句,便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大殿。

         文武百官看着连俞夜的背影都是很安静的相继离开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还有这么一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