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解毒
        凌晨时分,朝辉还没有出来,空气异常的清晰,凉爽的风吹过,那花草更是伴有滚动的露珠。

         车水马龙的街道,很是热闹,据说这里可是丁乌拉界边的一个城,犹豫它在边界所以并不实属丁拉乌百姓而是属于领国普尔通国的,普尔通是一个不战争的国,当然前提是没有外敌侵略的情况下。

         这时幻颜、连冰儿和刘闲三人乘坐的马车已经进城。

         “我们要不要下马车问问?”幻颜掀起车帘走到驾马车的刘闲旁边看着两旁的老百姓低声询问道。

         “好吧!”刘闲闻言犹豫了下点点头答应了,顺道将马车停了下来。

         幻颜便下了马车,看着几位妇道女子卖着胭脂便走了过去。

         “哟!公子是想买胭脂送于心上人吧?”卖胭脂的女子见状便直接热情的开口招呼道。

         “嗯,是啊,这个怎么卖?”幻颜闻言便随便拿了一盒胭脂询问道。

         “三两银子,公子可真有眼光,这胭脂可是上好的花粉而制。”卖胭脂的女子自夸的回答道。

         “嗯,给。”幻颜点点头便从怀里取出银子递之,在卖胭脂的女子结过银子后,她连忙开口道“不用找了,我想问问可否知道你们这有没有什么其它国的兵队经过?”。

         “公子,有,据说影国的兵队现有还驻扎在城外不远处,其目的好像是要抓两名罪犯。”卖胭脂的女子闻言很开心的收好银子热情的回答道。

         这时

         “公子看你是外地人吧?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最轰动的两件事?”旁边摊位的女子也插了话。

         幻颜闻言笑着摇摇头,这一笑便是回答了她的确不是本地人。

         “这两件事当然就是丁乌拉国完败给了影国,据说连王上都死了,所以丁乌拉国现在是很乱了,估计正在准备新王了。”女子很是津津有味的讲道。

         “那还有什么?”幻颜闻言点点头继续问道,听着影国胜了同时心里有了丝平稳。

         “这还有就是影国的第一美人,据说幻颜公主有着百毒不侵的身体,她是百年难见的运星,现在各武林都想得知,还据说她的血液都是百毒之解药,还真是应了红颜祸水那句话。”女子一边回答一边摇头。

         幻颜闻言尴尬的笑笑,然后果断的转身。

         回到马上,刘闲便驾起了马车。

         “刘闲,据她们说我们的兵队在城外的不远处驻扎,而且我们兵队是胜了丁乌拉国。”幻颜低声道,而此时连冰儿已经在马车内呼呼大睡着。

         “嗯。”刘闲闻言淡淡点点头便加快了马车向着城外而去。

         军营,一排排的士兵气势浩荡,从远处看,一个个营账就好比白懿丘。

         这时

         马车停立。

         刘闲率先下了马车。

         “冰儿醒醒。”幻颜便进了马车拍着连冰儿的后背唤道。

         “啊,我睡着了。”连冰儿睁开朦胧的睡眼有些尴尬道。

         “嗯。”幻颜笑着点点头接着便扶起连冰儿一同下了马车。

         这时

         “站住,你们是谁?”将士直接拦住了他们凶神恶煞道。

         幻颜和连冰儿闻言互望一眼没有讲话。

         “我们是王爷的家卷,求见你们王爷。”刘闲闻言淡淡的回答一句,仿佛根本就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然而

         “少胡说八道,我们王爷家卷在影国,你们肯定是奸细,全部拿下。”将士闻言凌厉道。

         这话一出、旁边的侍卫直接拔剑架在了幻颜等人的项劲处。

         “本公主你们也敢拿,小心你们的脑袋。”连冰儿终于忍不住的叫屑道。

         然而

         “女的?肯定奸细,带走。”将士闻言更加凌厉道。

         连冰儿闻言正欲大发雷霆之际,连俞寒等人的身影从帐篷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那么吵!”倾泉流率先开口。

         “副元帅,抓到三个奸细,他们还自称王爷家卷。”将士恭敬的回答道。

         然而

         “王爷,你没事吧?”幻颜早在连俞寒出现之时就推开了侍卫奔向了连俞寒一脸关心的询问道。

         将士瞬间石化。

         “没事,颜儿你怎么来了?”连俞寒看着面前的女子有些惊讶的回答道,语气明显的柔和。

         “混帐,竟然敢拦截王妃和公主,还有刘公公。”倾泉流顿时大声训斥同时拨开了侍卫架在刘闲和连冰儿项劲处的剑。

         连冰儿自然也看见了倾星月,只是她没有像幻颜那么激动的奔上去,但看见他安然无恙她心里明显的平稳下来。

         倾星月自然也看见了连冰儿,但是同样的没有出声,不过看她此刻那身装扮他却是感觉意味十足。

         将士闻言是吓的腿脚颤抖,直接单膝下跪开口道歉“对不起,末将愚昧冒犯了王妃,公主和公公还请恕罪”。

         这时

         “请王爷,王妃饶恕。”旁边的侍卫也跟着下跪异口同声道。

         连俞寒没有出声,自然将主权给了幻颜了。

         “算了,不知者无罪。”幻颜抢先开口道。

         连冰儿闻言也只得撇撇嘴。

         刘闲没有开口,当然对于他们的称谓他只得嘴角抽搐。

         “谢谢王妃的宽宏大量。”将士和侍卫闻言直接开口奉承道。

         幻颜客观的点点头,然后一干人等便相继进了营帐。

         营帐里,大家纷纷坐下。

         这时

         “我爹爹和娘亲了?”幻颜目光搜索却发现没有幻霖和天湖蓝的身影不由的询问出来。

         然而,这话一出等来的却是沉默。

         连俞寒心里狠狠的颤动,此刻他应该怎么跟她解释了。

         倾星月看着幻颜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他知道这消息是不能说的。

         就在众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同时。

         这时

         “王妃,令尊去抓捕逃犯了,犹豫王爷中了毒没有解药,所以令尊只得亲自去抓捕逃犯轩王和西康王了。”奚落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什么中毒了?”幻颜闻言惊讶一声连忙转头望向连俞寒。

         倾星月等人却是奇怪的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都在猜测着他的身份。

         “本王没事!”连俞寒直接回答道同时给了奚落一记警告的眼色。

         然而

         “在下奚落,俞王的故友,俞王现在所得之毒恐怕在不解便会毒发身亡。”奚落压根不理会连俞寒的警告自我介绍的同时继续了刚才的话题,更是径自坐在了一旁。

         “什么?在哪里?”幻颜闻言再也坐不下去了,直接慌张的在连俞寒身上摸索检查紧张道。

         “本王真的没事。”连俞寒制止了幻颜淡淡安抚道。

         然而

         “伤口在左臂上,王妃是运星自然可以替王爷解毒。”奚落继续开口道。

         倾星月等人闻言便是将目光投向幻颜,虽然他们并没有多相信那些谣传,但是此刻他们还是仿佛看到希望般。

         幻颜闻言连忙抓住连俞寒的左臂打开衣袖一看,只见手臂有明显的痕迹而且周位都在发紫色,幻颜瞬间怔住了,原来他是真的出事了,所以她才会心里发慌。

         这时

         “王兄你真的中毒了。”连冰儿看着连俞寒手臂上的抓口,也开口附和一句,语气明显的关心。

         一直沉默淡定的刘闲也不免多望了一眼。

         连俞寒没有讲话,脸色也不是很好。

         “王妃,王爷这伤口是在战争时被一只怪貂抓伤的,而且很多战士都因此丧命,王爷由于封穴加以药物的压制才可缓解毒素侵入,但是我们并没有解药,持貂的女子我们也没有抓到。”倾泉流细心的开口解释着。众人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然而,幻颜并没有他们想香中的哭哭涕涕。

         “你们错了,这种毒当时可以吸出来的,这时虽然发紫了,但是可以看出毒素压制的还没有怎么蔓延,所以还是可以来的及。”幻颜笑笑开口道,话刚说完,直接便直接蹲身附上了连俞寒手臂的抓痕处,直接用力吸了起来,吸一口吐一口,这么重复着。

         众人见状便惊讶住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颜儿。”刘闲反应过来小声低喃出声,然而没有人回答他。

         连俞寒看着幻颜的动作亦是愣住了,看着她这么为自己,他没有推开她,因为他知道她不会有事的,只是他的心里突然好惭愧,好恐惧。

         奚落也没有在出声,看着幻颜好不犹豫的举动他心里五味杂恋。

         一会儿后,幻颜吐出了最后一口鲜血,看着连俞寒被自己吸红肿的伤口,突然想到了那个谣传,于是直接从怀里掏出匕首在众人的疑惑目光下,“哗”的一声割破了自己雪白的手腕,鲜血顿时触目惊心的涌了出来,全部滴落在连俞寒的手臂抓痕处。

         “颜儿。”

         “颜儿。”

         “幻颜。”

         连俞寒、刘闲和倾星三人同时惊恐出声,连俞寒同时一把握住了幻颜的手臂制止血流出。

         连冰儿、倾欣然、倾泉流和一旁的奚落同时被幻颜这一举动吓到瞪大了双眼。

         “王爷,保重!”幻颜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低喃一句,接着却感觉头脑发晕渐渐意识消失,最后一刻她感觉到了腰间那双温暖的手和那句熟悉的“颜儿”在意识消失的一刻看见的是连俞寒那紧张,惊慌的轮廓,她嘴角有了笑意,或许这一刻她是认为自己已经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