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某些真相
        转眼几日已过。

         茶楼,楼上处。

         “现在怎么办?”连梓余望着街道来来去去的行人低声开口道,同连梓竭、凌替一样也是一身平民的装扮。

         “要不跟我回邪龙邦吧!”凌替淡淡的回答道。

         “林格怎么样了?”连梓竭答非所问。

         “她伤的很严重。”连梓余淡淡的回答道,语气有些凝重。

         “凌替,你带着林格和梓余回邪龙邦吧!”连梓竭闻言点点头犹豫了下淡淡开口道。

         然而

         “我不能走。”连梓余闻言直接开口拒绝道,他怎么可以丢下兄长独活。

         “好吧,凌替你带着林格归野深林吧,她其实是我们的妹妹,当年是我们的错才会害的你变成如今这样,但是现在我们把她交给你了,还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顾她。”连梓竭闻言淡淡开口道,他第一次讲了这么多话。

         “什么,你们都想去死。我可以照顾她,但是你们就不能一起走吗?”凌替闻言直接答应下来,更是试图劝解一起走,仇恨他此刻突然有些释然了。

         “我们不能走。”连梓余直接回答了凌替的话。

         连梓竭也是淡淡的点点头,既然失败又如何存活。

         “好吧。我会照顾好她的。”凌替见状只得无奈的点点头,为了确保他们安心他很是认真的保证道。

         “嗯。”连梓余点点头,表情依然很是凝重,他其实还想见见她。

         “呆会你们就走,我已经为你们备好了马车,用这个出城。”连梓竭淡淡开口道同时递给凌替一个包袱。

         “好吧!”凌替接过包袱点点头最后看了他们一眼后起身离去。

         这时,连梓余和连梓竭对望一眼,仿佛明白怎么做了。

         客栈,厢房里。

         幻颜睁开朦胧的双眸,柔柔发疼的头,“嘶”手臂突然的刺痛让她痛呼出声。

         “颜儿,你醒了。”连俞寒见状连忙赶往塌前紧张道。

         这时,坐在桌旁的倾星月和连冰儿、刘闲三人便也快步奔向塌前。

         幻颜在连俞寒的搀扶下从塌上坐起,连俞寒并且很是细心的在她背后垫了一个枕头。

         “我,我没死吗?”幻颜看着他们很是疑惑的询问道。

         “王嫂看来你是运星没错,只是昏迷两天自康复了。”连冰儿最快的回答道。

         “我…我没有死?没有中毒?”幻颜闻言顿时很是惊讶了起来,她可是以为自己死定的啊。

         “嗯,俞王妃你还好好的。”这次回答的是倾星月慵懒的声音。

         刘闲看着幻颜没有事了,虽然没有讲话,心里自然也是开心的。

         “这是哪里啊?”幻颜闻言笑笑同时面对连俞寒还有点尴尬了起来,于是望望周围故意转换了话题。

         “这是客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连俞寒温和的回答道,同时还是有些担心的神情。

         “没有不舒服,本王妃现在就可以下塌了。”幻颜点点头笑着回答道,说完就径自下塌穿鞋,看着面前的绣花鞋,她突然怔愣了,然后望上一看发现自己穿的竟然是女装顿时有些疑惑的皱邹眉头,她是昏迷了,可是这里哪有什么婢女,心想:给自己换衣物的肯定就是连俞寒了,想到这她脸色有些泛红,虽然他们是夫妻,可是已经大半月没见面了,她难免有些微微的羞涩。

         然而,连冰儿的一句话证明她想多了。

         “王嫂,我看你那衣物都是血所以自己换衣物时也就替你也换了。”连冰儿看着幻颜盯着自己的衣物看便连忙开口解释道。

         “哦,是吗,谢谢!”幻颜闻言有些尴尬的哈哈道。

         这时

         “冰儿,俞王妃才醒来想必饿了,我们去看看膳食如何了。”倾星月看着幻颜的羞涩便转头拥过连冰儿提议道。

         “好。”连冰儿闻言点点头答应道,随即转过头对着幻颜说道“那王嫂冰儿一会再来看你。

         ”。

         幻颜自然笑着点点头,然后倾星月便拥着连冰儿出了房间。

         “我…我也去看看。”刘闲见状不自然的开口一句后便也径自出了房间。

         房间此刻只剩下连俞寒和幻颜了,他们深深的凝望彼此。

         “王爷身上的毒清干净了么?”幻颜先开了口询问道,双眸同时也不由的投向连俞寒的手臂处。

         “本王没事了,是颜儿救了本王。”连俞寒闻言直接回答道,语气和表情都更柔了几分。

         “呵呵,我也没有想到我这么厉害。”幻颜闻言笑着回答道,她的确不知道她还真的是百毒不侵了。

         “怎么来这里?不知道很危险吗?”连俞寒看着幻颜笑呵呵的样子突然一改脸色训斥起来,要知道她现在是何等的危险。

         “因为颜儿担心王爷。”幻颜看着连俞寒突然扳起了脸色对顿时很没有底气的低语一句。

         连俞寒听了自然没有在训斥,毕竟他也没有真的生气,他亲亲的拥过幻颜,没有讲话,心里却在暗语“颜儿,你要是知道真相后还会原谅本王吗?”实际他在最后一刻是后悔了,只是时间没有给他后退的步伐,所以他只能步步逼近。

         幻颜看着连俞寒没有讲话,自然也是很听话的靠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熟悉的味道和心跳声。

         这时,突然一个声响划破了他们的宁静。

         “王爷,轩王和西王出现在城外军营处。”倾欣然和倾泉流同时推开门走了进来,开口的自然是鲁莽的倾欣然,当然两人均有些尴尬的连忙撇开目光。

         然而

         “嗯。”连俞寒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应了声,并未放开幻颜。

         “王爷,颜儿也要去。”幻颜见状主动抽离了连俞寒的怀抱要求道。

         倾泉流和倾欣然没有出声,这自然没有他们作主的权利。

         连俞寒闻言犹豫了下,最终点点头。

         所以最终幻颜是很开心的和连俞寒走出了房间。

         军营处,一排排将士举着剑很是防备的盯着面前的两个男子。

         连梓竭和连梓余均是身穿一袭黑色的衣物,头上也同样的一根黑色的发带束绑青丝,在风的吹动下轻轻摇晃,他们的五官深刻,连梓余也没有了往日的放荡不屑,取而代之的是满脸阴沉,双眸犹如鹰眸般犀利且没有任何焦距,两人手中均持一把剑,旁边是倒地的士兵,只见那锋利的剑上还在残留着丝丝血迹。

         这时

         “看来你们是打算束手就擒了!”连俞寒和幻颜等人骑马而来。

         “你竟然没有死!奇迹!”连梓竭和连梓余听见声音同时转身,开口的自然是连梓竭,如此场景他们各自也没有必要再称兄道弟的伪装了。

         这时连俞寒等人也下了马,连梓余在看见幻颜时有片刻的怔愣,而刚好也被幻颜给扑捉到了。

         “很遗憾,本王命大!”连俞寒直接回答道,语气也很平淡。

         “废话少说,挑明了,既然我们失败了,可以一死,但求放过邪龙邦,他只是被我们教唆的!”连梓余将目光从幻颜身上移开,直接淡淡的开口道,看来是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般。

         倾星月等人只是在一旁看着,毕竟这还算他们自己的家务事。

         然而

         “可以!”连俞寒回答的很爽快,同时也出乎倾星月等人的意料之外。

         “我还有个疑问!”连梓竭淡淡开口道,虽然不重要了,但是还是求个明白。

         “什么?”连俞闻言也是淡淡的口气回答道。

         “为何你没有中毒,这三年来,你后院有很多女子可是这并说不通你就中毒了,我一直很好奇,那个隐藏处的人是谁!”连梓竭直接开口询问道。

         然而,这时。

         “是我!”奚落从营帐走了出来淡淡回答道,然后走近他们继续道“是我,我一直是俞王的替身,也就是三年被你们下毒之人,他别院自然是本尊在享受了,不过得感谢你们让本尊有了那么多的女人!”语气凌厉,表情阴沉。

         幻颜闻言脑袋轰的炸开了,她彷佛明白了什么,幻颜只是奇怪的是为何这奚落总是要戴人皮面具,同时就更加猜测他的神的了。

         而倾星月等人根本就是听得一头雾水。

         “哈哈!俞王果然有计,我们输了,悉听尊便!”连梓竭见状突然大笑,同时扔掉了手里的剑,同时也是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

         连梓余见状自然也丢掉了手里的剑。

         这时

         “拿下!”只听见连俞寒一声令下。

         幻颜见状顿时慌了神,突然大步走到他们跟前,张开双臂挡住了上前的侍兵,冷冷道“不许过来”。

         这一举动,顿时是全场哗然。

         倾星月等人都是怔愣的看着幻颜,意外的同时还有些不明所以。

         连梓竭和连梓余则也是被幻颜这突然的举动愣住了。

         准备上前的侍兵更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颜儿,你在做什么?”连俞寒见状脸色铁青低吼道。

         然而

         “王爷,放了他们吧!”幻颜很是哀求的语气回答道,她知道他们是有半个血缘关系的,至于他们为何造反她相信他们应该都是有理由的。

         这话一出,众人都赫然的瞪大了眼。

         “他们是罪臣!”连俞寒冷冷地回答道。

         “可是他们并没有铸成大错,是人都有回头是岸的机会,而且他们还是你的兄弟,更何况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何必了!”幻颜开始和连俞寒叫屑道,其实她并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她救他们是因为一个像她哥哥一个救了她两次性命了,她无法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而且他们的确是亲人不是吗?在她黑道的字迹里她不认为有枪口对准亲人这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