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战争中
        夜晚渐渐来临,月光明亮,风呼啸般地吼叫,彷佛将注定了这个夜晚的不平静。

         黑夜里,一抹黑影几个敏捷的动作闪到营帐前,再几个快速的用力的伸手一砍将营帐的周围侍兵打晕了过去,然后一个巧妙的姿态进了营帐,他一路走向桌子,同样的还是图纸,倾欣然没有犹豫的拿起图纸收了起来,他想:这次这图纸肯定是有用的。

         然而。

         就在他兴奋之际。

         “别动…”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倾欣然明显的感觉他又一次中计了,彷佛这次他是脱不了身了。

         这时

         “轩王果然料事如神!”余鹤和白羽同时走了进来。

         “带下去!”丁盟直接将倾欣然交给了余鹤吩咐道。

         倾欣然就这样被带下去了。

         黑夜里的原野,静的只剩下草木在风吹拂下摇动的声音,众人同时也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只是,这时,突然。

         马开始撕吼起来,随着是“滴答滴答!”的马啼声响,紧伴着一声“杀…”这便是展开了进攻。

         一大队的士兵冲进了丛林。

         “啊…”地上的士兵纷纷从睡梦中醒来,然而紧接着便是痛呼一声,血花四溅,纷纷倒地。

         这时

         “注意,丁乌拉国来进攻了!”倾泉流从营帐冲了出来大喊道。

         其它的士兵闻言自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与敌人厮杀。

         连俞寒和倾星月自然也出了帐篷。

         然而。

         “元帅,我们好像中毒了!”一士兵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身子倒地。

         连俞寒和倾星月闻言纷纷望周围望去,只见士兵们个个身子摇晃倾斜,顿时脸上有了严肃的表情。

         这时

         “我…我也不行了!”倾泉流抱着发疼的头无力道,随之身子也倾斜倒地。更是伴有“啪啪砰砰”兵器落地的声响。

         倾星月和连俞寒见状连忙用内力稳住自己,才得已没有晕倒,但是身子还是无力。

         “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倾星月双眸赤红的咒骂道,想他还正在坐美梦了。

         “哈哈!俞王真是没想到吧!本王就是要给敌方来个措手不及!”丁盟骑在马上很是粘粘自得道,很是满意现在的状况。

         “成者为王,本王无话可说!”连俞寒脸色铁青道。

         “哈哈!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全部抓活的!”丁盟顿时大笑着下令道。

         这时

         “王,不可草率!”白羽连忙开口提醒道,他总感觉这胜利的太容易些了,可是又不知哪里有在问题。

         “国师,你多心了,这迷失香是本王命人投入他们营地的,更何况药性极大,既然这么多的俘虏我们何不带回去好好调教一翻!”丁盟闻言伸手制止道,更是考量的事情有利。

         白喻闻言点点头没有在多话了。

         于是连俞寒和倾星月、倾泉流包括两万士兵就这样成了俘虏。

         只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丁乌拉国边镜的原野里,丁乌拉兵對都到达了营帐驻扎地,然而一声声“砰砰…”的巨大声响传来,只见营地瞬间泛起了火花。

         这时

         “大家快趴下!”白羽反应过来大叫一声。

         士兵们瞬间慌乱起来纷纷趴倒,更有大部人马已经被火花炸得人仰马翻。

         连俞寒等人依旧纹丝未动。

         一阵过后,火花停止了声响,同时营地一片狼藉,士兵死的死伤的伤安然无恙的士兵脸上均是黑灰,亦是有些狼狈。

         这时

         “杀…”土豪一声令下。

         原本装昏迷的的兵對纷纷站起,捡起地上的兵器便和对方厮杀了起来。

         “这…这怎么回事?”丁盟瞬间惊叫起来,同时也慌了神。

         “王,我们中计了,而且轩王根本没有来助我们!”余鹤一边与敌人打着一边大喊道。

         “什么?该死!快快…撤!”丁盟闻言瞬间气愤道。

         而白羽更是慌张地东躲西藏。

         对方太强大,丁乌拉兵队是纷纷倒地后退,眼看就要完败了。

         这时

         “快,快保护王…”余鹤大喊一声便开始凶猛的攻击。

         倾星月见状直接一个遁步和余鹤对打了起来。

         空气浑浊,血花四溅,灰尘起浮,月光下是如此嗜血的一暮。

         眼看几位士兵要带着丁盟离去。

         “本王现在就宣布你的死期!”连俞寒低吼一句,身绳子断裂,然后一个遁步飞跃而去。几个士兵措手不及直接被他几个飞腿踢飞吐血身亡。

         丁盟双眸一沉连忙飞跃离马躲过了连俞寒的一击,连俞寒见状一脚挑起地上的长枪乘胜追击。

         旷野上,两人对立中间相差一段距离,风吹的两人发丝飞舞,战袍更是随而摆动。身上均发出阴沉气息。

         丁盟双眸一沉没有选择逃离而是脸色狞狰大声吼叫一声挥刀向连俞寒冲去,连俞寒见状直接举枪而挡之,用內力一震,丁盟瞬间退出步瑶。而后转连俞寒手腕一转,直接举枪向丁盟小腹横刀刺去一个。不料丁盟还会轻功,轻轻一跃,跳到了他的身后,稳稳落地。就着落地时的缓冲蹲下,挥刀向连俞寒的小腿刺去。连俞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直接一转身,持枪由下往上一挑,挑开丁盟的刀,长枪忽地转而向丁盟脖颈刺去。丁盟慌张地双眸露出了恐惧,紧接着“呃…”的一声响,长枪刺穿了喉咙,鲜血顺着口腔直流。

         一阵风吹过,倾星月陡然抬手,余鹤瞬间戒备,在十几个回合他已得知对方武功高强。

         然而

         “你们的王已经死了,还不投降就禽!”连俞寒自己低吼一句。

         果然,这话一出,士兵纷纷扔掉兵器投降。

         此刻场景已是草木皆非,烟雾蒙蒙,空气中尽是血腥味。

         这时

         “王…”余鹤大喊一声,然后双眸阴沉,不料“啊…”的一声竟然举手自尽了。

         “真是没趣!”倾星月见状拍拍手低语一句,他可没怎么出招了。

         “饶命,饶命啊…!”白羽不知道从哪里爬出来求饶道,原来他只会算不会武。

         然而

         “嘶!”土豪直接一刀砍下,白羽死不瞑目。

         “你…”倾泉流见状很是惊讶的望向土豪。

         “没事,这种废物留下只回害人!”连俞寒淡淡进出口道。

         这时

         “你们可以先救救我吗?”树林高处传来声响倾欣然的急切声音。

         连俞寒等人闻言便连忙抬头望去。

         “噗…”除开连俞寒外其他人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快放我下来!”倾欣然见状很是不满道,该死的竟然把他绑了这么高。

         然而

         “啊!”倾泉流一刀过去倾欣然身子掉了下来直接痛呼出声。

         “干嘛这么粗鲁!”倾欣然起身抱怨道。

         “这是让你长长记性!”倾泉流看着满脸不服气的倾欣然淡淡开口提醒道。

         这时

         “二哥,话说你怎么会笨到去偷什么图纸?”倾星月调侃道。

         “我还不是看见轩王吗?这图纸还是他给丁盟的,先前我承认自己只是好奇才偷的,可是没有想到它还真的有!”倾欣然解释的同时从怀里拿出了图纸。

         倾星月见状直接接过打开一看,瞬间脸上挂起了意味的笑意。

         倾泉流附上一看,嘴角抽搐。

         连俞寒反倒没有好奇没有在意。

         看着他们的表情,倾欣然疑惑的从倾星月手中夺过图纸一看,脸色瞬间更是铁青,只见上面写着“步皮和图纸皆是蠢方可信!”他顿时气愤的将图纸撕碎。

         “我说二哥你难道就没有看看在拿吗?”倾星月开口询问道,嘴角还有些许笑意。

         “当时情况紧急,没有看!”倾欣然没好气地回答道。

         “好了,还是准备一下战斗吧!”连俞寒直接打断他们的对话,他知道他们已经到了。

         “什么战斗?我们不是大胜了吗?”土豪闻言率先询问道。

         然而

         “王弟还真是有先见!”连梓竭低沉的声音夹伴着“滴答滴答…”的马蒂声响传来。

         众人见状脸上有了凝重和防备的神色。

         “王兄别来无恙啊!”连俞寒也假装寒暄一句。

         “本王来当然是取王弟的项上人头的!”连梓竭玩笑的语气透露着冰冷。

         倾星月等人闻言脸色很是难看,但是还是没有进率先开口。

         “是吗?本王的头只怕你要不起!”连俞寒闻言双眸闪过阴狸,直接回答道。

         这时

         “滴答滴答”又一阵马啼声靠近,面前的场景所谓是千军万马般浩荡。

         倾星月等人见状顿时明白了,敢情真正的敌人出现了。

         “俞王可还记得在下么?”凌替将马停在了连梓竭的身边邪魅一笑直接开口询问道。

         “凌替!”连俞寒直接开口说出来人的名讳。

         “不错,我就是当初被你打的人,不会想到我回来报仇了吧!”凌替瞬间满是恨意道,他做梦都等这一天了。

         “本王当时只是中毒了,这你应该认清谁才是罪魁祸首!”连俞寒淡淡的回答道,当年之事虽然不是自己所为,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不管那么多,反正今日你必死无疑!”凌替闻言一张俊脸瞬间变的狞狰起来,话语更是话语更是咬牙切齿。

         “你们造反,不怕诛灭九族吗?轩王你怎么可以这样了!”这向谦和的倾泉流不免开口道。

         然而

         “本王这么做就是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有报仇雪恨!今日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连梓竭森冷的语气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