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战争后
        冷风呼啸,连梓竭和连俞寒持续了一阵之余最终在连梓竭一声“杀!”的令下,战争开始了。

         旌旗猎猎,虎狼之师;兵锋所指,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背水一战,置死地而后生。

         硝烟弥漫,遮云蔽日,惨不忍睹;绝地反击,放手一搏。打不死,拖不垮,两方兵马由黑夜战争到了昼日,又由昼日渐渐到了黑夜。

         士兵们一个个冲上去,挥舞着长枪浴血奋战,一个倒下了,另一个就替上去,一个士兵浑身刺得稀烂,悲壮极了!

         清晨渐渐来临,双方就这样死死对峙着,既没有任何一方撤退,也没有任何一方冲杀,原野的战场上的累累尸体和丢弃的马匹兵器也没有任何一方争夺。就象两只猛虎的凝视对峙,谁也不能先行脱离战场。对视一秒士兵们再次奋不顾身往前冲,厮杀,顿时,鲜血如鹅毛般四处飞溅。在这冷风吹拂的日子里,战争的斗打声响响彻云霄,两方的兵马都是战的张慌失措。对方以锐不可当的脚步让连俞寒兵队的气焰荡然无存,士兵纷纷倒向血泊,更有的是耳朵掉手臂断,场面很是血腥。

         连俞寒、倾星月等人脸上身上也均是溅满了血迹。

         这时

         “今日我便要为我的妻儿报仇雪恨!”凌替再也无法平静的低吼一声快速的向连俞寒冲去。

         连俞寒见状便也期身上前。

         连梓竭给了林茂一记眼色后便也飞向了连俞寒。

         林茂收到眼色自然向倾星月而去,厮杀再次开始。

         连俞寒见状自然身子腾空而起,同时于两人对手他难免有些吃力。

         “王弟,相信你的爱妃运星也回面临着跟你同样的困境!”连梓竭一边出招一边意味一句。

         凌替更是招招凶猛快捷。

         连俞寒一边用强大的内力应付一边淡淡回答道“看来!王兄关心的还真是多!”对于他方才的话语他压根没有什么意外。

         “本王可是故意让你们先斗过了,然后再来的,看看你的兵马是不是很狼狈?”连梓竭继续开口道,同时手上的枪一个快速的转动便向连俞的吼结而去,右边的凌替更是举着长枪往他肩膀而来!

         连俞寒见状双眸一紧,随即一个快速的旋转躲过了连梓竭的长枪,旁边凌替的枪刚好从他脸庞划过,同时他也不忘一个横扫直接一脚击开了凌替的攻击。

         “想取本王道性命简直是痴心妄想!”连俞寒低吼一声,嘴角是邪邪的笑意,随即再次一个旋转一把握住了连梓竭迎刃而来的长枪手腕转动用内力一震动,只听“砰砰”的一声长枪断裂。

         凌替见状更是用长枪快速向连俞寒的颈部刺去。

         然而,连俞寒一个下滑飞跃来到了他的身后随即便用力一掌。

         只见凌替的身子便飞了出去。

         连梓竭见状双眸紧缩直接丢掉了手中断裂的长枪,猛的跃向连俞寒,两人便开始手脚并用的在空中斗打着。

         这时,连俞寒这边的兵队伤亡惨重,正在倾泉流等人无措之时。

         突然

         “滴答滴答”的马啼声传来,瞬间只见千军万马而来。

         “这怎么回事?”凌替身子在连俞寒的内力下明显受伤了,在看到那么多兵马时他疑惑了,他可是清楚知道他们是没有兵马了,那么这就有可能是敌人了。

         这时,见梓竭和连俞寒也由高空斗打落地。

         “他们怎么会来?”连梓竭也显得很惊讶。

         “这三万兵,刚好是本王给你那军令的,不过王兄你还不笨没有拿着本王给的假令去命令他们!”连俞寒直接回答道,话语自然是意味十足,今日对于他来讲也是个重要的日子。

         连梓竭闻言嘴角抽搐,现在看来他们是没有多少胜算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连俞寒和连俞夜还留有后手。

         “夫人看来我们来的更是时候啊!”丞相幻霖停下马对旁边的天湖蓝说道。

         “恩,不错!”天湖蓝笑着点点头回应道。

         “丞相和丞相夫人不在府里乐享清闲,来战场干嘛?”连梓竭故意开口一句。

         “老夫自然是奉皇上之命来铲除你们这些败类了!”幻霖直接开口道,他也没有想到连俞夜竟然会让他们夫妇来打仗,不过他们倒是很乐意为之。

         “哈哈,那你们可要小心了!”连梓竭闻言冷笑道。

         然而。

         突然。

         一阵风吹过,连梓余拥着一抹白影飞跃而来,落地,白衣女子陡然抬手。众人立时全身戒备,屏息地盯着白衣女子。

         只见她把笛子横在脸前,怪异的声响响起,嘎然划破了寂静,听得人

         心为之悸,血为之凝。

         天湖蓝突然大喝一声:“大家小心!”。

         只见随着那声响,深丛里突然又出现一白影,动作矫捷得像是在黑暗之中,闪电似移动的

         怪物,冲向众人。

         撕杀再次开始,幻霖带领的兵队同时也加入了战场,黑暗中只见长刃挥动,迸射出夺目的凶光,每一次利刃的光芒一闪,都有血珠喷洒,随着血珠四溅带着血花,四下飞溅。

         混乱之中比方才更混乱的厮杀,天湖蓝和幻霖直接联手对付连梓竭凌替,连俞寒自然和连梓余对打在一起。

         更为奇怪的是,白影在兵队里开始快速跳跃猛爪伸向士兵的脸,“啊”几下下来多数士兵捂脸发出痛呼声音,随即倒地口吐鲜血,众人立马很是小心的看着面前的怪物。

         约莫半个时辰,响起一声如同干匹布帛一起被撕裂似的声音。白影再次退回。

         荒凉原野上,全是浓稠之极的血,在月光的微光之下,鲜血泛着一种异样的红色。

         这时

         士兵们纷纷向旁边避开,不料这团毛茸茸的东西竟是活的,在半空中一扭身,突然扑跳到了一士兵的背上。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是只白色的小貂。这貂儿灵活已极,在士兵的背上、胸前、脸上、颈中,迅捷无伦的奔来奔去。士兵顿时惊慌双手急抓,可是他出手虽快,那貂儿更比他快了十倍,他每一下抓扑都落了空。旁人但见他双手急挥,在自己背上、胸前、脸上、颈中乱抓乱打,那貂儿却仍是游走不停,连俞寒见状直接抽离了于连梓余的对招中,直接飞跃到了士兵的周围,然后一个用力一击,只见白貂依旧跳跃极快,连梓余见状欲上前去,然而被倾星月挡住了去路,在他后面是“噗”的一声林茂口吐鲜血。

         几个回合下来,士兵伤亡惨重,连俞寒于白貂依旧扑空,连俞寒看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突然他目光投向了正在吹笛声的白衣女子,目光凌厉同时一个遁步飞跃而去。

         白衣女子见状连忙飞身闪躲连俞寒的掌力,口中笛声仍然没有停,相反的还更加凶猛响亮,只见白貂动作越来越活跃,直接抓了一个士兵又一个士兵,转眼间士兵纷纷痛呼倒地,血泊染满了全身。那一道道的抓痕却异常的鲜红刺眼。

         连俞寒见状再次出手向女子的脖子袭去,女子见状直接一个旋转躲过了连俞寒招式,乘机一个顺势扑在了连俞寒的怀里,看着连俞寒的眼睛,收了笛声,薄唇轻启“这么美的男子怎么可以如此不懂怜香惜玉了?”。说完一手持笛一变对男子猛然眨眼。

         然而

         “本王会懂的!”连俞寒淡淡回答一句,只是下这瞬间,直接给了女子一掌,顺势躲过女子的鸣笛,再乘机向着女子的吼咙刺去,白貂没有了笛声直接几个跳跃消失在了深林,只是在入丛林之时跳向连俞寒的手臂深深一抓随即消失影迹。

         白衣女子便乘机躲过了连俞寒的攻击,随即便捂着受伤的胸口一个遁步逃离而去。

         连俞寒一个用力鸣笛瞬间断裂的,他看着手臂的抓痕,果断点了手穴防止毒素蔓延。即便一只手他依然可以同敌人战斗。

         战斗中“你们这样不怕死么?”倾星月一边和连梓余过招一边嘲讽道。

         “今日,不你死就本王亡!”连梓余无所谓的语气,动作却是毫不留情。

         “那本少爷成全你!”倾星月闻言凌厉一句,随即便更加和他凶猛的过招。

         另一边,连梓竭和凌替根本不敌幻霖和天湖蓝,双双受伤,口吐鲜血。

         连梓竭给了凌替一个眼色后,便一个遁步飞跃到连梓余的身边直接一掌击向倾星月,然后一把握住了连梓余的胳膊两人身影同时飞跃逃离。

         凌替见状亦是快速的抽离战斗遁步离去。

         倾星月没料到连梓竭的突然出现,始料未及中了一掌,口吐鲜血。

         在连梓竭等人逃离后剩下的士兵也是纷纷逃窜,更有人主动投向。

         这场战争落幕了。

         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

         倾欣然踢踢脚边的尸体向左右的地方望去,只见倾星月嘴至流出血来,连忙上前去扶起他“三弟,你没事吧?”。

         倾星月忍者伤痛摇摇头。

         此时此刻

         倾泉流还在挥舞着长枪,仿佛在用鲜血画画一般,永远不曾低下的头颅,是所有百姓的希望,好像旗帜。他苦笑。这便是战争。要维护的始终是国和百姓的安宁,却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新鬼烦冤旧鬼哭的场景!

         连俞寒衣袖抹抹额头的汗水,在倒下的那一刻,他想到了幻颜那张倾城的容颜。

         “快快,王爷晕倒了!”这时幻霖一声呼唤,众人便涌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