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 风光逛青楼
        俞王府。

         幻颜换了一身男装,紫色的长衫,头上的发丝以一个银色的发馆高高束起,额前故意留了一缕青丝。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俊秀非凡,风迎于袖,纤细白皙的手执一把扇,嘴角轻钩,美目似水,未语先含三分笑,说风流亦可,说轻佻也行?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不过她不是男子而是女子,扮男子唯一不足的就是她的身高了,也是女儿家的身高怎么看都很较小。

         “王妃姐姐,天那,你这是又准备出府了吗?”小环见状惊讶道,通常幻颜这副打扮都会给她很不好的预感。

         “没想到王嫂你还有这么风流多情的一面!”连冰儿也开口发言道,对着幻颜此副装扮她想这要是一走出不就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么?那给小姑娘看见还不得丢了芳心啊!。

         幻颜闻言一甩手中折扇,邪魅一笑回答道“本公子今日得好好出府去玩耍一翻,你们若是想去那里有衣物了!”她一边说一边用拿折扇的手指指屏风上的男装示意道。

         然而

         “玩耍?貌似很有趣,既然这样本公主自然也的去看看!”连冰儿闻言来了兴趣开口道,随即便也快速向着屏风后面跑去!

         一旁的婢女小尚见状是满脸的担忧,她记得连冰儿自从和倾星月成亲以来的时日连冰儿就没有给她公公和婆婆敬过茶,更是除开晚上她基本都没有在府中过,现在还要和这俞王妃去玩耍,那不是意味着连冰儿今日又要很晚回将军府了,想到这她的确是满满的担心,虽然她家公主是公主的身份,可是毕竟还是嫁于了将军府,这难免让人会闲瑶公主没有孝心和规律。

         小环没有讲话,她也是盯着屏风,彷佛想看看这公主打扮成男子又是和姿态。

         一会儿后,只见连冰儿果然从屏风出来了,她是一袭白色的对劲长袍,秀气的五官给人一种温文尔雅和文质彬彬的气质,当然相比于幻颜,她们就是一个儒雅,一个妖艳了。

         幻颜见状笑着走近随后在连冰儿的疑惑下,她伸手拿掉了连冰儿的头簪,随即拿过里镜子前的同色系发带,随即便径自替连冰儿束了发,现在整个人看着反倒更加清爽男儿形态了一翻。

         “公主这样也好像俊美的男子哦”小环见状开口赞美道。

         “小环现在该你了!”连冰儿闻言笑着催促道。

         “我还是不要了吧!”小环闻言面露难色道,她现在比较已经嫁人了这样自然是不方便和不符合规律的。

         “小环,怕啥,何其现在在宫里了,更何况本王妃和冰儿不也是成亲过的妇人了吗?”幻颜彷佛清楚小环心中所想,于是直接劝解道。

         “就是就是,难不成成亲了就没有自由?就的相夫教子吗?”连冰儿玩心一起自然也和幻颜统一战线劝解道。

         “好吧,小环还是扮演小童好啦!”小环闻言不好拒绝最终只得妥协了。

         “恩恩,快去吧!”幻颜闻言点点头催促道。

         小环见状只好慢慢向屏风而去。

         这时

         “小尚你也去扮书童吧?”连冰儿看着小环的背影转过头对一旁的小尚吩咐道。

         “是!公主!”小尚闻言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连忙点点头答应道,随即便是不情啊不愿的也向着屏风而去。

         半个时辰后,四人便出了俞王府。

         夜晚的街道火光明亮,很是热闹,车水马龙,而幻颜、连冰儿等人此刻就在这繁荣的街道上。

         “王嫂,这街道还真是热闹啊!”连冰儿望着街道四周低声道。

         “记得现在要叫大哥!”幻颜闻言挑挑眉提醒道。

         “大哥?不可以是王兄么?”连冰儿闻言疑问道,同时认清了她们现在可是男儿装扮。

         “叫王兄?难道你要让别人猜疑我们的身份?”幻颜闻言自己反问回去。

         “好吧!大哥,请问你要带小弟去何处?”连冰儿闻言点点头询问道。

         “去百花楼!”幻颜直接回答一句,接着便加快步伐走在了前面。

         连冰儿于小环等人怔愣在了原地,看着幻颜走远连冰儿反应过来开口询问道“小尚百花楼是什么地方?好玩吗?”。

         “公…子,我不知道!”小尚闻言回答道,突然让她改称呼她还真是不习惯。

         连冰儿闻言便疑惑的望向小环。

         “公子是烟花之地!”小环低声的回答道,脸色有些羞怯,对于幻颜的话她丝毫没有任何奇怪,毕竟她又不是第一次去。

         “什么?她…她…她…”连冰儿闻言却是不可置信的指着幻颜的背影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小环没有讲话,至少她比较淡定些。

         “现在怎么办?公子要不我们回去吧?”小尚闻言也很是羞怯的提议道。

         连冰儿犹豫了下淡淡道“跟上!”话一出口便义不容辞的跟了上去。

         小环见状自然也是跟上步伐。

         小尚见状顿时傻眼了,她们可是姑娘而且身份还不一般,竟然就这样去了风花雪月之地,她该怎么办?是回将军府?还是跟上?最后她也只得跟上了,毕竟她是连冰儿的婢女当然有权看着她家主子。

         百花楼,里面是客人满座,宴歌宴舞,彷佛迷尘。

         幻颜和连冰儿等人刚一走进,便有姑娘迎了上来。

         “喲,爷头一次来吧?”一风尘女子直接来到幻颜的身边媚笑着询问,手上的梅红手娟更是大胆的从幻颜脸上扫过。

         “恩,头一次!”此刻的幻颜一改常态,勾勾嘴角邪魅一笑随即用扇子挑起女子的下巴魅惑道。

         连冰儿、小环和小尚见状表情都是很不自然,特别还是这周围这么多子和男子让她们都感觉是羞愧至极。

         这时

         “既然这样,不如让小女子伺候爷!”风尘女子再次开口道。

         就在连冰儿等人以为幻颜会答应的同时,幻颜给了个意外的答案。

         “不用…”幻颜直接推开女子淡淡回答道,随即便从怀里掏出一大叠银票大声道“本爷有问题问大家,回答的人均有银票!”。

         果然,这话一出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就连台上扶琴的女子也是停了下来。

         连冰儿和小环、小尚相互望望都不明白幻颜的用意。

         这时只见人群纷纷围住了幻颜。

         “公子,什么问题啊?”

         “是啊?我们知道的一定告知!”等等声音传来。

         “第一个问题男子都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幻颜直接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当然是,水眸一笑三寒暖,华初雁润漾笑容。灵气盎然莫归兮,婉然一笑荡三秋。 坠花露水不识郎,灵眸初澈惹人怜的温柔女子了!”一男子回答道。

         “是清高感伤的女子,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一朝春尽红颜老,梦啼妆泪红阑干。  生如落花,死如流水,飘如陌尘,零若浮萍。”又一男子开口道。

         “应该是,妩媚动人的女子,芙蓉如面柳如眉,淡妆浓抹总相宜。 酥胸绵绵逗霸秦,晚妆素然不休眠。”等等男子纷纷抢答。

         幻颜闻言满头黑线,看来她就是问错了,瞧他们不就是形容的风尘女子么?于是她也只得无奈的将银票发给他们。

         男子纷纷拿着银票脸上都是得意的笑容。

         这时

         “公子,请问还有问题么?”一男子再次开口询问道。

         “没有了,你们可以走了!”幻颜闻言挥挥手直接回答道。

         众人闻言自觉散开了,场面又恢复了原有的意镜。

         这时

         “几位爷,需要姑娘吗?”老鸨早早观察了他们,便走近他们客气道。

         “不用,我们坐坐就好!”幻颜闻言直接从怀里再次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老鸨同样客气的语气,但是透露着不可忽视的肃然。

         “好好,几位爷慢坐!”老鸨见状开心的接过银子连忙恭敬地开口道。

         幻颜这下没有在讲话径自走到角落处坐了下来,折扇一甩一副潇洒的模样。

         连冰儿见状也只得挨着幻颜旁边而坐了下来。

         小环和小尚对望一眼只得无奈的站到了她们的身旁。

         周围的女子见状也只能在一旁观望。

         幻颜饶有趣味的打量着抬起弹琴的女子,台上的美人着了身白袍,那白并非如雪一般亮,而是柔和亲切舒服的,彷佛在夏日的湖水中浸染而成,白中泛着些微蓝。袍的款式也极特别,不似女装,却也非男装,轻柔宽松的袍服,却异常熨贴美人娇若芝兰的风雅身姿。发没有束起,也未盘髻,只用一根绢白的丝带松松绑住。美人抱着一把古琴,美人安静的面容如静川明波,她的手抚上了桌上的琴,指尖灵巧地挑拔琴弦,一串珠玉之声倾泄而出,宛转动荡、无滞无碍,那琴音不促不慢,以至恰好。欲修妙音者,必先修妙指。她纤长的手指,曼妙地抚过琴弦,一尘不染。琴音不染丝毫浊气,澄然秋潭、皎然月洁、湱然山涛、幽然谷应,将歌词中那份缠绵伤感幽怨表达得淋漓尽至。她在想:如此如此不凡的女子堕落如此之地,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