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 大结局(2)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间就像一把刀抹杀了过去,一切都随着时间而变化着。随着邪龙邦的消失月焰邦更是推向了整个江湖,现在没人不知、无人不晓月焰邦这邦撇派了,它由原来的神秘逐渐明亮,江湖人更是人人皆知月焰邦的第二个主人。那就是黑夜,当这个名讳出现江湖再次掀起一翻风波,传闻他武功高强,来无影去无踪,传闻他英俊潇洒却是冷淡性情,想要杀谁,那决定是分分秒秒的事情,更是传闻近季武林大会武林盟主非他莫属。

         当然月焰邦它不是邪门歪道,它是个正直强大且又独立的邦派,它劫富济贫,它惩罚恶人贪官等一系列的事情,自然它也有自立生意,它们有一间很大很独特的茶楼。独特是茶楼的装饰和迎客方式,老少皆去,每天都是进进出出的人,以至于它的生意兴隆,因此月焰邦在江湖为之震撼以及百姓的恭维。当然这也同时引起了皇宫的注意,它的权势足以让皇宫感受威胁,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当权势受到势弱自然有了吞噬的想法,想必皇宫里的连俞夜也已经坐不住了吧!

         俞王府,清淡冷清,自从幻颜坠入悬崖后,俞王府的仆人就被连俞寒全部打发了,只是留下了一个管家和一个车夫还有就是厨房人员,其它的就是侍卫了,他更衣沐浴梳发都是自己亲自动手,同时俞王府他和幻颜的主卧房成了俞府的禁忌,不得随意而进更是连靠近都不行,里面的物品更是不允许动分毫,何其和小环一致认为这是俞王思念王妃的一种方式,或者以物思人。

         俞王府前院,膳桌上坐着一身黑袍偏瘦的男子,虽然变的瘦些但是依的旧掩盖不住他俊帅的外表和身上气宇轩昂的气质,五官轮廓依旧深刻完美,双眸依旧深邃只是貌似添杂了些许的沧桑,没错他就是连俞寒,一个在没有幻颜陪伴下生活了五年的连俞寒。

         他旁边坐的分别是何其一家三口,何其和小环在三年前有了女儿何梦思。他们不忍看连俞寒这么孤独,所以经常带着爱女到俞王府陪伴连俞寒用膳。而连冰儿和倾星月竟然舍弃公主和附马爷的头衔和豪华的锦衣玉食的生活而去游荡江湖了,不过这正随了他们的心意。

         而。

         此时此刻,连俞寒又在发呆了。

         “王爷,这燕窝不错。”小环见状便开口道,五年后的小环面部有了成熟的风韵,而她和何其的感情只有日增没有减退,这更是令连俞寒有些感触和羡慕。

         “嗯。”连俞寒闻言只是点点头轻启薄唇应了一声,并未有任何的举动。

         这时

         “王爷,还是身体重要。”何其见状便也适当的插嘴一句,五年后的何其依旧玉树临风,性格温和,更是一个疼妻儿有担当的好男子,并且发誓终身只此小环一人。

         然而

         “嗯。”连俞寒再次淡淡的点头应一声,语气态度都没有变,同刚才一样的淡然。

         何其见状和小环互望一眼,这种事情他们也别无他法了。

         “王爷干爹,你不吃饭是想做神仙吗?”

         一旁乖乖用膳的何梦思突然抬头天真道,没错她正是被连俞寒收为了义女了,也有着小郡主的头衔,虽然她才三岁,看着她圆溜溜的脸蛋,吹弹可破的孩童肌肤,黑漆漆的大眼睛转溜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可是千万别把她想成那种娇娇弱弱的乖乖宝宝,相反她是人小鬼大的腹黑宝宝。

         这话一出,何其连忙训斥一声“梦思。”

         小环也是朝梦思瞪了一眼,她实在不明白她和何其那么温和的人怎么生出了这么一个鬼灵精怪的丫头,不过这倒是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了很多的乐趣。

         “没事,梦思快乖乖用膳,干爹不饿。”连俞寒朝何其他们摆摆手出口道,随即便对着何梦思温和的哄道,看着梦思可爱的模样他不禁想:若是他的颜儿没有坠入悬崖他是否也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这五年他无一不在自责、忏悔、痛苦还有浓浓的思恋,虽然没有找到幻颜的尸体,可是那么高的悬崖那么深的水谭还有可能活命?有时候他也在想她是否回到了她原来的世界了?其实这一切的思绪只是他在自欺欺人,他无法接受她已死的事实。

         然而

         “干爹,梦思要学武,梦思要学会飞的,这样下次娘亲就抓不到梦思了。”

         梦思厥嘴一本正经的说道,完全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何其和小环闻同时凌厉的望向爱女,瞧—这是一个才三岁奶童可以说出来的话吗?

         然而

         “哈哈,梦思你爹爹也会武功的,你可以跟他学习。”

         连俞寒闻言是哈哈大笑的回答道。

         “可是爹爹的武功没有干爹的高啊,而且爹爹也没有干爹帅。

         ”

         何梦思直接稚嫩的声音回答道。

         这话一出包括连俞寒都感觉头上是一群乌鸦飞过的声音。

         这时

         “俞王爷,微臣奉皇上的手喻,请王爷去宫里一趟。

         ”

         铁鹰的身影突然出现,如实禀报来意。他名讳铁鹰原本是一江湖侠士。一次意外竟然身陷入监狱,由于此案浩大由皇上亲自审问,最后洗刷冤案,有着一身本事的他不想在四处漂泊,所以自愿跟随连俞夜,同时成了宫里的第一护卫,至于长相他就一般了,但是他有着一头很好看的头发,总是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

         连俞寒闻言点点头,伸手摸摸何梦思的头后,随即起身直接越过铁鹰走在了前面。

         五年了,除了幻仪逝世去过宫里,他已经从不踏入了,既然连俞夜主动传他,那么肯定是有重要之事了。

         ++++++++++++++++++++++++++++++

         皇宫,御书房。

         连俞夜一身龙袍坐在一推奏折前,眉头微皱,五年的光阴没有在他精致的轮廓上留下丝毫痕迹,现在的他已经有了一皇子一小公主,严肃的脸色堆满了父爱。

         这时

         “皇上,俞王到了。”

         铁鹰走了进来恭敬道,后面是连俞寒笔直且没有任何表情的身影。

         “恩!你先退下吧!”连俞夜闻言放下奏折抬起头淡淡纷纷道。

         “是,微臣告退!”

         铁鹰闻言自然是行礼退下。

         此时御书房连俞夜和连俞寒四目相对!纵使有千言万语此刻谁都没有先开口,即可那些事情已经成为了过往,可是他们之间也没有了以往的默契和无拘束!相反现在他们气氛僵硬。

         良久

         “王弟!”连俞夜还是率先开了口,不然他们这样两眼相瞪还不知道对峙到何时了!

         然而

         “恩,臣弟给皇上请礼了!”

         连俞点点头淡淡回答时却行了一个君臣礼节。

         连俞夜见状双眸低落,但还是努力镇定自己,犹豫了下淡淡道“免了,坐吧!”

         “谢皇上!”连俞寒闻言淡淡叩谢一句,然后走向旁边椅子坐了下来。

         “朕这次找王弟来,想必王弟也有心理准备了!”连俞夜用了很客观的语气开口道。

         然而

         “还请皇上明说,臣弟不明白!”连俞寒直接回答道,语气有的只是淡然。

         连俞夜闻言额头冒汗,他怎么感觉这就是故意的了?不过他还是依然洋装镇定道“是月焰邦,现在江湖都是这个月焰邦,百姓拥戴,江湖强势,如此下来它都可以于朕之上了!”

         这也确实是他的愁帐,面前奏折都是关于这月焰邦他都快烦死了,五年没有征战了,他其实也是向往和平,可是这这种情况他岂能坐视不理。

         “所以皇上是想怎么样?”连俞寒闻言直接开口询问道。

         “让它归顺!”连俞夜没有疑问也没有停留的回答道,当然这样也是最好的结果。

         “很难!月焰邦势力强大,而且它早就表明态度独立的,想要它归顺恐怕真的很难做到!”连俞寒事实求事道,虽然他不再关心这样繁琐之事,但是那么风浪之事他也还是有所耳闻。

         “所以,朕想把此事交给王弟去办!”连俞夜接过话回答道,他始终是他最相信的人。

         “皇上,臣弟已经不想再过问江湖了!”连俞寒闻言皱皱眉头直接开口拒绝道。

         “就当朕求你可以吗?”

         连俞夜闻言突然放低态度用了恳求的语气。

         “皇上,您是九五之尊,没必要这般态度,臣弟答应便是,但是不敢担保会成事!”

         连俞寒见状皱皱眉头答应了下来,月焰邦他是一点把我也没有,毕竟又不是打仗而且让对方归顺,那么他便是去谈判,可是这他貌似没有多大成果的。

         然而

         “没事,朕相信王弟可以做到!”

         连俞夜直接回答道,连俞寒答应了他自然是开心的。

         连俞寒闻言嘴角抽搐,淡淡望了一眼连俞夜后便淡淡开口道“皇上若是没有事了,臣弟告退了!”

         “等等!”

         连俞夜闻言连忙开口挽留。

         连俞寒自然顿住了步伐等着他的下文。

         “月焰邦有个叫黑夜的听说武功高强,性格冷冽,武林大会他会去,你从武林大会会他,不要让她当盟主,此人很危险!”连俞夜开提醒道,说完看了眼连俞寒的轮廓,犹豫了下低声道“王弟,一个人很孤独吧?其实你可以再立个王妃,需要朕帮你拟选吗?”他也知道幻颜的而去对他的打击有多大,他们都很心痛当年的一切,可是他这么永远孤单一人让他这个做兄长的很是担心啊!所以他只是想找个人陪他,让他可以走出孤单和伤痛。

         然而

         “不需要!”连俞寒闻言冷冷丢下一句,然后直接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