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某种真相(二)
        气氛凝固,更是没有人敢出声。更没有人发现奚落悄然离去。

         “他们的死活由皇上决定,本王不会私自放人。”连俞寒脸色铁青的回答道。

         这时

         “幻颜公主,不要这样,我们的今日早就预料,梓余谢谢公主的好意。”连梓余淡淡开口道,语气有着即将离别的哀伤。

         连梓竭没有讲话,但是却复杂的看了幻颜一眼。

         幻颜闻言没有再出声,便慢慢的收回手移开了步伐。

         “拿下。”连俞寒见状再次一声令下,语气和表情依旧冷硬。

         侍兵听令的带走了连梓余和连梓竭。

         幻颜看着他们的背影直至消失,表情淡然。

         这时

         “传令下去即刻回影国。”连俞寒继续下令。

         “是。”倾泉流闻言直接恭敬道。

         一柱香的时间

         接着兵队便开始排成排准备行走,连俞寒径自拉了幻颜上马走在了兵队中间,倾星月自然带上连冰儿,其它几位自然也纷纷上马,马车里自然坐着连梓余和连梓竭,当然他们的手上都有了手链,并且由刘闲看着他们,就这样便出发了。

         一路上幻颜都没有开口说话,其实她并不知道说什么,看着前面的兵队,她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便开口询问了出来“王爷,颜儿爹爹和娘亲他们怎么还,还没出现?”按理连梓余和连梓竭都主动就擒了,可是他们都要回去了,那为何没有幻霖和天湖蓝了?她很是疑惑。

         “颜儿,其实舅舅和舅娘牺牲了。”连俞寒闻言心里一颤,犹豫了下停下马低声道,他想就算不告诉她,她也会知道的,这种情况是自己迟早要面对的,那么不如告诉她,他心里经过了一翻挣扎还是决定说了出来。

         时间瞬间停止,幻颜直觉得脑袋“砰”的一声。

         兵队见连俞寒停了下来同时也停了下来。

         这时

         “怎么停了?”倾星月和连冰儿骑着马走近他们询问道,当看见幻颜怔愣的表情,心里突然有些慌乱,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突然

         “你胡说八道什么?”幻颜反应过来很是激动的对着连俞咆哮,随即支身跳下马恶恨恨道“我要去找他们,谁敢拦住我,我就杀了他。”开口的同时抽出了马旁的佩剑。

         “颜儿。”

         “颜儿。”

         连俞寒和倾星月同时出声。

         “你骗我的,肯定不是这样的。”幻颜看着连俞寒泪流出来,语气很是哀伤,看着连俞寒沉默不语,顿时直接转身而去。

         然而,连俞寒比她快一步敲晕了她。

         这时,刘闲却突然从马车走了出来,看着幻颜晕倒了,脸色顿时铁青,原本想脱口的话在连俞寒抱着幻颜走过来时没有脱口而出。

         “去前面骑马。”连俞寒对着刘闲淡淡一句后直接越过他进了马车。

         刘闲闻言回头看了眼马车,最后直接走到前面的马处上了马,兵队再次行走起来。

         这时

         “王嫂怎么了?”一直什么都不明白的连冰儿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询问着倾星月。

         走在前面的刘闲闻言自然也是竖起耳朵聆听,他也想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丞相和丞相夫人死了,本来他们率领兵队回影国的,然而突然遇袭,最后三万将士和丞相,丞相夫人无一活口,我们更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物,这几天我们一直没有告诉王妃怕她承受不了,想必方才肯定是王妃再次询问。王爷眼见满不过去所以说了实话吧!”倾星月闻言淡淡的解释道。

         “什么?舅舅和舅娘死了。”连冰儿闻言惊呼出声,同时很是理解幻颜的心情,虽然她和他们不亲,但是她还是感到一丝沉痛,不自觉的将头靠向倾星月的怀里。

         刘闲闻言没有出声,余光不自觉得望后面马车撇了一眼。

         马车里,连俞寒拥着幻颜坐在连梓余和连梓竭的对面。

         “她怎么了?”连梓余忍不住的关心一句。

         连梓竭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

         然而

         “没事。”连俞寒只是淡淡的回答一句。

         连梓余闻言也没有在意,最后看了一眼幻颜的容颜后移开了目光,他知道自己是个将死之人了。可是此刻他却觉得满足了。

         “我很好奇,他到底是谁?”这时连梓竭直接开口插过了话题,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掩藏了三年他总是感觉有很多可疑之处。

         “他是奚落,本王的故友。”连俞寒闻言挑挑眉回答道。

         “是吗?看来我门都是一路人。”连梓竭闻言勾勾嘴角意味的说了一句,这是他第一次对着他们笑了。

         连俞寒闻言自然没有任何回答,当然也没有任何否认。

         ++++++++++++++++++++

         转眼几日过去,连俞寒等人都回到了影国,西康王连梓余和轩王连梓竭由于密谋造反皇上念着手足之情本来下旨将他们贬为平民,然而他们却选择了以自尽的方法收场,幻仪因见这一暮和听到幻霖夫妇死讯而病倒在床,影国兵力强大,没有人敢维抗旨意擅闯俞王府,幻颜因为幻霖和天湖蓝的死在亲手埋葬了连俞寒带回来的骨灰后而整日不语,整个人消瘦虚弱,这同时令整个王府的人都是忧心忡忡。同时太后病了后宫也因此解散,所以幻影国此后便只有一位皇后辰依儿,也只有一位后妃还是辰依儿,而辰依儿也是孝顺的每日都去凤仙宫关心幻仪一翻,同时两人关系也得到融洽,然而熟不知道不好的事情即将来临。

         凌晨,天色灰蒙蒙,幻颜感觉口渴干枯,可是又不想麻烦仆人,于是自己起来找水解渴,当她支身坐起之时才发现旁边竟然是空的,幻颜有些疑惑,心想“这么早,他怎么就起床了”这么想着,幻颜便起身更衣,穿好鞋后幻颜出了房间,看着外面模糊的天气,可见天快亮了,她走着走着,本想先去前院看看有没有茶水的,可是左边书房的亮光突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于是她慢慢的轻步伐走了过去,里面突然的声响让她顿住了步伐。

         书房

         “寒,难道还不决定,今日就是姐姐的忌日,维奇异国的将士已经由將领杨旭带领在皇宫周围了,当然再过一个时辰你依然无法决定他们也会行动,难道密谋了这么多年只为这一刻你要优柔寡断么?”奚落看着面前面表情的男子淡淡开口道。

         “舅舅,我不知道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颜儿都已经这样了,难道还要伤她的心吗?本王并没有打算坐皇帝的兴趣。”连俞寒抬抬眼眸语重深长道,他在幻霖和天湖蓝死的那一刻,其实他那时是后悔的,看着幻颜日渐消瘦他的心里更是谴责。

         “可是我们已经做了,既然已经杀了幻霖和天湖蓝了,那么还有一个幻仪,难道我们活着不是为了仇恨?难道你忘了是他们逼死了你的亲生额娘,难道你忘了姐姐那么一个弱女子那么手无存铁他们竟然那么狠心的残害,他们无非是为了幻仪的地位和让连俞夜为帝,他们如此狠毒自私,姐姐那么一个弱女子他们都不给她任何容身之地,难道不该恨么?不该报酬血恨么?”奚落冷冽的目光射向连俞寒句句凌厉他从未向此刻这般激动过。

         “对,舅舅说的对,因果报应,本王知道怎么做了。”一提到他的额娘瞬间双眸阴沉满是恨意,冷意。

         然而

         “轰隆”一声门开了。

         幻颜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满脸的惊恐。

         “颜儿。”连俞寒低喃出声看着门口心里微微颤抖。

         奚落顿时表情也愣住了,看着幻颜的表情他有了担忧。

         “爹爹和娘亲是你害死的?”幻颜步步逼近,语气颤抖,表情更是不可置信刚才所听到的一切。

         连俞寒没有讲话,事实如此他无法解释。

         幻颜看着连俞寒没有讲话,那就只能证明他默认了,顿时对着他彻底嘶吼“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对不起,本王无法放弃仇恨。”连俞寒颤抖着回答道,害怕在看见她的悲伤,连俞寒说完直接越过她离去。

         这时

         “你的爹娘是他的仇人,是他们害死了他的额娘,现在这一切都是必然的。”奚落淡淡开口道,随即也迈步离去。

         幻颜身子滑落在地,眼眶流下眼泪“所谓爱情真的只是个童话么?”他们是仇人,她本以为她只有他了,然而最后竟然是这么残忍的真相,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于是便起身追了出去。

         皇宫

         天渐渐明亮了。

         场面混乱,敌军突然闯入,始料未及,对方来势汹汹,宫内侍卫纷纷倒地,宫女太监纷纷慌乱逃离。

         “怎么会这样?”连俞夜和刘闲身影出现,连俞夜有些惊恐的询问。

         “不知道。皇上怎么办?”刘闲同时惊慌的摇头回答道。

         “快去找俞王准备集合兵队。”连俞夜闻言直接开口道。

         “那皇上你自己注意了。”刘闲闻言点点头开口叮嘱道。

         然而

         “不用找本王了。”连俞寒和奚落同时骑马出现。

         “王弟,你来的正好,可否有带领兵队,敌军竟然突然来袭,快去保护母后和辰儿吧!”连俞夜看着连俞寒突然出现了很是激动的吩咐道,然而他忽略了他旁边和连俞寒长的相似的男子。

         当然刘闲却注意了,虽然奚落此刻是另一个面孔,但是他身上的长袍却是和营地时见到的男子一模一样的眼色图案。

         然而

         “全部抓活口。”奚落一声令下,自动吸引了连俞夜的注意力。

         刘闲顿时明白情势不对劲悄然离去,他想:她一定也会来。

         “你是?”连俞夜同时也发觉不对劲顿时目光凌厉的投向奚落平淡的询问着。

         “我是维奇异国的王上,今日便是你幻影国的尽数。”奚落恢复帝王的严肃回答道。

         “那你们什么关系?”连俞夜嘴角抽抽开口道,目光却是转向了连俞寒,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有这么一暮。

         “我会让你明白的。”连俞寒淡淡的回答一句,双眸似冰冻般寒冷。

         这时

         “夜儿。”

         “皇上。”

         幻仪和辰依儿的声音同时传来。只是她们的脖子上都架着剑。

         “母后,辰儿。”连俞夜看着脸色苍白的幻仪和大腹便便的辰依儿顿时焦距开口唤道。

         “现在她们都很危险,只要皇上投降,当然皇上若是反抗也可以。”讲话的自然是奚落。

         连俞寒没有任何表情任何言语。

         连俞夜凌厉的瞪了连俞寒一眼后选择投降,最后和辰依儿,幻仪一同被带走。

         幻颜随后赶到皇宫看着混乱的场面直接奔向后宫,才刚走没几步,然而被人拦截。

         “你是谁?”杨迅冷冷开口道,双眸有些猥琐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他感叹“世间竟然有如此美色。”。

         “幻颜。”幻颜淡淡吐出两个字,她本以为她这么说了,他们会带她去找连俞寒。

         然而

         “杨將军,她就是传闻

         的运星。”旁边一将士提议道。

         “废话,本將军知道还不快抓住她,绝对不可以让王上和俞王知道。”杨迅闻言大骂一声催促加警告道。

         幻颜闻言连忙拔退就跑,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她说错了。

         将士们见状便纷纷追了上去,杨迅自然也不例外的上马而追。

         而这一暮刚好被何其所见,慌乱之际他正准备上前去追,然而刘闲快了他一步,于是他还是决定先去御书房找连俞夜,这突然来的外敌袭击让他们都是错手不及。

         御书房,连俞夜,辰依儿和幻仪都被绳子捆绑,更是有將士刀剑架颈。

         连俞寒和奚落各坐一方,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们。

         “现在可以告诉郑为何了。”连俞夜淡淡的开口,双眸有些陌生的看着连俞寒。

         这时

         “什么都不用说了夜儿,都是母后的错,是母后当年害死了寒儿的额娘奚梅娘娘,所以这一切都是报应,母后因为权利害死了你父皇所有的妃子,只是为了让你当上皇帝,其实你父皇本来是传为连梓竭的,母后愚昧,母后也是心里惭愧,饱受煎熬,母后真的知道错了。”幻仪接过连俞夜的话解释了一切,语气更是充满悔恨和哀伤。

         “母后。”连俞夜低喃出声,他和辰依儿听后都很惊讶。

         “本王就是奚梅的弟弟。”奚落淡淡的开口道。

         “难怪和寒儿如此像,其实寒儿更象他母亲。”幻仪闻言抬头望了奚落有些无力的开口道。

         连俞寒依旧没有开口,此时此刻他一点也不开心。

         然而

         这时

         “皇上,微臣救驾来迟还请赎罪。”何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话脱口而出便愣在了原地,他看到了什么?竟然是如此场景,他不知所措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拿下。”奚落直接一声令下,旁边的將士便走近何其。

         何其见状连忙开口道“我看见俞王妃被兵队追杀。”虽然他不明白怎么会是这样,但是他想王爷一定不会连王妃都不管了吧。

         果然

         “全部放了,命令维奇异国的兵队速速撤离,本王不想在承载更多的人命。”连俞寒闻言脸色铁青,“腾”的一下站起身子对着奚落以命令般的语气凌厉道,随即便匆匆离去。

         何其见状连忙跟上步伐。

         +++++++++++++++++++++++++++

         后山,一抹倩影快速逃离,后面跟着的却是策马奔腾,气势汹汹。

         幻颜快速奔跑,后面是“滴滴哒哒”的马蹄声逼近,幻颜继续跑着,即便是远离皇宫了,后面的声音依旧靠近。

         突然,面前竟然是悬崖处,幻颜顿住了脚步,转身看着面前停下的兵马,这么多人她肯定是打不过了,可是她决不会求饶的。

         “哈哈,俞王妃还是乖乖就擒吧!”杨逊大笑道。

         “想拿下我也得看你本事。”幻颜冷冷道。

         “有气魄,拿下,要活的。

         ”杨逊闻言眯眯眼一声令下,脸上是邪恶的笑意。

         將士闻言便纷纷下马上前,然而幻颜随便几个拳打脚踢解决了,同时一个脚踩只听见骨头咯吱一声,紧接着便是將士“啊”的一声痛呼,紧接着又是将士纷纷上前,几回合下来幻颜精疲力尽,很快被拽住了胳膊,身子虚弱的情况她无法再反抗,也无法使用轻功,就在她无助之际。

         刘闲的身影从高空而落,成功的几脚踢倒了幻颜旁边的将士,同时拥住了幻颜下滑的身子。

         这时,將士们便继续靠近,刘闲见状拥着幻颜开始旋转几下功夫纷纷喷血倒地。

         杨逊见状顿时一声令下“放箭。”他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帮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这一声令下,无数箭矢顿时朝刘闲和幻*去,刘闲便是搂着幻颜快速的闪躲,但是箭矢越发越凶猛,更是无法逃离,眼看箭矢如剑雨般袭来,刘闲果断的一个旋转將幻颜搂在怀里保护着,以后背挡箭,顿时数箭射进他的身体,鲜血从口腔冒出。

         “刘闲。”幻颜见状慌张的大叫,再刘闲倒地的同时,连俞寒出现了。

         “都停下。”连俞寒冰冷的语气响起同时一掌击飞了向幻*来的箭矢,箭矢返回直接射向杨逊的太阳穴,血光四溅,杨迅瞪大眼睛身子从马背滚落在地,分秒断气。

         众將士见状连忙停止了放箭,都是胆怯的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刘闲,刘闲你没事的,你为什么这么傻啊?”幻颜身子滑落在地狼狈的扶着刘闲的身子哭喊道,同时刘闲身上的血迹也沾染了她一身和一手。

         “因为我要保护你,我知道你不是她,可是同样心动了。能死在你的怀里很幸福很满足!

         ”刘闲笑着回答道,语气很是无力,话一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紧接着双眸一闭毫无意识。

         “刘闲…”幻颜瞬间大喊,满脸的泪痕。

         “颜儿。”连俞寒在旁边看着低喃出声,心里也是很痛心的感觉。

         幻颜闻言放下刘闲,努力站起身子,看着连俞寒突然大笑“哈哈哈哈,你满意了吧!仇恨真的那么重要?”语气尽是悲伤,说完冷漠的看了一眼连俞寒后,直接退步悬崖边向后倾倒,眼泪从眼眶滑落,她的心死了。

         “颜儿…”连俞寒反应过来快速的向前快动作的抓住了幻颜的衣裙,然而“咔嚓”一声衣裙破裂,幻颜身子坠入悬崖,连俞寒手中只残留着一块粉色的纱丝,看着掉落下去的身影,他惊慌,恐惧,同时眼眶泛红他头一次有了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