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大结局(1)
        岁月如歌,时间在指缝中溜走。

         转眼五年以逝,幻影国依然存在,国泰安民,皇上依旧是连俞夜,太后却逝世了,当然在最后一刻所有的过去仇恨都得到的原谅和释然!运星的传说随着幻颜的消失也逐渐消失了,现在整个幻影国都知道幻颜已经坠崖身亡五年了,民间更是渐渐地遗忘了这个人,当然连俞寒就不是遗忘了,他是思恋的,刻苦铭心的思恋,当时要不是奚落的出手他恐怕也已经随她而去了,他依然还是他的俞王,只是他很少再出俞王府了,他变的不再冷,但同时变的沉默了,他每天都在房间思恋着他和幻颜的点点滴滴,他活着只是为了更加很好地思恋她,他曾答应过“要许她一世温情!”然而他失言了,倘若他能够早日放弃仇恨是否就不会如此的痛苦和失去她了!也是此后他才明白没有她他什么都毫无意义!

         月牙山庄。

         忧伤且有悦耳的琴音震撼整个山装!只见凉亭女子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淡泊宁静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着一袭白衣委地,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银色珠链衬出如雪肌肤,美目流转,坐在一架古筝面前,风轻轻吹动,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指尖轻轻拨动便是悦耳的旋律曲音,不错她就是坠入悬崖的幻颜,不过她现在不是幻颜了,她是黑夜,一个江湖皆知的名讳,同时又是她喜欢的称呼!

         这时

         “娘亲…可以陪绝儿玩会吗?叔叔说要放风筝了。”一个四岁多的男孩子鼓动着两个大眼睛跑到黑夜面前拉扯着女子的衣服开口道,他有着完美的五官,和连俞寒如同翻版的五官,对,他就是幻颜和连俞寒的孩子,她生下了他,她给她取名为绝!当然全名叫“绝尘!”这完全出自于她自己的心里而取之,当时坠入悬崖被月牙山庄的蓝月而救,并且告知怀有身孕三月了,而她竟然全然不知,无法她只好生下他了,但是她却没有办法给他一个幸福的童年!

         “绝儿,娘亲弹琴,自己去玩吧!”黑夜手指停下下来,转头低声回答道。

         “好吧!”男孩闻言点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语气有着明显的失望。

         这时

         于雪和红映走了过来。于雪则是身穿白色衣裙,外披一层白色轻纱。微风轻拂,竟有一种随风而去的感觉。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更显得楚楚动人,几缕发丝调皮的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两条条淡蓝的丝带,轻轻绑住左右各一缕头发。颈上带着一条蓝色水晶,水晶微微发光,衬得皮肤白如雪,如天仙下凡般,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眉如翠羽,齿如含贝,腰若束素,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一条天蓝手链随意的躺在腕上,更衬得肌肤白嫩有光泽。目光中纯洁似水,偶尔带着一些忧郁,给人可望不可即的感觉。

         红映则是身穿是淡红色,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加显得柔亮润泽。秀眉如柳弯,眼眸如湖水,鼻子小巧,高高的挺着,樱唇不点即红。肌肤似雪般白嫩,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雅的气势,这两人走在一起就像水与火一样是不同的性格不同的风景!

         “雪姑姑,红映姑姑你们来了,娘亲说她要弹琴”绝尘看着于雪和红映出现稚嫩的声音响起,水盈盈的双眸流露失落。

         “没事,绝儿先去找蓝月叔叔吧!雪姑姑保证一定把你娘亲带过去陪绝儿放风筝可好?”于雪闻言便蹲下身子摸摸男孩的脸哄道。

         “恩!”绝尘闻言点点头答应了,随即便听话的小跑着身子离开了。

         “真是听话的孩子!”红映看着绝尘的小身影渐渐远去,不由的夸赞道。

         黑夜看着她们犹豫了下继续弹琴,忧伤且悦耳的曲音再次荡漾,令人陶醉。

         “小夜,别弹了!”于雪见状犹豫了下上前轻抚黑夜的肩低声道。

         然而琴音依旧,黑夜依旧沉侵自己的悲伤里。

         “于雪姐,算了,懒得理睬她,让她弹死算啦,或许当初哥哥就不应该救她!”红映看不过去了直接语气凌厉道,没错她讨厌这个黑夜,只是她讨厌的不是她的本人,原因只因她哥哥和心上人都爱她,木铮是自己的夫君可是他们从木瞳国回来后,便看见了这个女人,原来他们认识并且她夫君还曾倾慕她,现在更是不肯回去了,他是王子而竟然在这个月牙山庄长住了两年,这还不都是因为她吗?而她哥哥更是对她好的离谱,本以为她哥哥此生是不会心动的,可是自从这个黑夜出现后一切都打破了!

         “红映,说什么了?”于雪闻言连忙出声训斥。

         这时,琴弦停了下来。

         “你们很吵耶!”黑夜起身面对她们邪邪一笑开口道,丝毫没有在意红映的话语,当然看着她笑不要以为她就是很热情,要是看向她水盈双眸便可以看出里面的冷漠色彩。

         “切!”红映冷哼一声头撇向一边。

         “呵呵,小夜,我们去陪绝儿放风筝吧!你陪他的时间太少了,难道你想总是让他这么失望吗?”于雪语重深长的开导着,她知道其实她是疼孩子的,或许是因为心里的伤疤让她于任何都有了距离。

         然而

         “不是有你们吗?”黑夜淡淡的回答道,她每次和绝尘近距离相处便会想起某个人,原因只因他们太像太像!

         “于雪姐我们都别白费心机了,她就是一冷血动物,孩子明明是她自己的,可是她整天都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红映见状再次不满的开口道。

         “红映!”于雪闻言再次开口训斥。

         “我去就是了!”黑夜见状淡淡一句,便越过她们出了凉亭!

         于雪见状嘴角笑笑给了红映一个眼色便也跟了上去,她们明明是情敌可是她却不讨厌她,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爱了十年的蓝月却对这个他救的女人一见倾心,这连她自己也觉得意外,同时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他对自己其实是毫无感情的,她是一厢情愿了,想到这于雪双眸暗藏忧郁!

         红映看着于雪的背影撇撇嘴后也漫步跟上。

         宽阔的草地上,风儿吹拂,空气中更是伴有花草的芬芳,除了绝尘还有四个五官出色,各有不同姿态的大男子,其中最为俊美出凡的就是那抹白影,他的袍服雪白,一尘不染。连日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驳的草的影迹,他的头发墨黑,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160;他的背脊,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一种光亮至美的气息从他的面庞感染到了整个气息。他没有笑,&160;但他的清澈的眼睛却透着一丝神秘的诱惑魅力!他的皮肤犹如女子一般凝脂,腰间白色腰带更加衬托出他修长的身型,这是黑夜见过的除了某人最美的男子,为何用美形容,那是因为他外表太雅意入画了,没错他就是蓝月,更是黑夜的救命恩人!此刻的他们都在举着风筝教绝尘放风筝,场面很是温馨活跃。

         当黑夜,于雪和红映的身影出现后,他们便停了下来,绝尘更是惊喜的跑向黑夜。

         “娘亲!”绝尘跑到黑夜面前唤道,稚嫩的语气中掩不住的兴奋。

         “恩,绝儿,娘亲陪你放风筝吧?”黑夜笑着点点头开口道,语气自觉地柔了一分,绝尘虽然才4岁多,但是他很是听话,不知不觉她觉得这几年的时光她亏欠他了,因为她只是在顾着自己,忽略了身边唯一的亲人。

         “恩!”绝尘闻言很是开口的点点头。

         这时

         “不如我们比比谁放的高,一起吧!”蓝月走近他们提议道。

         “好,你肯定输了!”黑夜闻言挑挑眉开口道。

         “这下好了,娘亲要和蓝月叔叔一起教绝儿放风筝了!”绝尘一手牵着黑夜一手牵着蓝月来心道,小脸蛋上洋溢着快乐幸福!

         黑衣和蓝月也很默契的配合着绝尘的步伐一起走向草地,各自拾起草地上的风筝放了起来。

         于雪看着他们之间如此的默契,心里苦笑,其实她认为他们真的配,那么她是否凑合和成全他们,此刻她有了这种想法,然而她的心思还有另外一个人担心着,那人便是一旁一直注视她的其阳,虽然他表情生硬,但双眸泛起的柔光便可以看出他的心。

         这时

         “小心眼睛掉了!”红映看着木睁一直看着黑夜便不满讽刺道。

         然而

         “尔王眼睛好的很!”木铮直接无所谓的回答一句。

         于晢见状连忙开口道“我们也放吧!”温和的语气显示出了他玉树临过风温文尔雅的不凡气质。

         绿幽幽的草地上好一副欢乐温馨的画面,空气中只剩下欢声笑语,这一刻是多么梦寐以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