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气氛
        转眼几天都已经过去了,今日圣旨以下,俞王为主帅,倾原流为副帅,倾欣然和倾星月自然已少将的身份从随,当然这神圣旨下来自然是有人高兴有人忧。

         黑夜渐渐降临,这个夜晚将是充满多情又诡异。

         将军府,一家人坐在膳桌上上用膳,倾贤今日是心情愉悦,脸上是大大的笑容,也对!还有什么比这倾星月当少将更让他开心,现在他的三个儿子都有了这般志气,他自然是在府中乐得清闲!

         然而,倾星月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脸色直接就是一副黑色。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憋屈的一天,他最讨厌的就是上战场杀敌了,可是现在他却偏偏落着了一个身不由己的下场,所以他现在不光是做了个不想做的驸马爷,而且更是当了个不想当的少将,这将是在告诉他那闯荡江湖的志气和逍遥一世的江湖儿女梦将是遥不可及了!

         这时

         “爹爹,娘亲,您们慢用!”连冰儿放下筷子起身对着倾贤和王语嫣礼貌的开口一句,在倾贤和王语嫣同时点点后迈步离去。

         一旁的小尚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公主都没怎么用膳啊!她不饿吗?”待连冰儿走后王语嫣收起了笑容淡淡开口道。

         “管那么多干嘛!”倾贤闻言低声回了句,随后看向倾星月举起酒杯开心道“倾儿陪爹喝一杯,就是预祝你终于做了少将,将来肯定是个和你爹一样出色的将军!”。

         然而

         “你自己一个人预祝吧!”倾星月淡淡回答一句,随即便起身留给了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小子!”倾贤见状咬牙切齿低吼一句。

         “别生气,他只是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王语嫣见状连忙开口安抚的劝道。

         “是啊,三弟他是懒散惯了,过一段时日就习惯了!”一直未开口的倾泉流也开口劝解道。

         “就是,我们陪爹爹喝个痛快!”倾欣然也开口附和道,并且斟满了酒径自干了一杯。

         伶星和薛源抱着孩子用膳很是安静,她们从不插话,只是尽着本分,典型娴淑。

         “罢了!”倾贤低声叹息,随即便也不再烦躁,和亲人一起愉快的用膳,饮酒!

         厢房

         房间依旧还是喜庆的颜色装扮,虽然亲事已经过去几日了,但是房间依旧只有连冰儿一个主,她便也习以为常,清闲自在!

         连冰儿进了房间像平时一样在小尚的伺候下沐浴更衣。

         “公主,水备好了!”小尚备好水,将里面撒下花瓣后便对连冰儿开口道。

         “恩!”连冰儿点点头应了一声后便张开双臂,让小尚伺候沐浴。

         只是她不知道这一暮都被府顶的某人完全看在眼里。

         在小尚的伺候下,很快连冰儿便沐浴好了。

         府顶上的人影看着连冰儿已经更好里衣后,便连瓦遮掩好,然后一个遁步飞跃了下去!并非他是好色之徒,他只是心情不好刚好在府顶,听见下面的动静,才打开观赏的,更何况对方是他的妻子他有何不可。

         倾星月下了府顶看着面前的门,犹豫了下直接推开走了进去。

         “你来干嘛?”连冰儿看着倾星月突然出现便不满的询问道,他不是不屑和自己同一个房间吗?现在这么晚了来干嘛?

         “你退下吧!”倾星月闻言没有理会连冰儿的话而是直接对一旁的小尚道。

         “是”小尚闻言点点头应道,接着便行礼退了出去,走时不忘替他们带好门。

         这时

         “娘子时候不早了,我们歇息吧!”倾星月直接走进软塌坐在了连冰儿的旁边温和的开口道。他看着连冰儿,觉得她长的还是不错的,就是刁蛮了些,当然在他的眼里刁蛮的除了幻颜以为他还真是对别人没有好感,想到这他不由得苦笑,她都成亲这么久了他怎么还是恋恋不忘了?他暗自摇摇头还想干嘛?其实他也没有多讨厌这个连冰儿,只是他讨厌什么驸马,少将,才成亲这么几天就让他出征,他不免想他们就不怕他刚成亲的皇妹守寡么?想到这他突然觉得不对,他干嘛好好的诅咒自己了?人生在世和何不活得潇潇洒洒,活个痛快!既然无法选择那么便试着接受吧!他此时此刻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只是

         “歇息?想的美!你还是去房顶睡吧,姑奶奶懒得伺候!”连冰儿凌厉加讥讽道,她并没有关注倾星月那些复杂的情绪,她只是很气愤,他竟然让她已经守了数日的空房了,现在竟然又突然来了,这是什么意思?当她好欺负么?

         “没想到你还会自称姑奶奶?”倾星月闻言先是一怔,随即用着打趣的语气开口道,只是说完便是不屑的撇了她一眼,然后便起身离去。

         连冰儿儿见状是脸色难看,想她堂堂一个公主被这样对待,气愤至极的她便直接走近桌前双手一扫,“啪啪…”茶杯的破裂声异常的清脆。

         倾星月在门前听见只是挑挑眉,但并未离去,时间慢慢的飞逝,夜也越来越静。

         直到一个时辰后,倾星月再次进了房间,开门,关门,步伐都很轻,看着塌上熟睡的容颜,他直接漠视一地的狼藉向着软塌而去,在她旁边悄无声息的躺了下来,手轻轻拥过她,招呼着她身上的清香,这是他头一次和一个女子相拥入眠,坐怀不乱!

         +++++++++++++++++++

         皇宫,惜怡宫,上演着身影缠绵的一暮。

         半个时辰后,各自都得到愉解。

         “怎么今日想起来这了?”陈媚儿看向旁边的男子淡淡的询问道,她没有想到他还会第二次来找自己,这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本王快去边界了,来看看你!不要在行动了,你斗不过她们的!”连梓竭头一次这么温和的对她讲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来,更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会有了些许的留恋,然而这些都让他有了片刻的烦躁。

         “哦!祝王爷旗胜归来!”陈媚儿闻言便淡淡的祝辞一句,虽然他今日有些反常,但她这次绝对不会自以为是的多情了。

         “你就没有什么别的跟本王说?”连梓竭闻言皱皱眉头询问道,心里划过一抹失落,从何而来?他也不知!或许他只是习惯不了她突然的改变和淡然,因为这一项是自己才惯有的风格。

         “没有了!”陈媚儿依旧淡淡的回答道,妹妹陈玖儿的死,让她难免哀伤,自然没有心情去讨好别人或者打哑谜了。

         “好吧!你自己小心点!”连梓竭闻言同样也淡淡的回了一句,接着便起身更衣,最后所有意的看了软塌上的女子一眼后,蒙上面巾从窗户跃了出去。

         陈媚儿看着窗口久久回不了神,心里的话语终于没有开口说出来!

         在连梓竭离开的同时这时从黑暗出现了一抹黑影同时也离开了。

         御书房

         “皇上,微臣刚才看见一个黑衣男子离开了惜怡宫!”刘闲将刚才看到的一暮如实告知。

         “由她,只要盯着她有什么动向便可,其余的不管!”连俞夜闻言淡淡开口道,表情并无任何变化。

         “恩…”刘闲闻言点点头应了一声,对于连俞夜的反应更是毋庸置疑。

         然而

         “你觉得齐郡主怎么样?”连俞夜来了如此煞风景的一句话。

         果然

         “你想怎么样?我才不需要什么赐婚?”刘闲一听终于不再淡然,而是连礼分都礼分都省了,语气更有些防备。他敢保证这人要是仗着自己是皇帝就给自己赐婚他是不会接受的,更何况他支身一人是不怕死的。

         “不同意就不提,怎么反应这么大!难不成你要孤身到白头,你不寂寞孤单吗?难道你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或者你去过风花雪月!”连俞夜闻言开口解释道,此刻没有了君臣。之分,他纯属担心他纯属和他闲聊。

         “你是皇上,怎么讲这么无聊的话题!”刘闲闻言满头黑线直接吐槽道,他又不是神仙,是个正常的男人自然偶尔会去烟花之地了,他打算不再继续此话题讲完直接将头扭向一边,一副不会再回答他的话的姿态。

         “边界的战争你认为有胜吗?”连俞夜见状便不再调侃言归正传,他自知将会有一场大阴谋等待着他们,只是谁胜权在握,又得批量一翻,他自然相信连俞寒的能力‘解决一切迎来安平的,自他登基以来,战争不断,他自然是厌烦了,但是权力却注定了争个你你死我活,若真到了那一步他也只能痛心的割舍!

         “说实话,微臣不知道,但是邪龙邦最近反倒销声匿迹了,不知道有什么阴谋,而轩王的兵马都富可抵国了!”刘闲闻言很是认真的回答道,不过对于连梓竭他知道这摆明的是造反了。

         “恩,俞王应该早有准备,你先下去歇息吧!”连俞夜闻言淡淡开口回答道,并且示意他退下,语气很是疲惫,这或许就是一个做为帝王的无奈吧!他更向往一介常人的逍遥自在,这些对于他自然只能是憧憬了,最终他还是得做一个皇帝!

         “是,微臣告退!”刘闲闻言直接行了退礼离开,虽然他对于这些权威斗争他也是十分厌烦,但是他我无能为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