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遇袭
        看着兵队越来越远,这时幻颜快速跑到了天台双眸紧紧盯着已经渐远的身影,她好后悔自己这几日没有跟他好好的相处,好后悔自己昨晚还假装睡着了,她明明知道他今日出征的,并不是她不在乎,只是她真的不想提起,她舍不得嘛!就这样她竟然错过了替他准备战袍的良机,她觉得好遗憾的感觉。

         当然随后上来的人除了连冰儿,还有就是刘闲。

         “我真羡慕你!王兄那么爱你,皇兄那么宠你,母后更是疼你,就连他都心仪你!”连冰儿走近幻颜淡淡开口道,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在刚才倾星月转身离去的那一刻他看的是幻颜,而且那眼神…真是让她酸涩!由此她现在便也知晓他那晚所谓的“她”是指何人了,她现在更是觉得讽刺,就连她成亲的人心里也是她幻颜,所以她这一世都注定不及幻颜了,她永远比不上她。

         幻颜闻言一怔,转头望向连冰儿,此刻才发现她真的很漂亮,但是从她的侧脸她感觉到了落陌,犹豫了下淡淡开口道“其实他们同样爱着你,若是你想他们时不要想到我就会深刻感觉到了,至于所谓的他…你可以努力让他看到你的存在,慢慢了解他的一切,这样能走进他的心。”她这么对她说是真的没有把她当成外人了,当然安慰人她是真的没有那么在行。所以说的也有些奇奇怪怪。

         “我先走了!”连冰儿儿闻言沉默了一会后淡淡丢下一句后便径自离开了,她现在的确不讨厌幻颜了,所以自然不想再和她争执了。

         “你还好吧?”刘闲在也受不了幻颜无视自己,只好自己先走近打招呼了。

         “没事!刘闲他一定会旗开得胜的!”幻颜闻言转过头回答道,似对他说其实她更是在对自己说。

         “恩!会!”刘闲闻言点点头附和道。

         幻颜闻言笑笑,然后便漫步离去。

         刘闲看着幻颜越来越远的背影,就这么一直看着,双眸有些落寞,他还是学不会放下,但是可以这样看着他还是觉得满足。

         这时

         “看来,刘公子还真是痴情了,可惜啊!她的心里已经早已没有了你!”陈媚儿的身影突然出现,她语气带着同情道。

         “娘娘,可真是有闲心偷听别人讲话,微臣建议娘娘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刘闲闻言面不改色的丢下一句,随即便直接越过她离去…

         陈媚儿见状气的在原地直跺脚,不过刘闲的话却让她心里有些不安起来。不过现在俞王出征了,她反倒有了机会替陈玖儿报仇了,想到这她双眸紧眯,看来她也的行动了。

         轩王府

         “王兄,俞王已经出征了,只是意外的是倾贤没有随从!”连梓余认真的开口道。

         “倾贤那个老狐狸没有去不是更好吗?这样王爷胜算在握!”齐候王齐允摸摸他那中长的胡子开口道。

         “皇上他竟然让从未带过兵的倾星月上战场,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连梓余继续接过话题。

         “管他是什么用意,我们那边都准备好了,就是等着他们去了!”凌替也开口道,他可是有了准备好报仇的心理了。

         这时

         “这么下定论还尚早!”一直未开口的连梓竭淡淡开口提醒道。

         这话一出连梓余等人没有在开口,毕竟这次他们都的慎重,而且还是成败在此一举,意味着他们的仇恨和性命。

         良久

         “我们也准备一下去边界吧!王弟你暂且留于,以便观察他们的动向!”连梓竭再次淡淡开口道,语气有些严肃的味道。

         “恩!”连梓余闻言点点头应道,他当然希暂且留下了,因为他还可以保护她。

         +++++++++++++++++++++++++

         两天过去了。

         连俞寒、倾星月等人连续两天的日夜行程终于赶到荒岭,这就是离丁乌拉国的边界较近的距离,所以他们决定在此处扎营,想必对方也是准备了一翻,所以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先策划一翻了。

         “众将听令,我军就在此处搭帐篷歇息了!”连俞寒听下马步转身一声令下。

         “是的,元帅!”众将士自然是异口同声的答应,随即便也纷纷忙碌起来。

         连俞寒、倾星月、倾泉流和倾欣然自然也是下马歇息。

         随着众将士的忙碌下天很快陷入了黑夜。

         “你还在怪本王?”连俞寒看着众人都已经纷纷歇息了,而倾星月确一个人在树下安静的坐着,他犹豫了下走近他低声询问道。

         “没有!”倾星月闻言淡淡的回答道,这么几天过去了,他彷佛也已经接受现实了,更何况连冰儿最后那句话让他竟然感到了一丝温暖。

         “早点歇息吧!”连俞寒闻言点点头丢下一句嘱咐后便也回了帐篷去歇息。

         倾星月看着连俞寒的背影犹豫了下便也转身回帐篷歇息。

         皓月当空,一个个白色的帐篷耸立,一排排兵对熟睡森林,连马匹都俯身在地休息了,夜显得很静很静,静的周围只听见凉风吹过的“呼呼…”声,这个夜有些静的可怕。

         然而。

         就在这时。

         “呼呼嗷~”马顿时叫了起来,同时只见大对的黑影在黑夜中穿梭。

         这时连俞寒等人亦是睁开的双眸冲出了帐篷,其他将士自然也清醒了过来,警惕性准备好了战斗。

         黑影一排排的向他们冲去,每个手里都持有利剑,一看就是专业的将士。很快场面便开始厮杀起来!一抹黑影更是凶猛的举剑向连俞寒刺来,连俞寒见状双眸一沉直接一掌击了过去,黑影见状双眸亦是一紧,并快速的闪躲,连俞寒见状直接一个遁步欺身上前于黑影过起了招,很显然这个黑影是有些本事的。

         倾星月这边自然也是两个黑影连同攻击过招,看着一左一右的黑衣人举着剑向自己奔来,倾星月勾勾嘴角用手扶扶前额的发丝,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随即双眸变的凌厉,直接一个脚步快滑一左一右两抹黑影一人一拳,当然黑影见状也是快速的一个闪躲了过去,接着便更是高举利剑直接从上空往倾星月的头顶刺下,倾星月见状再次一个下滑让他们扑了个空,随即一个遁步高空跃起,一个扫腿踢向了黑影的头,紧接着一掌又击向了另一抹黑影,顿时只见血花泗溅。

         更多地是两方人马都拿着兵器厮杀,月空下场面活跃,空气中更是蔓延着血腥味道。

         当然倾泉流和倾欣然这边亦是打的浩浩荡荡,只见各自手持兵器与敌人过招,厮杀,显然长期征战的他们对付这黑衣的此刻那绝对是绰绰有余,大材小用了,几下下来就解决了一个又一个人,黑衣人纷纷倒地,血花四溅。

         这时,和连俞寒对打的男子见状更是勇猛的攻击连俞寒,他一个凶猛的眼神,一个用力的翻越从连俞寒身后而下,连俞寒见状同样一个遁步高空跃起,直接用脚相向,黑衣男子见状直接一个翻转,抓住了连俞寒的双脚,连俞寒见状双眸一沉然后右手一挥,黑衣男子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是他还是不愿认输双眸一闪幽光,紧接着右手扫过腰迹,然后手向着连俞寒一伸,连俞寒见状双眸一紧直接一个左闪躲过了暗器的攻击,时黑衣人见状便快速的一个飞跃消失了身影,连俞寒看着黑影飞走的身影,并没有追上去,而且身子落地,一脸的淡定。

         这时

         “元帅怎么放了他?”倾欣然见状便询问道,他自然也看见了是连俞寒故意放走了黑衣人。

         这话一出众将也是疑惑的看向连俞寒。

         “留他回去给他主人报道!”连俞寒只是淡淡的回答道。

         众人一听顿时没有话说了,毕竟元帅自有元帅的战略。

         “派几名大将去跟踪他!”连俞寒继续开口道,原来这才是他的用意。

         “我去!”倾欣然闻言主动请示道,在连俞寒点头下身影一个遁步消失在夜空。

         连俞寒看着地上的狼藉便下达了命令“把这些处理了,继续歇息!”。

         “是,元帅!”众将自是接收命令异口同声道,随即便也纷纷照做。

         至于连俞寒等人自然是会帐篷歇息了。

         丁乌拉边界,驻扎军营,大队人马纷纷站立。

         营帐里,坐着一个威严肃然的男子,身形胖,脸上更是大毛胡子,不过从他那华丽的穿着便可猜出他的身份,没错!他就是订乌拉的国王丁盟。

         这时,这黑衣男子落地,踉踉跄跄的走进了营帐,没错他就是连俞寒放走的黑衣男子,当然他也是丁乌拉最厉害的大将—余鹤。他旁边当然还有两位男子,从身影和面貌便可看出这两人绝非等闲之辈。

         紧随其后的倾欣然看着黑衣人进了营帐,犹豫了下几个闪身躲过了巡逻的士兵来到了营帐,在守候的士兵转身之际一个快速的伸手扭断了对方的脖子,另个士兵这时也转过身见此状况正想举枪大喊时,倾欣然一个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放倒了他。

         “余鹤,你怎么了?”丁盟看见余鹤这幅模样连忙开口询问道,其他两位男子也是一脸的不同神色。

         “回王上,敌方的势力很是强大,去的士兵全牺牲了!”余鹤好跪下身子行礼回答道,同时嘴角又喷出了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