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遣散
        半个时辰过去了,俞王府气氛压抑,沉重。先是大夫赶到,替幻颜止了血,随即御医也赶到了,就这样大夫离去,御品纤给幻颜医治了一翻后开了药房也告别了俞王府!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忙碌,再过去半个时辰后幻颜醒了过来。

         幻颜睁开眼皮就看见连俞寒、何其和小环三人当然还有救她的黑衣男子奚落,她目光朝门口搜索了下没有看见齐微儿的身影心便平静了下来。她缓缓坐起,身体的疼痛还是让她“咳咳…”一声声的咳嗽起来,脸色亦是苍白。

         “慢点!”连俞寒见状连忙扶着她细声道,顺便也拿了枕头垫在她的后背。

         这时

         “王妃姐姐,你怎么会?”小环看见幻颜醒了过来便进关心的询问道,脸上还是有些许的惊慌。

         “我…我遇到了刺客!”幻颜闻言淡淡答道,她终究没有把齐微儿和陈玖儿等人说出来,因为有人会替她说的。

         “怎么这么不安分,到处乱跑!外面很危险的!”连俞寒闻言心疼的抚摸她的后背语气有着淡淡的谴责,当然他不会相信事情这么简单!

         “我…我没事!”幻颜淡淡的回答道,语气显得很是无力,她能彷佛感觉到自己内脏都在发疼。

         “王妃姐姐所以下次不要再一个人出府了!”小环闻言也附和着提醒道。

         “恩恩,知道了!”幻颜闻言淡淡的点点头,她想:还是自己轻易相信别人惹的祸端。改死的齐微儿她不会让她在有机可乘的。

         “好了,好好歇息吧!本王一会来看你!”连俞寒温和的对幻颜说道,随即便起身走了出去,同时也给了这旁奚落一个眼色,议论见状自然跟了上去。

         幻颜看着他们的背影没有吱声,对于连俞寒她虽然心里原谅了他但是她还故意表现的冷淡,许这都是跟他以前学习而来的。

         “小环你陪陪王妃吧!我先去吩咐下去给王妃熬药!”一直未开口的何其这时开口了。

         “恩,快去吧!”小环闻言点点头催促道。

         何其闻言看了她们一眼后便径自出去了。

         “看不出来你们还很甜蜜!”幻颜弱弱的声音调侃道,她刚刚就看见这俩人明显的在恋恋不舍得眉目传情。

         “王妃姐姐,你还有力气讲话,看来伤的还不是很严重!”小环闻言脸色一红,随即故意的语气打趣回道,不管怎么样她看幻颜伤成这样还是很难过的。

         “哟?才成亲一日便能说会道了个好!”幻颜闻言挑挑眉继续用她那虚弱的语调侃道。然而刚一说完“咳咳…”她就一阵猛咳起来,同时呛了一口鲜血出来!

         “小姐,快别说了,快躺下!”小环见状一紧张又直接喊了以前经常的称呼,她一边慌张地开口一边扶着幻颜躺下身子。

         幻颜这下倒是一声不吭地配合着躺下身子歇息,她想:她这情况还不得静养一段时日了。

         书房里

         连俞寒和奚落各坐一方。

         “身体还好吧?”连俞寒率先开口打破沉静。

         “恩,还真是神奇!我现在都几乎正常了!”奚落点点头笑着回答道。

         “你在哪里救她的?”连俞寒闻言点点头,言归正传的询问道。

         “在深林里,她怎么会去那里我不知道,而我也是刚好经过就看见凌替和他的手下还有陈媚儿和陈玖儿再和你的王妃斗打着,至于陈玖儿已经被我一掌解决了!”奚落淡淡的解释道。

         “凌替?”连俞寒闻言直接抓住了凌替的名字,瞬间也思索着。

         “就是他,一看就知道他们有关系,现在看来他们人还真是不少了!”奚落点点头回答道,话中更是带着些许意味。

         “恩让他们先斗去吧!”连俞寒点点头回答道。

         “姐姐的祭祀也快到了,我这次得回去准备一翻了,你出征小心点!”奚落换了个话题说道。

         “本王知道了,你也是,没事就走吧!”连俞寒点点头回答一句,并且有些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其实他更是担心她,真相就快来了,他不知道她会是何反应。沉痛?还是恨?

         “真是好心没好报,算了本尊不和你计较走也!”奚落闻言假装不满叫大方道,随即起身出了书房整个人影就飞跃到了府顶,没办法他就是走不惯前门。

         这时,齐微儿的身影出现了,她看看周围,手小心的摸摸腰间的香囊后直接走进了连俞寒的书房,而她也观察半天了,俞王确实是在里面。她不知道幻颜是否已经说出了自己,但是她决定还是先为自己赌一把,就算他知道了又怎么样?他敢杀她吗?

         “你来干什么?”连俞寒正欲出书房,然而就看见齐微儿走了进来于是他直接不耐烦的询问道。

         齐微儿见状连忙走近他,然后大胆的伸手在他腰肢上摸索,手的动作犹如蛇一般的滑动,声音更是娇滴滴道“寒哥哥,齐儿喜欢你!”说话的同时另只手便扯开自己腰间的香囊,迷漫的香气顿时四处洋溢,蔓延。

         连俞寒见状狠狠的推开齐微儿大怒道“胡闹什么?赶紧回房去!”。

         齐微儿被推的差点一个踉跄,看着连俞寒骇人的样子,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再次像连俞寒扑去瞬势搂住了他的腰肢,很是激动情迷道“寒哥哥,齐儿真的喜欢你!你要了齐儿吧!”说着便抓起连俞寒的手往自己身上放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连俞寒见状再次推开她,头晕的感觉同时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怒骂道“该死,你做了什么?”他像瞬间明白过来似的。

         “没什么,没什么!寒哥哥其实还是喜欢齐儿的对不对?只是怕幻颜会生气,所以才故意冷淡齐儿的对不对?没事,齐儿不和她争了,来吧寒哥哥,就让我们只在此时拥有彼此!”齐微儿见药效终于发作了,便开始在连俞寒面前晃动诱惑着他。由于自己吃了解药,她所以很清醒着,今时她就要和他互拥彼此,这药叫“*香”其实就是一种*的迷药可以让对方把自己看成是他心爱的女子,在昏迷理智下会变的情不自禁,齐微儿她此时就是想用这个得到连俞寒。

         连俞寒感觉头越来越昏沉,面前更是有无数个幻颜在呼唤着他向他招手“来吧!来吧…”而他也不自觉地走近她,慢慢搂着她,看着她的笑脸,他情不自禁的就要…突然他脑海里出现了幻颜一身血迹的模样,双眸一沉瞬间清醒过来,连忙放开齐微儿退后几步,摇摇头暗骂“该死,他刚才在做什么?”。

         齐微儿见状满脸的不服气正想再次上前之际,门外一个声音响起。

         “王爷,王妃的药好了!”何其淡淡开口道,没错!刚刚这滑稽的一暮刚好被他一不小心的路过全部收进眼底,刚刚再看见连俞寒抱住齐微儿时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正欲想法阻止时,连俞寒却自己清醒了过来。

         连俞寒闻言现在是异常的清晰了,他冷冷地看着齐微儿,齐微儿瞬间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她有羞耻,有恐惧更有难堪和失望。她此刻就等着挨骂了。

         然而

         连俞寒直接越过他走到何其面前从他手里接过药碗淡淡吩咐道“何统领,送郡主回去,还有把别院的女人给些银子通通打发了,然后一把火将别院烧了!”语气很是严肃,此话犹如命令,说完便迈步离去。

         何其闻言有些被惊讶到,但是他还是得按照吩咐办,于是对房间的齐微儿淡淡道“郡主请吧!”。

         “哼!”齐微儿闻言冷哼一声,便直接迈步离去…

         何其见状撇撇嘴跟上步伐。

         街道茶楼的阁楼上,倾星月安静的坐着品茶,本来是多么的闲情逸致,然而旁边却多了个多余的人。所谓原本很好地心情此刻是一落千丈,郁闷至极。

         “你看够没?”倾星月终于受不了的放下茶杯,将目光投向旁边的连冰儿不耐烦道,他记得没错的话,她已经在他旁边坐了一个时辰了,并且也盯着他看了一个时辰了,偏偏她那目光不是那种迷茫的目光,也是情迷的目光,而就像是看仇人般!看得他是背脊发凉,毛骨肃然。

         然而

         “没有看够!”连冰儿诚实的回答道。

         “一个公主盯着一个大男子看真不害臊!”倾星月闻言眉头打结,直接出口训斥道。

         “不害臊,本公主看的是本公主的驸马爷害臊啥?”连冰儿闻言笑着回答道,她今天盯着他,看还有没有哪个女子敢来找他,显然她是太过于听了幻颜先前的话了。

         “看吧!爱怎么看怎么看!”倾星月闻言咬牙切齿的回答一句,便继续端起茶杯品茶不予理会她,他想:本来好好的清闲生活就这么被打破了,他以后还怎么云游四海,浪迹江湖!

         这时,只见两长相清秀的女子来到了阁楼。

         “公子,请帮我们两画幅画吧!”其中一女子开口道,声音很是好听。

         倾星月刚想开口回应,然而连冰儿直接抢在前面开口了。

         “他没空!你们找别人吧!”连冰儿皱皱眉头直接回答道,表情有些可怕,语气有些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