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三章 谋计
        清晨,突然细雨绵绵,原来今日下雨了,奇怪的天空依然出现了太阳。

         幻颜看着自己左手腕的伤口,很是疑惑,她今早一醒来便发现自己左腕被包扎了,并且里面还传来微微的疼痛。她可不记得她什么时候受过伤啊。

         这时

         “小姐!”小环的呼唤声传来。

         幻颜抬头一看,便看见何其和小环撑着雨伞向她走近,瞬间满脸笑容惊喜道“你们怎么来了?”说完她直接跑了过去。

         “小姐,你怎么可以淋雨了!”小环见状连忙接过何其手中的雨伞撑在了幻颜的头上,有些责怪的语气道。

         “还叫什么小姐,该叫姐姐了。”幻颜闻言连忙不满的纠正道,现在她们可是光明正大的姐妹俩了。

         “好吧,王妃姐姐!”小环闻言点点头有些不自然的叫了声。

         “干嘛要带王妃”幻颜闻言皱皱眉头不满道。

         “因为你就是王妃啊!”小环如实的回答道,此时的她打扮的完全是一副以为人妇的装扮模样,显得好像成熟了许多。

         “好吧!”幻颜闻言点点头默认道,她怎么感觉这丫头一成亲就变的聪明了。

         这时

         “王妃,小环你们难道要现在这里聊很长时间吗?”何其看着幻颜和小环你一句我一句客套个没完不由的提醒道,她们站在这里的确是没有什么事,可是关键是他在被淋雨啊,虽然雨下的很小根本但是他还是感觉衣物有些湿润了。当然他要是一个人迈步,又感觉很不礼貌。

         “怕啥?这雨待会就停了!”幻颜闻言开口回答道。

         “王妃怎么会知道?虽然天气晴朗下雨骤然奇怪可是王妃是猜测吗?”何其因为幻颜的话而感到很是疑惑的询问道。

         “什么猜测?等等看就知道了…”幻颜闻言笑着回答道,其实今日本来就该是个好天气。

         然而幻颜这话刚一说完,突然“啪啪…”的就大雨下了下来,何其没可预料的淋了个湿透。

         “王妃姐姐,你的话差异了!”小环见状便低声开口道,同时很是同情的看向何其。

         何其嘴角抽搐,正欲说什么时,只见雨竟然渐渐地小了起来,然后直至消失,最后是光芒万丈。

         幻颜在一旁得意的看着他们俩,心想:这何其还真是笨,下雨都不躲,可是她又哪知道他不敢迈步完全是因为自己这个王妃身份的缘故。

         然而

         只见连俞寒竟然也是一身落汤鸡的从府外走了进来,幻颜淡淡撇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她这次是不会原谅他了。

         连俞寒看着他们有片刻怔愣,不过在看见何其后他就显得平常多了,嘴角更是勾起了笑意。

         何其见状是不明所以,实际上不就是连俞寒看见被淋雨淋湿的不只自己一个人,狼狈的也不只自己一个,由此心里很是愉悦。

         凉亭

         四人围着石桌而坐,此时何其已经换了一身连俞寒的干净衣袍。连俞寒自然也是换了衣物。

         “王妃在下很是好奇王妃怎么知道雨水会停了?”何其看着此时的大好晴空不由得疑惑道。

         这话一出连俞寒和小环也是将视线投向了幻颜。

         幻颜闻言笑笑回答道“万里晴空的好天气,怎麼有时会下雨呢?此时所下的雨称为”太阳雨“。”。

         “太阳雨?我怎么从未听过?”何其闻言依旧很是疑惑的询问道。

         “我也没有听过!”小环诚实的回答道,同时不得不说“她家小姐懂的还真是多。”。

         “闻所未闻!”连俞寒也淡淡插话一句。

         幻颜闻言看了他们一眼后,随即抬头望向天空简单的解释道“其实下太阳雨时,还是有云的。有的太阳雨是因为远方的乌云产生雨,被强风吹到另一地落下的;有的是天气突然转变,开始降雨,从高空降下的雨,还没落地,云就已经消失了,所以天气看起来虽然晴朗,却下起雨来了,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何其和小环二人闻言同时点点头,虽然听得有些懵懂,但是他们貌似明白了跟什么风,云,天气有关联的。

         “没想到你还会识天理!”连俞寒望向幻颜开口道,同时对她又多了丝丝赞赏。

         然而

         “本王妃自然懂的多了,只是自然没有王爷那么精通女人!对于这一点本王妃深感惭愧!”幻颜直接冷冷淡淡的回答道,话中更是有话,当然还是鄙视和讽刺的成份。

         这话一出何其和小环直接低下了头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的样子,心想:这两人八成又是不愉快了。

         连俞寒闻言是脸色铁青,没有吱声,别以为他听不懂她语气里面的讽刺,其实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宠溺她了,只不过她却总是气自己,这让他如何是好?要在宠溺她不就无法无天的确吗?所以这次他反攻了,决定来个以静制动,他就不相信她会一直不理睬自己,更何况他都要出征了,难不成永远不理睬他。

         幻颜看着连俞寒没有讲话,自然也是不打算理睬他,直接起身离去。

         小环看着幻颜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酸酸的,她知道幻颜怕是又会伤心了,可是现在她却不能很好的陪伴她了。

         这时

         “小环,你多陪陪她吧!本王怎么给她安排侍女她都不要。本王也无法了。”连俞寒淡淡的开口道,他也知道她从那么远来到这里很是孤单吧!。

         小环闻言很是激动道“王爷真的可以吗?我还可以继续做小姐的侍女吗?”她本来就打算伺候幻颜一世的没有幻颜哪来她小环今日。

         “不是侍女是妹妹!”连俞寒闻言开口纠正道,他想有小环的陪伴她应该才不会那么烦闷和孤单吧?这样他出征也是较放心的。

         “恩恩!”小环闻言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回应道。

         “你没有意见吧?”连俞寒望向一旁安静的何其询问道。

         “回王爷,没有!”何其闻言直接回答道,话说他敢有意见吗?不过让小环和幻颜呆在一起他还真是没有意见,至少他每天都比较忙,自幼就没有亲人的他,当然希望他现在这个唯一的亲人过的开心了,相信在王府比她一个在府里陪着一些仆人好多了。

         “恩,本王可以给你们在府中安排房间。”连俞寒点点头提议道。

         小环闻言是直接双颊通红,很是羞怯的低下了头。

         “不,不用了!微臣晚上来接她便可!”何其闻言直接开口拒绝道,脸上也闪过难免的尴尬。

         “哈哈…好,就这样吧!”连俞寒闻言哈哈大笑道,随即便也起身离去。

         看着连俞寒远去的背影,何其和小环互有默契的对望一眼,说实话他们第一次看见俞王大笑得容颜,可是他们怎么感觉这么毛骨肃然了?

         别院

         “齐郡主怎么会来”陈玖儿脸色依旧还有些苍白,看着齐微儿的出现她很是惊讶,她记得她明明也沾过茶水的,可是为什么没反应不说,难道解药她也没吃,她给她的那可是致命的毒药,就望她吃了它然后再喝了茶,最后毒性在发致而死,最后这一切归于幻颜的身上,齐候王铮对俞王交人,没错这正是她期待的画面,可是为什么她还会好好的来出现在这里。

         “看着姑娘这么痛苦,我这个郡主当然得来看看了!”齐微儿很是和气道,同时对她的身份便也没有好奇了,她只是不想连俞寒有事至于她爹爹和轩王造反之事她自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现在看着这个内应,她突然明白了她当时是想嫁祸自己吧!那么愚蠢的方法怎么可能解决掉幻颜,除非自己死了,那么幻颜就才有可能被惩罚吧?不过她还好当时让婢女给自己那杯是特殊的,假装看起来是一样倒的茶水实际上她喝的不是茶水,自然她故意装着喷出茶水,就是为了不让她怀疑,现在看来她怕是把自己害惨了。

         “是吗?可惜计划失败了!”陈玖儿淡淡的回答道,语气很是遗憾的样子,她想她怀孕怎么一点反应也没,不然也不会害得自己这么悲剧。

         “呵呵,姑娘看着本郡主安然无恙是否失望吧?”齐微儿闻言哧笑一声反问道。

         “齐郡主说什么?玖儿不明白?”陈玖儿闻言一怔随即淡淡的回答道,原来这个郡主并没有那么笨到无可救药!

         “是吗?不明白?别以为本郡主不知道姑娘的那解药怎么回事?”齐微儿闻言直接名言了起来,打哑谜确实很累。

         “既然郡主明白,那么郡主想怎么样?难道连你爹爹一起出卖?”陈玖儿闻言也同时直言相向,语气里没有害怕有的只是傲气。

         “不想怎样?本郡主只是想要幻颜消失,想要她去死!只要她死了,我若当上王妃,姑娘必定是个侧妃!”齐微儿愤恨的说出自己的心里想法。

         陈玖儿闻言冷笑道“她可不是那么简单,不光是王妃亦是公主,你一个郡主能把她怎么样?”这也是她自己想做的,只是多次失败,最主要的还要神不知鬼不觉,必要时有个替罪羔羊就更好了,她看着齐微儿,双眸隐藏笑意,所以女人的嫉妒就是那么的可怕…

         齐微儿也只是凭着爹爹是齐侯王,所以才这么大胆,这么任性,虽然她任性了些也刁蛮了些但是她除了这次下药外,并未做过什么什么害人之事,所以她也是无法子,于是只能鼓起勇气询问道“姑娘可有什么办法?”天天看着连俞寒和幻颜她感觉她都快疯了,是无比的嫉妒,做梦都想除掉幻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