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孩子
        这个下午,天气昏沉,整个空气都显得沉闷起来。

         然而最具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王妃…王妃…不好了,快去看看我家小姐!”一个婢女慌慌张张的从别院跑到正院大喊道,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幻颜和连冰儿包括正院周边的仆人均是一头雾水的望向来人。

         幻颜反应过来便询问道“怎么了?”若是她记得没错的这婢女她先前不是见过的吗?

         “王妃我是别院亦颖莹的婢女,可是…可是我家小姐回别院后依然喝着茶,然后…然后就突然大吐鲜血…现在…现在快不行了!”婢女下跪在地一边哭着一边断断续续的解释着。

         “什么?”幻颜闻言惊叫一声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随即便抬步向别院的方向而去,虽然她很讨厌她们,但是这可是严重的事情,她就不得不去望望了。

         连冰儿见状便也起身跟了上去。

         婢女见状也是自觉地起身跟着。

         别院

         厢房中只见一女子身子躺在地上,嘴角是那未干的血迹,此女子不就正是亦颖莹吗?

         “怎么回会这样?”幻颜走近一看,蹲下身子伸手在她鼻尖探了探,已经没有气了。幻颜不由的有些惊讶道。

         连冰儿站在一旁显得也有些不可思议。

         “王妃,小姐是喝了这茶才突然这样的。”婢女抽泣的解释道,说完更是指向桌子上的茶壶。

         幻颜和连冰儿闻言一同看向桌子上的茶壶,表情顿时更是惊讶,这茶壶她们又怎么不认的,不就是先前在凉亭里她们石桌上的那茶壶么?难道这茶有毒?这么想着的同时,便一声“啊…”哀嚎声传来。

         幻颜和连冰儿一听同时向着声音来源而去。

         婢女自是连忙跟上步伐,即便是伺候的主子,但是面对死了的人还是难免胆怯。

         另一个厢房里,幻颜和连冰儿、婢女赶到时,只见周淑然是满地打滚,口吐鲜血,她的贴身婢女正吓的缩到了一旁。

         幻颜见状连忙对后面的婢女低吼道“还不快去找大夫。”。

         “是。”婢女闻言连忙回答道,随即便慌慌张张的望府外跑去。

         连冰儿和幻颜脸色同时都有些凝重起来。

         这时

         “来人啊,救命啊。”只见陈玖儿的侍女跑出厢房大声呼唤着,满脸的慌张。

         连冰儿和幻颜见状互望一眼,随即便抬起步伐向着陈玖儿的厢房而去。

         这时别院的其它女子便也纷纷出了房间,围观而来。

         “王妃,公主,你们快点救救我家小姐吧,她…她快不行了。”小翠一看见幻颜和连冰儿便慌张的迎了上去满是恳求的样子开口道。

         幻颜和连冰儿闻言没有吱声,而是直接越过她向着厢房而去。

         然而

         地上躺着陈玖儿的娇躯,只见她表情痛苦的扭曲最近挂着丝丝血迹,不同的是她下身竟然那么多的血迹在她周身,这让幻颜很是疑惑。

         连冰儿努力的皱着眉头,这一切都让她有些迷惑了。

         其它女子看着自然是突出害怕的神情,愣在一旁无法反应。

         没一会儿,亦颖莹便找来了大夫。

         这时,只见连俞寒的身影便也朝着别院而来。

         幻颜和连冰儿见状脸色都更加凝重起来。

         “怎么回事?”连俞寒看着面前的情况便开口询问道。

         周边的女子看见连俞寒的出现,便纷纷悄然离去,生怕这事情会牵连到自己的身上。

         此刻大夫正在为陈玖儿整治,所以并没有发现周围的压抑空气。

         “她们是…是因为王爷你那茶喝过后就变这样的反应了。”幻颜看着连俞寒缓缓的解释道。语气十分的没有了底气。

         连冰儿在一旁没有开口,表情依旧很是凝重。

         连俞寒闻言皱皱眉头,不过也没有继续的询问下去。

         半个时辰后。

         周淑然活了过来,陈玖儿自然也活了过来。

         只是一个惊人的消息被告知了。

         “王爷…这位姑娘流产了!”大夫恭恭敬敬的开口道。

         这话一出让在场的人都很是惊讶,当然最为震惊的自然是幻颜了只是在惊讶过后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她竟然有他的孩子了,可是为何又流产了了?

         “那她们是什么原因而导致这样的?”连俞寒从震惊中和回过神来淡淡的询问道。

         “回王爷,她们均是中毒了,由于先前那位故娘摄入的多所以才死的更快,至于她们应该是服用的少量所以时间才比较长,以以至于现在以大碍,此毒名为”癍毒“是一种厉害的毒药,并且那茶壶里了就是这毒!”大夫弯着腰细细的解释道。

         幻颜在一旁没有讲话,但是她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恩!送大夫走吧!”连俞寒闻言点点头对着两旁的侍卫吩咐道。

         侍卫闻言便谨遵吩咐送走了大夫。

         连俞寒看了眼桌上的茶壶便对一旁的小翠淡淡道“把它处理了!”。

         “是!”小翠闻言点点头后便拿起茶壶行了退礼。

         这时,连俞寒淡淡撇了一眼塌上的陈玖儿一眼后,然后走出房间来到另一边的厢房看着地上的亦颖莹直接对一旁的侍卫道“把她处理了!”

         幻颜和连冰儿也出来了,听着连俞寒的话,她们都没有出声。

         连俞寒淡淡的撇了她们一眼后再次走到了陈玖儿的房间。

         幻颜和连冰儿见状对望一眼后再次的跟上了上去。

         整个气氛都显得很是诡异。

         厢房内,陈玖儿慢慢的看向来人,刚刚大夫的话她自是听得清楚,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孩子了,可是自己却亲手把他杀死了。彷佛她还有些从情绪中和缓不过神来。

         连俞寒一脸平静的来到塌前,看着陈玖儿那苍白的面容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一切只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

         “王爷…我们的孩子没有了!”陈玖儿很是伤心的望向连俞寒缓缓地说道。

         幻颜和连冰儿停留在门口,静静的望着他们。

         “命不该有…你还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吧!”连俞寒闻言淡淡的回答道,说完就转身迈步。

         陈玖儿见状连忙从塌上爬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连俞寒抽泣道“难道王爷当真那么无情!你可知道是幻颜害死了我们的孩子”陈玖儿说完哭的无比伤心。

         这话一出幻颜脸色刷白,心想:怎么怪到她头上,这还真是*裸的嫁祸,当然她要反驳了,幻颜直接走近房间目光凌厉的射向他们冷冷道“本王妃才没有害你的孩子,或许你自己更加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说她害她孩子岂不是笑话吗?更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怀有身孕。

         连冰儿依旧站在门前没有讲话,脑袋里却在思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

         侍女小翠很自然的站到一旁,将头压的低低的,她也没有想到她家小姐怀有王爷子嗣,整个事情来的太突然了,她也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心想:难道真的是王妃毒害了她家小姐,但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可是她家小姐又怎么会杀了自己的孩子?她是越想越不明了。

         这时

         “玖儿,要有证据,本王的王妃不会这么做的,请你不要血口噴人!”连俞寒闻言不耐烦的推开陈玖儿,冷冷的警告,语气犹如冰魄。他知道此时的幻颜恐怕早已误会了。

         他猜测的没有错,即便幻颜听着他站在自己这一边,她还是面无表情。

         “什么?王爷这个时候难道还要保护着她,王爷果真无情,证据?那茶水不就是证据么”陈玖儿闻言痛哭道,满语气的怨恨。

         这时

         “那茶水是齐郡主的婢女斟的,王嫂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若真是早刘王嫂下毒那王兄怎么还能如此的好好站在这里!”连冰儿适当的插话道。

         “她说不定就是知道玖儿已有身孕,怀恨玖儿还有王爷,所以想全部害死我们。”陈玖儿闻言直接开口反驳道。

         幻颜在一旁没有讲话,她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没有的事情她倒要看看这个陈玖儿是怎么自圆其说的冤枉到自己的头上。

         连俞寒在一旁也没有了讲话,表情依旧冷酷没有任何复杂的色彩。

         “你还真是口齿伶俐,你怀有身孕管我王嫂何事,想必她根本就不知道你有身孕了,你自己知道吗?几个月几天?”连冰儿闻言讽刺的笑笑,随即走近他们句句凌厉加嘲笑道。

         陈玖儿闻言脸上是一翻青一翻白,眼见说不过她,于是她只好假装可怜吧吧的望向连俞寒依旧抽泣道“王爷难道不给玖儿做主么?亦颖莹都死了,我们的孩子也死了。”。

         “你先歇息,本王自会查出真相。”连俞寒淡淡的说了一句后,然后义不容辞的转身离开。

         幻颜和连冰儿见状便也相继离去,只留下陈玖儿那满脸泪痕模样和怨恨的双眸。

         连俞寒出了别院而是直接走向齐微儿的厢房。

         幻颜和连冰儿依旧跟上步伐,今日这件事很是诡异,她们也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幻颜更想知道毒是谁下的。

         本以为连俞寒是去兴师问罪的,只是没想到,刚一进厢房,连俞寒就来一句“齐儿你没事吧?”。

         而这句话成功的让幻颜脸色有些泛白,心里更加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