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连冰儿pk幻颜(二)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看着幻颜的怪异动作,连梓竭眯眯眼些许疑惑,暗想:这是什么武功?他怎么从未见过?姿势虽不怎么雅观,但是招招有力如是敌人恐怕就是招招毙命了吧?

         同样打量的还有连梓余、连俞夜,当然也包括武功高强的幻霖和天湖蓝等人。

         连冰儿没想到幻颜原来也是会武功的,看着她的脚步就要踩向自己的后背,眼眸一沉随即倾斜身子往后一缩,索性躲过了幻颜的这一攻击。

         幻颜见状收回脚步,便向着连冰儿扑去,她既然对自己不满,那么她便要来吓吓她,虽然她的武功不怎么样但是对于这么一个她还是绰绰有余。

         连冰儿看着幻颜向着自己扑了过来,虽然用意不明,但还是快速的闪开。

         幻颜见状便用了轻功快速的挡在连冰儿的去路,扬起得意的目光,那好似在说“看你跑哪里躲,终于被我逮着了吧!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当然这只是幻颜的邪恶心声。

         “你到底想干什么?”连冰儿气呼呼的询问道。

         “不干什么,不是冰儿公主要和本王妃比试的吗?”幻颜扶抚额头回答道,紧接着便一个跳跃高空旋起脚步快速移动,连冰儿见状用手接招,两人就这样步步逼近、步步后退的姿态打斗着,接下来幻颜也听小脚步和连冰儿用手拼搏,两人可以说是打的不亦乐乎。

         连俞夜显得无语,敢情她们两个真的把这宫宴当成了打斗场了。

         众百官反倒由惊讶转变成了意味的欣赏。

         “她的毒迹没有发过么?”连梓竭小声的询问道。

         “不知道。”连梓余闻言摇摇头回答道,实际上他是真的不知道。

         连梓竭闻言只是淡淡撇了连梓余一眼没有讲话。

         这时

         幻颜看着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挑挑眉的瞬间直接一脚向着连冰儿踢去,速度快的让人应接不暇。

         “啊!”连冰儿痛呼一声,只是这痛绝对不是幻颜踢的那脚,而是屁股跌倒在地的疼痛。

         “好了,结束了,冰儿公主你现在可以下去了。”幻颜拍拍手一副胜利的姿势说道。

         “你…你…哼!”连冰儿从地上站起看着幻颜高傲的姿态顿时气的不能言语,最终冷哼一声高傲的回到自己的席位。

         幻颜见状无奈的撇撇嘴,然后将目光投向陈媚儿和齐微儿淡淡一笑开口道“贵妃和这位漂亮的姑娘,你们谁先来?”语气耐人寻味,她目前前还并不知道齐薇儿的身份,又不确定是那位妃子,所以用了姑娘的称谓。

         “俞王妃不用了,媚儿不会武功。”陈媚儿直接回道,表情反到平静了下来。

         齐微儿没有讲话,脸色很是难堪,特别是因为幻颜那句姑娘。

         这时

         “呵呵,俞王妃难道不知道这位是齐侯王的千金齐郡主么?”一直未讲话的淑妃李箱儿淡淡一笑的温和的语气响起,但是更让人听出一丝嘲笑的意味。

         幻颜闻言撇了齐微儿一眼正欲开口回答之际。

         然而

         “妹妹这话什么意思?俞王妃失忆了自然不认的齐郡主也不足为奇。”辰依儿直接插过话题淡淡道。

         场面再次哗然,这又是什么情况?

         李箱儿闻言微微皱眉但还是恭敬的回道“皇后姐姐所言甚是,妹妹错了。”。

         幻颜看着这样的场面怒怒嘴,很好的没有发言,径自走到连俞寒旁边坐了下来。

         “嗯。”辰依儿淡淡的点点头,便也不在讲话。

         这时

         “玩的开心了?”连俞寒附近幻颜小声道。

         “嗯。”幻颜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暗想:丫的,这都能看出来?

         同样打量他们的除了脸色阴沉的齐微儿外还有刘闲、幻霖和天湖蓝三人,他们真的是感觉到幻颜不像幻颜了。

         连俞夜和幻议没有讲话,场面再次回归安静。

         这时原本歌舞的女子再次歌舞起来。

         众百官饮酒的饮酒,欣赏歌舞的欣赏歌舞,都没有在提起先前的话题。

         半个时辰后

         最终宫宴结束!众人纷纷离席而去…

         不过

         幻颜确实在俞王抱着的情况下离去的。

         众人见状虽然讶然,但是谁都不敢言语。

         齐微儿更是气的嘴角抽动。

         连冰儿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

         不过连俞夜就另当别论了,他是丝毫不在意连俞寒这种不在乎旁人的目光的。

         宫外

         待大臣们都坐着马车离去后。

         幻颜便从连俞寒怀里跳了下来,一脸笑意道“这样子出来还真的是很风光啊!”。

         “王妃难道不认为这样子很丢本王脸么?”连俞寒淡淡询问道,要不是她装睡着了他也不至于抱着她就走。

         “丟就丢别,王爷颜儿又不是第一次丢你的脸啊,王爷难道还不习惯么?”幻颜闻言很是后脸的回道,说完还朝前一蹦一跳的,很是开心的样子。

         连俞寒闻言满头黑线,敢情这女人知道丢脸还乐此不疲,看着她的动作,他无奈的扶扶额头询问道“不坐马车吗?你打算这么蹦蹦跳跳回王府?”。

         不料

         “这样回王府也不错,王爷颜儿决定不坐马车了。”幻颜听了连俞寒的话后直接回道,彷佛就就这样做了决定。

         “那么,你继续本王没空陪你闹。”连俞寒闻言脸色铁青,淡淡丟下一句,便径自上了马车。

         幻颜见状没有移动步伐,表情有些失落。

         驾马车的小厮看着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干愣着等待主子发言。

         然而

         连俞寒坐在马车里,一脸平静根本没有开口的打算。

         这种情况,让小厮就更加感觉到黑夜里的压抑气氛了。

         时间渐渐地远去

         连俞寒终于受不了的下了马车,对着驾马的小厮淡淡吩咐道“你先回府吧!”说完没待对方回答便向着幻颜而去。

         小厮见状只好驾马车飞驰而去。

         “王爷不是走了吗?”幻颜看着走近自己的连俞寒嘟着嘴气呼呼道。

         “本王走了?那现在本王是何许人也?”连俞寒闻言望着幻颜那气呼呼的笑脸有些好笑的回答道。

         “哼!”幻颜冷哼一声,将头扭向一边耍着小性子。

         “不是要跳着回王府吗?怎么不跳了?”连俞寒看着幻颜这幅模样故意转移话题。

         “跳不动了。”幻颜闻言没好气地回答道,心想:她的兴趣都被他掉胃口了,现在还来问她,真是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那颜儿的意思是?”连俞寒闻言挑挑眉询问道。

         这话一出

         然而

         在连俞寒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幻颜直接牵着他的手飞快地跑了起来。

         幻颜的一头青丝在月光下泛亮,更是伴着凉风飞舞,在连俞寒的鼻尖上扫视几下,芬芳都发丝馨香盘绕在连俞寒的气息里。

         连俞寒深吸一口气,反应过来也跟着幻颜的步伐小跑起来,他有那么一刻多么希望时间能静止,让他们永远这般甜蜜快乐。

         幻颜回头对连俞寒笑笑,随即松开他的手笑道“来追我啊!”说完便转身加快步伐。

         连俞寒顿住了脚步看着前面奔跑的身影曼妙的身段,发丝和裙随风飞扬,在月光下美的惊心动魄,连俞寒双目痴迷。

         “怎么不追我啊?”!幻颜感觉到身后的异样连忙停下脚步回头一望,看着连俞寒纹丝未动便大声询问道,心想:难怪她会感觉后面很轻,做了听根本就没有来追自己。

         “这就来。”连俞寒闻言收回情绪,温和都回答道,同时也抬起了步伐。

         幻颜见状便重新跑了起来。

         漫漫长夜,月光下只见连俞寒和幻颜正一追一赶得快乐奔跑着。

         西王府

         四人分别两方而坐。

         “怎么了?”连梓余看着连梓竭、陈玖儿和陈媚儿一齐出现便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来看看。”连梓竭淡淡回答道,心想:~这个点连仆人都歇息了,他们怎么会来?而且他和王兄不是在皇宫才告别的吗?

         “西王爷我和姐姐来只是想问西王爷为什么要救幻颜?”陈玖儿回答的直接,想到她那刺杀的人一个未归,她就知道又是失败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何她的命这么硬?而且她在府中的丫鬟一直观察了她可是也不见她又任何不对的迹象,她是否怀疑那毒药错了,所以她是忍不住的要来弄清楚了。

         “什么救幻颜,本王不明白。”连梓余闻言皱皱眉头直接装傻道,他做事需要向她解释吗?真是笑话。

         “西王爷既然不承认,妹妹就算了吧!”陈媚儿闻言开口附和道,只是话中更是带着话意。

         “本王不想谈论这个问题。”连梓余闻言直接不耐烦道。

         这时

         “你救了她?”连梓竭也开口过问了起来。

         “王兄,臣弟救她只是不想她死,其他臣弟不想多解释,不过王兄应该先过问她会为什么总是派人刺杀幻颜。”连梓余闻言问心无愧道,说完厌烦的撇了陈玖儿一眼,真是多嘴又不安分的女人。

         连梓竭闻言没有讲话,只是一记警告的眼神扫过陈玖儿。

         陈玖儿见状害怕的缩了缩瞳孔,她是害怕这个连梓竭的。

         陈媚儿见状连忙出来打圆场“竭,玖儿她是太不懂事了。”。她用了她以前对他的熟悉称呼。

         “恩,下不为例。”连梓竭闻言点点头警告一句。

         “没事都可以回去了么?”连梓余对于连梓竭的态度有丝疑惑,但是并没有好奇心,看着他们一个个他直接无礼的下了逐客令。

         “等等,玖儿想问西王那药确实是冰魄散魂飞么?”陈玖儿闻言连忙开口道。

         “恩。而且貌似俞王也没有中毒。”连梓余点点头发出心里的疑惑。

         这话一出场面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