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情敌来袭
        清晨,朝气勃勃,旭日东升,阳光照耀大地。

         俞王府

         幻颜和连俞寒、何其和小环四人开心的用着早膳。

         只是

         下一秒,幻颜直接变了脸色。

         只见连冰儿阔步而来,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屡发丝留于胸前,脸色荡漾着最美的笑容。

         幻颜却认为这是最假,最虚伪的笑意。

         “王兄,王嫂,冰儿觉得宫里太乏味,所以就来王兄的俞王府小住一段时日,不知有麻烦不麻烦?”连冰儿径自走到连俞寒身边坐下笑着说道,看着幻颜那副扭曲的模样心里十分的开心,没错,她就是来存心给她添堵的。

         幻颜闻言一副不满的样子,小环发觉到幻颜的神色连忙低头一声不坑,连俞寒继续用膳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何其看了眼连冰儿再看看幻颜的眼色,亦是低头用膳,但是明显嗅到空气中有股压抑的气味。

         “怎么?看来王兄和王嫂根本就不欢迎冰儿。”连冰儿看着没有人理自己顿时假装很失望的样子开口道。

         连俞寒闻言淡淡道“喜欢就留下。”说完便转头对一旁呆愣的仆人吩咐道“还不去给公主准备房间和添加碗筷用膳。”。

         仆人闻言一惊,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公主?他们显然还不知道影国还有位公主的存在。

         “还不快去?”连俞寒看着没有人动,于是皱眉低吼一声。

         “是。”众仆人被这一低吼反应过来连忙异口同声道,接着便纷纷退下去各自去准备。

         幻颜见状虽然没有讲话,但是心里是十分的不爽,看着连俞寒的样子,一咬牙一伸脚直接踩了过去,脸上却是洋装笑容满面。

         ……

         连俞寒突然感觉到脚背一阵疼痛传来,他疑惑的将目光转向幻颜,用眼神疑问道“干嘛?”。

         然而

         回答他的是更加的疼痛,他可以感觉到幻颜在加大力度,但是这疼痛他绝对可以忍耐,所以也洋装平静的样子,依旧用膳,任由桌下的那只脚在他的脚背上任意造次。

         “王爷,这膳食美味吗?”幻颜见状笑着询问道。

         这时仆人也将碗筷放到了连冰儿的面前,然后自觉退下。

         “美味,本王待会得出去一趟,王妃在府中可得安稳些,和皇妹好好相处。”连俞寒淡淡开口道,他当然只是提个醒,虽然连冰儿的刁蛮他知道的,但是他这位王妃可是有过之而不及。

         连冰儿闻言连忙接过话题“放心吧,王兄,冰儿定和嫂嫂和睦相处。”。

         “恩。”连俞寒闻言点点头淡淡应应。

         何其和小环自是自觉地做起了哑巴旁观。

         幻颜闻言没有讲话,渐渐的将脚拿了下去,径自用膳,只当他们在放屁,当然只要这刁蛮公主不过份,她也是无所谓的,更和况她可不想留于府中跟她磨耗时间,简直浪费表情。

         “怎么?王嫂真的不欢迎冰儿么?”连冰儿看着幻颜没有讲话便继续开口道。

         “呵呵,公主驾到,何其荣幸。”幻颜闻言顿了顿干笑一声答道。

         “多用荤,这么瘦。”连俞寒直接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幻颜碗里温和道,他一直觉得她好轻。

         连冰儿假装笑笑,并也用起膳来。

         幻颜状默不作声的用膳,心里却在想着待会他出府后,她是否也得偷偷出府去潇洒一翻,才不想和这个臭丫头呆一块了。

         连俞寒被无视有些无奈,暗想:她这又是在闹哪般?

         这时

         “呵呵,王嫂难道耳朵不好使,没听见王兄的话?”连冰儿看不惯幻颜这么无视自己的王兄,于是便抬起头故意讽刺道。

         低头的小环闻言微微皱眉,理智韩遂她这个什么公主的真实嘴巴讨厌。

         幻颜闻言依旧没有讲话,她默默告诉自己冷静,冷静,要冷静。

         连俞寒看着她们并未发言,任由她们,反正他讲话幻颜也不一定理睬他。

         连冰儿看着幻颜如此沉默,有种被打击的感觉,于是她灵机一动将话题指向连俞寒“王兄,齐郡主现在知道你已经成亲了,已经伤心死了,王兄看你现在怎么交代?难不成让她做侧妃?”连冰儿说完双眸一丝皎洁,她就不信幻颜还能如此沉静。

         幻颜闻言心里一颤,但是并未表现出来,却是将耳朵束了起来,想听听到底怎么回事。

         连俞寒闻言眉头一皱,冷冷道“管本王何事?”。

         “可是,王兄可是许诺要娶人家的哦?”连冰儿直接开答道,更是说给幻颜听得。

         “儿时之事岂可当真!”连俞寒淡淡的答道,他虽然记得他小时候的确说过,但是他现在已经有了幻颜了,更是一心只爱她一个人,别人他自然是不感兴趣。

         现在旁观的就是何其和小环、幻颜三个人了,听着他们的对话,何其和小环只能装糊涂,而幻颜也自然是在洋装不在乎。

         “可是,王兄人家当真的,都坚守十年了,王兄这不是不讲情义么?”连冰儿看着幻颜悠哉悠哉的样子继续道,一心想要气死她。

         然而幻颜闻言更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悠闲都用膳还吃的相当有味地样子。

         “冰儿不要胡说八道。”连俞寒闻言厉声警告道,看着幻颜平静的模样他想:或许她是生气了。

         “本来就是。”连冰儿闻言小声嘀咕一句,便不在讲话,

         这时

         “王爷,其实冰儿的话不无道理,王爷自己决定吧!”幻颜抬头淡淡开口道,表情有些冷漠,她没想到他还死的还对别人有承诺,更该死是他那么小竟然就说娶人家,他还真是早熟,可恨。

         何其和小环感觉到幻颜的怒火,于是互相默契的对望一眼,然后一齐悄然离开。

         连冰儿满脸笑意,显得心情愉悦。

         连俞寒闻言眉头紧皱,欲开口反馈。

         然而好得不来坏的来。

         只见一抹浅蓝身影直接冲了进来,然后直接到了连俞寒的怀里。

         连俞寒一个始料未及,迎刃而来的身影往身上一撞,本能伸手搂住,同时稳住自己差点从椅子踉跄的身子。

         “寒哥哥,微儿好想你。”齐微儿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满是思念道,说完在连俞寒寒的脸上偷香一口,快速移开,她在皇宫看着他不理睬自己,心里很是失望,回去想了整整一夜,也伤心了一夜,最终决定不会放弃,虽然他已成亲,但是她认为她还是有机会的,比如做个侧妃也是不错的。

         “王嫂,看来你的情敌来了。”连冰儿对着幻颜低语一句,见此状就更加开心了,她没有想到这某人是一提就真的来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她此刻完全是处在幸灾乐祸得情绪里。

         幻颜怔愣,心彷佛有个地方碎了,没有理睬连冰儿,她打量着这齐郡主一袭浅蓝色的长裙,长长的发丝梳着多条鞭子,脸上略施装饰,双眸更是含情脉脉的看着连俞寒,她就这么无伤大雅的坐在连俞寒的大腿上,清晰的看见裙摆下一双粉红色的绣花鞋,他们都姿势如此暧昧,而她还亲了他,幻颜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不是说什么古代的女人矜持吗?

         连俞寒见状连忙起身将齐微儿松开,于她拉开距离,冷冷道“郡主怎么可以如此失礼。”说完不屑的拂拂刚才被齐微儿亲过的地方,目光悄悄向幻颜投去。

         幻颜看着连俞寒看向自己双眸一沉,直接收回目光,表情有些阴沉。

         然而

         “寒哥哥,怎么可以凶齐儿了?寒哥哥难道不疼齐儿了?寒哥哥小时候不是最喜欢抱齐儿了吗?”齐微儿见状重新扑进连俞寒的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腰肢满是委屈道。

         连冰儿见状这下没有了幸灾乐祸得表情,她没有想到这齐微儿竟然这么大胆,做作,她用余光瞟向幻颜,顿时怔住了,只因她看见幻颜表情呆愣,双目黯然失色。

         下一秒

         幻颜感觉到连冰儿的打量,淡淡撇了她一眼,然后默默地转身而去…她想此刻她还是去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想想策略。

         连冰儿看着幻颜的背影,顿时有些心虚和愧疚,她想:自己定是傻了才会去同情她的。

         连俞寒推开齐微儿,很是无奈道“齐儿,本王儿时的玩笑怎么可以当真了!”他觉得有必要和她解释清楚,不然这样缠着自己,幻颜指不定不会理睬他了,只是没注意的是幻颜早已不在前院了。

         “就是,微儿你这么国色天香,干嘛非得王兄了,不如重新决定,毕竟美男子还是甚多,若是影国的看不上,还有思其余国的,总归有倾心的。”连冰儿破天荒地附和劝解道。

         “齐儿就倾心寒哥哥。”齐微儿听着他们的话直接开口道,权当他们的话没有听见一般。

         这时

         “王爷,公主,房间一切准备妥当。”。

         仆人们纷纷而来行礼便恭敬开口道。

         然而

         “房间?刚好你们也去给本郡主准备一间吧!”齐微儿闻言很快反应过来抢在连俞寒和连冰儿前面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