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再次遇刺
        幻颜出了药铺,再次来到了这车水马龙的街头,看着一家客栈,幻颜直接走了进去。

         “掌柜的,来几个小菜,清汤,给我带走。”幻颜直接走向柜台对着老板说道,同时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放到柜台,她庆幸自己今日从相府拿了不少银两,太过于专注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角落的两抹身影。

         “好好,客观稍等。”客栈掌柜看着银子顿时热情的点头回应,同时也将银子收了起来。

         幻颜点点头便不在讲话,扫视了一眼左的位置直接走了过去,稍作等待。

         右边的位置

         “王爷,那个男子和王妃有些相似。”何其压低声音道,从幻颜一进来时他就注意到了他,看到他那容颜他很是吃惊。

         “本来就是。”连俞寒没好气地回道,脸色阴沉,他当然在幻颜出声时就看见了,瞧她那一身男人的装扮像什么样,特别是她那悠闲自在的表情,敢情和他拌嘴后她根本是没有一点且丧的表情,而是照样轻松自在的玩耍,想到这他心里大大的不爽。

         “什么?”何其闻言惊讶的同时没有忘记压低声响,仔细打量了下发现还真是和幻颜长的一模一样,顿时摇摇头看来他还真是眼拙。

         不知是他们打量的太明显了还是幻颜的本能反应,幻颜直接转头目光锐利的扫向他们。

         幻颜皱皱眉头,她没想到又碰见了他们,不过此刻她可没有空理他们,所以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而这时

         “客官,你的菜都准备好了,您看看满意不?”掌柜亲自将娄蓝拎到幻颜的面前客客气气道。

         幻颜闻言打开一看,随即盖上笑道“很满意,谢谢!”说完就拎着篮子起身离开客栈。

         连俞寒见状脸色铁青,她明明看到他了却如此冷漠的转身,她这是什么态度。

         “王爷,我们要不要追上去。”何其见状低声道,心里却是十分佩服幻颜的勇气。

         “去。”连俞寒闻言点点头回应一句接着起身往客栈在走,他倒要看看她背着他都在干些什么。

         何其见状留下银子后便也跟上步伐,看来他们的王爷真是对王妃上了心了。

         幻颜走着走着,连俞寒和何其在后面跟着,幻颜很快就进了药铺。

         连俞寒顿住了脚步,考虑着要不要在进去。

         木虚看见幻颜连忙迎了上去天真道“哥哥,你去哪了?”。

         “呵呵,我去给你们准备了点食物,等你娘亲醒来记得跟她一起吃啊!哥哥现在回去帮你们拿些换洗的衣物过来。”幻颜将篮子放到一旁的木桌上,摸摸木虚的头,看了眼软塌上依旧沉睡的女子后温柔的吩咐道。

         “恩。”木虚闻言很听话和懂事的点点头。

         药铺外的连俞寒依旧在沉思。

         “王爷,不进去吗?”何其催促道,在一旁看着都有些干着急,心想:他家王爷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优柔寡断了起来。

         “等等。”连俞寒淡淡回道,他怕自己一进去,她又会生气了,貌似从先前的那淡淡一眼他就感觉现在她是不屑想看见自己的。

         “哦!”何其有些无语的轻哼一声,看来这俞王还真是变的不在冷酷了。

         “恩。”连俞寒点点头没有在讲话,表情变得沉静。

         这时幻颜的身影从药铺走了出来。

         连俞寒和何其都有些激动的看着她。

         然而

         幻颜依旧淡淡撇了他们一眼,随即越过他们直接潇洒离去

         何其赫然,这王妃怎么当作没看见他们一样就走了了。

         连俞寒脸色铁青的跟了上去。

         就这样三个人前前后后的走着,一走就是半个时辰。

         深山老林之中,古木参天,遮天翳日。幻颜明显的感觉到此刻的森林看上去阴森可怖,神秘莫测。

         突然

         支支箭雨,“咻咻”的四面八方,迎仞而来。

         幻颜瞳孔放大连忙快速闪躲。

         连俞寒和何其也快速的反应过来一变敏捷的闪躲箭头一边朝着幻颜靠近。

         连俞寒极力的挡着幻颜周围的箭矢,将她护的周全。

         然而

         幻颜毫不领情的东躲西闪一边脱离连俞寒的保护一边快速的闪躲着迎刃而来的箭矢。

         连俞寒见状眉头紧皱,但依然朝她靠近,她跑他就追。

         何其见状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便快速的抵挡着满天的箭雨。

         一阵过后箭矢消失了。

         紧接着只见数十号蒙面的黑衣人从树上跃下,幻颜皱眉,为嘛总会遇见这种事情?而且这次貌似更厉害的来了。

         何其面部凝重,没想到这种时刻还会遇刺,退后一步已经做好了打斗的准备。

         下一秒

         只见那几十个黑衣人举着剑就刺了过来,连俞寒冷笑一声随即眼前黑影一闪……幻颜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四周刮过了一道急风,地上的落叶石子都飞到了半空,一道黑影环绕而过,幻颜本能的一闪而过,就听围上来的黑衣认发出了一阵惨叫声,凄厉异常,然后就是纷乱的倒地之声。再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满地卷刃的刀剑,和仰面倒地的黑衣人——各个身上带伤,蜷缩在地上爬不起来,剩下的士兵都惊得纷纷后退,不敢上前……连俞寒…解决了几十人。

         眼前的幻颜是刚才的姿势站着,发丝在微凉的山风中扬起又落下,周身不知何时笼上了一层寒气,让人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她虽然看过他几次武功,可是没想到竟然到了这么登峰造极的地步。

         何其表现的郁闷他都还没有出手了。

         这时

         突然

         又数十名黑衣人朝他们飞跃来,虽然装扮一样,但貌似这次是武功高强的高手了。

         此时此刻,幻颜盯著周围的人,脸上不复方才的凄凉,反而有了寒彻骨髓的冷,没有让连俞寒出手自己率先出手了,幻颜一个遁步便和两名黑衣人打斗了起来。

         何其见状也没有闲着,这个快速的飞跃便也和数名黑衣人过起了招来。

         连俞寒看着幻颜敏捷的动作皱皱眉头,便也和周边的黑衣人出手打斗起来。

         整个丛林顿时都传啼着他们的打斗声,场面很是凶残活跃。

         一阵时辰后。

         幻颜基本都是在东躲西闪,所以整个人下来都是特别的累,黑衣人步步逼近,她就左闪右躲,每次都是差点刺到她或者击到她,她就侥幸的移动了。

         何其也依然和黑衣人周旋着。

         连俞寒一边应付一边朝着幻颜看去,彷佛他认为这样锻炼一下她也还不错。

         然而

         这时

         黑衣人彷佛默契的般地同时向着幻颜跃去,姿势凌厉凶狠。

         幻颜见状,快速的闪躲,暗骂“真是一群不会怜香惜玉的畜生。”。不过现在她懂的反击了,看着涌过来的黑衣人,她一个遁步飞跃高空,然后一个翻转一几个飞腿,黑衣人纷纷的倒地。

         何其见状就欲上前相助。

         然而

         “让她自己解决。”连俞寒一把拉住了何其淡淡,丟下一句,然后挑眉饶有意味的欣赏他的王妃英勇颯姿的武功。

         何其闻言顿住了脚步,但脸上是疑惑的表情,他家王爷怎么这时侯这样的态度了?看着幻颜的动作他都为她把心提到了嗓子上。

         幻颜一个翻转又一个翻转,一个飞腿又一个飞腿,累的是满头大汗看着远处看戏的两人,她只差要骂人了,敢情这都是在耍着她玩儿了。

         这时

         突然

         只见前前后后的黑衣人将幻颜团团围住,让她没有缝隙可闪躲,一个黑衣人手一甩更是凶猛的向着幻颜扑去,连俞寒双眸紧缩,直接一个遁步飞了过去。幻颜见状连忙一闪,这一扑却落了空。连俞寒从他她头顶掠过去,“叮叮叮”数声刀剑相击的声音夹了几声闷哼自耳后传来,随即人影一闪,来到了幻颜的面前,幻颜茫然地回头望去,只觉耳朵里轰的一声——刚才连俞寒一去一回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那边竟有三人横尸当场,一个胸口中剑,另两个脑袋被砍了下来,身子瘫在椅子上,手指里扣着未来得及出手的飞刀。

         何其见状自己飞跃过去,直接将其余的人全部解决,整个从丛林此刻只传来黑衣人纷纷倒地的声音,空气中蔓延着浓浓的血腥味。

         “呼…”幻颜深呼一口气,浑身无力彷佛累的不轻。

         “没事吧?”连俞寒连忙扶着她关心道。

         “不要你管。”幻颜直接没好气道,暗想:刚好故意看好戏,现在却来装好人,她会领情才怪。

         何其现在一旁没有讲话,打量着幻颜,得到见识:他们这俞王妃真是强悍、税智、勇气。

         “闹什么?本王好心救你。”连俞寒闻言脸色甚是难看,冷冷低吼道。

         “那谢谢王爷的慷慨相助如何?”幻颜闻言气冲冲地吼了回去。

         “真是不知好歹!”连俞寒闻言咬牙切齿道,暗想:明明该生气的是他吧?怎么她火气如此之大?更何况他只是关心她而已。

         “哼!”幻颜闻言冷哼一声,随即越过他继续前进,彷佛不认识他似的加快步伐。

         “喂,你给本王说清楚,你到底为何这般不讲理?”连俞寒闻言气冲冲地追了上去,边走边气愤道,男人的尊严彻底受到打击。

         幻颜看着他追上自己,于是步伐越发的快。

         连俞寒见状也不甘示弱的穷追不舍。

         何其见状无奈摇头、叹息、跟上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