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原来运星是她
        黄昏天空,昏暗气氛,渐渐夜暮来来临,幻颜的心情跌落起伏不平,连俞寒的心情自然也不好。

         药铺

         “谢谢你!姑娘!”木塌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关系真诚感恩道,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个要死的人了,没想到她又在这么活了过来。

         “没事啦!你现在好好养病,等你好了,我可以带你们走。”幻颜摆摆手笑着答道,她想相府就剩娘亲和仆人多冷清啊!不如将她和木虚带过去陪陪娘亲聊聊天什么的。

         连俞寒和何其闻言都是满头黑线,这王妃敢情当的好有爱,都救急救难来了。

         “娘亲,他不是哥哥吗?怎么又是姐姐了?”木虚小脑袋鼓溜溜转头,天真都询问着。

         “她是姐姐了。”塌上的女子弱弱的回答着儿子的问题,听着幻颜的话心里很是激动便也望着询问了出来“姑娘,要带我们娘俩走?”。

         “恩,等你好了,我让你去相府当管家,让木虚可以习文。”幻颜闻言望向女子的眼睛微微一笑肯定的回道。

         连俞寒闻言没有讲话,心里有种被打击道的感觉。

         何其只想偷笑,可是又不敢笑出来。

         “相府,怎么可能?”女子惊讶道,气色显然比先前好了很多了。

         “当然有可能,相府就是我住的地方。”幻颜直接回道,满面的笑容。

         “看来本王的王妃依旧没有一点已为人妇的自知。”连俞寒闻言这个可是忍不住开口吐槽了起来。

         “本公主要是记得没错的话,王爷可是要休就臣妾的?刚好回相府依旧当我的公主清闲自在。”幻颜淡淡开口。

         “…本王何时说过?”连俞寒闻言满头黑线的问道,他可不记得他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王爷说没说过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颜儿也不想知道了!”幻颜无所谓的回道,表面虽然平静如水,可是心里又是怎样的感受?就可想而知了。

         木塌上的女子在看着他们不明所以,不过从他们的对话,她知道了他们是夫妻,而且他们的身份都很不平凡。

         何其看着他们又吵了起来,显得很是无语,满脸疑惑,他们这时演哪出?明明都在意对方的啊!一会好一会吵难道很有趣?

         “不想知道?呵…罢了…”连俞寒闻言冷笑道,心里真是恨不得把她一把给掐死。

         “哼!”幻颜哼哼一声,便将头调到一边不予在理睬他。

         “娘亲,大哥哥和姐姐吵架了,那个大哥哥好怕怕哦!”木虚对着木塌上的女子弱弱道。

         “没事啦!大哥哥和大姐姐只是在闹着玩了。”木榻上的女子很是尴尬的和自己的儿子解释道。

         “哦!那大姐姐喜欢大哥哥吗?”木虚闻言点点点头大眼睛鼓动着望向幻颜天真的问道。

         “噗!”

         何其和幻颜都同时笑喷出声,幻颜暗想:这是一个这么大点的孩子问出来的问题么?

         连俞寒闻言反倒恢复了平静的表情,他更是期望幻颜的回答。

         “呵呵!姑娘莫怪,小儿太小不懂什么该问不该问。”木塌上的女子变得更是尴尬的解说道。

         “没事啦!小孩子直白好!”幻颜笑笑回道,随即走向木虚温柔问道“木虚,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姐姐不可以喜欢大哥哥,木虚长大了会保护姐姐的,木虚长大了要娶姐姐为妻。”木虚天真的回道。

         “噗!”幻颜闻言喷的就笑了出来,她没想到这小孩子还会明白妻子什么的。

         “…”

         何其满头黑线,心想:这是这孩童该讲出来的话吗?

         连俞寒闻言脸上蒙层寒霜,阴沉的射向木虚,一个孩童竟然就敢挑战他了。

         “木虚,胡说什么?你没看见姐姐和哥哥是天生一对吗?你个孩童懂啥?以后不许这么说了。”木塌上的女子闻言立马出口训斥。

         “没事啦!姐姐,木虚小不懂事。”幻颜摸摸木虚的头开口道,随即朝连俞寒望去,看着他满面的气愤心情突然大好,故意淡淡的语气道“你别吓到孩子了。”。

         连俞寒闻言瞪了幻颜一眼后,随即便拂袖而去。

         何其见状连忙跟上了步伐。

         “木虚,你在这陪你的娘亲好不,明日姐姐来看你们。”幻颜看着连俞寒貌似真的生气了,于是低下头轻声对木虚说道。

         “快去吧!男子要多哄哄就好。”木塌上的女子体贴的出声的道。

         “姐姐一定要来。”木虚期待的看着幻颜稚嫩的声音响起。

         “恩恩,你们在这安拉,等姐姐你身体好些我就来接你们哦!”幻颜点点头保证道。

         “恩,快去吧!天都这么黑了。”木塌上的女子点点头催促道。

         “恩。”幻颜最后点点头出了房间。

         “咦?要走啦!”掌柜的看见连俞寒和何其走了出去并未理睬,但看见幻颜的身影便满脸热情的打着招呼。

         “恩恩,掌柜,这银子你拿着记得要准备食物给她们娘俩。”幻颜笑着点点头,走近柜台从怀里取出几锭银子放到掌柜面前吩咐道。

         “好的,一定不会饿着她们。”掌柜见状笑着拿起银子,点头答应加保证道。

         “恩!”幻颜点点头,接着便出了药铺。

         药铺外连俞寒和何其在外等候,并未离开。

         幻颜看着连俞寒依旧那张黑脸,缓缓走近。

         “王爷,怎么不回府?天都晚了!”幻颜淡淡问道,她都出来这么长时间了,现在只想快点回府去好好休息一翻。

         “本王等你。”连俞寒实话实说,说完期待的看着她。

         “抱歉,颜儿现在不想回王府,我得回相府了。”幻颜闻言,即便心里满是欢喜但是早时的话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一时半会无法释怀。

         “你就这么不给本王面子?本王都这么低声下气了。”连俞寒闻言又变了脸色,声音低沉道。

         “王妃,你就跟我们回府吧?”何其见状连忙开口道,自然站到了连俞寒这边。

         “太晚了,我走了。”幻颜见状淡淡回了句便朝相反的方向而去。

         连俞寒满脸怒气的怔愣在原地,她竟然又一次给他这么冷淡的背影。

         “王爷,王妃走远了…现在怎么办?”何其见状连忙开口提醒道。

         “随她,你也先回宫吧!”连俞寒反应过来,幻颜的身影渐渐走远,眉头一皱淡淡道。

         “啊?王爷你不去吗?晚上一个女子很危险的,比如像今日发生的事情。”何其知道连俞寒是在嘴硬,故意开口刺激他。

         果然

         “废话真多!”连俞寒闻言淡淡丢下一句后就一阵风的追了上去。

         何其见状摇摇头低喃“明明就在乎,装的那副样子。”看着连俞寒也消失的背影,他也亦是抬步离去。

         夜晚的街道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上缀满了繁星点点,他们调皮地眨着眼睛,偷窥着人世间的秘密。偶尔有流星划过夜空,为那寂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活力,街道显得异常的清冷,丝丝凉风拂过。

         幻颜双手环住自己漫步在这黑夜里,身影在月光下越拉越长。

         突然

         “冷吗?”连俞寒的低沉的声音传来。

         “啊!”幻颜听见声响大叫一声,有些被吓到的感觉,她转头望向连俞寒,心想:她刚才竟然没有感觉到他的身影,难道是她放低警戒了吗?又或许她是被这夜晚的寂静感染了。

         “没事吧?”连俞寒见状连忙关心道,在月光下的轮廓有抹紧张划过。

         “没,没事!”幻颜看见他态度这么好,便摇摇头应道,也不好意思在发飙了。

         “颜儿,本王想你了。”连俞寒将她轻揽入怀,低语道,估计这一暮要是青光白日肯定得引起误会。

         “王爷我们刚刚才见过吧!”幻颜闻言心里一怔,故意用着i着轻松的语气回道。

         “可是本王还是想。”连俞寒温和回道,对他就是想,情不自禁的想她。

         “哦!王爷颜儿想回府休息了。”幻颜闻言点点头回道,语气自然而然的温柔了一分。

         “颜儿,跟本王回王府可好?”连俞寒声音沙哑道,将头埋在幻颜的项颈嗅着她身上的清香。

         “王爷,颜儿要回相府,娘亲她不知道我出府了,会担心的。”幻颜闻言心里笑笑温柔解释道。

         “可是本王想要你怎么办?”连俞寒情不自禁的温柔低声道。

         ……

         幻颜闻言面部在月光下泛红、发烫,她没有讲话,也没有动。

         “呵呵,本王送你回相府。”连俞寒笑笑,放开了她,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认真道不在打趣她。

         “恩,王爷你背颜儿吧!”幻颜点点低声道。

         “颜儿想要本王背?”连俞寒闻言有些惊讶,他本以为她是不屑理自己了。

         “恩恩。”幻颜笑着点点头。

         “既然颜儿想,本王就满足。”连俞寒见状勾勾嘴角一宠溺道,说完便背对着幻颜弯下身子。

         幻颜见状美美的一个纵欲跳上了连俞寒的后背,双手很自然的搂着他细长的脖子,一副幸福到头晕的甜蜜样子。

         连俞寒双手从后拖着她的臀部站起身子迈起步伐

         黑夜里的两人谁都没有讲话,每前进这步,他们都幸福就多了一分。

         相府

         小环和天湖蓝都是一副焦急的样子。

         “小环你当时就应该叫醒我,或者陪着小姐。”天湖蓝淡淡的责怪,她没想到睡了一觉起来就不见幻颜了,而且天都这么晚了,她能不担心吗?

         “是,夫人。”小环低着头答道,心里也是很是担心、自责。

         “算了,不能在等了安排家丁人去寻人吧!”天湖蓝摇摇头淡淡道。

         “是。”小环闻言点点正欲退下去安排家丁。

         这时

         “不用了。”连俞寒背着幻颜走了进来,淡淡的声音响起。

         “王爷。”小环见状连忙出声道。

         “王爷,她怎么?”天湖蓝看着连俞寒背上的幻颜紧张询问道。

         “舅娘她没事,只是睡着,本王现在带她去厢房休息,本王今晚也在此休息了。”连俞寒淡淡回道,说完便朝着幻颜以前的厢房而去。

         小环和天湖蓝怔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原来她们都是在担心多余了。

         厢房

         连俞寒轻轻将幻颜放到软塌上,体贴的替她脱掉脚上的步靴,撤掉里衬,看着她雪白细嫩的玉足勾勾嘴角。

         突然

         他怔愣了,只见幻颜雪白脚底板一个明显的血红五角图案,他心里有激动,有疑惑“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过?”。随即表情欣慰心也定了下来,原来运星就是她,所以才没有发过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