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宫宴之轩王
        今日皇宫设备宴会,主要是恭喜影国的公主连冰儿和回国,据说她从很小就被她太后送走,现在回国了自是好好贺迎一翻,其实我们连冰儿公主什么都好,但是唯一的不足就是她暗藏一颗些许嫉妒的心理,她讨厌幻颜,讨厌太后从小就护着幻颜,她现在更是感觉自己的一切光辉鲜丽都被她给抢走了,甚至还有公主的头衔。

         夜暮降临,皇宫烛光灯火,载歌载舞,众皇亲、众妃子、众大臣纷纷入席,好不热闹的场面。

         幻颜和连俞寒自然也是从俞王府而赶来。

         宫宴上连俞夜依稀一身龙袍、威严、精神的坐在最上方,旁边除了盛装华丽装扮的太后幻仪外,还有就是同样华丽装扮的皇后辰依儿,当然这次的主人公连冰人自是盛装的坐于右边的皇亲席位上,紧接着是连俞寒和幻颜相并的席位,再接着是连梓余、丞相、将军等依次排序而坐,左边自然也是众妃子、郡主和大臣依次排序而坐,面前是美酒美食,中间是舞蹈的歌女。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安康。”

         “皇后娘娘吉祥。”

         众人一同行礼,齐声喊道。

         “众卿平生,畅饮攀谈。”连俞夜龙颜大悦道,显得心情异常喜悦。

         这时

         “参见皇上,太后,臣兄来迟,万分抱歉。”连梓竭一席墨绿的宫袍姗姗来迟,直接行着谦礼。

         这话一出众人安静下来,要知道这轩王可是好些年不曾来皇宫了今日突然造访,都感到既是惊讶又有些诡异。

         “呵呵,轩王兄真是稀客快快入座。”连俞夜有瞬间怔愣,反应过来连忙笑道。

         “难得轩王爷还记得起皇宫,不必这么客气。”幻仪笑着插了一句,双眸暗藏着冷漠和忧郁。

         “恩,谢皇上和太后不怪罪。”连梓竭闻言表情依旧平静,寒暄一句便大步走向了连梓余的旁边正欲坐下来。

         这时

         幻颜脸色刷白,在刚刚一刻她便清楚的看到了连梓竭的容颜,心里顿时澎湃,激动。

         下一秒

         直见幻颜起身直接奔向连梓竭,一把抱住他修长结实的身型,满面泪水的望着他的脸庞。

         “轩,我是默默,我好想你!”幻颜语气尽是思念。

         场面哗然,空气凝固。

         众大臣都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

         连俞夜和幻仪、辰依儿亦是如此。

         陈媚儿等人当然也是不明所以的打量着他们。

         幻霖和天湖蓝表情甚是难看的望着他们。

         连梓余也是显得很是吃惊。

         连俞夜左后面的站立的刘闲更是担忧的加疑惑的目光投向幻颜。

         连俞寒面无表情双眸蒙上一层寒霜,他也不知道幻颜这是什么意思。

         连梓竭被这一投怀送抱,被面前人儿的泪水弄得怔愣起来,完全不明所以,更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此刻众人都纷纷议论,交头结耳起来。

         “他们什么关系啊?”一大臣小声开口询问着旁边的官臣。

         “不知道啊!”另一官员回道。

         “貌似幻颜公主和这轩王的关系不错啊!”又一大臣开口道。

         “更像有奸情。”另一官员小声道。

         “……”等等猜疑的话在宫宴上传的沸沸腾腾。

         连梓竭反应过来,连忙一把推开推开怀里的人儿,恢复冷漠的神色“你是谁,请自重。”。

         幻颜被推的差点一个踉跄,她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冷漠男子,泪水低落,“你不认识我了,轩,你怎么会不认识我了。”幻颜从新上前一把抱住他颤抖的低吼道,或许她是来这太久了才会如此失控如此激动。

         众人看着幻颜又抱住了轩王便觉得幻颜这真的是如此的失礼,当然更是怀疑他们俩有神秘关系。

         陈媚儿双眸紧缩,满腔的怒火,但是却不能发出来,她没想到她心里竟然还是在乎的。

         “放开。”连梓竭满头黑线怒吼道,他没想到还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女人。

         “幻颜公主,你怎么了?”连梓余起身询问道,双眸暗藏情绪。

         幻颜彷佛什么也听不见,低喃道“轩,默默想你了,想家了。”她是真的好想家的。

         就在连梓竭听得满头雾水正欲大怒之际。

         连俞寒腾的从席位上站起快步走向他们的面前,直接一把将幻颜拉开洋装笑容道“王兄莫见怪,本王的王妃可能认错人了,若不说王兄长的很是熟悉了。”连俞寒说话的同时狠狠地在幻颜腰迹掐一把。

         “没事,弟妹真是眼拙。”连梓竭闻言看了幻颜一眼后直接意味的回了句后便在席位坐了下来,表情恢复冷淡,彷佛刚才之事并不影响他的情绪。

         连梓余担忧的看了幻颜一眼后便也自觉地坐了下来。

         然而幻颜腰部传来的疼痛使她立马清醒了过来,表情同时也镇定了下来,看着面前男子那张熟悉的容颜笑着解释道“轩王爷抱歉,本王妃还真是认错人了,你张着一张大众脸。”幻颜说完狠狠地瞪了连俞寒一眼,直接抽离他的怀抱,支身回道,座位,她想她还真是认错了,这个虽然很想但这气质咋这么阴冷了?

         连梓竭见状没有讲话,表情有些疑惑,什么是大众脸啊?当然更是疑惑这幻颜一前一后的反差态度。

         连俞寒没有讲话,表情黑色的回到座位。

         众大臣没有讲话自然也是奇怪幻颜刚刚一番话。

         “都别疑惑了,原来俞王妃是认错了人了,轩王难得来一次宫认错也很正常。”连俞夜见状开口解围。

         “哦,原来是认错人了。”众大臣附和一句,便不在纠结此事。

         这时歌舞再次燃起。

         天湖蓝和幻霖对望一眼,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刘闲淡淡看了眼连俞寒后也恢复了平静的心态。

         “你刚才在干吗?”连俞寒在幻颜耳旁压低声音道,同时也一把拥住了她,语气有些微怒。

         “王爷认为颜儿在干嘛那就是干嘛了!”幻颜同样低声回道,语气也不是很好,谁让他刚刚要掐她下手那么重,她现在腰还疼了。

         “…”连俞寒闻言气结,便不再讲话,他想:要是继续和她多言语几句肯定的给被她给气死。

         这时

         “欢迎公主回国。”众大臣对着连冰儿恭敬道。

         “恩。”连冰儿礼貌的点点头。

         接着宫宴上众人便是饮酒、欣赏舞蹈和品尝美食的乐趣。

         幻颜见连俞寒不讲话便也不打算先理睬他,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感觉有双敌意的目光在她身上,这么疑惑着,她便向着向着对面的陈眉儿望去。

         然而

         只见一女子身穿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美目盼兮、国色天香,只是那表情却是另一翻的风味。

         幻颜在脑海里飞快地思索了一翻,她确定她可是从未见过这女子啊,可是为嘛她这般仇恨的看着她,幻颜见状狠狠地回瞪了一眼,便移开目光她才懒得和她计较。

         齐微看着幻颜瞪了自己一眼,表情更是敌意相向,在看着她旁边的冷酷男子,心里愤愤不平“她怎么可以配的伤她的寒哥哥了?”。双眸满是嫉妒。

         “吃糕点。”连俞寒见幻颜压根没有理睬自己,便从盘中拿起一块糕点递到幻颜的嘴角温和道。

         “哼。”幻颜见状冷哼一声头一调,显然不给连俞寒面子。

         幻仪、连俞夜、辰依儿、天湖蓝和幻霖等人都在猜想他们这是在闹哪出?

         “吃了。”连俞寒见状表情未变,但语气有些微怒。

         “不吃。”幻颜闻言转过头低声道,丝毫没有怕的感觉。

         就在幻颜以为连俞寒会大怒的同时。

         然而

         “不吃,本王自己吃。”连俞寒淡淡道,接着便慢慢品尝着手里的糕点。

         幻颜见状无语的撇撇嘴。

         而这一切全部落入连梓余、刘闲和齐微儿、连冰儿等人的瞳孔中。

         “咦?王嫂还真是有脾气,竟然这么不给王兄的面子。”连冰儿忍无可忍低声开口讽刺道,她真心认为这个幻颜在她面前她就显得黯然失色。

         “咦?连冰儿公主,本王妃和俞王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幻颜闻言同样低声的回击过去,她才不怕她了,敢讽刺她惹她,那么她便接招便是。

         连俞寒听着她们两人的低声言语并没有讲话,反倒觉得意味十足。

         “哼,以为本公主爱管闲事。”连冰儿闻言脸色一变直接冷哼道,接着便不在言语,暗想:和她斗,来日方长嘛!

         幻颜也不在理会她,目光小心翼翼的向着轩王连梓竭投去,她真的很是奇怪他张的怎么和轩一模一样,难道是他的前世?她的心有些凌乱了。

         “他很帅?”连俞寒看着幻颜又将目光投向了连梓竭双眸一沉,便附在幻颜耳边低声询问道。

         “恩。”幻颜点点头,丝毫没有听见连俞寒具体说什么,目光一直打量着连梓竭没有离开。

         连梓竭明显的感受到异样目光在自己身上,此刻他不用看就知道是何许人也,所以他并没有调头去望,而是依旧平静的样子,彷佛他只是坐在了这里,可是灵魂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