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寻找运星(三)
        湖畔那依依的杨柳确是大自然的骄子。风平浪静的时候,杨柳好像一位温顺的长发姑娘,将满头青丝洒向水面。风一吹来,柳枝轻轻地拂过水面,平静如镜的湖面泛起了一道微波,好像一位技术高超的速滑运动员飞快地在冰面上滑行,身后留下一道浅浅的白杠。很快,水面又平静如故了。

         这时

         一抹黑影从空跃过,稳稳站立在了青幽幽的草地上。

         “来了。”湖畔边的身影转过头来,淡淡问道。

         “姐姐,我们又失败了,幻颜没有死听回来的人说她好像还有武功了,看来百林丹还真的是有效的。”陈玖儿取下蒙面巾淡淡道。

         “玖儿,怎么非要杀她,不是说杀俞王的吗?”陈媚儿淡淡询问道,此时的她换掉了华丽奢华的贵妃装扮,一袭黑色的紧身衣物将她较好地身段更加凸显出来,长长的发丝简单的一个头簪固定,怎么看都是别有一翻江湖的味道。

         “姐姐难道不讨厌幻颜,不杀她难解玖儿的心头之恨即便她已经中毒了,况且姐姐不恨辰依儿么?其实她们都是我们的阻碍,特别是幻颜她在就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姐姐大概还不知道是谁救了她吧?”陈玖儿凌厉道,想到连梓余救了她,她就觉得很是气愤。

         “是谁?”陈媚儿闻言皱皱眉头询问道,谁说她不讨厌幻颜的?她可没有忘她那骄纵自大的模样,还有自己尊严的侮辱。

         “是西康王。”陈玖儿恶恨恨地答道,她真恨不得亲手杀了她,因为只要有她幻颜在就不可能有她陈玖儿的容身之地。

         “什么?是他?他为啥?”陈媚儿闻言显得很是吃惊,她不明白他为何要救自己的敌人。

         “西康王爷应该是倾慕她了,她幻颜还真是好命有刘闲和俞王的爱意,现在连西王爷都倾慕了,留她就是祸害懿千年。”陈玖儿语气满是嫉妒的恨意。

         “刘闲?他不是宫里的太监吗?”陈媚儿有些疑惑的出声,难道太监也会倾慕女子?

         “他不是太监,他和幻颜从小长大,幻颜没失忆前和他两情相悦,谁知道她会失忆了。”陈玖儿细细地解说道,语气依旧埋藏恨意。

         “不是太监?看来他是保护皇上的。”陈媚儿闻言心里这么想着,看来她以后再宫里可得更加小心些了。

         “姐姐,玖儿的意思是继续追杀,她幻颜已经回相府了而且据说是出府去玩耍了。”陈玖儿继续提议道,她虽然不明白她为何会回去相府,但是这不失为一个好机会,身边没有人保护她,她看她有何本事逃离刀枪剑雨,想到这表情变的狞狰。

         “玖儿你看着办吧,记得小心些行事,我得回宫了,离开太久会被抓到把柄的。”陈媚儿提醒道。

         “恩恩。”陈玖儿点点头,心里却是无比沉重,她要是真的中毒了又会怎么样了?

         “恩。”陈媚儿轻轻点头回应一句,随后一个遁步跃起随即身影消失。

         “幻颜…”陈玖儿双拳紧握,表情阴沉。

         另一边

         “你是谁?凭什么教训我?”地上男子反应过来缓缓爬起身子怒气冲冲道。

         木虚也进了屋子,两颗眼珠子鼓动着,害怕都看着自己生气的父亲。

         病床上的女子亦是虚弱的看着他们,双眸黯然失色显得些许惊慌。

         “我是谁?我是你姑奶奶。以后再这么对女人看我不打爆你那颗多余的脑袋。”幻颜火大的警告道,她生平最看不惯男人欺负女人了。

         “你…你…你莽夫打哪来的。”男子表情变的狞狰,指着幻颜胸口起伏龇牙咧嘴道。

         幻颜闻言脸色一黑正欲再次出手。

         然而

         “咳咳…”木塌上的女子传来严重的咳嗽声。

         “娘亲。”木虚见状连忙跑到娘亲的塌前大呼一声掉下了眼泪。

         “虚儿,娘亲…怕…是不行了。”女子声音沧桑道,苍白的脸上尽是悲伤。

         “娘亲,虚儿不要娘亲离开。”木虚声抽泣道。

         这时

         “哼,你早就该去了。”男子冷哼一声开口道,语气和表情都毫无怜悯之情。

         “咳咳…咳咳…”女子闻言咳嗽的更严重了,满是绝望的望向自己的相公。

         “啪啪。”幻颜见状皱皱眉头直接一个耳光帅上了旁边的粗旷男子,随即走向塌前的女子安抚道“不要放弃,我会救你的。”幻颜表情认真道。

         “真的是不可理喻,赶赌场去。”男子捂着发疼的脸恶狠狠的瞪着幻颜,但又无法打过的他,只好气急败坏的低吼一声,接着便快速的出了门。

         “混蛋。”幻颜胸口起伏,有杀人的冲动,但是眼下救人比较重要。

         “大哥哥,娘亲她…”木虚看着幻颜低喃道,眼泪如水般倾斜下来。

         “没事,我会医好你娘亲的。”幻颜看着小孩子的满脸泪水心里一阵抽痛保证道,曾几何时她也这般绝望的疼痛。

         “谢谢小伙子,没用的。”塌上的女子看着幻颜淡淡一笑,无力的声音响起,她都病这么久了怎么可能好了?况且她哪来的银子看病医治了。

         “木虚,快我们替你娘亲去找大夫。”幻颜闻言对着旁边眼泪汪汪的木虚说道,说完便扶起塌上的女子辈背了起来,随即快速的跑了出去,她感觉到了女子的虚弱和快死亡的气息,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必须救她。

         木虚见状很懂事的自己跟了上去。

         幻颜背着背上的女子一点也不感觉重,步伐加快,她清楚的知道她现在是有轻功的可是后面还有木虚了,所以理所当然的放弃这个一瞬间的想法。

         “你是女子吧?不用救我了,我…我不行了。”背上的女子虚弱道,她明显看到了幻颜的耳洞。

         “不要胡说八道,我说你会好就一定会好。”幻颜闻言低吼一句,接着便更加卖力地奔跑。

         木虚在后面累的上喘下气,但仍然没有停下步伐,小身板紧紧地跟着。

         半个时辰后

         幻颜一路来到街道,最终守的花开见云雾,将背上的女子带到了药铺,替她找上了大夫。

         而此刻背上的女子已经昏迷了过去。

         “大夫,快…快帮她看看。”幻颜放下背上的女子,气嘘嘘的说道。

         “好!”正在整理药物的大夫见状连忙放下手中的药物走近观望。

         幻颜满头大汗的在旁边焦急的看着,并且更是担心的往门口瞧去,暗想:小木虚不会走丢了吧?

         “快帮我把她扶到里屋塌上去。”大夫搬看女子的双眼后急切地开后道。

         “恩。”幻颜闻言点点头接着便和大夫一起将女子挪到了里屋的木塌上,乘着大夫医治之于,幻颜连忙出了药铺去找木虚。

         幻颜一路沿着回路走,走了一段路程终于发现了木虚累趴在石旁的小身子。幻颜摇摇头走近他。

         “木虚。”幻颜伸手摇摇石板上的小身子低声呼唤道。

         “大哥哥。”木虚闻言连忙转过头惊喜道,他实在是走不动了。

         “没事啦!你娘亲现有大夫医治了。”幻颜摸摸他的头温和道,心想:真难为他这么小的孩子了。

         “真的吗?”木虚闻言脸上有了天真的笑容。

         “那我们走吧?”幻颜牵起木虚的手笑道。

         “恩。”木虚点点头和幻颜笑着迈步离开。

         一个时辰后。

         街道上人才拥挤,热闹非凡。

         连俞寒和何其一前一后进了客栈。

         “王爷,有可能真的只是传说了。”何其淡淡道,想着他们一个时辰里已经把所有阴历年女子的脚都看了,可是别说什么五角形态了是根本连啥图案都没有见到。

         连俞寒沉默,心里彷佛很是失落。

         “王爷,王妃吉人自有天相,应该没事的。”何其看着连俞寒没有讲话开口笨拙的安慰道。

         连俞寒依旧没有讲话,只是表情变的更加沉思了。

         “王爷,你是不是很担心王妃啊?”何其见连俞寒依旧没有讲话继续开口询问。

         “废话那么多。”连俞寒终于不耐烦的接过话题,他当然担心她了,他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哦!”何其闻言点点头识相的闭嘴。

         连俞寒没有也没有在理会他,径自端起茶水细细品尝,心里却没有那么淡定的滋味了。

         药铺

         幻颜牵着木虚的小手和他一起焦急的等待着塌上女子的醒来,看着她苍白的面色,她想她应该也才二十来岁吧!只是病疾缠身所以才会黯然失色。

         “好了,她的病情拖地比较严重,是需要长期静养和医治的。”大夫拔掉最后一根银针淡淡的解说道。

         “恩,知道了,不过大夫为了她的病情就先在您这静养几日吧?”幻颜点点头开口询问道,她想她这么严重还是在这好,以防病情加重。

         “这…这。”大夫闻言露出为难的表情。

         “这个给你,放心只是在这医治,我会每日来照顾她的。”幻颜直接从怀里拿出一叠银票,淡淡开口道。

         “这个…好吧!”大夫看着银票犹豫了下接过答应了下来,心想:她这病情在这也好,方便医治。

         “恩,谢谢你大夫。”幻颜见他答应下来也由衷的感谢道,暗想:还是银票的权利大啊!

         “那你们先陪陪她吧,我的外去配置药物了。”大夫点点头开口道。

         “恩。”幻颜闻言笑着点点头应道,接着大夫便走了出去。

         “娘亲。”木虚看着陌生人离开后便冲到了木塌前低唤着。

         幻颜摇摇头也出了屋子,她想她得去为他(她)们俩娘准备些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