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寻找运星(二)文文求订
        香怡园

         连俞寒和何其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都是一副没有表情的表情。

         硕大的地方在青光白日显得异常的安静,只有少数的家丁在打扫、摆设,彷佛为了夜晚的来临而忙碌着。

         “哟,二位爷来有何防?我们香怡园的姑娘白天是不做生意的,不过若是二位爷有需要还是可以钦点的。”香怡园的老鸨见状便迎了上来,打量着连俞寒和何其均是双眼放光,更是热情加客气的声音响起。

         “何其。”连俞寒闻言皱皱眉直接对着身后的何其唤了一声,表情和语气都有些许的不耐烦。

         “妈妈,这银票拿着立马替我们安排一间厢房,然后让春梅姑娘、墓园姑娘、绿娥姑娘、相红姑娘和平凡姑娘到厢房来。”何其立马明白了连俞寒的意思,直接从怀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银票递之吩咐道,表面虽然表现的很是自在大方,心里却是十分的郁闷:明明就他让他来找什么阴历年女子的,这倒好像他拉他来似地表情。

         “哦,好好,我立马去准备。”香怡园的老鸨看着眼前的一跌银票两眼冒着火花,很是开心的接过,更是激动的点头恭敬道,随即大声对着一旁的家丁道“快带二位爷去阁楼的上好厢房。”对着他们说完的同时便也收起银票上阁楼去准备了。

         连俞寒依旧面无表情,彷佛周围的一切都没有看见眼底。

         何其也装着悠然自得的轻松样子,他发誓他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家丁闻言便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向着连俞寒他们走近,亦是恭恭敬敬的态度道“二位爷,请跟我来。”说完对着阁楼做了个请的姿势。

         连俞寒和何其闻言便一前一后抬起了步伐。

         很快两人被带到一间装饰华丽的上等厢房,家丁自觉退下。

         “恩真不错。”何其打量了下厢房点头称赞,见家丁背影走远后便指着圆桌的方向对连俞寒恭敬道“王爷请坐下等。”。

         连俞寒闻言白了何其一眼后,便走近圆桌坐了下来,表情依旧风轻云淡。

         何其见状只好郁闷的也坐到了旁边,对连俞寒那一记白眼感到无辜极了,他也很讨厌来这烟花之地的好不好?

         两人都没有讲话,就这么干坐着,空气中弥漫着沉默的意味。

         一会儿后。

         只见香怡园的老鸨带领着五个形色各异的女子走了进来。

         “二位爷人已带到。”香怡园的老鸨客客气气道,脸上是大大的笑容。

         “恩,你下去吧!”何其见连俞寒没有开口的打算,只好点点头直接开口吩咐道。

         “好好。”香怡园的老鸨闻言点点头应道,随即给了身旁女子们一个眼色,然后自觉地退了出去。

         待香怡园老鸨走后,春梅、墓园、绿娥、相红和平凡便笑眯眯的走近连俞寒和何其,彷佛他们就是美味食物的似的目光投向。

         “爷,你长的可真是帅,就让春梅陪你可好?”春梅一眼就看中了连俞寒的外貌,娇滴滴开口后直接就往上扑。

         然而

         “哎哟!”春梅被连俞寒一脚踹倒在地,立马痛呼一声。

         暮园等女子见状,骇然的睁大了眼睛同时也望而止步,胆颤心惊的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男子,更是不敢发出任何声响,生怕下个自己会被一脚踹开,毕竟梅可是香怡园的头牌,比她们都美上几分。

         “咳咳,你们只要把绣花鞋脱之让我们看看双足底便可。”何其见状咳嗽一声开口道,他怎么感觉自己此刻真是十分的有存在感,因为旁边的人都不带讲话的,只是摆着脸色装酷。

         “是,公子。”墓园等人也闻言虽然很是惊讶但是还是连忙点点头应道,这时春梅也自觉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从你开始吧?”何其用眼神撇了一眼红衣女子墓园淡淡道。

         “是,公子。”暮园闻言连忙点点头应道,随即也缓缓脱了一只绣花鞋弯腰将足上的白色里衬拽掉,将脚抬向面前的两个男子。

         “恩,另一只。”何其见状点点头开口示意道。

         连俞寒虽然没有表情没有开口但是目光还是些许的打量。

         暮园闻言点点头将绣花鞋里衬穿好后,连忙又脱掉了另一只学着刚才一样的样子拽掉白色里袜衬将脚抬了起来。

         “你可以出去了。”何其见状淡淡道,同时也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递之。

         “是。”墓园看见银子顿时心花怒放的接过,应了一声后便提着还未来极穿得绣花鞋退了出去。

         其它四人见有银子脸上便也有了笑容,就迫不及待的希望着下个是自己。

         “你吧!”何其看着她们的表情随便指了指黄色衣服的平凡。

         “是,公子。”平凡闻言很是开心的点点头应道随即学着墓园的样子照做。

         当看了她的双足后,何其直接掏出了银子递之说,平凡自是开心的接过,然后亦是提起绣花鞋退之。

         “你。”何其继续开口道,这次指的是粉衣的春梅。

         “是,公子。”春梅闻言亦是开心的回应照做。

         结果亦是美美的拿着银子离开厢房。

         “你。”何其随便指了指一袭青衣的绿俄。

         “是,公子。”绿娥点点应道,便也脱了绣花鞋。

         “好了,你出去吧!”何其见了后将银子扔了过去淡淡道,心里无声的叹息“怎么都不是?”。

         连俞寒表情依旧没有表情,只是心里突然有些失落感。

         绿娥自然开心的拾起银两离开。

         何其看着最后的红衣艳丽女子没有出声,他想她肯定也不是。

         “公子,我可以了吗?”相红见他们没有叫自己于是主动开口道。

         “恩。”何其淡淡点点头,虽然不抱希望,但是还是得目视一下。

         连俞寒没有出声,自然也没有反对的意见。

         “是,二位爷。”相红闻言很是开心的点点头应道,随即快速将双脚的绣花鞋都脱了,学着先前墓园等人的样子抬起脚。

         果然答案如他们所想。

         “下去吧!”何其将银子丟之,淡淡道,心里感到一丝疲惫。

         “是,多谢二位爷。”相红见状回应一声,随即宝贝似地捧着银子出了厢房。

         “王爷,看来,她们都不是了。”厢房恢复平静,何其望向连俞寒淡淡道。

         连俞寒沉默了…暗想:难道真的没有?

         何其看着连俞寒没有讲话,便也不再开口,他知道他一定是难过失望的。

         良久

         “走吧!再去找。”连俞寒淡淡道,开口的同时人也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何其见状便也起身跟上步伐。

         就这样他们又是一前一后的姿态出了香怡园,向着另边的方向走去。

         而

         幻颜早就在上一秒带着吃饱肚子的小男孩向着他家的方向而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幻颜牵着小男孩缓缓走着,想着认识也是一种缘分,便开口询问道。

         “木虚。大哥哥,我叫木虚。”小男孩开心答道,彷佛把幻颜当成了亲人般地信任。

         “木虚?”幻颜闻言满头黑线,心想他父母还真是会取名儿,竟然取个“虚”字,那不摆明了是软弱么?

         “怎么了?大哥哥难道木虚名字不好?”小男孩看着幻颜不好的表情,天真的问道。

         “没有啦!木虚很好听,不过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变强哦!”幻颜闻言将折扇一丢,摸摸找男孩的头笑着回道,她怎么可能打击一个看起来才五六岁小孩子的心灵了?

         “恩。大哥哥扇子不要了么?。”小男孩闻言点点头,看着被关在丢在一旁的白折扇天真的问道。

         “恩恩,先放那吧!碍事。”幻颜点点头撇了被她扔掉的折扇一眼淡淡回道。

         “哦!”小男孩闻言懵懂的点点头。

         半个时辰后

         “木虚这就是你家?”幻颜看着用木头搭建的房子,还有竹竿围成的院子,以她现在住的王府来讲,这难免有些简陋了。

         “恩。”木虚点点头。

         幻颜闻言牵着木虚的小手缓缓向院子走去。

         而这时

         “你别一天死不死活不活的,要死就赶紧的,老子没有空管你。”一阵粗旷的怒吼声传来。

         幻颜顿住了脚步。

         “是爹爹在凶娘亲。”木虚小声对幻颜讲道。

         这时

         “相公,我…我也不是故意这样的,我…也不想…不想连累你啊,可是如果你不去赌我的病也许就会好了,我现在已经…不…不奢求什么了,只希望你可以善待虚儿,他…他还小不能吃苦…”女子脆弱的抽泣声响起。

         幻颜紧紧地握住木虚的小手,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微微颤抖,她没想到他这么小就懂了这么哀伤的情绪。

         “你以为有钱就可以看病,我告诉你在做梦,我就算有一文钱也不会给你看病的至于那个小鬼就让他去讨饭养着我好了,你嘛求你早点断气,好少一个人的粮。”男子更是凌厉的声音传了出来。

         幻颜皱皱眉头,松开木虚直接冲了进去,看着面前表情狞狰的麻布男子正目光汹涌的对着床上病危的柔弱女子,忍无可忍,直接走近男子一个飞腿就将他踢倒在地。

         “哎哟!”男子立马痛呼一声,看着突然出现的年轻小伙子,貌似还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欺负女人?你算个屁!”幻颜暴起了粗口,双眸阴冷的射去。

         ------题外话------

         文文求订啊!支持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