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 心意
        西王府,两个大男子各坐一方对弈,好不闲情逸致。

         突然

         “吃。”连梓竭淡淡的声音响起。

         连梓余见状扶扶额头一笑回道“王兄,臣弟又输了。”他记得没错的话他已经输给他好几局了吧?无奈他实在是棋艺不精堪。

         连梓竭闻言丢下手中的棋子淡淡的声音再次响起“王弟,这下棋就犹如战场,若是走错一步皆是满盘皆输。”他这话隐藏着某种暗示。

         “恩恩!只是王兄这次出征他肯定是会让俞王和倾家军一起进发的。”连梓余点点头开口道,他自然明白他王兄这句话的意思,他们都计划就在这一次了,一切成败就在以此了,夺回他们的一切,势必要复仇。

         “都安排好了吗?让凌替多加注意了。”连梓竭闻言开口叮嘱道。

         “恩安排好了,凌替可能最近邦里琐事太多,特别是那个月焰邦让他很是烦恼。”连梓余点点头回答道。

         连梓竭闻言点点头便没有在讲话,彷佛又恢复了平常的冷淡。

         连梓余见状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王兄,臣弟不想伤害幻颜。”。

         这话一出空气顿时有些压抑。

         连梓竭闻言双眸直视着连梓余淡淡道“你爱上她了?”这不是疑惑而是在陈述。

         连梓余默认的点点头,他现在已经特别后悔当时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意。

         “本王劝你还是忘了好了,毕竟你们不可能的事。”连梓竭闻言淡淡提醒道,他不想他这个唯一的亲人也会承受他所承受过得痛。

         “算了,不提这个了,陈玖儿打算怎么办?现在明显俞王他没有中毒了。”连梓余闻言心里一阵烦躁,于是连忙调换了话题。

         “由她吧!反正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了,至于冰魄散魂飞是否有解药?还是怎么回事得去查清楚。”连梓竭淡淡回答道,双眸有着摄人心魄的阴冷。

         “恩!”连梓余闻言点点头应声道。

         接着他们都陷入了沉思。

         记忆中

         那是他们一个八岁,一个十二岁,他们的父皇驾崩了,原本是拟定他连梓竭这个太子登基的,他们的额娘彦妃温柔美丽,深受他们父皇的宠爱,然而他们母子三人宫中无依,幻仪皇后和丞相幻霖便拥戴了连俞夜为帝,并且亲自赐死了他们的额娘,如此仇恨他们岂可不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一直在计划着怎么报仇雪恨。

         夜暮降临幻颜和连冰儿早已离开皇宫。

         此刻的御书房除了连俞夜、刘闲外,当然还有倾星月和连俞寒都没有离去,四个大男人此时相继对座品茶畅聊,就向朋友般没有任何约束。

         “朕这茶的味道怎么样?”连俞夜放下茶杯笑着询问道。

         “没有本公子茶楼的茶口味好!”倾星月第一个回答道,他的心情真是低落到了极点,这茶虽苦涩但是他却感觉不到好喝也感觉不到难喝,只能说喝在嘴角完全是枯燥无味。

         连俞夜闻言索性闭嘴,这人摆明还在气头上,他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连俞寒和刘闲自是没有讲话,他们不会自讨没趣了。

         然而

         “俞王,你什么时候做起月老了?”倾星月不满的抱怨道。

         连俞寒闻言挑挑眉然后轻饮一口茶水不紧不慢的回答道“本王的心意,况且你也到了该成亲的年龄了。”

         倾星月闻言忿忿不平道“要成亲你自个成去,反正本公子不干。”他依然表明着自己不从的态度。

         “咳咳…星月啊!其实皇妹甚是可爱,何况圣旨已下岂有收回之道理,要知道君无戏言。”连俞夜闻言咳嗽一声劝解道,更何况他现在也是认为他们颇为般配。

         倾星月闻言满头黑线直接道“既然这样,让刘闲当这个驸马好了!”他可没有看出那个刁蛮公主有多可爱,他才不想就这样成亲了,一个人游山玩水好不自在。

         “噗…”正在品尝茶水的刘闲闻言一不小心将茶水喷了出来,而刚好喷在了对面连俞寒的那张俊脸上。

         连俞寒脸色顿黑。

         “这的怪他,干嘛没事往我身上扯!”刘闲见状撇了眼倾星月后淡淡的开口一句,然后继续品茶故意不去看连俞寒那张阴沉吓人的脸,彷佛一切于他无关。

         轻星月见状连忙从衣袖中抽出手帕丢给旁边的连俞寒,装作默不吱声的样子。

         连俞寒虽然很生气但还是接过手帕擦拭脸上的茶水。

         连俞夜这个时候自然也是识相的没有吱声。

         然而

         “说吧!你到底什么想法?”连俞寒并没有生气,直接将手帕丢到倾星月面前淡淡开口询问道。

         这一举动反倒让刘闲等人都有些哑然。

         倾星月嫌弃的撇了眼手帕,然后回答道“反正我倾慕幻颜又不是一两日了,无奈她看上你,本公子自然没有打算成亲妻妾的打算了,一个人云游四海,逍遥自在好不快活。”他现在讲得全是肺腑之言。

         这话一出。

         “噗…”刘闲再次喷茶,不过这次连俞寒快速的一闪,所以倒霉的就是倾星月了。

         “刘闲,你什么意思?”倾星月望着刘闲怒吼道,直接拿起面前的手帕擦拭脸庞,完全忘了先前的嫌弃。

         “失误!”刘闲看着倾星月狼狈的样子淡淡回了句,丝毫没有愧疚之意。

         连俞夜听着倾星月的话虽然有些吃惊,但索性反应不大,他看着他们的状况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情敌。

         连俞寒铁青着脸直接开口警告道“她现在是本王的王妃,你们就死心吧!”。

         倾星月和刘闲闻言没有出声。

         这时

         “好了,天晚了,回府了!”连俞寒淡淡丢下一句便开口离去。

         “算了,我也告退了。”倾星月看着连俞寒远去的背影,便也淡淡开口道,说完起身行了个退礼,既圣旨以下他也只能委屈求全了。

         连俞夜看着就剩下他跟刘闲两人了,便开口询问道“你还不能释怀?”瞧他刚才那喷茶的样子,就可以看出他还是在意的。

         “皇上,微臣告退了。”刘闲闻言直接起身行了退礼,然后义不容辞的转身,并没有回答连俞夜的问话。

         连俞夜见状哑然,瞧这一个个都不把他放眼里了。

         夜晚,皓月当空,丝丝凉风拂掠。

         幻颜披散着长发坐着府顶上观看着夜空繁星点点,享受着晚风的吹拂。

         连俞寒一进府中看见的就是府顶上,夜空下一抹白影,只见她发丝衣裙都在随着晚风飘舞,她头微仰彷佛看什么看的极其入神,彷佛仙女般出现在此地,长长的青丝时不时扫视着她的脸庞,周围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包括府顶的她亦是安静毫无波澜,连俞寒自然知道此女子不是他的王妃还会是谁。

         突然府顶女子低下头对着他微微一笑。

         “王爷,准备一直这么站着?”幻颜笑着看着连俞寒询问道,其实她早就感觉到他的出现了,只是等他先开口,无奈他却纹丝未动,默不作声,所以她只好先打招呼了。

         连俞寒闻言挑挑眉,接下来一个遁步飞跃到了幻颜的身旁,很自然的贴着她旁边而坐顺手将她轻轻拥入怀中。

         只是

         “怎么不多穿点?这么凉!”连俞寒刚碰触到幻颜感受到她身上的冰冷,便直接变了脸色低声训斥道,同时快速解开自己的外袍径自替她披上后,便再将她拥入怀中。

         “其实…不冷…”幻颜见状笑笑呓语道,将头自然的靠向他的怀里。

         “怎么还不歇息?都这么晚了?”连俞寒温和的询问道。

         “因为今晚的夜好美,好宁静。”幻颜闻言温柔的回答道,其实她想说她一个人睡不着的。

         “恩,喜欢的话本王陪你!”连俞寒闻言点点头说道,眼眸同时扫视了一眼周围,今晚的确很宁静,空气也不错。

         月光下两人柔情蜜语起来。

         “恩恩。要是王爷能永远这么陪着颜儿就好了!”幻颜点点头低语道,那便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期待。

         连俞寒闻言心里一颤,没有回答,他何其不想!可是可能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对自己越来越重要,总是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可是他们注定是仇人,他本来不想将她卷入,可是她偏偏要来时,曾有一瞬间的想利用她来复仇,然后让他们都无处遁逃,现在他开始动摇,他开始想要告诉她一切,更想要抛弃一切带着她远走高飞,他想要和她永远这样相拥一生,不不离不弃,可是他可以这么做吗?可以吗?答案是了不可以。

         “怎么了?不行吗?”幻颜见连俞寒没有出声回答,便抬起头询问道,双眼满是期待。

         连俞寒看着幻颜如此的神情,顿时心里一抹痛楚,轻轻在她额头印上一吻,便当作回答,因为他突然发现他无法回答她了。

         幻颜见状娇羞的笑笑,更是以为这便是承诺,然后她又继续开口道“夫君你许颜儿一世温情好吗?”。

         “好!”连俞寒这下没有犹豫点点头应道,他知道这下他不能再沉默了,不然她定会伤心的,其实只要她愿意他是不会辜负她的,但是当她知道真相后她还会愿意吗?结果是他不敢想象的。

         幻颜闻言很是满意,脸色有着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