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诡异
        清晨,膳桌上,连俞寒平静的表情优雅的用膳,幻颜亦是满脸笑意的用膳,可以说她是此刻最为开心的一个人了,齐微儿当然是在花痴般地垂涟着俞王了,而连冰儿就显然没有那么好的心情了,只见她是满脸的郁闷情绪,话说她就快成亲了,她哪里开心的出来!这几日看着连俞寒对幻颜的宠爱,说实话她真的是无比的羡慕,她自然也希望自己有人人宠爱着,可是那个倾星月她根本完全不任何希望了,更何况一见面他们就动手了,以后是什么样的日子简直可想而知。

         这时

         “寒哥哥,来喝汤,都要出征了,难免吃不饱,现在的多多补补。”齐薇儿亲自盛了一碗汤递到连俞寒面前,柔媚的声音响起,双眸更是情意绵绵。

         幻颜见状假装没看见的埋首扒着碗里的饭,吃在嘴角却是食不知味。

         连冰儿依旧沉思在自己的情绪里,根本没有注视他们的这一暮。

         而周围的仆人和婢女都默默低头彷佛这位郡主比他们王妃更加关心起了他们的王爷,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这种话她们是不能够说出来的。

         连俞寒见状皱皱眉,心想:这个齐微儿怎么回事?伤也好了,怎么还不回府?难道他这王府呆上瘾了?想到这他淡淡道“齐儿,你该回去了,别在胡闹了!”语气颇有些不耐烦。

         齐微儿一听心里一颤,她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又怎么看不出他的厌烦?想到这她恶恨恨地瞪了幻颜一眼后,假意笑道“等冰儿公主成亲后,寒哥哥出征后,齐儿就回去了。”她好不容易来的又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走了,她当然的多留些时日,更何况她还没有行动了。

         连俞寒闻言干脆闭嘴,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幻颜感觉到齐微儿的敌意目光,于是便抬起头对她相视一笑,另外夹了青菜往她碗里放去,笑容满面道“齐郡主,青菜对皮肤好,可得多吃,既然喜欢住那就多住些时日,这样也可以和本王妃多多了解对方,更是可以闲闲嗑解解闷。”她现在可是学会了对于情敌笑脸相迎,不然大眼瞪小眼该是有多么的累啊!

         “多谢王妃姐姐关心。”齐微儿闻言勉强的客套的回了过去,连俞寒就在旁边她当然不会傻到和幻颜做对,不过看着她那虚伪的笑容她就更是火大的很。

         “郡主不用客气!”幻颜自然是直接回答道。

         齐微儿闻言干脆闭嘴,因为此刻她是说不过她,也比不过她的,所以她依旧给连俞寒夹菜,看看她是否还能那么沉静,是否笑得出来。

         然而幻颜只当没看见的继续用膳,表情并无任何变化。

         这时

         “本王有事先走了…”连俞寒终于受不了的放下筷子,淡淡丟下一句后便留给了她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

         下午,暮色有些昏黄,空气也是闷闷的,枯燥无味。

         幻颜坐在后院的凉亭里,表情痴迷的看着池塘里游动的鱼儿,说实话到目前为止她都不懂她被车撞了,怎么又会来到池塘里,而且还到了别人的身上,可是明明身体的部位都一样,连脚板那个胎记,胸前痣都一样,可是如果还是原来的自己,那为什么她来时那么小,根本是14岁嘛?总之一切的一切她都迷茫,不解,不过现在彷佛这一切也不在重要了。

         这时

         连冰儿一袭粉红色的绣花罗衫,踩着曼妙的步伐向凉亭而来,罗裳下下着珍珠白湖绉裙,那瓜子型的脸蛋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明亮似水眸子闪过一抹忧郁。

         然而就在她后面齐微儿的身影也逐渐清晰。

         她身穿金黄色的云烟衫绣着秀雅的兰花,逶迤拖地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手挽碧霞罗牡丹薄雾纱。云髻峨峨,戴着一支漂亮的头簪,脸蛋娇媚如月。

         幻颜看着她们越走越近,柳眉紧,她想这下她又不能清静了,不过她较满意的是这次她们都没有带婢女跟随,看来她们还知道她的小环在相府,所以才不带婢女来,然而她想错了,只见在她们十步之于小尚和小香的身影出现,幻颜无奈的撇撇嘴,小环嫁人是好事,她也很为她高兴,可是她却感觉身边少了她,她是感觉既无聊又不习惯了。

         “王嫂难道不欢迎冰儿?”连冰儿径自在幻颜旁边坐下,看着幻颜比副哀愁的模样不由得淡淡询问道。

         这时齐微儿也自然而然的坐到了连冰儿的旁边,虽然很讨厌幻颜但是为了计划她必须得装出一副笑容的样子。

         “没有!你多想了!”幻颜闻言收回情绪淡淡答道。

         这时小尚和小香也各自来站到了连冰儿和齐微儿的身后。

         “那王妃的脸色是针对齐儿的么?”齐薇儿闻言适当的插嘴一句,至于什么计划?时间便回道了昨日的夜晚。

         ++++++++

         昨日夜晚,齐微儿已经洗漱好,正准备休息之际,然而…诡异的一暮出现了。

         只见窗户突然被推开,紧接着一抹黑影跃了进来。就在齐微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黑影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她只能睁大眼睛看着,本以为下一秒她就要死去了,然而黑衣人开口了。

         “我松开你不许叫,我不会害你!”黑衣人淡淡道,声音显然是个女子。

         齐微儿闻言害怕的猛点头。

         下一瞬间,黑衣果然放开了她。

         “你是谁?来着干嘛!”齐微儿看她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便鼓起勇气询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主要是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幻颜。”黑衣人淡淡的声音再次传来。

         “幻颜?你和她有仇?”齐微儿听到幻颜便敏感起来怀疑道。

         “算是吧!”黑衣人点点头回答一句。

         “那你到我这来干嘛?”齐薇儿闻言问了最关键的问题。

         “因为,我知道你也恨她,所以想要和你合手。”黑衣人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齐微儿在闻言有些错赫的睁大眼睛,她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吧?

         “怎么样?同不同意看你自己?”黑衣人看着齐微儿继续开口道,双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到笑意。

         齐微儿闻言犹豫了下开口问道“怎么各手,我又不会武功!”说实话她也是想迫不及待的除去幻颜,她就是不甘心她抢走了她的男人,做了他的王妃

         “这个!不用武功,只要明日你发现幻颜一个人时便通知我,然后把这个想办法倒进每一个人的茶杯里,至于你自己饮不饮自己考虑吧!这还有解药!”黑衣人淡淡讲完直接递给齐微儿两包小纸袋。

         齐薇儿犹豫了下缓缓接过,望着面前的黑衣人淡淡询问道“我怎么通知你?”。

         “让你的婢女在别院门前露个脸就可以了!”黑衣人淡淡回答一句,接着便没有等对方再答话便从窗户跃了出去。

         便只留齐微儿在房间发呆。

         然而她们并不知道的是当黑衣人从窗户出去时,连冰儿恰巧看见了,只是她目前并没有打算说出来。

         ++++++++

         幻颜听着齐微儿的话,看着她脸上的笑脸,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假装笑着回答道“郡主也多心了,本王妃是因为想恋亲人了。”这她说的反倒是实话,她的确是在感伤“亲情”这种东西。

         “原来是这样啊!”齐微儿闻言笑着点点回应一句,接着便不再讲话,直接等着某人的到来,说实话她也是好奇昨晚的她到底是何许人也。

         她不讲话,幻颜更是没有话讲,空气顿时蔓延着安静的味道。

         连冰儿怪异的打量了一眼齐微儿,但是也并没有发言,毕竟她才不想管她的事情。

         然而这时突然

         只见三抹纤纤身影向她们而来,后面更是跟着三个高矮一般的婢女。

         左边的女子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身穿一袭素锦宫衣,外披水青色轻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三千青丝被挽成一个简单的碧落髻,将一支清雅的梅花簪子戴上。

         右边的女子身穿白色纱裙,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头发斜披在肩,头上一朵牡丹花饰,清新中带点妩媚。

         中间的女子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显示着她那曼妙如蛇的柔软身型,脸色更是精致的妆容,整个就是一妖精了。

         当她们越走越近,幻颜双眉紧皱,她今天肯定没有看黄历,这下好啦!鬼全来了,她们不就是别院那些个女人中的吗?她们来准没好事,幻颜心里这么想着!

         连冰儿反倒有些疑惑的盯着她们,因为她貌似没有见过她们啊?不过看看幻颜的反应她貌似就可以猜测出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此刻心情郁闷的她并没有了往日的看戏心态,所以她只是好奇了会,便恢复了平静的样子。

         而齐微儿也是目光在她们身上穿梭,努力猜测着黑衣人到底是哪一个?可是直到她们走近她都没有猜测出到底是谁,她想当时她就应该看看的。

         就这样大家各怪着心思相聚在了一起,彷佛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