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倾星月和连冰儿
        清晨,晨光殉烂,万物苏醒。

         连冰儿和倾星月,何其和小环这两对新人的赐婚传遍整个幻影国,都知道这是皇上亲自下旨赐婚的,而幻颜的侍女小环也经由丞相认了干女儿,于三日后在丞相府风光出嫁,和连冰儿公主是一早一晚的婚期,比如清晨是小环在丞相府出阁而连冰儿则是在晚上从皇宫里风光出嫁,所以人都对这奇怪的规矩感到诡异,心想:明明是公主为何要在后面出嫁了?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夜晚成亲事别有一番风味,夜色更是美丽又独特这可是连俞夜特别选择的时间段。

         此刻的御书房异常的热闹,除了一袭太监装扮但依旧英俊帅气的刘闲外,还有倾星月一袭袍服雪白,一尘不染的出现在此,他的头发墨黑,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他的背脊挺直?整个人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连俞寒亦也是翩翩而来,只见他身穿一件黑色长袍,头发高高束起,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果然还是黑色比较适合他的冷酷气质。

         就在他们到御书房不久时,幻颜和连冰儿也迈起翩翩玉步来,幻颜今天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若是原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现却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另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身穿淡蛋黄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裙摆拖着很长很长把优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即腰的长随着步伐轻轻摇摆着,头上一条白色珠帘垂额,脸上是淡淡的微笑,双颊若隐若现的酒窝,真是美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而连冰儿一袭淡紫色长裙及地,群摆步伐走动下翩翩起舞,身披蓝色薄纱,显得清澈透明,亦真亦幻。腰间一条白色织锦腰带,显得清新素雅。秀眉如柳弯,眼眸如湖水,鼻子小巧,高高的挺着,樱唇不点即红。肌肤似雪般白嫩,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雅的气势。头上三尺青丝黑得发亮,只是她那表情…完全可以用凶神恶煞来形容,和幻颜走在一起显然是两道不同的风景。

         “看来今日真是个好天气,一大早便来看朕了。”连俞夜脸上看着突然来临的几人笑道,一袭龙袍显得是异常的精神,眉宇间的气质更是气宇轩昂。

         “皇上微臣不想和冰儿公主成亲。”倾星月直接开口道,当他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后就立马赶来了皇宫。

         连俞寒在一旁没有讲话,对于倾星月的反应他意料之中而已。

         “哦?”连俞夜闻言挑挑眉,随后淡淡道“可是俞王说你和皇妹是绝配,既然圣旨都已下了你就接受吧!这岂是儿戏。”连俞夜讲完看看平静的教育寒笑得无比意味,。显然是直接把他给出卖了。

         刘闲闻言双眸划过一丝笑着,就等着看好戏上演了。

         幻颜很自然的坐到连俞寒的旁边,当然她也是认为他们的确般配的。

         这时

         “你以为本公主愿意么?”连冰儿气愤道,虽然看着面前的男子貌似还不错,但是他竟然说不想和自己成亲,难免是多大的打击啊!

         “你们怎么来了?”连俞寒见状皱皱眉望向幻颜低声道,特别是她今日这装容更是让他看着十分的不爽,特别是还翩翩弄得这么漂亮。

         “是王爷皇妹硬要来的,王爷以为颜儿愿意。”幻颜闻言无比委屈的压低声响回答道,记忆瞬间回去了一个时辰前。

         俞王府

         连俞寒一早就赶往了皇宫,而连冰儿和幻颜还在用着早膳。

         当连俞寒的身影消失在府门后,连冰儿终于受不了的大发怒气。

         “气死了,凭什么本公主就突然要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成亲了,而且干嘛还是和你的丫鬟同一天!”连冰儿将碗筷一头满脸的愤怒道,要不是碍于连俞寒她这这几日早就爆发脾气了,突然就被下了圣旨赐婚,而且婚期将近,最主要的是事情她竟然毫不知情。

         幻颜闻言皱皱眉头淡淡提醒道“什么叫丫鬟,公主是人丫鬟就不是吗?”。

         “可是本公主身份比较高贵!”连冰儿不屑的反驳道。

         “身份高贵有什么用主要是看人格,心善,若是一个身份再高贵的人禀性很坏,那么她便也没有多高贵了。”幻颜闻言直接回道,依旧淡淡的语气。

         “反正王嫂就是认为你的侍女好了。”连冰儿闻言直接回道,也懒得去理解她那些深奥的话语。

         “她现在是本王妃的义妹了。”幻颜闻言直接开口纠正道,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那有怎样?反正本公主就是认为不公平。”连冰儿闻言忿忿不平道。

         “什么不公平?公主是因为突然要成亲而气愤吧?”幻颜看着连冰儿气愤的模样直接指出她的真正想法,说完观察下她的眼色后继续道“不过这件事本王妃也颇为奇怪,但是冰儿公主可以放心了,倾星月绝对是个好男子,定会保公主你幸福的。”。

         连冰儿闻言没有讲话,她承认自己是很在意皇兄这盲目的赐婚。

         突然

         “王嫂,我们去皇宫吧!本公主才不要什么赐婚了。”连冰儿腾的站起身子对着幻颜说道。

         所以就这样她们就来到了皇宫了。

         连俞寒闻言没有在讲话,看着刘闲向着幻颜看过来的目光,他直接一记冷眼射了过去。

         刘闲见状无所谓的移开目光。

         而倾星月却因为连冰儿突然的话弄得愣在原地,他没有想到这个公主这么刁蛮,但是自古好男儿不于女斗,所以他目前没有介意,只当她不存在,只是将目光凌厉的射向连俞寒。

         空气中划过丝丝诡异。

         幻颜没有出声,看着他们的反应,气氛明显不对味,敢情他们这几人都是在无形的用眼睛交战了。

         连俞夜在一旁反倒乐的清闲,彷佛根本没有他啥事,心想:还是自己聪明,晓得让他们自己解决。

         连冰儿见倾星月根本不理睬自己于是火气更是甚大“喂,本公主跟你讲话了?你真以为就你也配的上本公主么?”。

         这话一出倾星月收回了对连俞寒敌意的目光,便将实现转移到面前的女子,此刻听才发现他和她竟然都是站着的,而且还站的这么近,轻星月反应过来自然的往后退退同她拉开些许距离淡淡的声音响起“在下的确不配公主,但是在下更是对公主无半点情义,所以公主此言岂不自作多情了。”他虽然知道好男不跟女子一般计较但是也不是随便容人侮辱之人。

         幻颜在一旁听得是满脸的意味,就差拍手叫好了,她可以说她现在绝对是抱着幸灾乐祸得心情。

         连俞寒看着幻颜那笑容是满头黑线,敢情她是十分的开心啊!

         连俞夜和刘闲没有吱声,至少目前还不打算发言。

         连冰儿闻言觉得很是侮辱,顿时脸色一变,手一伸便快速的向面前的男子袭去。

         倾星月见状连忙头一转,躲过了她的一掌。

         连冰儿见状双眸一沉直接一个顿住高空跃下,双脚向轻星月而去。

         幻颜睁大眼睛来看的是很过瘾,她记得没错的话连冰儿这招不就是上次宫宴自己对她用的吗?看来她还蛮会借用的嘛!

         就这样好好的御书房顿时成了倾星月和连冰儿的打斗场了。

         这时

         连俞夜、刘闲和连俞寒三人也是一副饶有趣味的样子观赏,只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一见面就打了起来。

         倾星月步步后退,闪躲退让,他没有想到这个公主不光刁蛮,还是如此的不可理喻,然而连冰儿却是步步逼近,每一脚都带着深厚的劲道,就向对于敌人般地根狠决,倾星月本来不屑还手,但是这样下去只会对自己不利,而让对方更是嚣张,于是他眉头一皱直接一把拉住头顶上的那双绣花鞋,然后用力一个旋转将她甩了出去,连冰儿见状连忙一个弯腰落地站好,然后便一个飞跃继续出招,很快和倾星月对打了起来,当然连冰儿只顾着攻,而轻星月自然是挡并没有用很大的力度和她过招,连冰儿见手上功夫跟本胜不了他只好手脚并用,她隐约可以感觉他的功力深厚,这让她颇有些意外,她没想到他表面看着那么诗情画意的气息事实并没有那么文弱嘛!

         半个时辰后

         “算了,不打了!”连冰儿直接喊停,额头丝丝汗水滴落,气息微喘,显然是累着了。

         轻星月没有讲话只是淡淡的撇了她一眼相比于连冰儿他气息平稳并无半丝变化。

         这时

         “好了,你们也发泄完了,那么就等着三日后完婚吧!”连俞夜适当的开口道。

         连冰儿闻言没有在反驳,彷佛默认了这赐婚的事情。

         然而

         “请皇上收回旨意,既然是俞王的建议何不让俞王自己当驸马,总之在下以死不从。”倾星月淡淡道,语气和态度很是坚决。

         连俞寒和幻颜等人闻言嘴角抽搐,瞧他这是说的什么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