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下棋
        结果就是连冰儿和齐微儿都住进了俞王府,并且她们的侍女也都收拾包袱住了进来,幻颜虽然不高兴,但是也只能咬牙切齿的忍受着。

         一大早,连俞寒就出府了。

         幻颜身穿白色纱裙漫步在后花园,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翡翠簪。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给人一种出尘的儒雅。

         “王嫂,我们下棋如何?”连冰儿。身着一件象牙白拽地长裙,外罩一件镶金银丝绣五彩樱花的席地宫纱,秀发挽如半朵菊花,额间仔细贴了桃花花钿,更加显得面色如春,樱唇凤眼,鬓发如云,走向幻颜淡淡提议道。

         “冰儿公主,本王妃没有兴趣。”幻颜闻言转向连冰儿直接拒绝道,她不认为和她下棋是什么好事。

         站在一旁的小尚和小环看着各自的主子,都没有出声。

         “什么?幻颜你神奇什么?真以为自己比本公主高贵吗?要不是你和王兄成亲了,你也只是个丞相之女。”连冰儿闻言很是气愤道,她总是有办法气她,她本来只是好心找她解闷的,敢情她还不领情。

         “公主你忘了,丞相是你舅舅。”幻颜闻言直接提醒道,她才不在乎什么身份不身份,但是她这样直称爹爹丞相,而且这又不是皇宫,她还真是有些不爽。

         “哦!你不说本公子倒忘了,貌似你还是本公主的表姐呀!”连冰儿闻言淡淡道,说实话她还真是将这层关系忘记了。

         “切,不就是下棋吗!”幻颜闻言冷哼一声,直接向着正院而去。

         小环见状连忙跟上。

         连冰儿见状也漫起了步伐,小尚自是跟上。

         正院

         幻颜和连冰儿对座着,中间是围棋盘摆放着,幻颜的是白子,连冰儿自然就是持着黑子了。

         话说围棋幻颜可是在书上看见过的。

         “王嫂,你会吗?”连冰儿挑挑眉直接拈子放于交叉点,望向幻颜挑挑眉询问道。

         “略懂一二。”幻颜淡淡道,她虽然知道什么叫围棋,不过她确实没有下过,所以自是不会的。据说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是貌似她是真的没有天赋了。

         “哦!不会没关系,只是解闷。”连冰儿闻言点点头柔声道,意外的没有嘲笑,那是因为她也只是略略懂一二。

         幻颜闻言没有讲话,然后便也用手指拈子,正准备放到棋盘上时。

         然而

         连冰儿一个出手夺过了她手中的棋子,动作敏捷。

         幻颜见状瞪了连冰儿一眼,敢情她是又想和她玩了,看着对方得意的样子,幻颜收回目光,假装不在意的继续拈子,往棋盘放去。

         连冰儿见状直接伸出手去抢。

         幻颜见状手腕直接一个360度旋转,躲过了她的袭击。

         连冰儿见状手便再次快速的向幻颜的手加以追击。

         周围的仆人和侍女小环和小圆都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们。

         幻颜见状手腰再次一个旋转,然后指头淡淡一弹,棋子稳稳落在了棋盘上,淡淡笑道“公主该你了。”。

         连冰儿收回手,狠狠瞪了幻颜一眼后,便拈子向棋盘投去。眼看棋子就要稳稳落入棋盘,连冰儿微微勾起嘴角。

         然而

         下一秒

         幻颜用退轻碰了下桌子,只见原本该落下的棋子滚动在地。

         连冰儿见状双眸一沉,大拍一下棋盘,愤恨道“你什么意思?”。

         “公主什么意思,本王妃就什么意思。”幻颜无所谓的耸耸肩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既然这样,本公主就意思一翻。”连冰儿闻言表情冷静下来,随即淡淡道,表情有些邪恶。

         果然

         在幻颜疑惑之际,只见连冰儿拈起一枚枚棋子向着自己飞来。

         幻颜见状连忙弯身闪躲,同时也抓起棋盒拈起里面的枚枚白棋子反击回去。

         两人势力相当,棋子大战犹如惊涛鸿雁。

         而这边在大战的同时另一边也在对翼。

         御书房

         “王弟,既然你来了,那就与朕对弈一局吧,朕也许久没有对局了。”连俞夜提议道。

         ?连俞寒闻言也不推辞,道:“那臣弟就向皇上请教了!”

         ?连俞夜闻言龙颜大悦道“好!好!”

         不一会儿

         御书房摆放了一张桌子,刘闲很快在桌上摆好了棋盘棋子,棋盘四角星位上也已交错放上了黑白两枚座子。

         ?这里略略解释一下何谓座子。古代对弈时,会先在棋盘四角星位处交错放置黑白棋子,谓之“势子”,也叫“座子”,现代围棋则没有。古人认为,放置“座子”,则彼此均不能借角固守,就好比群雄逐鹿,必思奠定中原,决不肯偏安一隅。

         ?棋局开始

         连俞夜点下一枚黑子,连俞寒也拈起一枚白子点下,连俞夜随即拈起一枚黑子点下,两人就对弈起来。

         ?十数手后连俞夜虽然遥遥领先,但是连俞寒的随机应变,时有妙手,出人意料。

         ?下至一百余手,战况渐趋紧迫,连俞夜忽连下两着妙手,竟同时征吃了连俞寒两处白子,连俞寒登时陷入困境,这两处白子要是被征吃掉,输局已定。

         ?刘闲在一旁看着,心想:皇上这两处征吃太厉害了,实在精妙。

         连俞寒看着自己的状况,陷入了沉思。

         突然双眸闪过一抹幽光,拈子点于二二路处。

         连俞夜赞赏道,“秒。”连俞夜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他也自有妙计,马上落子一枚卡住白子。

         ?连俞寒见状随即四二路点下,这一子点下,白棋已是无忧。

         连俞寒现在已经和连俞夜势力相对了。

         ?下至一百余手,连俞夜勾勾嘴角的黑子竟无声无息对白子进行了夹击,欲一举切断白棋大龙。

         ?顿时连俞寒又处于了下风,再次陷入了沉思。

         ?想了下马上于九四路点下,准备接应白子,黑子那容他接上。

         ?楚枫当即点于五五路处接应,连俞夜黑子马上一枷,狠着,这一枷,将楚枫边路数子紧紧枷着。

         ?连俞寒皱皱眉再次陷于苦思。

         连俞夜和刘闲对望一眼一同等待着连俞寒的招数。

         良久

         连俞寒突然明白过来,棋盘中间很大的空地,不但使得白子开阔,还连带困住了一枚黑子。

         ?连俞夜决定不救那枚受困的黑子,却是当头一压,要强

         ?就在连俞夜和刘闲一致认为他会提去黑子的时候,连俞寒拈子一点,却没有提掉黑子,而是向着左上方而落。

         连俞夜和刘闲见状,暗想:这什么招数,白棋要被切断了。

         ?然而当连俞夜准备拈子正要点下切断白棋,忽又顿住,慢慢收回,一时盯着棋盘凝思。

         ?连俞寒这一子蕴含万千变化,如果轻率切断,那右上角一片黑棋极有可能被白子困毙。

         刘闲同时也看出了端倪。

         ?连俞夜最终没有切断白棋,而是拈子补,白子长,黑子拐,白子退,黑子连,白子也连,这几下变化精妙异常,黑子把右上角一片黑棋补得滴水不露,但白子也从容的连成一片,已无切断之险。

         两个时辰后,棋剧结束,连俞寒最终输给连俞夜三局。

         “哈哈,看来王弟棋艺不错。”连俞夜大笑道。

         刘闲自觉地收拾棋盘。

         “臣弟只对打仗感兴趣。”连俞寒闻言额头三根黑线,淡淡回答道。

         “那没事,这很快就实现了,不过对待敌人可不就像对翼,可得心思缜密了。”连俞夜意味的回道。

         “皇上,臣弟想在出征前有个请求。”连俞寒闻言点点头,依旧淡淡的语气开口道。

         “哦?是什么?”连俞夜闻言挑挑眉好奇道。

         “让冰儿和倾星月成亲,还有让何其和小环成亲,由皇上亲自赐婚。”连俞寒淡淡道,他也认为他们很相配。

         “什么?朕没听错吧?”连俞夜闻言显得很怕吃惊的开口道,心想:这又是什么情况?

         “对,皇上您没幻听。”连俞寒点点头回答道。

         连俞夜闻言沉默了。

         良久

         “为什么有这种想法?”连俞夜淡淡的询问道,他这个弟弟是会这么关心别人的人吗?不过他看来真是变了很多。

         “何统领和小环是两情相悦,而冰儿也到了该出阁的年龄了,星月是个不错的人选,虽然他习惯四处游荡,但是皇上也是知道他的人品和才识得,到了将军府她不吃亏。”连俞寒很认真的解释道,心想或许这是他为他的考怒,因为他的心思他又何尝不知。

         连俞夜闻言也觉得很有道理,不过他还有疑惑,自然也问了出来“那为何要朕给何统领和小环也赐婚。”他奇怪的很,他们两情相悦大可以自行成亲啊,不过何其看上幻颜的侍女他倒觉得还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是和幻颜一起长大的,自然是个好女子。

         “因为,颜儿希望她的侍女风光出嫁。”连俞寒直接回答道,他只是为了让幻颜开心。

         “明白了,朕马上下旨,笔墨伺候。”连俞夜闻言立马反应过来开口道,接着旁边的宫女连忙准备笔墨。

         这时刘闲也将棋盘收拾好了。

         连俞夜很快的写好了圣旨,并且盖上了章印。

         “好了。”连俞夜直接将圣旨递到连俞寒面前笑道。

         “恩,多谢皇上,臣弟告退。”连俞寒接过圣旨行了退了。

         连俞夜饶有意味的看着连俞寒的背影,对着刘闲道“他幸亏没有说要给你赐婚。”。

         刘闲闻言嘴角抽搐,暗道:他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