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他叫奚落
        马车刚停在了俞王府邸前,连俞寒便急匆匆地下了马车往里冲了进去,那速度快得似风…

         奚落见状皱皱眉重新系上面巾,便也下了马车跟了进去,他想他要是不去确定一下这俞王妃是否安好,怕是他都不会放过自己吧!

         “颜儿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适啊?”连俞寒一进府中便看到了一袭紫色衣裙的幻颜,连忙迎了上去一边关心的询问一边在她身上上下打量着。

         “没事啊!王爷你怎么这么问?”幻颜回答道疑惑的望向面前的男子,看着他双眸闪过一抹焦虑,她被他这突然的出现和突然的问候感到一头雾水。

         “本王没事。”连俞寒确定幻颜真的没事后心里渐渐暂时平静了下来,他回应着她。

         “哦!”幻颜懵懂的点点头,余光撇到连俞寒身后的男子,看着他蒙着脸,幻颜好奇道“王爷,这位是?”。

         幻颜这一问让刚来到幻颜身边的小环和周边的仆人都抬起头看了过来,她们亦是很奇怪,虽然见过蒙纱的女子,可是这清光白日见着这么一个大男子蒙面而现,自是十分稀奇的。

         “哦!他是本王一个朋友,由于一场火焰将容貌毁之,以防吓到旁人,所以他就得蒙着了。”连俞寒闻言缓缓答道,说完还淡淡回头看了一眼奚落,顺便给了他一个眼神。

         周边的仆人和小环听后便移开了目光,一副同情的摇摇头。

         “哦,这样啊!请问公子贵姓?”幻颜闻言假装附和的应了一声,接着便笑容满面的走近他询问着。她看着他那乌黑浓密的剑眉,若她猜的没错的话,他就是自己今早在水潭遇见的那男子,只是她真的好奇他为何要蒙面出现?

         “回王妃,在下奚落。”奚落淡淡的回道,在接收到连俞寒的眼神和听到他的言语后面巾下的脸已是铁青。心想说什么不好,竟然说他毁容了,要知道要是没有他的话,他这张面容完全可以堪称完美。

         “奚落,很有诗意的名字,不过…若想要回你那人皮面具的话,还得请王爷好好解释一翻。”幻颜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传进连俞寒和奚落的耳朵里,说完径自转身而去…

         连俞寒和奚落闻言相视一望对于幻颜的话都是一怔,随即便跟了上去,奚落没想到这幻颜如此的聪颖伶俐。不光看穿了了他而且还知道人皮面具。

         小环和仆人在一旁是听得是一头雾水。

         书房

         “你们来的还真是积极,奚落可以把你的面巾摘了吧?”幻颜看着随后进来的两男子淡淡调侃一句,说着便望着名叫奚落的男子又开了口。

         “当然…可以,王妃能把那面具还给在下吗?。”奚落闻言直接扯下脸上的面巾淡淡的开口,语气种有些许恳求的意味。

         “王爷,为什么你们长的如此相像?具幻颜所知整个幻影国同王爷有血缘的就只有太后,皇上、冰儿公主、西康王和轩王吧!那这位又是?”幻颜只是看了一眼奚落便将视线转到连俞寒身上探索着,她看着他们相似的外表认定了这两人有亲属关系,不禁想着:难道这奚落是遗落在外的私生子。

         “颜儿,他真的只是本王一个朋友,难道还要滴血认亲不成?”连俞寒听见幻颜这么说表现的有些微怒。

         “是啊!王妃在下和王爷萍水相逢,难道我们真的很相似,要知道相似的人并不奇怪,更何况在下认为自己比王爷美上几分。”奚落也附和着连俞寒的话说着,并且一副自恋的摸摸脸。

         “噗。”幻颜闻言直接笑了出来,她头一次听男子夸自己美。

         连俞寒听着奚落的话更是一头黑线。

         “好了,给你。”幻颜直接从袖口拿出那软软的东西丢给他,要不是看到他先前的蒙面巾她也想不起来那东西她曾在电视剧(聊斋)里面见过的人皮面具。

         “谢谢王妃!”奚落连忙接住小心的收进怀里。

         “那幻颜就让王爷和你的朋友好好叙旧了。”幻颜听着他们的解释又毫无破绽,心想或许真是自己多想了,毕竟他们只是五官有些相似,自己和那个幻颜还是一模一样,幻颜这么想着便站起来对着连俞寒说道,说完径自走出书房并且细心的带好门再离去。

         “吓死我了。”听见门外脚步声远去奚落好似泄气般地呼了一口气,他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随便来这俞王府了。

         “还好意思说,下次注意点。”连俞寒淡淡开口提醒着,他想他要是再这样盲目的出现势必会引起别人怀疑的,那样他们的复仇计划有可能就功亏一篑了。

         “当然不会有下次了,不过你这王妃未免也太尖锐了些,我看你晚上得把她伺候舒服些,这样她说不定就会忘了今日之事。”奚落回应一句便开始调侃某人起来。

         “最近我得多陪陪她,一个月后可能要出征丁乌拉边界了,这外面的事就劳烦你了。”连俞寒没有理睬奚落的调侃淡淡开口,他虽然目前确定幻颜没有异样,但是他心里隐约还是有些担心。

         “我不劳烦,只是真不知道这样下去是好是坏?”奚落慢慢脱着长音,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他以前对他是绝对的放心,可是这幻颜出现后,相信不用他说某人也会知道自己的变化。

         “我也没想到她会出现在里面。”连俞寒语气有丝无奈,幻颜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完全是个意料之外,虽然她也算他的仇人但是他根本不想把她扯进来,现在她对于他来说不光是他的女人更是他的阻碍,其实他潜意识里真的自私的希望可以两全,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会和自己的仇人相许一生不离不弃。

         “别到时候你舍不得就行,不过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奚落说道。

         “什么注意?”连俞寒闻言双眸望向奚落淡淡的询问。

         “自古红颜多祸水,你若是怕她恨你或者怕她离开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样她便终其你一生。”奚落淡淡的发表自己的意见,说完并没有去看他的表情,因为他知道那是相当难看。

         果然连俞寒闻言脸色铁青。

         “滚,这什么馊主意?”他怎么可能杀了她,他要的是活生生的幻颜不是一个鬼魂。

         “咳咳,我只是提个醒,免得你到时候迷失在她那温柔乡里。”奚落咳嗽一声嘻皮笑脸道,虽然他不认为那个幻颜有多温柔但是这到了晚上他就不知道了。

         “滚,你说够没?”连俞寒闻言盛怒,他很不喜欢他总是拿着幻颜来调侃。

         然而就有不怕死的人。

         “不过话说她的身子是否也像她的容颜那么迷人?”奚落看着连俞寒铁青低声询问,要知道以前他说什么他都是那幅冷清的脸色,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软住他怎么可能放过调侃的机会。

         只是下一秒连俞寒双眸一寒直接一掌击了过去。

         “哎哟!干嘛这么较真,我只是开个玩笑嘛!”奚落护住自己的命跟子抱怨道,还好他闪的快,要是让他那一掌下去,他铁定废了。

         “以后不许提到她。”连俞寒脸色冰冷的警告,他怎么可能允许别人探讨他和幻颜的房事。

         “不提,不提。不过…”奚落看着他真的生气了连忙摆手投降,只是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但看着他吃人的目光闭上了嘴。

         “说。”连俞寒看着他没有讲完的样子淡淡道。

         “你的王妃为什么没有中毒了?”奚落想到早上之事很是疑惑的问道。

         然而这听在某人耳里又变了味道。

         “你希望听中毒?”连俞寒反问着,心想他让幻颜落水自己还没有找他算账了,他反倒先提了出来,对于这一点他虽然也是好奇但是更多地是庆幸。

         “好吧!不提她便是,我去月焰邦的时候碰见了一个黑衣人,还和他过招了,虽然他是蒙面的但从声音可以听出他就是邪龙邦的邦主凌替,至于月焰邦它好像是不会和我国于敌于友,看来它是准备独立了。哦对了那个月焰邦邦主脸上戴着面具,虽然看不到容貌但可以感觉到他的功力深厚,绝非等闲之辈啊!完全和你俞王有的一拼。”奚落淡淡的讲着,想到那白衣男子身上发出的气质再看看旁边的连俞寒那绝对是有得一比,一个冷淡的彷佛涉世以久一个冷静的似不会摇动的冰魄。

         “你是看人还是去探线索的?”连俞寒听着听着听到最后一句直接翻翻白眼望向奚落。他怎么感觉这人最近这么不着调。

         “偶尔欣赏美男。”奚落毫不齐蔷的回应。

         幻颜手拎绣花鞋在门外听得是一头雾水,她本以为他们会背着自己坦诚身份,所以她是走走又脱了鞋子回头了,结果没想到他们尽是说一些言不懂道不明的话。

         然而这时

         “小姐,你在干嘛了?”小环手里端着茶水走了过来,是想着府上有客人来着,结果看见幻颜这幅模样于是叫出了声。

         幻颜还来不及反应门开了,她的身子直接倒在了连俞寒的怀里。

         “我,我嘻嘻…”幻颜连忙从连俞寒的怀里抽离站好假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一个皱眉头,很显然奚落已经蒙了面巾看不出表情,不过不用看她就知道他一定不是什么好表情,幻颜见状连忙将手中的绣花鞋丢在地上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