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如胶似漆(三)
        清晨,点点光辉照耀…

         “王妃。”小环带着一排丫鬟来到俞王的主卧房门前小声低唤,心想今日小姐怎么还没有起来?

         “什么事啊?”幻颜听见声响柔柔朦胧双眸,直接下床穿好鞋走过去打开门淡淡的询问。

         “王妃,这时你几日前选制的衣物,人家一早就送货上门。”门开了小环连忙上前几步对着幻颜说道,看着幻颜身着一件白色里衣,顿时觉得自己貌似打扰到小姐了。

         “哦,让她们放下都退下吧!”幻颜拍拍嘴角淡淡吩咐,一副没有睡足的模样。

         “王妃让你们放下,赶紧退下,还不快去。”小环闻言连忙对着身后的一排丫鬟道。

         众人反应过来连忙纷纷照做,接着便匆匆离去。

         这时连俞寒也从软塌坐起皱皱眉,要知道平时他这个时辰怕早就出府了,可是今日他竟然完全睡过了头,他深知这并不是个好现象…

         “小环进来这些你拿走。”幻颜看着小环杵在门外的顿时身影唤了出来。

         “恩。”小环闻言忙进了去,看到软塌上的连俞寒连忙移开目光,她没想到王爷也还未起,心里顿时暗骂自己的鲁莽。

         “来,小环拿着。”幻颜直接拿起那那一叠女式的递交给面前的小环。

         “多谢小,多谢王妃。”小环犹豫了下连忙接过,想到俞王在场连忙改口。

         “小环,下去吧!本妃和王爷稍会再去早膳。”幻颜甜甜地嗓音响起。

         “是。小环告退。”小环恭敬一句便识相退出了房外。

         “王爷,要不给小环一门婚事可否?”幻颜关上门向着软塌而去淡淡的询问连俞寒的意见,此刻的她也没有了睡意,她看着他乌黑倾斜的青丝泛着光泽,她以前可一直认为男子必须是短发,但现在她直接打破了自己以前的观念,她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长发真的很迷人。

         “这么说颜儿可有合适人选?”连俞寒望着她反问道,实话实说的话他很是赞同她的想法,那样就不会有人会这么冒失扰了他的清觉。

         “有啊!何其怎么样?”幻颜闻言连忙出口,她真心觉得何其是个合适人选,毕竟小环有些柔弱当然得找个武功高强的来保护她。

         “何其?颜儿何其可是禁卫军统领,怎么能与你的侍女相配,所以你还是给她找个合适身份的。”连俞寒闻言发表自己的意见。

         “连俞寒你是认为本小姐的侍女不好么?,难不成王爷思想这么腐朽?王爷既然这么注重身份的话,那现在知晓幻颜的身份岂不是要休了幻颜?”幻颜听着连俞寒这么说直接大呼他的名讳,表情更是有些生气。

         “无理取闹,只要他们有意本王便可赐婚。”连俞寒看着盛气凌人的幻颜皱皱眉淡淡道,眼里颇有一丝无奈。

         “好。”幻颜点头答应,她自然也希望小环幸福嘛!

         “好了,本王该起来了。”连俞寒说着便下了塌穿鞋准备自己更衣。

         “等等。”幻颜见状连忙出声,接着走到那些衣物面前。

         连俞寒没有动只是看着她。

         “王爷臣妾伺候你更衣。”幻颜看着面前那一套套自己设计的衣服眸子泛着亮光,她没有想到这办事的效果这么快才几日功夫便全部裁制而成,她拿起一件紫色的便向着连俞寒走近。

         “难得你有心,只是可否换个颜色。”连俞寒看着幻颜手中的紫色衣袍直接皱眉。

         “王爷,那这件吧!不可以拒绝。”幻颜闻言便重新选了件白颜色的望着连俞寒嘟嘴道。

         “恩。”连俞听见幻颜这么说看着她嘟嘴的可爱模样点点头答应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要宠着她。

         “哦,万岁。”幻颜一副胜利的高呼,接着便走近他细心的替他更衣,接着又替他疏了发,简直就是一贤妻良母的模样。

         “好了。”幻颜站到一旁一副喜悦的样子。

         连俞寒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袭白子着身反倒褪去了原来的冷硬、有了一丝温文尔雅的气息,再看看头上被馆了的发丝颇满意的点点头。

         幻颜同时也在打量着他,深邃的眸子,分明的冷俊五官,一袭白衣遮盖了他原来的些许冷硬,馆起的发丝显得异常的清爽,整个人都显得神采奕奕,特别是腰上的宽腰带束住腰将他整个完美的身型更加显示出来,还有那衣服下摆一圈圈点点淡红的桃花若隐若现直至腰围,给人一种飘飘然的意感,更是玉树临风…幻颜看的痴迷很是满意自己的杰作。

         连俞寒看着幻颜眼里明显的色彩,便和她四目相对望着彼此印在眼中的倒影目光变得柔和…

         半个时辰后

         连俞寒拥着幻颜出现在前院。

         “王爷,王妃。”周围的下去便纷纷行礼,都对俞王今天的装容眼前一亮的同时有些奇怪,他们王爷不是一向只喜欢黑色衣物的吗?怎么现在突然改变了颜色?不过这不是她(他)们该过问的。

         “恩。”连俞寒点点头便拥着幻颜在膳桌上坐了下来。

         小环见状连忙附上碗筷汤勺,周边的下去也连忙吩咐厨房上了膳。

         “小环你不用膳?”幻颜看着小环没有坐下来便询问着。

         “哦,回王妃,小环用过了。”小环有些尴尬的回道,她想说府里人都用过了就剩他们了。

         “哦。幻颜闻言点点头,接着便享受着满桌的美味膳食,要不她说这古代的菜还真是美味佳肴。

         然而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了。

         ”妹妹和王爷还真是春霄一刻值千金、能到日晒三杆才早膳,可姐姐没有此福气。让姐姐是羡慕又嫉妒啊!“陈玖儿一袭橙黄色的轻纱出现在了别院,看着连俞寒的妆容目光微变、随即走到膳桌坐到了连俞寒的右边,脸上是泛起妩媚的笑容,声音略显吃味。

         ”姐姐?陈小姐真是会认清,若本王妃记得没有错的话,貌似陈姑娘现在是以没有任何名分头衔居住在俞王府吧!难道陈姑娘没有一点感到羞耻的自卑么?“幻颜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无视她,而是直接回应她,语气不温不怒。

         连俞寒闻言挑挑眉并没有打算开口,他倒想看看这丫头有多本事。

         ”王爷,你看妹妹她…怎么可以这样说臣妾了,王爷你还是赶快给臣妾一个名分吧!不然可让人笑话了。“陈玖儿听着幻颜的话尽管心里很是气愤,但表面依旧没有表现出现,她很巧妙的接着幻颜的话望向连俞寒接着讲了下去,意思就是王爷若不给自己名分岂不是他的脸上也无光,然而她根本不知道她这个算盘打错了,他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陈玖儿你听好了,想要名分去找别人,臣妾也是你配的称呼?最后警告你一次,下次不许来前院。还不快滚?“连俞寒闻言脸色直接哗变、目光凌厉、冷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王爷…“陈玖儿被连俞寒这态度有些吓到,小声低呼一句接触到连俞寒冰冷的神色,只好站起来灰头土脸的退了下来,心里暗道:她是不会这么罢休的。

         ”王爷这么凶,难道不怕伤了佳人的心儿么?“陈玖儿的身影走远后幻颜打趣道。

         ”除了王妃,其余的本王没那个空闲去在乎。“连俞寒直接回应,表情也恢复了平静。

         ”王爷是真心话么?“幻颜虽然听着很是受用,但是她想陈玖儿都跟他三年了他说变就变,那他是否有天也会这么对自己。

         ”王妃认为了?“连俞寒答非所问,说完继续用膳显得心情异常的好。

         ”颜儿认为时间会证明一切。“幻颜想了下回答道,接着便也安静用膳。

         连俞寒心里一颤,不过表面依旧平静。

         皇宫

         ”小严,我突然有些不舒服。“辰依儿突然感觉到一丝疼痛,她连忙双手捂着小腹对着身旁的宫女说道。

         ”皇后娘娘,你怎么了?“正在插花的小严闻言连忙丢下手中的花枝,快速走近辰衣儿扶住她紧张道。

         ”我肚子有些痛。“辰依儿弱弱回答一句接着便晕了过去。

         ”来人啊,快传御医,皇后娘娘晕倒了。“小严见状连忙大声的呼叫。

         一会儿后。

         ”我怎么了?“辰依儿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一御医和一脸紧张的连俞夜弱弱的开口。

         ”不要讲话,你只是身体虚弱,要注意休息。“连俞夜牵着辰依儿的手细声安慰,脸色明显的一抹心疼。

         ”恩,皇上臣妾有些困了。“辰依儿听后放心了下来,依旧有些柔弱的声音说道。

         ”那你好好休息,朕一会再来看你。“连俞夜摸摸辰依儿苍白的脸温柔道。

         ”恩。“辰依儿点点头接着便进入了梦乡。

         御书房

         ”御医,到底怎么回事?“连俞夜望向御医御品纤淡淡询问。

         ”回皇上,娘娘是闻到了麝香,而且孕妇最好不要闻到花的味道,微臣已经将那些花取走了,并且开一些保胎的药给娘娘“郁品纤回答道。

         ”好了,你退下吧!“连俞夜闻言点点头挥挥手,心里闪过些许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