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阴谋之他的温情
        连俞寒看着幻颜的样子楚着眉头,但并没有发话。

         “呵呵,王爷要没什么事在下就先告退了。”奚落看着幻颜挑挑眉他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还来这么一招,暗想:幸亏他们没有讲那么明显的话。看看天时不早便转头对着楚着眉头的连俞寒讲道。

         “恩。”连俞寒点点头便越过幻颜和奚落向府外走去。

         “小姐,你刚刚在干嘛了?”小环见他们出府后连忙走近幻颜小声询问。

         “看不出来吗?当然是在偷听,所以小环下次记得方聪明点。”幻颜回答着小环的话,说完还从小环手中拖盘上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又放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偷听?”小环闻言先是一阵骇然,随后一头黑线心想她家小姐难道不知道偷听是一种不良的行为么?更何况她还脱了鞋子双手拎着,这是多么不雅的行为啊!

         俞王府后院

         “你说你随便脱鞋不说,还偷听人家讲话,这是一个王妃的行为么?”连俞寒看着面前的幻颜出口训斥着。

         旁边的仆人和小环见王爷发怒都是低下了头。

         “我下次不这样不就行了。”幻颜小声嘀咕着。

         “还有下次?”连俞寒闻言双眸一沉厉声道。

         “王爷,颜儿知道错了。”幻颜见状连忙服软,这些时日以来幻颜都打算以后再也不顶撞某人了,因为那只会适得其反,更何况刚刚之事确实是她的不是,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的是她正在慢慢改变着。

         周边的仆人和小环听到幻颜的话都显得有些反应不过来,都是疑惑着“他们王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小环更是感慨她家小姐终于学会了怎么向王爷讨好了。

         “知道错了就好。”连俞寒闻言眸光柔软了下来。

         “那请问王爷颜儿可以退下了么?”幻颜见连俞寒脸色柔和起来瞬间笑容满面道。

         “去哪?”连俞寒直接问道。

         “回王爷,臣妾说不得。”幻颜闻言假装向连俞寒行了一记大礼,随即跑开,她现在可不敢再当着这么多人说她是要去沐浴更衣了,因为这肯定又会让某人生气的。

         连俞寒见状挑挑眉跟了上去。

         周边的仆人和小环都是一副羡慕的目光追随着他们一追一赶得身影。

         远远凝望边塞驻扎的军营,壁垒分明、绸缪帷帐、吹角连营、高壁深垒、森严壁垒、下寨安营。

         “ha…ha…ha…ha”走近便看到兵卒们正排成排手持长枪正在训练着。

         营帐内

         “王兄怎么有空来军营啊?”连梓余看着一袭墨绿色长袍的连梓竭,心想他怎么不在密室待着了。至少他知道晴容儿死后他就为自己建了密室,而且也很少出来过,其实他还真是佩服他的,要换成自己整天呆在那么个阴暗的地方还不疯了。

         “难道本王就不能出来适当放松,放松。”连梓竭将长袍往后一摆径自坐下来淡淡的嗓音响起。

         “当然可以了,不过王兄你要是一直呆在密室的话,这皮肤绝对的嫩白又泛光泽。”连梓余笑着打趣道。

         “确切消息,俞王一个月后将出征丁乌拉国,这对我们来讲是个好消息,要尽快和丁乌拉国联系。”相比于连梓余都调侃,连梓竭直接进入主题。

         “知道了。”连梓余闻言点点头回应着,表情也恢复了严肃的样子。

         “林戊,拿来的那军令看过了吗?”连梓竭淡淡的询问,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哦!我让他送去凌替那里了,不过臣弟很是好奇王兄是怎么得到的?”连梓余回答着,他很是好奇他是怎么得到它的。

         “本王用一颗丹药和俞王交换的,你看了吗?”连梓竭淡淡解释了下,便更是望向连梓余询问着。

         “臣弟想着王兄拿来的便没有细看,不过王兄俞王为了什么丹药如此舍得?”连梓余如实答道,听着是连俞寒和他交换的连梓余很是疑惑,他想他可能会拿军令换吗?难道不怕他们兵力更强势吗?

         “百林丹,不过玖儿飞鸽说俞王最近在教幻颜习武。”连梓竭淡淡的声音响起脸上明显的意味,如此来说他们便知道那百林丹就是给幻颜服用了。

         “他终于有弱点了。”连梓余顺着连梓竭的话说了下去,但是他的心里根本就不希望是这样的。虽然与她才见过几个次但是他根本不想伤害她。

         “本王现在怀疑的不是幻颜和俞王的关系,本王现在怀疑的是那块军令是假的。”连梓竭跳过幻颜的话题,直接说出自己的心理想法。

         “应该是,王兄难道当时没有发现?”连梓余点点头反问着,他的确不会相信连俞寒会将真的令牌奉上。

         “看不出来,不过可以让凌替去试试方可知晓。”连梓竭回应着,平静的语气很难听出任何情绪。

         “恩,那臣弟马上飞鸽通知他?”连梓余听后点点头提议道。

         “去吧!”连梓竭点点头默许了。

         连梓余看着连梓竭点头连忙起身去照做。

         邪龙邦一只白色鸽子停落在此,宇航看见连忙走过去不动声色的取掉了它脚上的信纸。

         “写的什么?”凌替从一旁走了出来淡淡的询问,手里把玩着林戊前几日送来的令牌。

         “邦主,上面写着让您去倾家军营探探这令牌是不是假的。”宇航直接打开纸条一看便照上面的意思说着。

         “恩。”凌替闻言点点头,接着又消失了身影。

         宇航看着凌替来无踪去无影的身影无奈的摇摇头,随后便小心的处理掉了手中的纸条。

         俞王府

         “王爷跟上来干嘛?”幻颜看着跟着她而进的连俞寒,不由的询问着,现在才发现他竟然又是一身黑的衣着,不由的有些不满。

         “本王当然是想来看看王妃所谓的说不得到底意指什么?本王清晨走的匆忙没来的及让王妃为本王挑选衣袍。”连俞寒走近她贴在她耳边低声道,显得是意味十足,看着他打量着自己便明了她是因为自己身上的黑袍,于是淡淡解释起来。

         “颜儿既然都说是说不得了。王爷就不要为难臣妾了!那下次王爷赶早可得记得唤醒臣妾了。”幻颜用着很柔柔的语气回应着。听见他的解释她心里是无比的甜蜜,其实她知道他无论穿什么都是很英俊的,但是她就是想替他更衣想看着他穿自己为他选的那些。

         连俞寒看着她如此甜甜的嗓音,在他看来是无疑是一种邀请。

         两个时辰后。

         “王妃现在可以告诉本王什么是说步得了吧?”连俞寒把玩着幻颜的头发,看着软塌上香汗淋漓双颊泛红的她,低声询问着声音带着些许诱惑。

         “呼…颜儿得说不得其实是颜儿想回房沐浴。”幻颜长呼一口气如实回答着,很是害怕他会再一次把自己吃个尽便。

         “哦!那本王就亲自来为颜儿沐浴可好?”连俞寒闻言应了一声,将目光对上幻颜的双眸提议着,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恩。”幻颜看着连俞寒的笑容看的迷醉,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了他。

         “来人,备水。”连俞寒看着幻颜点头,直接扯过棉被遮掩她,然后对着门外大呼一声。

         一株香的时辰后连俞寒吩咐的水已经备好。

         “你们都退下吧!”连俞寒招招手将屋里的丫鬟全部给赶了出去,将门带好后,他拿起浴桶旁边的花篮将里面的玫瑰花辦洒入水中,然后走到幻颜面前。

         “本王的妃来沐浴吧!”连俞寒直接伸出一只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哈哈。”幻颜被连俞寒这个突然的动作逗的哈哈直乐。

         “快点起来,不然本王用强的。”连俞寒看着幻颜大笑脸色一变没好气道,他有种被打击的感觉,本来就不会哄女人,现在好不容易矫情了一回结果却没想到某人这么不懂温情。

         “颜儿没有衣物。”幻颜看着连俞寒转变的脸色自觉地停住笑意,她看着自己一身光溜溜的有些难为情道。

         “不需要。”连俞寒看着她有些羞怯的模样,直接掀起棉被一把将她从塌上抱了起来向着浴桶而去。

         “好香吧!”幻颜被连俞寒放到大大的浴桶里后,立马感觉到身上的酸痛得到缓解,她挑起一片玫瑰花瓣放在鼻尖嗅嗅一副陶醉的样子。

         “是很香,可是也没有本王的王妃香。”连俞寒看着她这幅可爱的模样回应着她,说着便挽起袖口替她清洗着身子,他说的也是实话她身上的那淡淡清香的味道是他最迷恋的味道。

         站在门口的小环和一些丫鬟看着紧闭的大门,心想她们王爷不会是在替王妃沐浴吧!如此看来她们王妃怕是要深受王爷的独宠了。

         “恩,真舒服。”幻颜闭眼享受着连俞寒给她搓背的感觉。此刻她完全是一个幸福的傻女人状态。

         半个钟头后。

         “好了。”连俞寒放下手中的步巾,对着浴桶的人说道。

         然而根本就没有人回应他,幻颜更是纹丝未动。

         连俞寒感到疑惑,径自凑近一看哑然失笑,他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在沐浴时睡着了,连俞寒摸摸她光滑的脸蛋,摇摇头便小心的抱起她向着软塌而去,双眸尽显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