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陈媚儿的诡计
        夜半时分

         刘闲睡得正香甜,不料一支飞镖透过窗户向他射了过来,刘闲耳朵敏捷的感觉到动静,双眸骤然睁开快速伸出手,两指刚好稳稳夹住了近在咫尺的飞镖看着上面的纸条刘刚皱皱眉取下来一望直接感到无语。

         夜空一伦明月高挂,周边是点点星光,花草随风飘动。

         这时一抹黑影闪进御书房。

         “皇上这时传微臣所谓何事?。”刘闲看着面前的身影询问着。

         “朕想让你调查一下安宁宫的麝香是怎么回事,毕竟这有关皇后和她肚里孩子的安危。”连俞夜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更是放心不下来。

         “麝香?是。”刘闲闻言先是一阵疑惑随即明白过来应承道。

         “恩,回去休息吧!”连俞夜点点头直接下起了逐客令。

         刘闲闻言满脸黑线,暗想:用得找半夜找他来说这事吗?更何况现在半夜他难道就不能等到清晨在吩咐吗?他看了一脸笑意的连俞夜直接暴走,他敢肯定他丫的就是故意的饶他清梦,竟然用飞镖那么卑劣的方法,他庆幸自己警觉性强的同时是不是该感谢他对自己的了解和信任。

         连俞夜看着刘闲有气憋着不敢发的背影摇摇头,显得异常的兴味,他是绝对不会告诉他因为自己睡眠不好想起来找点乐趣,缓解一下自己最近的情绪。

         然而这个点无聊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人。

         一抹黑影将他们的对话一览如耳接着不动声色从皇宫顶檐而过,动作快的不见影迹,黑影一路来到了后宫接着便消失了身影。

         惜怡宫

         连梓竭扯下脸上的蒙面巾看着软塌上熟睡的容颜,缓缓靠近心里起浮着,伸出手摸着那张容颜喃喃自语“为什么长的如此相似?为什么如此相似?”。手微微颤抖着。

         陈媚儿感觉到脸上痒痒的潜意识的伸出手去抓,然而摸索到什么,脑袋瞬间清醒双眼赫然睁开。

         “王爷。”陈媚儿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而自己此刻抓着他那修长洁白的手,陈媚儿,情不自禁的低唤出声,心里有着窃喜他终于主动来看她了,她能不开心吗?

         连梓竭没有出声只是注视着她,彷佛就是在一副看心爱女子的模样。

         “王爷,媚儿好想你。”陈媚儿见状柔情似水道。双手更是肆意地在他胸前挑逗着。

         “想本王?你是怕独守房吧?”连梓竭闻言清醒过来,淡淡嘲讽道,双眸已恢复了淡漠,不过并没有推开她,毕竟习惯了她的伺候。

         “王爷为何这么说媚儿?”陈媚儿闻言双眸欲滴,她一直知道他的心里只有那个死去多年的女人,她知道他不在乎自己,以前他们的关系就是她一直去密室找他,他满足她离去,即便是他们的关系那样密切,他也没有来找过她一回,所以她放弃了她进宫后便没有再去找他了,现在是他主动来找她那又为何如此的讽刺她,陈媚儿实在是不了解这个男人。

         “难道本王说错了?你不光喜欢权利更加喜欢男人吧?”连梓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自觉地来见她,或者是因为她像她,又或许是他不甘心自己的玩宠另选了主人,他也本以为这样是好事可以更早让他完成计划,但是他仿佛低估了她,她貌似真的是看上了那个连俞夜所以才会想要谋害辰依儿肚子里的龙子吧!

         “王爷说的都对,可是媚儿并不会背叛王爷。”陈媚儿闻言瞬间收回手兴致全无,她淡淡回答着他的话,她是绝对会助他完成复仇的,毕竟是她爱过的男人。

         “你承认喜欢上连俞夜了?”连梓竭看着她突然的冷淡态度心里有些不爽快。

         “他的心里只有那个辰依儿,试问哪个女人不喜欢权利地位?不渴望受宠?”陈媚儿默认的回应他反问他,提到辰依儿时双眸明显的一丝阴狠。

         “所以你想用麝香害了辰依儿的龙子?”连梓竭听着她的话心里有丝不是滋味,他询问着她,看着她眼里的狠意双眸有些彷佛,暗想:她这样不就是他所希望的吗?他不就是当她是一枚棋子希望她接近连俞夜?希望她变坏希望她帮着自己完成计划么?而且这一切也是他一早就打算好的,可是为什么此刻他会感到不舒服了,连梓竭有些懵懂了。

         “既然自己想要何不自己去创造,我现在是彻底明白了做个好人没有用。”陈媚儿淡淡答道,也默认了自己的行为,她不想像曾经那些做个傻子只会让他玩耍自己,她本来也以为连梓竭回给自己一个名分,可是她一等就是五年,以至于她现在都忘了原来的自己是什么样了。

         “连俞夜已经让刘闲暗查此事了,看来他是不会轻易罢休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连梓竭闻言沉默了几秒,淡淡的开口提醒了一句便从窗口跃了出去。

         陈媚儿看着还在轻微晃动的窗户沉思了起来,为什么她会感觉今天的他有些不对劲了?以往他不是一直都是淡漠少语的吗?陈媚儿摇头苦笑貌似她又想多了。

         第二天凌晨,天还未完全明亮。

         惜怡宫

         “小恋,你离开这里好吗?。”陈媚儿对着正在给自己梳头的侍女说道。

         “什么?娘娘,难道是小恋做错了什么?”小恋闻言拿着梳子的手颤抖一下,她连忙开口询问。

         “小恋,我也没有办法啊!谁叫你要去安宁宫谋害皇后的。”陈媚儿看着小恋,心一狠说道,毕竟从小就伺候自己又跟着自己进了宫难免不忍,可是不这样她们都得完蛋啊!所以她只得牺牲她了。

         “什么谋害皇后娘娘?小恋没有啊!去安宁宫不是娘娘你让奴婢去的么?”小恋完全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恋你听我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怀疑你在安宁宫放了麝香想要抓你了,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这是银两你快走吧!不然就会死了。”陈媚儿见这么说不行于是假装很好心着急动之以情的劝道。

         “什么?好吧!。”小恋听后先是惊讶的大叫一声,听着贵妃娘娘说要抓她来不及多想便慌乱的点头答应。

         “恩,快走出了皇宫好好过,我已经在宫外安排了马车接应你。”陈媚儿将一包银两递到她手里一副好心的吩咐。

         小恋拿着手里的银两犹豫了下最终离去。

         “贵妃娘娘,难道真的让她离开?”小碎从一旁走了出来询问着。

         “那小碎你认为了?”陈媚儿有时候还真是喜欢小碎那果断的性格。

         “这样对我们很不利的,不如…”小碎径自开口道,意有所指。

         陈媚儿也闻言犹豫了。

         良久

         “小碎去准备吧!”陈媚儿最后做了决定淡淡开口道。

         “恩。”小碎闻言点点头退下了。

         陈媚儿揉揉太阳穴显得有些疲惫。

         山间小路

         小恋坐在马车里握着手中的袋子越想越不对劲,她是去了安宁宫可是那分明是陈媚儿让她去的,上次皇后娘娘腹痛不是说因为花草么?怎么现在就成了谋害了?想到这小恋显得懵懂。突然她想到当时手中的盒子,她记得陈媚儿说那是皇时看着喜欢便偷偷借来看,怕皇后会找所以让自己送回去。小恋回想到当时。

         “小恋,过来。”陈媚儿唤道。

         “娘娘有何吩咐啊?”小恋走过去询问着。便看见陈媚儿手中刚好拿着一个锦盒。

         “把这个送去安宁宫吧!”陈媚儿将锦盒递交给她吩咐道,眼里闪过一丝皎洁。

         “这是什么?”小恋接过淡淡询问过,她记得她可是从来没有去过安宁宫的。

         “这个是皇后的,我上次去看着漂亮就偷偷拿来了,但是现在不喜欢了所以就送回去吧,记住要放在凤塌的背后,不要让人看见不然她就知道我拿了她东西了。”陈媚儿仔细的解释加警告着。

         “好吧!”小恋当然虽然听着觉得很是奇怪她家小姐什么时候有这么一面了,但是她还是答应了。

         所以小恋就去了安宁宫刚好皇后不在,于是她就按着陈媚儿说道放好后便离开了。

         小恋回忆玩这些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苦笑十九年的伺候最终却是这种下场。眼角泛起眼泪。

         “师傅,麻烦我就在这下了。”小恋擦干眼泪出了马车淡淡道。

         “好。”驾马的小厮闻言便停了下来。

         “师傅这个给你。”小恋下了马车便从口袋里取出一锭银子递给他微笑道。

         “不用了,贵妃娘娘的吩咐而已,但愿姑娘不要再回去了。”驾马的小厮淡淡吩咐几句便驾马离去,并么有收她的银子。

         然而疏不知道,一抹身影悄然出现在她的身后。

         “啊!”小恋刚想转身迈步不料后背被刺了一刀,小恋痛呼一声直接倒地。

         背后的身影无声息离去。

         宫里刘闲正在秘密的打听着近日出现在安宁宫的宫女。

         “请问你们有谁去过安宁宫?”刘闲询问道。

         “奴婢去过。”

         “…”宫女们纷纷抢答着。

         他一个个挨着询问,虽然现在他是身着太监装,但还是引得众宫女心神荡漾。

         整体下来刘闲是脸色铁青,他没想到这些宫女这么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