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如胶似漆(二)
        四周一排排山围住没有一点缝隙,陆地异常的宽广,中间两个相并的水潭以一块块青石隔开,水潭缓缓流动山上流出的水如瀑布般倾斜而下,好不生动,周围各种花草树木,空气中都能闻到它的清香气息。

         “这什么地方啊?这么漂亮。”寒星城看着面前如仙境般的环境问着旁边的男子。

         “清谭泉。”连俞寒淡淡的回答陷入了沉思,这里是曾是他唯一能够放松下来的境地,而现在一切都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清谭泉,谁命的名?你怎么会找到这么想隐蔽的地方?怎么会是在俞王府的后院里面?”幻颜噼里啪啦问着一大堆疑问,她记得没错的话他们刚才是经过密道而来的,她奇怪自己都来俞王府这么久了竟然没有发现后院是有密道的,看来她待会出去后可得好好研究一翻后院的那些一座座假山,幻颜心里这么打算着。

         “本王命的,怎么那么多问题?”连俞寒看着幻颜说个不停很是好奇她怎么可以这么乐观?

         “哦!夫子曰:不懂就问、学而时习知不亦乐乎,其实嘛颜儿觉得不如叫情侣泉。”幻颜说完双手捂嘴偷笑,有情侣装她就创造了情侣泉,她觉得自己真是太有才了。

         “情侣泉?什么意思?”连俞寒看着幻颜如此动作有些奇怪的询问。

         “呵呵,呵呵…”听着连俞寒问幻颜一个控制不住的笑了出声,最后直接抱着肚子大笑。

         连俞寒见状一头黑线,他打量着她如此不雅的大笑,想着她昨日在裁制店的淑女伪装,这明显的区别之大,连俞寒现在可以确定这个幻颜有很大的问题。

         “呵呵,情侣的意思就是指男女朋友关系。”幻颜好不容易控制了自己笑着解释,眼角残留着刚才笑欢呛出的丝丝泪光。

         “男女朋友?”连俞寒再一次听得懵了,他望向幻颜彷佛要将她看透。

         “哦?男女朋友就是指两个相爱的表面心意然后在一起,比如就说我喜欢你和你表明了我的情意,然后你也刚好对我有意然后就接受了我,这样就叫情侣。”幻颜闻言拍怕头很仔细的解释着,怕他理解不了还特意拿自己和他做了个比喻。

         “为什么你总是说着本王闻所未闻的东西?你到底是谁?”连俞寒经由幻颜一翻解说自是明白了她说的情侣的意思,同时他更加肯定了这个幻颜绝对不是三年前的那个幻颜、至少出了容颜身影其它都不像,连俞寒语气变的凌厉。

         “我…我…我如果不是幻颜,你会怎么对我?”幻颜听着连俞寒的话心里胳吱一声,她想她迟早会告诉他的,幻颜和连俞寒的双眸相对低声询问。

         “本王记得这个问题早就回答过你了,就算你不是幻颜也是本王的王妃唯一的王妃。”连俞寒望着幻颜双眸变得柔和平静的语气。

         “我真的不是以前那个幻颜,我或许是她的来世。”幻颜听着连俞寒的回答心里很是甜蜜,她用很平静的声音讲道。

         “来世,你说幻颜是你的前世?”连俞寒听后有些讶然,但是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有丝疏松,既然她不是这一世的幻颜那他是不是可以…

         “恩,所以我现在是来了我的前世,不过我很庆幸自己可以遇到疼爱我的爹娘、也很幸运遇到小环,太后姑妈和皇帝表哥,还有你,你们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这里也不会害怕。所以你们都是我最在乎的人,假若有天我回去了我想我也不会忘记你们的,而我希望来世你依然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幻颜说着说着由开始的笑容转变成了一丝羞涩,她怎么感觉自己这么像在表白。

         “别说了,本王教你内力。”连俞寒虽然很享受她此刻的娇羞表情,但是她的话无意是给自己刚刚疏松的心情浇了一盆凉水。

         “哦,好。”幻颜闻言先是一怔随即点点头应道,她没想到这丫的如此不解风情。

         “把这个吞了,然后把衣裙宽掉到里面坐着。”连俞寒从袖口取出那枚百林丹递到幻颜嘴角淡淡的吩咐,并且指了指左边的水潭。

         “这个吞了?这么大怎么吞的下去。为什么要宽衣啊?为什么是左边的水潭?”幻颜皱皱眉疑惑着,这么大的药丸不用水她怎么也不可能吞下去的,而且看着它蓝幽幽的她真的害怕她会因为这啥百林丹断送自己的大好青春,毕竟她可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吞不下去那就嚼碎。”连俞寒见她这么问额头三根黑线,直接回答道。

         “你确定它不是毒药么?”幻颜还是有些犹豫哭丧着脸说道。

         “张嘴,毒死你本王有什么好处?”连俞寒闻言没好气到,看着她这么磨磨蹭蹭他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好吧!”幻颜缓缓张嘴。

         “快点嚼碎吞咽下去。”连俞寒直接喂进了她的嘴里,接着便示意她可以嚼了。

         幻颜小心的嚼着,刚开始没什么特别感觉,到最后感觉舌头火辣辣的疼,幻颜本想吐掉但是碍于连俞寒的在场,心一横眼一闭用力的咽了下去,幻颜睁开眼睛吐着舌头用手直扇,她试图让它可以不再辣疼,然而她瞬间感到胸口似燃烧般地疼痛,幻颜双手捂住胸口她感觉有什么在吞噬着她。

         “怎么了?”连俞寒见状连忙拥住她一脸的紧张。

         “疼,好疼。”幻颜苍白的脸色望向连俞寒发出嘶哑的声音,一副无助的样子。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连俞寒一只手紧紧拥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快速的解开她的腰带褪去她的衣物,接着便抱起她一个遁步跃进水潭。

         “怎么样,舒服些了吗?”连俞寒将两人淹没在水中只露了一个头,他望向怀里的幻颜关心的询问,双眸有了一丝心疼。

         “好了些,但是我怎么感觉没有了力气,而且身子好轻。”幻颜无力的趴在连俞寒的怀里,胸口和舌头都么有了火辣刺疼的感觉,但是她也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存在,她有种飘飘然的缥缈彷佛他的手放开了自己她就会飞走。

         “那证明你的身体经脉血液都开始融化它了,只要在这里多泡几日等完全融化了就好了,到时候本王在教你控制她它,现在先替你输些真气。”连俞寒细细地解说,虽然有些疑惑她怎么会这么快就开始融化,但他目前也想不了那么多,接着便让她背对着自己,双手放在她的后背替她输着真气。

         从远而进只见两人的周边都弥漫着烟雾。

         两个时辰后。

         “现在感觉怎么样?”连俞寒放下手声音有些沙哑,脸色显得一丝苍白。

         “咦,感觉真好了,和平时一样。”幻颜睁开眼睛转过身站起望着连俞寒笑道,她现在是一点不适感觉也没了。

         “把衣裙更上。”连俞寒盯着幻颜淡淡的提醒,神情有一抹放松。

         “啊!”幻颜闻言反应过来大叫一声连忙双手捂胸出了水潭,快速向着地上的衣服跑去。

         连俞寒见她如此的超常反应翻翻白眼、暗自摇头,接着便也出了水潭。

         幻颜穿戴完毕后看着向他走来的连俞寒,这才发现他脸色的苍白,连忙走近他关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以后要是本王没在府中不要到这里来听见没?”连俞寒回答了她一声便淡淡的警告,他知道她就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好奇宝宝。

         “知道了王爷,不过我们刚才那里面的水好像是温的耶,下次来我们就泡那个好啦!”幻颜吐吐舌头答应下来,当然她不一定就会照做,幻颜想到刚才那水就像温泉一样的舒适,她不禁指向右边的水潭很好奇它会不会也是温的。

         “不行,记得那个水潭永远都不能碰。”连俞寒一听直接出口否道,表情有些显得激动。

         “为什么?”幻颜看着连俞寒突然的情绪发出疑问。

         “不行就是不行。”连俞寒脸色变黑语气不好道。

         “好吧!不碰还不行。”幻颜见他有些生气的态度撇撇嘴答应他,语气种带着些许怨气。

         “本王是为了你好,走吧我们该出去了,还有今日之事不许对任何人说,包括所见的一切都不许吐露半个字。”连俞寒见她带有怨气的嗓音,将她轻拥入怀中细细地提醒着,脸色也缓和了起来。

         “小环也不行吗?”幻颜闻言抬头对上连俞寒的目光询问着。

         “不行。”连俞寒直接回道,说完便拥着幻颜离去,他想这丫头总是把小环挂在嘴边记在心里,他都感觉自己有些吃味了。

         幻颜闻言嘟嘟嘴没有再讲话,心想小环又不是外人干嘛不能讲?

         别院

         “小姐,王爷和王妃又和好啦,现在天天阴影不离,而且王妃好像都习武半月了。”侍女小翠将自己这些时日所见所闻全部如实告知。

         “习武?她竟然还习武?真是可笑,小翠继续观察,千万别被发现,不然我也没有办法保住你。”陈玖儿闻言先是一阵讶然、随后是一阵嘲讽,最后淡淡的吩咐着小翠。

         “恩。”小翠点点头便退了下去。

         陈玖儿双眼泛着笑意,看来她该做点什么了,一个想法在心中犹然而生…

         ------题外话------

         求大家支持啊!求收求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