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神秘男子
        神秘男子幻颜知道俞王一大早就出府,便悄悄来到后院,看着面前的假山,趁着四周没人连忙碰了碰一座假山的后面,接着轰隆一声便出现了一扇门,幻颜快速闪了进去,接着门合上了。

         幻颜看着面前的通道缓缓前进,心想他说不让她来,她就不来吗?当然她可是十分好奇的。

         想着她都服用那百林丹有些时期了,除了先前的燥热和轻飘,直到目前都并无什么反应,她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了内力迹象,想到这幻颜无比的郁闷,继续前进。

         不一会儿,幻颜便来到了清潭泉,幻颜直接褪去外衣走到了左边的水潭泡了起来,依旧温温的水,她享受的闭起了双眼。

         这时

         一抹黑影飞跃来到右边的水潭,接着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褪去一身黑衣,直接跳进水潭,完全没有注意到左边水潭的女子。

         “扑通。”水潭发出一声水响。

         幻颜听见声响骤然睁开双眼,四处张望搜索着声响的来源,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水潭中间的清潭石上,看着上面的衣物,幻颜疑惑的起身走近观望。

         幻颜蹲下身子拿起着脚边的衣物,打量了一下,很显然是男子的,在看看旁边的那一块软软的东西,幻颜一阵懵懂,她想:这东西她感觉自己曾在电视上见过的啊!就是一时想不起它是什么?这么想着幻颜摇摇头放下它。

         突然幻颜瞪大了双眼,只因她看见一个人头背着她正从水里缓缓探了出来…

         “是谁?”奚落感觉到身后的目光,连忙转身脸色凌厉道。

         一瞬间四目相对两人怔愣。

         幻颜打量着面前男子乌黑的发丝滴着水珠,分明的五官伦敦深邃,剑眉下是一双妖媚的瞳孔,幻颜怔住的原因不是他有多妖艳,有多帅气,而是他和连俞寒太过于相似,除了那双眸,其他都差不多重合,幻颜很显然有些吃惊的捂住嘴唇。

         “怎么?还没看够?”奚落淡淡的打趣,他没想到在这竟然能碰见这个幻颜公主,她貌美如花的容颜,星璀璨般地双眸尽现赫然,再看看她的穿着她的捂嘴动作,奚落勾勾嘴角显得意味十足。

         “啊!”幻颜看着他肆意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看看再看看水里的他尽显裸露的身影,幻颜直接吓得大叫,接着一头栽倒了水里。

         “扑通。”水里再次传来一声响。

         奚落见状眸色一暗,连忙游过去一把将她从水潭抱起,向着陆地而去,脸上明显的紧张。

         “噗。”幻颜直接一口水喷在了他的脸上,清醒了过来,看着他抱着自己便挣扎着大叫“放我下来。”。

         “你是女人么?”奚落见状直接放下了她,用手拂拂被她喷的一脸的水,语气有些不满道。

         “你…你,你先更衣。”幻颜看着他现在是一无遮掩的在自己面前,双颊一红连忙双手捂住眼睛支支吾吾道。

         奚落闻言略显尴尬的走近清潭石上拿起衣服快速更好。

         “咳咳,好了。”奚落看着面前的女子依旧捂住双眼尴尬的咳嗽一声,缓缓出声提醒。

         “你是谁?怎么在这里?你和俞王什么关系?”幻颜闻言放下双手也拿起旁边的外衣披上,一副质问的望向面前的男子,她现在发现他们的身形也很相似,虽然他身上没有连俞寒那种独特的冷酷气息,但是外表过于相似,不得不让人不怀疑。

         “你这么多我应该先答哪个?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你不是我。”奚淡淡出声,想到她刚才掉进了水里,连忙上前抓着她的纤纤玉手把着她的脉搏。

         然而

         “啪啪。”幻颜直接甩了他一记耳光,然后直接将手从他手中挣开,怒火熊熊的瞪着他。

         “你干什么?”奚落感到脸上的疼痛,亦是语气不好起来,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扇耳光。

         “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非礼本妃。”幻颜语气比他更不好起来。

         “本尊知道你是幻颜,谁非礼你了,你以为你本尊口味这么差?”奚落闻言冷笑,他还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过他好奇的是,她气息脉搏平和,刚才她明明掉进水里怎么会一点中毒迹象也无?

         “你还没有回答你是谁?怎么敢私闯俞王府?”幻颜没有理会他的话,问着重点。

         “本尊是谁与你无关,下次记得别再掉进右边的水潭,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奚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提醒一句便一个遁步飞跃消失了身影。

         幻颜看着他动作如此之快,心里一阵疑惑,看着清潭石上面的那张软软的东西,幻颜犹豫了下走过来捡起放进衣袖,也转身离去…

         御书房

         “找我什么事?”连俞寒直接开门见山,相比于皇宫他更加乐意陪着幻颜。

         “怎么?这些时日没进宫了反倒整个人都变了。”连俞夜看着明显不耐烦的连俞寒打趣道。

         “没事我就先走了,皇上不是有人在身边嘛?”连俞寒看着连俞夜旁边的刘闲意味明显,心想他都有了这么个高手在身边还有什么事办不成的。

         刘闲闻言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连俞寒并没有开口都打算。

         “这个事还就非你俞王不可。”连俞夜笑笑。

         “丁乌拉国那边有状况了?”连俞寒一听顿时坐了下来询问着。

         “是啊!王弟果然聪明。”连俞夜听后直接对着连俞寒夸赞起来。

         “什么时候出征?”连俞寒直接开口。

         “一个月后,毕竟他们还没有正式向我们发战。”连俞夜淡淡回答,他显然讨厌死了战争。

         “她还好吧?”刘闲适当的开口,虽然他没有在去俞王府,但是他就是忘不了她。

         连俞寒和连俞夜都没有想到刘闲会开口这一句,两人都片刻怔愣。

         连俞夜反应过来刘闲指的是谁,额头有丝冷汗,心想这刘闲怎么可以这么不解风情了。

         “她好不好,你应该自己去问她。”连俞寒反应过来平静的回答,这些时日和幻颜的相处,让他这颗楛死的心再次融化,他现在是真的有些…

         “你同意让我去看她?”刘闲对于连俞寒的话语有些感到意外。

         连俞夜也是意外连俞寒现在的温和态度。

         “我貌似从来都没有反对过你去俞王府。”连俞寒对于刘闲的话感到有些奇怪。

         “哦!多谢王爷。”刘闲闻言自己对着连俞寒一个鞠躬,显得异常兴奋。

         “不过本王提醒你最好有心理准备。”连俞寒看着刘闲这么高兴的表情,便泼起冷水。

         刘闲没有在意的点点头。

         连俞夜看着他们两人笑得是龙颜大悦。心想他们同们三师弟终于有些默契了。

         “韩了,不和你们说了,我先回府了。”连俞寒看着他们淡淡丢下一句便起身离去。

         俞王府前院

         “小环,王爷还没回府。”幻颜问着旁边的小环,她觉得一个人实在无聊,而且她还有一大堆问题问他了。

         “小姐,没有啊!你饿了吧?要不我们先用膳吧?”小环淡淡的回答着。

         “恩。”幻颜闻言只好点点头。

         往俞王府道路上,一辆马车飞驰,一抹黑影从上方飞跃稳稳落在马车前。

         “唔。”小厮看着面前的身影连忙停下马车。

         “怎么回事?”马车突然停下连俞寒淡淡的嗓音响起。

         “王爷,有个人。”小厮连忙回答着,见对方并无敌意心里放松下来。

         “上来吧!”连俞寒闻言掀起车帘,看着马车前的蒙面男子直接开口。

         “这样都认得。”奚落撇撇嘴直接上马车。

         小厮见状连忙自觉地重新驾起马车。

         “找我什么事?”连俞寒淡淡开口,他知道要没事他是不可能白天冒险来见自己的。

         “我今早去温泉碰见了你的王妃。”奚落扯下面巾,脸上明显的五个指印。

         “什么?你惹她了?”连俞寒一听眸子一暗,看着奚落脸上的指印淡淡询问。

         “没有,我那敢啊!只不过她掉进了水里,我也是好心怕她中毒,所以…谁知道她。这么不可理喻。”奚落摆摆手回答着。

         “所以你就是因为脸上的指印才蒙巾的?”连俞寒淡淡反问着,等等,她掉水里了,下一秒连俞寒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她掉到那个水潭了?”连俞寒有些激动的询问,焦急写在了脸上。

         见状“掉进…我经常泡的那个水潭了,不过我替她把脉了并没有什么迹象。”奚落看着连俞寒有些骇人的脸色连忙回答道。

         连俞寒闻言没有讲话,突然的沉默。

         “我真的替她把脉了气息平稳,没有异样,而且我的人皮面具还被她拿走了。”奚落见连俞寒没有讲话继续解释着,想到他回去根本没有看见面具,不用想就知道是她拿走了,要知道那人皮面具可以让他随时换面就连去月焰帮他都用了,现在没有了,他就只能蒙巾了。

         “小厮,加快速度。”连俞寒彷佛没有听见奚落的话,直接对着外面驾马的小厮大声道。

         在外收到王爷提示的小厮将忙加快了手上的力度。

         奚落看着一脸焦急的连俞寒心里闪过些许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