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百林丹
        黑夜一抹黑影一个飞跃闪到月焰邦内暮,奚落望向这黑漆漆一片,毫不犹豫点上了手中的火烛缓缓向里走进,直到看见旁边的石门他停下脚步凑近一看,只见上面一个蓝色的月亮图案,他直接用手握住它慢慢的扭转,便见石门大开,奚落眸光一沉不动深色的闪了进去,奚落继续走着突然前面有了点点星光,他连忙熄灭了手中的的火光快速闪进旁边隐蔽处注视着里面的一切。

         犹如洞穴般阴暗的环景边上点头排排火烛,旁边一个深潭散发着迷迷烟雾只见中间一颗大树耸立,树上也是一个明月的图案显得异常清晰,深潭旁边站立着六男和一白衣一红衣女子,最显眼的就是中间为首的是个白衣翩翩的男子,只见他高高鼻梁上是一张银色的面具,一头青丝飘逸,从他身上冷清的气势来奚落便知这就是月焰邦那神秘的邦主了。

         “邦主,邪龙邦好像和那轩王、西康王关系密切。”其阳看着面无表情的男子淡淡说着,他叫其阳是月焰邦的副邦主,右边的白衣女子是于雪是左侧于志的妹妹,据说在当年于雪出生的八月居然下起了大雪所以就意名为雪,而于志自然也是月焰邦的副邦主,至于一边的红衣女子叫红映自然是他们月焰邦的大小姐邦主蓝月的妹妹。至于其他三个高大的男子他们分别是明远、肖理、断漄,亦是月焰邦的重要人物。

         “别管他们,我们只紧尊本分,他们朝事月焰邦一概不参与,切记不犯邦邦不犯。”面具男子蓝月冷清的声音响起,众人立马点点头。

         “出来吧!喜欢捉迷藏的游戏?。”蓝月直接一个凌厉的眼神投向上方。

         奚落一听没想到这么容易被发现正欲出去,他突然顿住了脚步。

         直见一抹黑影丢下一个白丸瞬间消失周围瞬间烟雾弥漫。

         奚落见状连忙一个遁步追了上去。

         明远挥空气中的烟雾正想追上去探个究竟,然而蓝月的声音响起。

         “算了,由他去吧!”蓝月淡淡的语气戴着面具的双眼更是冷清,彷佛这声音不是他发出般的淡漠说完吱声离去。

         明远闻言只好顿住脚步作罢。

         何其几人对望一眼也相继离去。

         于雪看着已经消失的背影心里微酸,也许她永远也追逐不上他的步伐。

         “小雪姐。”红映见状连忙轻拍于雪的肩以示安慰,她实在不明白她那哥哥为什么这么冷清发现不了于雪的好,更何况他们一起长大连她都早明白于雪的心意,她想她哥怎么就发现不了,想着她大哥身边从未出现过女人,她现在是真的要怀疑他喜欢的其实是男人。

         “我没事,我们的走吧?”于雪掩饰好自己的情绪对着红映笑道。

         “恩恩。”红映点点头和于雪相并离去,很好地没有揭穿她的伪装。

         奚落追上了前面的黑影,夜空下屋顶上只见两抹黑影在斗打着。很明显的是不分上下的功夫。

         凌替见对方不简单直接取出腰间的软剑手一扬向对方而去。

         奚落直接用手指快速的夹住迎刃而来的软剑。

         “你是谁?”凌替看着面前的清晰脸庞,很显然他从未见过此人。看着他身上的装扮便清楚此人绝非月焰邦中之人,看着他的身手他知道他的武功绝对在自己之上,这样想着他觉得和他没有继续斗下去的必要。

         “问本座尊是谁?你不觉得可笑?”奚落直接用了内力击了回去,明明是他自己蒙着面竟然问他是谁?见对话闪躲开,奚落直接一个飞跃离去,他从来不和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凌替闪过一旁看着对方消失的黑影眸子一暗,他疑惑刚才听着他的声音怎么觉得有些熟悉了?凌替甩甩头也一个遁步离去。

         这时一抹白影从黑夜里走了出来,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将刚才的一暮尽揽眼底,只见他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迷人的丹凤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挂着一丝兴味笑意…

         陈玖儿看着旁边空空的软塌,想着这些时日他总是突然出来完事就离开,她不免有些疑惑这是俞王的作风么?难道他怕幻颜发现?陈玖儿这么想着心里更加不明彷佛事情变得复杂,原本以为这样的相处他迟早会封了自己,现在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想到这她心里划过不甘,只要是她想要的就一定的得到就算是他们也阻止不了她要权利的脚步。心想他不让她去前院八成是为了幻颜,既然这样她就更不可能让她过的那么称心如意,陈玖儿想到幻颜眼里满满的恨意。

         “咦,王弟深夜来访,所谓何事?”连梓竭一袭浅蓝色绸袍,白皙的皮肤,一双耀眼黑眸如寒星一般。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冷峻如冰。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低沉的声音对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两人缓缓响起。

         “王兄听说你有百林丹?可否赐予臣弟?”连俞寒直接说明来意。

         “什么?王弟在那听的来?”连梓竭闻言挑挑眉望向连俞寒发出疑问,心想他又怎会知晓。

         “怎么?难道王兄么有?那臣弟打扰了。”连俞寒依旧平静的表情淡淡的声响。说完亦是抬起步伐打算离开。

         “等等,本王确定有,不知王弟用于谁?”连梓竭唤住连俞寒淡淡询问,他。自然不会相信他是自己用。

         “臣弟自有用处,若王兄不舍臣弟便告退。”连俞寒听下脚步依旧淡淡生冷的语气,他自然没有告诉他的意思。

         在一旁的何其终于听明白,原来俞王是为了一颗百林丹的丹药大老远赶来轩王府的,不过百林丹他也只是听闻从未见过,话说它是一种让人有内力的神药,但唯一就是有内力的人服用是没有多大效果的,如此想来何其便知连俞寒是为了幻颜。

         “既然王弟不方便告知,本王也就不勉强,不过臣弟真心想要想必得拿出点东西来换,毕竟本王的百林丹也得之不易。”连梓竭缓缓地开口,话中带话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请问是什么?”连俞寒听懂连梓竭的话便出口询问,表情依旧淡泊宁静。

         “若是王弟的性命了?”连梓竭有意无意的说着,脸色是邪邪的微笑,不过眸子冰冷一片。

         何其闻言皱皱眉不过并没有出声,毕竟某人还么有发话。

         “王兄区区一颗百林丹不至于要臣弟的性命吧?就算臣弟同意,但是这臣弟的性命不是说取就可以取走那么简单的。”连俞寒听后表情未变,不过冷冷的声音响起双眸染上一层寒霜,相比下他的气势比连梓竭略显一筹。

         “呵呵,本王开个玩笑而已,其实本王想要的是王弟腰上的那块令牌。”连梓竭大笑便也不在兜圈,其实从连俞寒出现他就注意到他腰肢上挂着的令牌。

         “王兄味口不小。”连俞寒直接取下腰上的令牌丟了过去,依旧淡淡的语气丝毫没有因为连梓竭的话而感到意外。

         “呵呵,臣弟果然爽快,去把百林丹取来教于臣弟。”连梓竭大方的接过打量了下,便笑着对一旁的随从吩咐着。

         林戊接收到主子的话连忙去遵从吩咐。

         不一会儿一个精致的盒子便出现在连俞寒和何其的面前。

         连俞寒接过打开看了一眼便收进衣袖。

         “王兄打扰了,臣弟先行告退。”连俞寒对着连梓竭说道,接着给了何其一个眼神便转身离去。

         何其见状连忙跟上。

         “王爷,这个?”看着他们的身已经消失在府中,旁边的林戊淡淡出声。

         “小戊一颗丹药而已,何况不是还有这个,拿去给凌替吧!”连梓竭摇摇头将手中的令牌递给旁边的林戊淡淡开口。

         “是。”林戊连忙接过点点头正欲迈步。

         “等等,通知陈玖儿留意他的丹药是给谁的。”连梓竭出口唤住他,心想此人对他来讲想必相当重要。

         “恩。”林戊接闻言再次点头随即便消失在府邸。

         此刻变得安静。

         连梓竭眯眯双眼骤然睁开双眸一片幽光“连俞寒本王一定会取性命…”…

         马车内

         “王爷,你怎么把军令给他了?”见离轩王府已有一段距离,何其便开口询问,何况他们都知道轩王和西康王是有野心的,他把号令三万的军令给了他岂不是促进他的篡位阴谋,看着连俞寒平静如水的表情现在他还真是猜不透这这俞王的心思。

         “这个交由你管。”听闻何其都话连俞寒直接从怀中掏出丢到何其淡淡的声音透摄心魂。

         “王爷你…高…高。”何其看着手中的令牌先是一阵惊讶,随即明白过来向着连俞寒束起大拇指接着小心收好。

         “凡是留个心眼,可知道?”连俞寒对于何其的超常反应依旧是眸如冰魄、表如静湖、淡淡声响提醒,随即眯着双眼休息息整个人显得异常安静。

         “恩,明白。”何其听闻回答一声便也自觉安静,他打量着连俞寒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心想他只有在王妃面前才会不这么静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