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俞王的心意
        “小姐,那个木王子怎么样”小环见自家小姐进了王府连忙迎上去,这可是唯一一次她没有陪在小姐身边,但由于有俞王爷小环是十分的放心。只是刚问完便看见俞王爷一脸铁青出现在幻颜旁边。

         “很帅”幻颜淡淡的点点头。

         小环见俞王爷脸色更加黑了,顿时安分站在旁边不敢再和幻颜说一句话,心想肯定又是自家小姐惹王爷生气了,她实在不明白小姐自从王爷出征回来反倒…,她家小姐以往从来不会那么凶和冷的对王爷而是王爷态度很冷,可现在自家小姐来王府都几天了却从来不跟王爷讲话,讲也是态度冷冷几句以不愉快告终。

         “小环我们回房间吧”幻颜淡淡望了小环一眼径自迈起步伐向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她心里烦躁只想一个人静静。

         小环刚想跟上连俞寒比她快一步,小环见状顿住了脚步,心想王爷和小姐肯定有有话讲,犹豫了下小环决定她还是不去打扰他们。更何况俞王她家小姐不怕不代表她呀!要知道俞王一个脸色她都会吓得说不出话来。

         “小环帮我宽衣我想睡会”幻颜站在塌前听见关门,她自觉习惯性的张开双手,有时候她还真觉得这古代不错吃和穿都有人伺候着,而她也习惯了小环的伺候。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有动静幻颜放下手疑惑着转过身。

         “你…怎么是你?”幻颜看着双手抱胸以居高临下姿态看着她的连俞寒,顿时惊的口齿不清起来。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和自己说的话顿时有些尴尬。

         连俞寒放下手缓缓走近径自在软塌坐了下来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喂,你怎么可以进本公主的房间,?你知不知道这是本公主的床?,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幻颜见状语气很是不好,她本来就很烦了,这男人却突然莫名的出现她更加烦乱了。

         “这是俞王府不是你幻颜公主的相府”连俞寒淡淡的语气,瞧这丫头现在这凶巴巴的实在不像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她现在来告诉他男女授受不亲难道她忘了她以前那些荒唐的事,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在她后面进来,更加不知道自己一进来了为什么就不想走。

         “好吧,这是你的王府,那请问王爷有事快说本公主累了”幻颜听后没有什么反应,她现在不想跟他计较什么?

         连俞寒一听脸上有些难看他怎么会听不出来这丫头是在赶他走,以前她死皮赖活得缠着他,而现在他离她这么近她却赶他走,难道一个月没见她真的变了,想到这连俞寒心里一阵不舒服的情绪涌动出来。

         “王爷你要是很喜欢这张床的话,本公主就不奉陪了”幻颜看着某人这副深沉的样子,她决定把房间留给他自己出去总可以了吧!幻颜说完转身欲走。可是被某人一拉,就在她还反应不过来时直接跌进了某人的怀里

         “唔唔”

         幻颜睁大眼睛不可置信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微闭的双眸,脑袋瞬间石化,只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他在吻她,这个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竟然在吻她。

         “记住你是我的”连俞寒放开她注视着她的双眸,从未有过的认真。

         “我要休息了”幻颜反应过来连忙从连俞寒怀里站起来,退到一旁表情羞怯语气更是轻柔没有了先前的傲气,掩饰着内心的震撼。

         “如果我不走了”连俞寒挑挑眉从软塌站起慢慢逼近幻颜,见她突然一副女儿家的娇态瞬间燃起一丝趣味。

         “你不走,你想干嘛?”幻颜步步后退最后直接靠在软塌架上,她看着他双手分别透过她肩两旁倚着她靠的塌架,而她和他面对着面如此近的距离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幻颜有些紧张的语气。

         “你说了?”连俞寒双眸微眯越靠越近调戏意味十足,看着她美丽的容颜片刻怔愣。

         幻颜看着他越靠越近瞬时迷惑,直到嘴角…

         “闭上眼睛”连俞寒低压的嗓音传进两人的嘴里。幻颜早已忘了反应听后乖乖照做。

         良久连俞寒放开幻颜离开了房间,而幻颜还在发着呆。

         次日

         “公主我们的赌约开始了”大殿上木挣一脸笑容道。

         “好”幻颜今天是一袭华丽的装扮。

         “皇上尔王需要笔墨”木挣点点头望向连俞夜。

         “呈上”连俞夜一脸的沉重,他想这幻颜未免也太胡闹了。

         幻颜和木瞳国王子赌约昨日以传便,所以今日太后幻仪,辰依儿和众妃子也出现在了大殿。

         幻霖望向爱女一脸明显的担忧。

         众百官都在想这木瞳国的王子要做什么?

         连俞寒一脸平静的看着幻颜谁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只见木挣直接拿起笔沾了墨在纸张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四方形,再横竖各画两条线,最后在上方写下一串数字。

         “公主我们的赌约就是我出题你来答。这上面的数字公主若横竖斜加起来结果一样的话这题就代表公主赢了”木挣放下笔墨自信满满道。

         众百官都一头雾水的看着纸文上的了…明显他们又没见过此类的文题。

         众妃子都在想这幻颜公主看来是注定的去领国了,想到这不由得开心,特别是陈眉儿,她可是最讨厌这个幻颜公主了。

         辰依儿和连俞夜默契的对望一眼,很显然他们也看不懂。

         幻仪和幻霖同样的担忧表情。

         连俞寒望着那奇怪的问题,不过他没有去管什么数字,他依旧望着幻颜看着她那张倾城的容颜,那灵动的双眸,此刻才发现她早已进入到他的生命里,他想结果若真是这样,他不会允许…他发现他做不到。

         一秒两秒…气氛凝重。

         众人都见幻颜没有丝毫动作…都断定这幻颜公主是不会解了。

         “木挣王子请问这问题从哪得知?”幻颜沉默不是代表她不会,这种常见的数学题她来说只是个小儿科,她只是没想到这二十一世纪的数学题会出现在这个不知所以的时代,她想这题会出现那是不是代表这出题的主人跟她来自同个时空她期待着。

         “这题是木挣个朋友在一本书上得知,木挣也是参了很长一段时日,公主不会自然正常”木挣语气沾沾自喜。

         连俞寒握着茶杯的手微微收紧,他在极力忍耐着。

         幻颜一听书上顿时有些失落,她直接拿起笔墨随便几划便放下笔墨,她庆幸自己会用毛笔。

         “木挣王子还有吗?”幻颜问完径自走到连俞寒旁边坐了下来面前,端起茶杯一望空了,直接夺过某人手中的茶杯她可渴坏了,喝了一口幻颜直接皱眉暗骂“果然不是人喝的,苦死她了”努力咽下后狠狠瞪了连俞寒一眼,心想这男人昨天竟然那么对她,而现在却跟没事人一样悠闲品茶。

         众人对她的举动早已见惯不惯,只有木挣表情有些动容。

         连俞寒大方承受,同时也感觉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文武百官见幻颜解答了都不由得对这个公主佩服了起来。

         “公主你是怎么坐到的”木挣见她这么快就解答出来了,他有些不可置信。想当初自己可是用了一月来日啊!

         连俞夜顿时笑容满面想他真是没有白疼这丫头,可给他长光了,这样他就更不能把她送去远方,要是以后遇到难题谁帮她解决了?眼里是满满地欣赏。

         接下来木挣又出了很多题,可全全被幻颜一一解答。

         “公主你真是个人才,木挣输了”木挣以落败告终他以被这公主的聪慧折服,心想这公主要是到了尔国是多么荣幸,他依然想争取。

         这一翻下来文武百官,幻仪,连俞夜辰依儿等人,无一不称赞,包括连俞寒也透去了赞赏的目光,他们开始重新审视幻颜第一名称她当之无愧,现在若是有人问起幻颜,他们绝对会说公主倾国倾城,博学之深,聪慧过人等等佳词。

         陈眉儿也有些震惊了…

         “丞相,你真是好福气”倾贤也忍不住赞赏。

         “恩恩”幻霖一脸笑容点点头,他也觉得幻颜让他真是无比自豪。

         “不敢当”幻颜淡淡道没有理会他们的赞赏目光,要知道这在二十一世纪确实微不足道,哪有毛爷爷和周总理伟大。

         “公主可真是谦虚,不知公主可否愿意给木挣一个机会”木挣在幻颜面前一直直呼自己的名讳没有一点自己王子身份的谱,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心动,十分真诚渴望的语气。

         幻颜一听朝连俞寒望去,想着他昨天的那句话。希望他的眼睛会告诉她什么?她看着同样紧紧锁住她的连俞寒,她笑笑转过视线。

         “木挣王子的心意,幻颜心领,只是本公主此生非俞王不嫁,当然若俞王没有意见,本公主自然也无异议”幻颜直接将问题推给某人,她把自己给赌了,只希望他不会让她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