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茶楼相遇
        幻颜来到王府已经两天了,某人还真是给她找来一夫子,她现在出了写字念文就是吃和睡,她还真是着实无聊,她没想到这古代人这么难当。

         “公主请作首诗词”蓝欲看着发呆的幻颜不禁道,他可是做了三十年的夫子了,可第一次遇见如此聪明有才的女子,而且对方还是影国的公主,本来在俞王爷要请他来教公主习文,当公主的夫子他本该万分荣幸,可事实压根不是这么回事人家小姑娘懂的比他多,她的字他不认识,她的词文他闻所未闻但又充其学问他不免惭愧,今晚他已经做好了请辞的打算,虽然才两日的教程但他实在觉得没有必要了。

         “九州生气什风雷,万马齐音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夫子我有事先出去一躺啊”幻颜噼里啪啦说了一堵就跑走了。

         小环见状连忙跟上。

         蓝欲看着早已看不见的身影摇摇头,不过思绪却沉倾在刚刚的那几句诗词中,久久的疑惑。

         温馨风雅的某某茶楼的阁楼上两个大男子对立考边坐着。

         “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那丫头在你府上有什么动静”倾星月看着对面的连俞寒一脸的探索。

         “她这两天很安静,与以往的形象来了个大转变”连俞寒看着幻颜这两天认真学习的模样,想她是真想嫁那个木啥?所以留下好印象,想到这他就一阵不爽。

         “这样不正合你意吗?”倾星月见某人变了脸色眼里闪烁着趣味。

         “你去把那个木什么王子半路给杀了”连俞寒喝了口茶冷冷道,这两天就在思索这事,他把他杀了看她还嫁谁。

         “人家惹你了?”倾星月一听差点被茶呛到,这还是他认识的连俞寒?一副杀人的眼神。

         “没有,就是看不惯”连俞寒随便找个理由,他总不能说自己看见幻颜转变就是要嫁他吧!他真是越来越不冷静了,这不是个好现象。

         “王爷,你见过人家吗?”倾星月额头冒汗,他人都没见过就看别人不顺眼了有病吧!

         “讲点笑话缓解气氛”连俞寒略显尴尬,他只能瞎找理由却越说越不像话,他怀疑认识她后他也跟着变成呆子了,想着这两天她没有跟自己讲过一句话彷佛没看见自己般,他郁闷她以前不是最喜欢缠着自己吗?不是对自己很痴迷吗?怎么一下子就变的冷淡了再没有从她眼中看出任何迷恋他的目光,他本该感到庆幸的可是他的心里却感到该死的空虚,想到她上次说的不想做他的王妃了,想到她竟然愿意远嫁他国,想着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他就有想杀人的冲动…

         “还真以为你是石头也打不动”倾星月算是看的清楚了这人是动心了,他就知道他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同时心里也燃起一抹苦笑。

         连俞寒懒得搭理他,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爱茶的苦味,难道真如那丫头说的无心的人才会喜欢这味道,很显然他记住了她说过的话…可是为什么一切逃出了自己的掌控,想到这他更加烦躁的把茶当成了酒喝着。

         倾星月见状并未说啥?也品尝着自己手中的茶无比苦涩的味道划进心里。

         “小姐,为什么我们要这副打扮”喧闹的街道两个俊俏的男子相并而行。小环看了看自己一身男童的装扮很不习惯。

         “不是说了吗叫我公子,这样自是为了方便”幻颜手中折扇一甩,无比潇洒的动作,怎么看都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俊俏公子。幻颜想这街道还真是热闹比那个硕大的俞王府有气氛多了,果然她说要做淑女还是不行,所以她觉得不勉强自己了,她在人前坐个大家闺秀就好,至于人后嘛…嘻嘻,她还是得做自己,当然她不会再傻傻地去跟踪那座冰山了,不过也别相信她会放弃,因为那简直是不可能,不过这次她改变战略就等着某人束手就擒。

         小环也没再讲话,两人就这么迈着步伐。这时一辆马上飞奔而来眼看就要从一个小孩身上而过…

         倾星月见状就要从阁楼飞下,然而连俞寒制止了他。

         “有人救”淡淡的声音响起。

         倾星月和连俞寒同时望向下面街道。只见在千钧一发时一位白衣少年以最快的速度抱起小孩一个大大的旋转,一个脚踩马尾稳稳的落在了街边,而马顿时也停了下来。这时一位妇人连忙跑过来抱住小孩,并且感激的对着幻颜道“谢谢公子”边说边跪下了,一副感恩的样子。

         小环也到了幻颜身旁,她没想到她家小姐这么厉害。

         这时周围都胃来了人群更是一副指点幻颜是大英雄,大好人,更有人道“这位公子不光长的俊俏心地还这么善良”。

         “不客气,不客气,起来吧”幻颜顿时无比的尴尬,连忙扶起那位妇人站好后,拉着旁边杵着的小环连忙进了客栈。

         马车里一张俊帅的脸,狭丹凤眼,脸上有着迷人的笑意,他将刚才一暮尽收眼底,放下手中的一点点缝隙的车帘。

         “走”低沉的声音响起。

         驾车的人听后重新架起了马车,他有些疑惑他家爷为啥刚刚叫他停了下来,不过他家爷的心里他一向都摸不懂。

         “你不是说她这很是安静吗?”倾星月望着某人黑了一张脸打趣道,显然他们都看见的那白衣男子的面容。

         “我又没拴着她”连俞寒没好气道,不过他在想她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幻颜和小环也来到了阁楼,要是她知道会在这碰见某人的话她打死也不会来的。

         幻颜很生气的随便一个椅子坐下下来,压根没注意道后面的倾星月和连俞寒。

         “小…哦公子啊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啊?”小环同样坐在了幻颜的对面,有些奇怪幻颜为什么这么生气,正欲喊小姐被幻颜一个凌厉的眼神连忙改口,同样也没看见他们。

         “刚刚竟然忘了教训那个马车的人了”幻颜十分遗憾的样子。

         连俞寒一听嘴角抽搐这丫头自己都照顾不好,竟然还想着教训别人。

         这时小环眼尖的看见了俞王的冷脸,还有倾星月忙道“小姐,王爷…”还来不极说完,便看见他们走了过来吓的说不出来了,只能暗自保佑她家小姐了。

         “不是让你叫公子嘛,王爷?还想骗我”这个丫头拿那家伙骗她她以为她会信吗?只是她一个转头就瞬间石化了,只见冰着脸的连俞寒和满面桃花的倾星月刚好就在她的面前,暗叫糟糕怎么自己没看下就进来了,这显然是倾星月的茶楼这下羊入虎口了。

         “真是巧啊”幻颜假意的笑着打着招呼,而小环自觉地让位。

         连俞寒没有回答径自坐在了她的旁边,他就知道她不会这么让人省心…

         整个位置是这样的幻颜右边是连俞寒,对面是倾星月,小环最后被幻颜示意坐在了她的左边,一个桌子刚好各一方坐着。

         “没想到颜妹妹穿起男装来可真俊”倾星月十分的打趣语气。

         “算你有眼光,不过你选女人的眼光咋就那么差了?”幻颜看着他笑得如此臭屁都样子,不由的往事旧题。她依然还记得上次光临青楼刚好看见了他与…她本来是去找连俞寒的没想到却闯入了他们的房间看了…,而连俞寒只是在旁边的房间饮酒并未…,弄的她尴尬的落荒而逃结果还被绑架了,如此深刻的事情想忘都忘不了。

         幻颜说的如此直接,倾星月些许脸红抗议道。

         “谁说我看女人的眼光差啦!要知道本少爷可是钟情颜儿了”倾星月半真半假的语气。

         幻颜听后额头三根黑线,这话摆明是话有有话,她要是再说他眼光差劲的话就等于说自己差劲了,要是换着以前她一定会说“我倾慕王爷表哥,你没机会了”但是现在。

         “本公主尚未成婚,你还有机会努力”幻颜邪邪一笑。

         连俞寒见着他们的互动心里很不爽,特别是她刚刚的话让他直接板起脸…

         小环在一旁不敢吱声但见王爷不好的脸色,心里不禁疑惑小姐怎么会把王爷给活生生的忽略了?以往不都是死活跟着王爷吗?为此她也跟着她出了不少丑,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她顿时有些不明所以小姐的转变。

         “公主此话当真”倾星月兴奋到,若真如此…他知道她亦是玩笑。

         “当一个人得不到另一个人的回应时,难道她要终身不嫁吗?”幻颜说的直接,女人的青春耗不起,她可是故意的。

         “这么说你真想嫁去他国”倾星月很快联想到某人先前的异常。

         连俞寒终于受不了她(他)这般聊着忽略自己的存在,语气顿时不好起来。

         “嫁不嫁不是她说了算,皇上不会同意的”他也不会,他想只有他才有资格娶她,可他却忘了自己几天前还说过她没资格做他的王妃的。

         倾星月笑笑暗想,这家伙终于忍不住了吧!但愿她们会走到一起,他端起茶杯轻啜一口,一抹苦涩的味道,心中的苦只有自己明白,流水有情落花却无意。

         “俞王爷你家住海边吗?”幻颜撇撇嘴严肃道,她讨厌他总是这副天地为他的姿态,讨厌他总是那么冷漠,讨厌他的王者气质,他都不要她凭什么左右她。

         幻颜这话一出倾星月,小环包括连俞j寒都是一头雾水。

         “海边是什么?连俞寒皱皱眉问了出来。

         ”意思就是指你的王府又没有铸造在水上面,不用管的那么宽“幻颜淡淡的解释,她刚刚不小心带了21世纪的话也难怪她们会听不懂了。

         倾星月和小环听后懵懂的点点头。

         连俞寒直接冰冷了一张脸,他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说他多管闲事,管的太多了,随机冷冷丢下一句”随便你“他发现他气的就只剩下这句话了,感受到自己的不平静端起茶慢慢喝了起来好控制自己那不该有的莫名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