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宫宴(一)
        宫宴上连俞夜身穿龙袍坐在最上方天生的天子气概,右边是太后幻仪华丽的装饰一脸慈祥的笑容,左边是皇后辰依儿同样华丽的妆容,头上戴着凤冠,光艳照人更代表着她皇后的的身份。再分别下面就是一些王爷,妃子,公主,女卷百官依次排坐着…

         “朕特宴俞王和倾将军大胜齐归,众爱卿可尽情畅饮…”连俞夜十分愉悦的发言…

         面前条桌都是精致美味的酒点,台上是美女载歌载舞…整个宴会进行中…

         百官纷纷敬酒没言…

         “皇上啊!恭喜北平大旗归胜这乃我国之福”

         “是啊,倾将军俞王恭不可没”

         “在乃影国之福,皇上之幸,太后之荣”

         等等的美言贺词说的连俞夜这一国之君是龙颜大悦举杯畅饮。

         太后也是笑容满面。

         倾贤更是谦虚的回敬着美酒,很是开心。

         幻颜坐在席位上淡撇了一眼台上的舞蹈,只见那些文武百官一个奉承的样子,她撇嘴心想这些人中还不知道有多少个虚伪的家伙了。

         辰依儿知道自己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场面,但谁叫她贵为一国之母了。所以她还得拿出一副笑容应付的尊容。她都觉得自己装得很累,她望向幻颜说不出的羡慕,她无拘无束,真实的性子…见着幻颜也向她看来她不由得笑了笑。

         幻颜接收到辰依儿的注视自然也回以淡淡微笑。接着她将全部目光望向对面的连俞寒只见他一身黑衣一副慵懒的在那喝着酒,彷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的神情,即便这样已经可以感受他身上的光彩,她沉思了难道这男人真的没有什么能入他心么?突然她有了一个主意…

         “皇上颜儿想为俞王”献歌一曲“幻颜站起对着上方的连俞夜道。说完缓缓向台上而去。

         听见她的声响周围一片安静,百官暗道”公主这次又会干嘛?“他们可没忘了两月前她当着他们全文武百官的面向俞王爷大声示爱,即便他们都听过传闻公主三年前失忆了,但他们现在都觉得影国有这公主可是丢尽了脸面,但是她的公主身份加上太后皇上的疼爱,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幻霖一听绷着一张老脸着爱女心想这一年多她做过多少丢脸不成规矩的事等。

         ”别生气了,随她“天湖蓝连忙拍拍幻霖的后背安慰着,心想这丫头真是不省心,她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心里,反正她又不是第一次这么顽固了。

         ”回去我非得把她关起来“幻霖心想他不能在纵容她这么下去了。

         站在幻颜席位的小环见着自家老爷都气成了这样,但看着她家小姐依旧淡定从容的样子向台上而去她不由得佩服。

         连俞夜和辰依儿还有幻仪反倒没有那么夸张的表情,甚至觉得十分有趣。

         而其它妃子郡主们都用一种讽刺的眼神盯着她。

         ”公主我看你就别献丑了,某人可不一定领情哦“陈眉儿看着某方向的人并没有什么变化很是嘲讽的声音响起。她直觉认为这丫头是想引起俞王的注意,她不由得觉得可笑,就想看着她出尽丑的样子。

         倾星月听着直接皱起了眉头。但他并未说什么,只是绕有趣味的盯着某人,要知道他可是应为她才来的,他颇期待她的表演。

         幻颜没有理会她的冷嘲热讽径自走到台上跳舞的歌女们自觉地纷纷退离下去。

         ”皇上,太后颜儿需要古筝“幻颜知道以前的幻颜是会弹古筝的,但是现在的她压根没碰过,但是她是把她当成钢琴了。

         ”取来“连俞夜一听自是叫人去取,他可是十分支持幻颜的。

         不一会儿幻颜面前就摆放了一台古筝和凳子,就在众人准备好听她乐曲的的时候。

         ”十分抱歉,请众为多等几分钟,毕竟我失忆了容我回亿回亿“幻颜有些尴尬的声音响起。

         众人一听更是寂静,周围伴着有嘲讽的目光,有疑惑的目光,无语的目光,看戏的目光,更有些许关心的目光等等各种的怪异气氛。

         倾星月一听嘴角直接扬起满满地趣味。

         看着台上那个一直盯着古筝的人连俞夜不免着急,心想这丫头可千万别不会弹啊!那他的脸也没法放了。

         陈眉儿一副幸灾乐祸得样子就等着她出丑,断定这丫头是不会弹了,眼里闪过一抹幽光。

         幻颜研究了一下她还真是不会,想着她看过娘亲弹过,就只能拼了,几手下去摸索熟了音符,一下子领悟,接着绝美的音律传来。她就说嘛天赋这不是盖的,掌握熟悉她便搜索着脑海里一首歌曲弹唱起来…

         是谁导演这场戏

         在这孤独角色里

         对白总是自言自语

         对手都是回忆

         看不出什么结局

         自始至终都是你

         怪我投入太彻底

         如果故事注定悲剧

         何苦给我美丽,演出相聚和别离

         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用泪光吸引你

         如果爱你不能言语,只能微笑哭泣,让我从此忘了你…

         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把往事留给你

         如果一切只是演戏

         要你好好看戏,心碎只是我自己…

         歌声震撼人心,时间顿时凝固。

         众人自是陶醉在幻颜的歌声里。

         连俞寒望着台上倾城女子,眸光渐深,此刻她的神情她悦耳的歌声都令他有片刻怔愣。

         ”你教的颜儿么,?这首曲子我怎么从未听过“幻霖问着身旁的夫人天湖蓝,看着台上古筝面前的爱女很是赞赏。

         ”我也没听过“天湖蓝也很疑惑,她意识里

         目睹幻颜弹奏已是三年前了更别说鸣曲了,所以她也是大大的惊讶。

         ”是吗“幻霖听后不由得沉思了起来。

         ”幻颜献丑了“一曲终了幻颜礼貌性的鞠了个躬,空气依旧安静,幻颜直接走近某人双眸是盈盈秋水。

         ”俞王爷你觉得颜儿唱得如何“幻颜直摄他得双眸,想看出有没有不一样的色彩。

         ”叫什么?“连俞寒看着她眸中积满泪光…随即淡淡问道,刚刚听得有些入迷。

         ”独角戏“幻颜淡淡回答嘴角是一抹自嘲地苦笑。

         ”公主的歌声美妙绝伦,本王很喜欢“连俞寒勾了勾嘴角发自内心的话。

         幻颜顿住了她竟然见他笑了,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瞬但她已经很满足了,她回已绝美的笑颜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公主真是一曲惊人“反应过来的连俞夜说着鼓起了掌声,眼里是说不出的赞赏。

         ”是啊!真好听,公主真是才貌双全“这时众百官也自觉鼓起掌纷纷点头附和,他们本以为幻颜公主又会出丑,只是没想到结果恰恰相反。

         小环刚刚听得痴迷,心里不由得疑惑这三年来她怎么没见小姐在动过古筝。

         那些妃子郡主们态度也显然没有了刚才的态度,只有陈眉儿一副不服气的样子瞪着幻颜。

         倾贤对幻颜也颇有一丝改观,心想这公主不知最后会花落,只可惜他家的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已成家,这么想着他颇有一丝遗憾的向旁边望去,突然他顿住了,只因他看见二儿子旁边坐着的三儿子倾星月目光紧紧盯着幻颜公主,他眸中顿时有了一丝光亮。

         ”皇上,早闻贵妃娘娘的舞技迷人,不防让贵妃娘娘赏个脸让大家一饱眼福“幻颜提议见着陈眉儿死瞪着她,她高调回视暗道”你个眉儿精,气死你“。

         辰依儿听后立马向幻颜投去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幻颜大方接受。

         幻仪将她们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里虽然有些动荣,但并未说什么。

         ”是啊!贵妃能歌善舞,献上一段吧“连俞夜自然而然的向着了幻颜。

         陈眉儿听后狠狠瞪了幻颜一眼站起走向台上。

         ”臣妾献丑了,望太后,皇上,皇后喜欢“行了个礼后转身面对众官跳起了舞蹈,她从小喜爱舞蹈所以这根本难不到她…

         ”王兄,怎么这个幻颜公主打动不了你?“一直未讲话的连梓于意味的话响起,他不自觉地朝幻颜望去,目睹刚才一切得他觉得她还真是有趣。

         ”王弟,轩王没来?你们不是一向很近,怎么有空关心到本王头上来了“连俞寒冷冷回道握着酒杯的手渐渐收紧。

         ”再忙也得关心,毕竟我们是兄弟嘛何况臣弟也尚未娶妻,要是王兄无意的话那么臣弟便有机会了,王兄你说了“连梓于一脸笑容话中满满其意。

         ”你还是寻求自保吧“连俞寒听后脸色一冷丢。

         连梓于听后眸色未变不予理会,他直直的盯着幻颜心中某种打算。

         连俞寒见他肆意地目光打量着幻颜双眸更冷,他掩饰心中那么奇怪的情绪,索性将目转移。

         幻颜看着台上的陈眉儿的舞蹈,说实话她真觉得跳的不错,难听点嘛就是一副发骚样,看着她又扭腰肢又扭屁股的,她撇撇嘴看着他的皇帝表哥压根没看而是和皇后辰依儿说着悄悄话,她不由得佩服,想到这她将目光转向某处,顿时气结,只见连俞寒饶有兴趣的盯着台上,她暗骂”变态“那可是他哥哥的女人干嘛看的那么入迷,想着自己唱歌时他看都不看,她心里无比窝火…

         突然

         幻颜感受到某种目光,她顺着目光来源,只见一个英俊的男子笑容满面盯着她,她没有不好意思也打量着连俞寒旁边的男子,这个西康王她自是认识只不过不熟悉,她知道皇帝表哥他们总共是兄弟姐妹五人,而唯一的公主从小远去她乡了想必也快回来了,而这位西康王和那位她没见过的轩王是另一位妃子所生。她见着他对她笑着,幻颜也只得礼貌性的笑笑便收回目光。

         连梓于见状嘴角的弧度更是越大,兴味也更浓。

         ------题外话------

         亲们求支持啊!&9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