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宫宴(二)
        连俞寒感受着幻颜的吃人目光,心想他没得罪她吧!于是他干脆懒得理它,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的舞蹈。

         幻颜见状心里亦是不爽极了。

         连俞夜将她(他们)动作尽收眼底,心想他得帮这个丫头一把给她制造些机会,毕竟他也认为他们十分匹配,眼里闪动着思量的光芒。

         “臣妾献丑了”这时台上的的舞蹈也结束了,陈眉儿娇嫩的声音响起。

         “贵妃舞资过人”连俞夜笑呵呵的敷衍了句。

         百官们也纷纷点头。

         陈眉儿见着相比幻颜他们的态度,虽然颇有失望和不甘心但也只能行个礼退回到自己位置上,心里顿时更加讨厌某人。

         “姐姐你这舞真是迷人”

         “贵妃你这舞跳的真是别有一翻风味”

         “贵妃姐姐你这舞看得我真是入迷”

         陈眉儿刚一坐下来众妃就奉承着,只是听着颇有一翻嘲笑。

         陈眉听着也假意的微笑,心里却是十分愤恨。

         宫宴就这样在大家的伪装和各揣心思中将近结束。

         “朕觉得幻颜公主天资过人,思之已过决定将她允进俞王府三月,俞王可得用心教她习文”连俞夜威严的声音响起,这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这个办法,心想让他们天天同一个人屋檐下好培养感情。

         幻颜一听悄悄向连俞夜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心想真有他的不枉费她叫他一句表哥。

         连俞夜自是大方的接受,随机将目光透向连俞寒。

         “俞王可有异议?”他就不信他敢不答应,何况他又没逼着他娶她不过分吧!只是让她们自行培养感情嘛!

         幻仪,辰依儿,天湖蓝和幻霖对于皇上的这个决定都有些担心,他们自然知道幻颜的心思,只是俞王根本没那心意,这让他(她)们都无可奈何。

         众官一听空气中弥漫着沉默,他们都在想俞王不会抗旨吧?毕竟这么刁蛮的公主任谁都不会愿意啊!

         当然众妃子,郡主们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陈眉儿见连俞寒面无表情甚是开心。

         倾贤听后明白这皇上摆明是有意将幻颜许配俞王了,虽然他府是将军府但是跟王府相比…他有些遗憾的将目光望向倾星月,他见他一脸的笑意,不由的疑惑了难道他观察错误。

         而连俞寒久久未答只是喝着杯里的美酒,一脸的平静让人实在参不透他的心思。

         “皇上,这王兄八成不同意,不如有臣弟代劳”连梓于挑挑眉自请道。

         这西康王一插进来空气中是一种怪异的气氛。

         “咳咳,王弟啊!要是俞王不同意的话,如果幻颜公主也同意的话,朕是没有任何异议的”连俞夜有些尴尬的咳咳,直接将问题推给她们,他就不信某人会眼睁睁地看着这西康王将幻颜带走。所以他这是将堵住下在了他这个冷弟弟身上但愿不会失望。

         “幻颜公主本王的资质也不比俞王兄的差,你可否愿意跟本王学习”连梓于听后直接将目光锁住幻颜,笑的无比妖孽。

         顿时百官都把目光射向幻颜想知道她的答案,当然连俞寒依旧稳定如山没有丝毫变化。

         幻颜看着连梓于笑得那么狐假虎威很想一口回绝,但看着某人的态度,随机笑颜逐开。

         “既然西康王这么有心,本公主怎可辜负了”幻颜邪魅一笑。

         就在众人听见幻颜的回答而感到惊讶时。

         “嘣”什么破碎的声音。

         场面顿时寂静了只见连俞寒手中的上好玉杯已经碎了一片一片。

         “本王答应了吗?”连俞寒转身双眸直视连梓于,表情冷漠。他无法忽视自己心中在听过幻颜的话后燃起的怒气,他本来十足的自信她会拒绝,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答应,他心里大大的不爽她突然将目光放到了别的男人身上。

         这样的场面众官更是惊讶了,而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一些人也轻松了下来。

         幻颜表情淡淡,其实谁都不知道她此时的心里有多开心。

         “西康王弟既然俞王不答应,你就不要勉强了”连俞夜适当的发言,十分满意某人的态度,他就知道这人还没有冷到某种程度。

         “当然,既然这样幻颜公主你就好好跟着俞王兄学习吧!”连梓于无所谓的笑笑,眼中燃起某种意味,内心更是觉得这样才会更加有趣。

         幻颜看着这西康王的笑总感觉背后凉飕飕,她不由得打个哆嗦。

         宴会结束后皇宫外

         “颜儿不如你先跟我们回府吧”天湖蓝还是不放心女儿淡淡道,就怕她再惹祸端。

         “娘亲,你放心啦!颜儿一定乖巧听话,您跟爹爹就先回去吧”幻颜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跟某人相处了,哪会错过和某人单独坐马上的机会。

         “那好吧,我让小环先回去替你拿些衣服来”天湖蓝岂会不明白爱女的那点小心思,只好妥协了。

         “你可不许再生事”幻霖也吩咐一句,说实话他可是十分赞同爱女住进俞王府的。

         “恩恩”幻颜猛点头。

         “舅舅和舅娘放心,本王会看着她的”连俞寒也适当的讲了句,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说。

         幻霖和天湖蓝见连俞寒都发话了,也就没什么异议了个都各自上了马上。

         幻颜看着对面男子高高束起的长发,紧闭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剑眉,坚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整个五官都精致完美。她怦然心动不自觉慢慢地凑近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快速离开,她凝视着睡着的他,感受着他均匀的气息,有些作贼心虚的感觉正欲回到原位。不料腰间多了一双手,她顿时一惊望向尽在咫尺的脸羞红了脸有种被抓个正着的感觉。连忙挣扎着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心想他不会认为自己是个放荡的女人吧!她可没忘了这是个封建的古代啊!而她越挣扎某人的力度就越大。

         “怎么亲了本王就想走”连俞寒戏剧道,其实刚才她靠近他就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大胆竟敢偷亲自己。

         “没想逃,大不了给你亲回来就是了”幻颜放弃挣扎回视着他的目光,只是说完她才发现自己说了多么白痴的话。

         “你还真是饥渴,可惜本王没有兴趣”连俞寒一听明显的讽刺同时也放开了她。不过暗自还是感觉手感不错。

         幻颜一听本想反击,但她选择了沉默,她回到自己原来坐的位置,安安分分的坐着,她告诉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虽然他的话很伤人但她听多了也就习惯了,她发誓将来一定要让他加倍奉还。

         连俞寒见她一声不坑地本分坐着,暗道“这么容易就生气了,但他天生只会wan女人,不会哄女人”突然他想到什么。

         “记得到府上安分学习,别像以前惹什么窑子,我会为你请上最好的夫子”连俞寒警告意味明显,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他还是得吩咐。

         “你放心过几天我就走了,你不会损失什么”幻颜学着他的语气表情冷冷道。

         “你去哪?”连俞寒听后楚楚眉,他记得皇上不是让她在府上学习三个月吗?难道他听错了。

         “你们先前不是说木瞳国来提亲了吗?而且这不是你希望的吗?”幻颜淡淡说着,她果然还是很在乎他说的那句话。因为她知道那代表他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她即便是她做了那么多的蠢事吸引他,他依然不会动容。

         “你真的想嫁去那么远?”连俞寒一听语气不好道,心里有什么像在啃咬似地,他中午只是随口一说,她竟然当真了,想到这他心里从未有过的烦躁感觉。

         “本公主觉得好极了,你刚才不是说我饥渴吗?刚好找个男人解决一下,想必那木瞳国的王子一定很帅”幻颜一边说着一边点头故意贬低着自己。谁也不知道她此刻的芯犹如刀割般疼痛。

         连俞寒一听直接冷了脸,他没想道这丫头讲出如此恬不知耻的露骨话语,他感觉有股怒气快冲了出来,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随便你”连俞寒冷冷回了她一句便不再理会闭目养神。

         幻颜见他又重新闭起了眼睛,心里苦涩,她终究进不了他的心,无伦她做什么在他的眼里始终只有冷漠和嘲讽,想到这嘴角一抹苦笑,她从他身上收回了视线,回想着自己做的那些疯狂的举动。

         她记得自己从一年前见了他一面,少女的芳心就萌动着,那一刻她便认定了他,她开始天天厚脸皮纠缠着他,无伦他多么冷多么不耐烦,她依然跟着他,他有女人她就去捣乱,把他府里搞的一团乱,她还偷偷跟去妓院结果不光看见了别人不好的画面,还一不小心被人绑架了,还是他救了自己,那时他会冷冷责备她,说她完全没有公主的样子,可是她依旧乐此不疲,她当着百官向他告白被人嘲笑她当时也觉得没什么。现在她终于明白这不是二十一世纪有爱大声说出来的时代,而她竟然闹了那么多笑话,她想爹爹和娘亲肯定因为她丢尽了脸吧!可她们依旧这么爱她,她突然觉悟她既然来了这个地方就得习惯改变自己,让他们都重新认识一个全新的自己。想到这里幻颜瞬间自信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