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幻颜的风彩
        金壁辉煌大殿上连俞夜一袭龙袍威严的坐在正上方后面侍卫和太监,下面两边是文武百官依官衔一排排的整齐的坐着,面前都是点心和茶水,边上有些宫女站着。

         “木挣王子远道而来,是影国之幸,请多呆些时日,欣赏影国之风,定当款待”连俞夜抑不住的兴奋对大殿中的人说道不失一个帝王的威严。

         “承蒙皇上款待,尔王来到友国主要是奉尔皇之命来迎娶幻颜公主”木挣直言而立从怀里取出一本信折,皇上身边的一红太监连忙下去接过呈了上来。

         “早闻影国幻颜公主天资过人”木挣又径自讲道“其实这些都是权益之际,他又没见过公主怎么会倾慕,但是身在帝王家他尔皇的皇命他也十分无奈,只希望迎娶公主好完成使命,他才不相信什么倾国倾城,说不定就是个幌子。

         ”木王子赞夸了,公主正在准备,木王子稍等片刻,赐座“连俞夜看了看手中的信折,里面分明是木瞳国皇上向他影国给他儿子求和亲的,连俞夜合上依旧笑道,并命人赐座,他打量着这木王子确实不错,不过比起他那冷酷弟弟差些了。

         ”木王子若相不中幻颜公主的话…影国还有众多郡主“连俞夜继续说着,真心希望这王子可另行改变主意。

         某些官员暗想这幻颜公主若去了领国,领国上下还会安宁吗?不过想归想都不敢发言。

         ”皇上过谦了,这茶不错“木挣径自拿起茶杯敬了连俞夜一杯淡淡道,不点破话中之意,既然皇上这意思他断定这公主就是个刁蛮的丑八怪,不然这皇帝为何如此推辞,他一脸冷静并没什么情绪,因为他本来就没有抱多大希望。

         这时两道人影进入大殿,幻颜一袭粉色轻纱曼妙身段呵娜多姿,略饰妆容的脸蛋更是美的惊心动魄。相比她连俞寒只是依旧一身黑衣但他身上的气魄仍然让人感觉到无形的压迫特别是此刻他此刻那冷到极致的脸。所以现在他们虽然是相并而行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景,一个温暖如水笑面如花,而另一个却是面无表情的冰山。

         ”幻颜和俞王来了…快赐座“连俞夜看着他们不同的表情颇有一丝趣味。

         幻颜坐下来便微笑着打量起了对面的男子,看他也在看着自己她礼貌的回以微笑,暗自觉得长的还算帅,但是还是她旁边黑的像包公一样脸色的连俞寒比较顺眼。

         ”难道贵国的人都这么用这么肆意的目光望人“连俞寒冷冷道,他从那天茶楼后回府夫子就说幻颜公主学问已过常人他实在无能为力,他根本不相信待夫子请辞后,他还特意考了考,他没想到这丫头…反正就是他也不懂,他很是疑惑这幻颜为什么知道那么多他闻所未闻的东西,还有上次的什么大海都让他很疑惑。现在看她打扮的这么美还那么傻笑的看着那木王子,特别是从她们进来对面那人目光就一直在幻颜的身上,看着他们两人对望着他心里就有股无名的怒火这种感觉从未有过,但他不想压制它。

         ”咳咳,幻颜公主姿色过人,木挣一见倾心“木挣听见声音反应过来尴尬的咳嗽一声,同时也毫不齐蔷的表露心意,他看着对面的幻颜公主倾城的容颜,特别是她刚刚对自己那一笑心里一阵萌动,现在他十分后悔先前的想法。压根没有在意着连俞寒骇人的脸色。

         连俞夜没有讲话他看着自己弟弟那副恨不得吃了人家的样子笑的更深意。

         ”木王子也刚毅帅气,但是本公主并没有萌动春心“幻颜直接答道,讲完暗骂自己竟然又忘了形象,可是她真是受不了对方那种异样的目光。

         幻颜的一语惊人众人早已见怪不怪,只有幻霖脸色略变,碍于场面他不好发作,不过他也不会答应爱女去和亲的。

         连俞寒一听心里缓和多了,他破天荒第一次认为这丫头这不矜持的性格挺好,挺和他口味。

         ”木挣会打动公主芳心的“木挣对幻颜的话燃起一丝趣味,他觉得真是不枉此行。

         ”拭目以待,木王子此行可带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幻颜笑笑一脸好奇的询问,她想一般这种情况对方应该有贡品什么的。

         ”俞王可否对木挣有什么不满的地方“木挣这下终于发现对面脸色铁青的男子,他这个久经战场俞王他还是有所而闻,只是不明白就因为他多看了幻颜公主几眼他就用这么仇视的目光。

         ”木王子多想了“连俞寒淡淡道。

         木挣见对方这么冷的性格有些无语,他干脆不予理会把目光放向佳人。

         ”公主觉得不会失望,木挣出了带些贡品外,另外还有些难题望影国有人才解答“木挣笑笑回答幻颜刚才的问题。

         ”哦,快让朕和众官官瞧瞧“连俞夜一听来了兴趣,他才不会相信影国会输给他国。

         众官一听也是颇期待的闲情雅致。

         ”怎么觉得他比本王帅“连俞寒见幻颜笑得那么开心,微微靠近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语气更是不屑。

         ”王爷自己这么认为小女子也没办法“幻颜同样小声低语。她实在搞不懂这男人发什么神经。

         一会儿只见木瞳国的使者牵着一只大大的毛茸茸的动物走近大殿。

         众百官连忙吓得后退心想这是什么怪物。都是一副惊恐的样子。

         由于皇后辰依儿怀有龙孕没入位,太后一向喜欢清闲也没有入位,就这样其他妃子自然没有资格入位,那些郡主们更不用说了,上次是宫宴连俞寒都在场,所以现在就只有幻颜一位女子,连俞寒皱皱眉直接把幻颜挡在了身后。

         ”这是什么意思“连俞夜也是一惊随即龙颜大怒。

         ”皇上息怒,这是尔王的爱宠并无害,让友国欣赏欣赏,是否认得此物“木挣连忙解释道,不过他可没想过有人会认得,因为他也是好不容易得之。

         ”众爱卿可有谁识得此物“连俞夜啼听后脸色缓和下来,他看了一会自己确实不没有见过,于是询问道。

         ”微臣眼拙并未见过此物“众官亦是摇摇头,幻霖也从未见过此等动物。

         ”那么俞王你了?“木挣见他们纷纷摇头很是兴奋,他转问把幻颜公主护于身后的连俞寒,颇有丝挑衅。

         ”本王不认识“连俞寒淡淡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玩意。

         木挣听后更是欢愉,而连俞夜和连俞寒脸色是一样的难看。

         幻颜见那个叫木挣得显摆的样子,暗自骂道变态。她轻轻推开连俞寒越过条桌向那个毛茸茸的动物走去。

         连俞夜和连俞寒和幻霖顿时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上,众百官也不可置信的看着幻颜暗想这公主的胆量未免也太大了吧!

         ”公主可认得此物“木挣看着面前的女子燃起浓浓趣味,他很佩服她的胆识,但并不认识她一介女流会识得他得爱宠。

         ”既然是木王子的爱宠那么没有木王子的指示的确无害,“幻颜径自摸了摸。转向木挣微微一笑。

         ”西藏獒产自于青藏高原,六千年前被人类驯化和人类相伴至今,藏獒独有的神威外形一流的品质,出色的表现,高贵的王者气质,是举世公认的最古老,最稀有的犬种,被誉为“东方神犬”,像狮非狮,似虎非虎,凶猛异常荣登世界猛犬排行第五名,在西藏农奴主社会里,只有那些国王和寺庙主持才有权利有资格饲养,被藏民们视为神犬,天狗,活佛的坐骑。请问木挣王子你这藏熬那里弄来的?,告诉本公主让本公主也去抓头来“幻颜很是认真的样子,她说是说了才不管他们是否听懂。

         幻颜这一翻话众人听得目睹口呆。虽然他们都没听懂但却听出了这奇怪的动物原来叫藏獒。这让那些百官反倒改变了先前对幻颜的看法,虽然这公主是刁蛮了些,但也确实有材。

         ”公主真是见多识广,这藏獒是因故人而得木挣也不知道哪来的“木挣有瞬间怔愣,他没有想到他的爱宠有这么多说法也理解不了她刚刚的一翻讲解,但是当初从友人那得知却是叫藏獒,他不由得更加欣赏这位幻颜公主。

         连俞夜和连俞寒,幻霖都疑惑着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幻颜又怎么会知道,何况她刚刚说的他们有很多听不懂,都是大大的疑惑不过更加的是赞赏。

         连俞寒看了看幻颜看来他得重新审视这个丫头了…

         ”哦这样啊!那等你以后见到你故人了帮本公主打听下“幻颜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公主十分抱歉,那位故人已逝“要不是怎么会舍得送他,木挣如实相告。

         ”那算啦“幻颜一听很想骂人这丫的就不能一次说完吗?让她空欢喜一常,不过她告诉自己是公主不能暴粗口,于是她假意笑笑一副有点可惜的样子。

         ”公主若喜欢木挣可以相送“木挣一副真诚的样子。他对幻颜讲完又转头望向大殿之上。

         ”皇上请你将幻颜公主许配尔王吧,尔王对公主一见钟情“木挣请求着,他想有个这么美貌又有才的王妃还有何求。

         ”木挣王子未免心急些,公主若无意朕也不能勉强“连俞夜有些许尴尬直接拿幻颜委婉的拒绝。

         木挣一听虽有不满,但脸色未变望向幻颜。

         ”若公主与木挣打个赌约,若公主赢了木挣不强求,但是公主输了必需和尔王成亲“木挣打着自己的注意。

         ”木挣王子未免太过了,公主不是物品何赌约,要赌什么?本王奉陪“连俞寒本来就不满他们对话这么久,这下他已经快控制不住了。

         ”本公主答应,赌约明日开始,若输了跟你走“幻颜直接答应,她不明白这男人发什么疯,他不是对自己不屑一顾吗?她到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无心,所以她任性了一回。就为看他的反应。若真是那样她也认了。

         这句话一出连俞寒的心直接抽痛,他不想看她胡闹,为什么他的心…他摸摸自己的胸口暗骂”该死的他竟然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