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俞王的回忆
        “颜儿,你怎么了?”刘闲缓缓握起幻颜的手,颤抖着看着软塌上幻颜泛白的容颜,说着就要解开她的气穴。

         “刘闲冷静点。”连俞夜连忙出声制止,即便再悲痛,但理智此刻还是占据了脑子。

         刘闲闻言收回了手,脸上是无尽的伤痛。

         “看来你们都挺关心本王的王妃?”连俞寒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着刘闲的举动,声音缓缓响起。

         “王弟,这到底怎么回事?”连俞夜听见声连忙转身迫切的询问。

         刘闲亦是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她中了冰魄散魂飞,此毒无解药,它是一种寒毒,会随时渴望欲火,特别是圆月之时,毒素会慢慢吞噬心脏最后慢慢死去,肌肤相亲者轻微的会无后代,严重的也会感染毒素而亡,若欲火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会慢慢的痛苦最后剧烈的痛然后死的很快,这种毒书文记载它是来自远古的灭绝族随着族人灭绝它也随之消失,至于为什么还会流传谁也不得而之。”连俞寒淡淡的解释着,声音显得些许疲惫。

         “没有解药,那她…”连俞夜闻言差点跌倒,他不敢相信这来的太突然的坏消息。

         “这么说颜儿会死了?谁做的我要杀了她,你快说谁做的。”刘闲闻言心里一痛直接冲到连俞寒面前咆哮道。

         “本王迟早会报仇的,也会查清楚的,你们请回吧,我想一个人静静。”连俞寒直接下起了逐客令。

         “这么说他目前也不知道,刘闲我们先回宫吧!”连俞夜清醒过来淡淡的丢下一句,便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俞王府,他很难想象活蹦乱跳的幻颜会从此消失,那样他怕此生都会悲痛吧?突然他觉得他这个皇帝真是窝囊至极,他是帝王又如何?依然保护不了自己的亲人,依然挽回不了幻颜的性命。

         刘闲看着连俞夜的背影,再看看软塌上的幻颜,即便他有多不舍,即便他想陪在她身边,最终还是得拖着如死灰般的心渐渐远去,他发誓他会找到凶手然后亲手替心爱女子报仇血恨。

         连俞寒看着刘闲和连俞夜离去后,将门一带,缓缓走近软塌坐到塌前,手缓缓伸向她的脸庞,喃喃自语“颜儿,你说本王该怎么办?即便知道最终还是会伤害你,可是本王依然舍不得,本王真的不想伤害你,可是本王不能放弃多年的计划,不过不要怕,本王不会让你死的,本王绝对不能让你这么就消失了。”

         良久连俞寒从怀里拿出丹药犹豫了下先放进了自己嘴里,然后慢慢附上她的嘴角,喂进她的嘴里,顺手解了她的气穴。

         直见幻颜的喉咙滚动一下便咽了下去,她从昏迷中缓缓睁开眼睛。

         “颜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连俞寒见状连忙握起她的激动的询问。

         “我…我感觉头好疼,全身都很痛。”幻颜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弱弱的说道。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连俞寒闻言心里一疼,细声的哄道。

         “嗯。”幻颜无力的点点头,然而双眸一闭又昏迷了过去。

         “颜儿…颜儿…”连俞寒见状连忙唤道,然而没有人回答他的声响。

         连俞寒轻轻把了下她的脉搏沉默了起来,看着她的倾城容颜,勾起了他回忆。

         初次见面时是三年半前的秋季。

         连俞夜、刘闲还有连俞寒三人相约去皇宫的后山狩猎,结果刘闲把幻颜也带去了。

         “刘闲,你还真是有本事竟然把大门不迈的表妹给带出来了。”连俞夜看着刘闲怀里的幻颜打趣道,本以为这个漂亮的表妹会是自己的皇后,只是没想到她早有倾慕之人,而更没想到这个人是他的同门师弟,所以他这个皇上只有成美之心了。

         连俞寒只是淡淡的撇了幻颜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刘闲笑笑回答道“皇上,你就别取笑了,颜儿害羞的很,等我们将来成亲后便请两位师兄喝个痛快。”刘闲显得神清气爽,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师兄竟然都是幻颜的表哥,一个皇上,一个王爷,他觉得自己真是走了狗屎运,才能同皇上和王爷做了师兄弟。

         “谁要和你成亲了?”幻颜闻言甜甜的声音抗议着,脸上是朵朵红红云。

         “你不和我成亲?那你想和谁?”刘闲语气酸酸的回道。

         “以后的事谁知道了?万一你移情别恋了,不要颜儿了了?”幻颜柔美的声音响起。

         刘闲闻言一把握住幻颜的手真诚的许下诺言“颜儿我刘闲此生觉不会爱上除你以外的女子。”

         “知道了拉。”幻颜早已羞的不能见人。

         连俞夜在一旁看得是满脸的羡慕。

         而连俞寒清楚的记得他当时见她娇羞的面容,只是觉得别有一翻风味,并没有特别的感觉,毕竟他是个无心的人,自然不懂什么情爱,更何况对方是他的表妹不说还是他的仇人之女,他怎么可能有意,只是他没有想到两年半再见完全是另一种状态。

         一年半前

         御书房

         连俞寒没有想到他刚走进御书房,幻颜就扑了过来一把抱住自己道“你是谁啊?好帅啊!”一脸花痴相的望着自己。

         连俞寒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她冷冷道“幻颜表妹,请自重!”脸色铁青的望着面前熟悉的容颜。

         “什么嘛?这么粗鲁。”幻颜被粗鲁的推开立马厥嘴发表不满,不过目光依旧痴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拥有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英挺、秀美的鼻子和樱花般的唇,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她觉得他的五官好美气质好酷,一袭黑袍给人一种淡漠的气息,黑色的发丝以银馆馆起,幻颜看着看着心跳加速。

         连俞寒见幻颜肆意的打量目光皱气眉头即有些疑惑又有些不爽快。

         “咳咳…王弟你别介意啊,颜儿在两年前掉进池塘醒来后就失忆了,现在是性格大变。”连俞夜说完站起走到幻颜身边低声道“颜儿别闹了,她是你的二表哥。”说完宠溺的抚抚她的头。

         幻颜撇撇嘴,她都说她不是幻颜了,但是他们都不相信,既然他们都说她是幻颜,是公主,那她就当这个公主好了,幻颜没有理睬连俞夜依旧看着面前的男子心里一阵萌动,她被自己的感觉弄的大胆起来,她重新扑进他的怀里防止他再推开自己并且双腿盘上了他的腰肢,双手伸到他的脖子搂着甜甜一笑“二表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做颜儿的夫君可好?”。

         幻颜这一语惊人直接吓煞了两人,幻颜这一动作更是让他们惊讶。

         “你不配。”连俞寒反应冷冷道,随即一个用力将她甩了出去。

         连俞夜见状连忙接住她,细声解释道“颜儿他是朕的弟弟,太后的二儿子,他叫连俞寒,是影国的俞王。”

         “俞王?愚蠢的愚?”幻颜抽离连俞夜的怀抱询问着。

         连俞寒闻言脸色变黑,他想这是同一人么?

         “不是拉,就他名字中间的字。”连俞夜闻言也翻翻白眼。

         “哦,什么连俞寒你听好了,你今生注定是我幻颜的男人。”幻颜点点头将目光重新投向连俞寒大声宣布着。“有个性她自当有挑战,这还是她第一次遇见男子有这种异样的感觉,她想招个附马坐个王妃貌似也不错。

         ”你…你这个女人太不要脸了。“连俞寒闻言脸色铁青,冷冷的说了一句,便两袖清风的离去。

         然而后面传来幻颜的声音。

         ”夫君慢走啊!“

         连俞寒闻言嘴角抽搐便加快步伐离去。

         连俞夜撇了眼连俞寒高大的背影,随即皱皱眉对幻颜道”颜儿可把你表哥吓到了。“语气有丝丝责训斥的胡闹。

         ”皇帝表哥,颜儿可是认真的。“幻颜笑着回道,随即一蹦一跳出了御书房。

         连俞夜见状无奈摇摇头。

         幻颜出了御书房搜索着连俞寒的身影,很快便看着他朝宫外去的背影,于是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嗨,二表哥好巧,你这是去哪啊?“幻颜用了搭讪的方法靠近他。

         ”你跟过来干嘛?“连俞寒冷冷地语气不答反问。

         不知不觉两人便出了皇宫。

         ”我当然是要出宫啊!不如劳烦表哥送颜儿回府可好?“幻颜巧妙的回道。

         ”你的侍女没跟来?“连俞寒看着就她一个人便询问着。

         ”恩,她在相府,颜儿是跟着姑妈来的,可是颜儿想爹娘了。“幻颜说着下眨眨眼睛,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试图博取某人的同情心。

         然而

         ”本王有事先走了。“连俞寒闻言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理,直接冷冷丢下一句便上了马车绝尘而去…

         ”什么?你…“幻颜闻言气的直跺脚。

         …

         然而回答她的是无声的气息…

         ”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邀请你是你的荣幸,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绅士风度了?“幻颜看着马车噘嘴自语道,看着马车已经远她只好气呼呼的回了皇宫,她发誓有天她会搞定他的。

         马车里

         连俞寒双眸平静的毫无波澜,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计划于仇恨,哪来的儿女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