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冰魄散魂飞(二)
        五更天。

         一抹黑影出现在俞王府后院,敏捷的闪进厨房,然后又从厨房而出,最后身影不动声色的离去。

         早时天气较好,幻颜和连俞寒手牵手出现在前院。

         这时仆人纷纷将膳食从厨房端至膳桌,与碗筷准备好退到一旁站好。

         小环从厨房来到前院看着幻颜和连俞寒的亲密,心想他们终于又和好了,看着幻颜前额上梳着一朵精致的花形状斜在前额的侧面很是漂亮,她不禁很是疑惑,她怎么没有见过这类的头簪?更加不会梳。

         “小环怎么样好看吧?改日我教你梳。”幻颜看着小环望着自己便知道她是在看自己的头发。

         “嗯”小环闻言尴尬的微笑。

         “小环,你端的什么?”幻颜看着小环手里的小碗好奇道,旁边的仆人没有了那么多的规矩她觉得心旷神怡。

         连俞寒看着幻颜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侍女身上,无比郁闷的松开幻颜的手径自坐到了膳桌上。

         “王妃这是你的膳碗,小环一去厨房里面就装着燕窝,所以就端了出来,王妃要品用吗?”小环见幻颜询问这才发现手里还端着玉碗,于是连忙解释道。

         “哦,刚好饿了。”幻颜闻言直接端过小环手里的燕窝就吃了起来。

         周边的仆人看着他们王妃这般狼吞虎咽的样子都是瞪大了双眼。

         小环更不例外的满头黑线。

         连俞寒颇有意味的看着幻颜那不雅的吃相,突然他想到小环那句“小环一早去厨房里面就装着燕窝。”连俞寒脸色一变大喝一声“别吃了。”。

         这一声喊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仆人更是不明所以。

         “别吃了?王爷可是我吃完了。”幻颜疑惑的回道,然而下一秒她感觉头晕眼花,手上的碗勺直接掉在地上碎成两半发出“叮咛”的一声脆音,在幻颜倒下的那一刻连俞寒搂住了她。

         “颜儿,你怎么了。”连俞寒焦急的脸庞映入幻颜的眼帘。

         仆人见状都显得惶恐,怔愣。

         “小姐,你怎么了?”小环反应过来蹲下来激动的晃动着幻颜,脸上全是慌乱和焦急。

         “还不快去找大夫。”连俞寒看着幻颜苍白的脸,立马对着小环大吼一声,随即抱起幻颜向着正院卧房而去…

         小环闻言连忙站起慌乱的奔向府外。

         周边的仆人都站在原地不敢挪动一步。

         主卧房

         “颜儿,你听见本王的声音么?”连俞寒将幻颜轻轻放在软塌上,看着幻颜正望着自己,连忙焦急的唤着。

         “王爷,我感觉我的心里好痛啊!王爷我是不是要死了。”幻颜努力了很久终于发出微薄的声音,突然疼痛加倍,幻颜双手抓住自己的胸口痛呼出声“啊…”然儿还来不及听某人的回应直接晕死过去。

         “颜儿,颜儿,不会的,你不会死的。”连俞寒脸上出现了恐惧,他惊慌的呼唤着,连忙伸手去把她的脉搏,连俞寒双眸一沉…

         一个时辰后。

         “王爷,王妃…已经去了。”大夫缓缓的开口,说完将头埋的低低的生触怒了他会人头不保。

         “小姐…”小环闻言眼里哗的掉了下来,跑到幻颜塌前大哭着。

         “都给我滚。”连俞寒怒吼。

         大夫闻言连忙慌张的跑走了。

         “小姐,对不起,都是小环的错。”小环压根没有理踩连俞寒的话,一味的哭着呼唤自责着。“本王叫你滚,信不信本文杀了你。”连俞寒一把提起小环丢到地上恶狠狠的怒吼道。

         “王爷你杀了奴俾吧,都是奴俾的错。”小环不故身上的疼痛站起对着连俞寒恳求一死。

         “你找死。”连俞寒闻言直接一把掐住小环的脖子,双眸冰冷,眉头一皱直接一用了力。

         “王爷快住手。”何其没想到一来就看到这么一幕,看着连俞寒眸色起了杀意,连忙开口制止,同时身影也快速的过去一把抓住连俞寒的手,表情显得惊恐。

         连俞寒瞬间冷静下来,缓缓松开了手,表情显得有些无力。

         “小环发生什么事了?”何其看了眼连俞寒,然后将目光转向狼狈的小环身上询问着。

         “小姐死了,小姐被我害死了。”小环颤抖着指着软塌上的幻颜,泪水不止静的流着。

         “什么?”何其闻言往软塌上望去,这次发现软塌上躺着一个女子,而此女子正是幻颜,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一动不动的躺在那,何其缓缓靠近,伸出一只手在她鼻尖一探,随即一惊的收回手,毫无气息。

         “最好期待她活过来,不然本王一定会让你们整个相府的人陪葬。”连俞寒暴虐一句随即冰冷着脸离去。

         何其见状连忙跟了出去…

         “小姐…呜呜”小环颤抖着走近软塌嘴里哽咽出声。

         连俞寒的步伐越来越快。

         何其看着前面沉重的背影,犹豫了下追赶着他的步伐。

         “王爷,你没事吧?”何其看着连俞寒阴冷的侧脸淡淡开口问道。

         “本王,没事。”连俞寒淡淡的答道。

         “王爷,现在是想要去杀人?”何其不禁猜测。

         “她不会死的,本王不会让她死的。”连俞寒淡淡说着,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

         “王爷…”何其看着这样子的连俞寒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没有死,本王封了她的气。”连俞寒看了看周围随即低声道。

         “什么?”何其闻言瞪大了双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要声张,她现在中毒了,冰魄魂散飞,没有解药,所以我暂时封了她的气穴暂时防止毒素流动。”连俞寒声音低沉,表情伪装的平静。

         “冰魄魂散飞?怎么没有听过?”何其疑惑着表示聞所未闻。

         “先别说了,你去盯着别院的那群女人,本王现在得出去一躺。”连俞寒低声吩咐一句径自出了王府。

         “哎。”何其看着连俞寒叹息一声随即连忙去照做。

         另一边,花草树木,竹林小屋。

         “你怎么来了,出了什么事吗?”奚落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竹屋的男子开口询问道。

         “幻颜中毒了。”连俞寒的声音显得没有力气。

         “中毒了?什么毒?难道是上次落水?”奚落闻言显得异常的惊讶。

         “不是上次,是早时她吃了燕窝,然后就痛苦最后昏厥,她脉搏的气息和你当初一样,我只是暂时封住了毒素蔓延。”连俞寒淡淡的解释着,表情变得恍惚。

         “是寒毒?现在怎么办?”奚落闻言脸色也变得有些许的紧张起来。

         “我不知道?”连俞寒摇摇头,他现在完全没有了任何主张。

         “怎么会这样?毒是谁下的?”奚落无声叹息,继续询问道。

         “毒是谁下的?虽然目前不知道,但是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他。”连俞寒闻言脸色变得冰冷起来。

         “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知道有一种药可以暂时缓解痛苦,只是…”奚落犹豫下淡淡的开口。

         “什么药?在哪里?”连俞寒一听很是激动的询问。

         “没用的,根本就不是解药,只是暂时减少痛苦的,俞寒不如放弃吧?其实这样对于你来说不是好事?离姐姐的祭祀只有一百天了,仇是必须要报的,她只不过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你仇人的女儿,所以放弃吧!为了一个幻颜何必了,不值得啊!”奚落看着他认真的表情于是开口劝解道。

         “舅舅,我不能那样无情无意,报仇固然重要,可她幻颜是我的妻我的亲人,我怎么能置她于不顾了?她一直以为我后院众多女人是因为我是个风流成性的男子,但是她不知道我却有那么多的迫不得已,我不能看着她痛苦,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药?在何地方?我取药于我们的计划没有关联,绝对不会误了计划的。”连俞寒满脸的无奈。

         “好吧!是蓝灵丹,传说蓝灵丹是专门缓解人那些中毒和有心疾的人体内的痛楚的,好像只有月牙山庄的庄主会炼制此药物,但是传闻这月牙山庄的庄主,从来不见人,更是没有一点仁慈的心理,所以即便去了也是白去。”奚落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若要持续缓解的话,那是不是要很多蓝灵丹?”连俞寒问言直接问道。

         “应该是这样的,我又没有试过我也不知道啊?”奚落闻言揣测着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话,本王不防一试,现在我就得去月牙山庄了,你多多留意一下西康王和轩王。本王走了。”连俞寒淡淡的说着,说完直接朝他挥挥,接着便不带痕迹的离去。

         奚落看着连俞寒急措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他总感觉有些事情在变化着,但愿最后不会太惨。心里这么想着,但愿不会变得太糟糕。

         别院的此刻显得异常的安静,每处厢房紧闭。

         何其在暗处一直观察着,眼皮都没有跳动一下,他就纳闷了,为什么连俞寒让自己顶着别院?难道是别院的人给王妃下的毒?顿时无数种可能在何其脑海划过。

         就这样时间过了一秒又一秒。

         突然一厢房的大门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