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幻颜中毒
        惜怡宫

         “刘闲参加贵飞娘娘。”刘闲进了惜怡宫直接礼貌的行了个站力,并没有打算向陈媚儿下跪。

         “怎么?刘公公连基本宫规就不知道?”陈媚儿仰装威严的样子,看着仪表堂堂的刘闲,心里很是疑惑这么气血方刚的男子怎么会做了太监?

         “贵妃娘娘若是有意见可以去向皇上谈论,刘闲上跪皇上下跪爹娘,至于其它人休想。”刘闲直接开口道。

         “本贵妃说的是刘公公难道不是应该自称奴才的吗?”陈媚儿闻言没有生气,挑挑眉朝他腰下望去,嘲讽意味明显。

         “贵妃娘娘,刘闲来只是奉皇上的意思前来询问您的侍女小恋的踪迹。”刘闲闻言表情依旧平静的说道,对于不重要的人他连生气都认为是多余的。

         “小恋?小恋两日前就出宫了,她的踪迹本贵妃又怎么知道了?”陈媚儿闻言直接回答道,表情没有任何异样。

         “这样啊,只不过小恋都伺候娘娘十几年了又怎么会突然出宫了?该不会是娘娘太严厉些了吧?既然这样还望娘娘福泰安康,可千万别半夜惊魂,刘闲打扰了。”刘闲看着陈媚儿那张美丽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说完直接离开了惜怡宫。

         “啪啪。”

         “气死我了。”陈媚儿望着刘闲远去的背影拿起圆桌上的茶杯就仍了出去,脸色气得铁青。

         “娘娘…”旁边的小碎见状小声的唤道。

         “小碎,你说我这个贵妃当得有名无实不说,竟然连一个太监都不把我放在眼里。”陈媚儿对着小碎说出自己的心声。

         “娘娘,该有的迟早都会有的。”小碎看着自家娘娘这幅忧郁的模样犹豫了下淡淡开口道。

         “或许吧!记住从今以后不要在提起小恋这个人,倘若有人问起就向我刚才说的那般回答。”陈媚儿点点头随即提醒着。

         “嗯。”小碎闻言点点头。

         “先下去吧。”陈媚儿见她点头后淡淡出声,她得一个人好好静静,想想下步该怎么计划了。

         “好。”小碎听后应了一句,随即识相的退出了惜怡宫。

         御书房

         “微臣参见皇上。”刘闲走进御书房便行起了礼。

         “起来吧!小恋找到了吗?”连俞夜放下笔墨开口道。

         “根据贵妃娘娘说小恋是出宫了,我想小恋恐怕是遇害了,现在是死无对证了。”刘闲起身直接说出自己的猜想。

         “这件事先点到为止,是狐狸总会突出尾巴的,让何其多安派人手在安宁宫和凤仙宫。”连俞夜语重深长道,说完才发现最近甚少见到何其,于是询问道“话说何其了?”。

         “皇上,何统领大概是去俞王府,毕竟他们一向走的近。”何其先是点点头,听了连俞夜的询问他想想回答道。

         这时

         “启秉皇上,何统领求见。”侍卫走进御书房通报着。

         “快传。”连俞夜闻言朝着刘闲挑挑眉连忙开口道。

         刘闲见状戳之以鼻,径自走到连俞夜身旁表情平静的站着。

         “微臣参加皇上。”何其走近御书房,單膝下跪行礼。

         “何统领快起来。”连俞夜直接开口道。

         “谢皇上。”何其闻言站了起来,他在俞王府思绪了很久,最终还是来了。

         “何统领最近可得多安排点侍卫在安宁宫何凤仙宫加强防患。”连俞夜直接将刚才跟刘闲讲的话在重复了一遍。

         “是。”何其闻言直接接受安排。

         “何统领这时来御书房可否有事告之朕?”连俞夜看着何其有些奇怪的表情询问道。

         “有件事微臣不知道该不该说?”何其显得有些犹豫,他先前在俞王府观察了别院半天,除了看见一个婢女出过别院,并没有什么异样,而俞王从早时出去就没有回府,他想着幻颜的情况觉得他是不是该告诉皇上,毕竟人多了希望也大些,可是俞王并没有让他多嘴,所以他现在真的很是纠结。

         “什么事?快说。”连俞夜看着何其那沉重的表情更是觉得不对劲,于是开口催促道。

         刘闲在一旁看着何其那副纠结像更是不屑,他怎么感觉一个大男人讲话怎么这么磨磨叽叽了?

         “皇上幻颜公主命危诞夕,恐怕…”何其在心里斗争了一翻后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刘闲和连俞夜同时发出声音。

         “到底怎么回事?”连俞夜迫不及待的询问,脸上明显的忧心忡忡。

         刘闲心里一颤也是一副焦急的脸庞。

         “幻颜公主早时用了一碗燕窝结果就中毒了,俞王爷说是中了冰魄散魂飞,是没有解药的。

         ”何其将事情简单的讲出。

         “冰魄魂散飞?是什么毒药?刘闲你知道吗?”连俞夜闻言表情很是紧张的询问道。

         “不知道,皇上微臣先告退了。”刘闲闻言直接回道,想着幻颜中毒了,他再也冷静不下来,丢下一句便直接冲了出去。

         “喂,等等朕。”连俞夜看着刘闲似风的态度,便连忙站了起来大喊一声后便也追了出去。

         何其看着两道人影先后消失在御书房很是疑惑,他怎么感觉他们这是不是过于激动了些?反应过来也连忙抬起了步伐。

         俞王府

         连俞夜、刘闲和何其三人出现在幻颜的软塌前。

         “小环,你还好吧?”何其看着小环狼狈的模样趴在幻颜塌前,走近轻轻拍拍她的肩低声询问。

         “何统领,小姐睡着了是不是?”小环转过头嗓子沙哑道,脸上泛白,更是双眸毫无色彩,无力的声音响起,下一秒身子滑落。

         “小环…”何其见状连忙接住她呼唤道,他想她一定哭了很长时间吧!

         “带她去休息。”连俞夜淡淡的开口,看着软塌上躺着的幻颜他的双腿颤抖,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刘闲拖着沉重的步伐,满脸沉痛的向着软塌走去…

         “皇上,俞王已经去想办法了,幻颜王妃的脉气被王爷暂时封闭了。”何其看着他们的表情怕他们也会误会幻颜死了,于是缓缓的开口解释了一句,随后才抱着小环离去。

         月牙山庄

         “本王要见你们庄主。”连俞寒直接开口道。

         “庄主,不是谁都可以见的,就算王爷也不行。”肖理直接回道,丝毫没有在意连俞寒冰冷的脸色。

         “如果他不出来,就别怪本王硬闯了。”连俞寒脸色一变,直接一个顿步跃然而进。

         肖理见状同时也快速的抓住了连俞寒的脚尖,用力一拉便将连俞寒送出了门外。

         连俞寒自然不甘示弱的再次欺身而上,很快两人便过起了招来,动作敏捷的对打着,招招狠绝,一攻一守,一守一攻,内力相向,两人从地上打到房顶,在从房顶又打到地上接着又打到了房顶。

         庄里的家丁见状都纷纷仰头观赏着他们的武姿。

         半个时辰后两人仍在纠缠着。

         这时

         “住手。”蓝月一袭白袍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冷淡的声音有着不容质疑的劣气。

         众家丁看着蓝月的身影连忙将头埋的低低的。

         连俞寒和肖理闻言同时收起了手,从房顶跃了下来。

         “庄主,这个人要闯山庄。”肖理率先开了口。

         “你先下去吧!”蓝月淡淡撇了连俞寒一眼,接着调回视线对着肖理低道,依旧是淡淡的表情。

         肖理闻言不屑的瞪了连俞寒一眼,接着便掉头离去。

         连俞寒大方的承受,为了幻颜他懒得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计较。

         “多谢俞王爷刚才对在下的属下手下留情。”肖理的身影消失后蓝月缓缓地开口,他深知面前这个俞王的武功绝对不是他刚才看见的那么简单。

         “这没什么,本王主要是想来见蓝邦主的,其实本王还真不知道该称呼你为庄主好了?还是邦主好?”连俞寒直接开口道,当然对于这个蓝月的身份他也仅仅是怀疑,不过现在看着他一脸淡漠的样子,便知晓他的猜测和怀疑是绝对正确的,月焰邦的骄傲独立和他这月牙山庄的一派作风不就如同一澈吗?

         “随便,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蓝月闻言丝毫没有感到意外,依旧淡漠的声音答道。

         “蓝庄主,本王今日来是想向你索要丹药的。”连俞寒直接表明自己的来意,毕竟他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继续耗着。

         “哦?什么丹药?”蓝月闻言有片刻疑惑。

         “蓝灵丹。”连俞寒淡淡回答道。

         “王爷需要蓝灵丹干嘛?”蓝月探索道。

         “本王一个朋友中毒了。”连俞寒依旧淡淡的语气。

         “拿去吧?”蓝月见状也没有再问,直接从怪里拿出一颗白色丹药递之。

         “只有一颗吗?”连俞寒连忙接住,缓缓的开口询问。

         “难道王爷的朋友很严重?”蓝月闻言询问道。

         “她中了冰魄散魂飞。”连俞寒脸上一抹明显的沉痛。

         “没想到这种毒世间还有,给你,一共三十颗。”蓝月听后毫不犹豫的从怀里取出全部的丹药。

         “谢谢。”连俞寒接过显得有些激动。

         “王爷,不用客气,只是这小小的丹药不能维持他多久的。”蓝月回答道,对连俞寒突然的态度有片刻怔愣,传闻这俞王不是冷酷吗?他怎么感觉他此刻完全不像了?

         连俞寒沉默了,他比谁都清楚她的情况。

         “可惜此毒无解,只是…”蓝月见状缓缓地开口。

         “只是什么?”连俞寒闻言直接开口询问。